每一次的魔炼都是升华的阶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在得法前我曾患过好几种病,如:心脏病、高血压、神经衰弱、十二指肠溃疡,最厉害的一次就是下身莫名其妙的出血。在医院也没查出什么毛病,住了十几天回家后什么活都干不了,成天躺在床上度日。

有一次朋友到我家来玩,我看她脖子上戴着一个东西,她不好意思让我看,我就趁她不注意就拿下来了。啊!原来是法轮功护身符,我就向她要了一个,因为她妈炼法轮功。从那以后我每天都按照上面的念,也不知什么时候有精神了,走路有劲了,还能料理家务,地里的活也能干了。欣喜之余,我发出一念,我一定要学法轮功。就这一念,师父就帮了我,当时我并不知道是师父帮的,只知道特别顺。

一天我就和另一朋友说:我想炼法轮功,可不知谁有书,她说我妈炼过,共产党一迫害就不炼了,她还说:我妈这本书好几个人找,我妈就说没了,其实她是舍不得往外借,你要看肯定没问题。我现在就给你拿去。不一会,她把《转法轮》给我送来了。当我翻开书看见师父慈悲的看着我,我的眼泪止不注的往下流,从那以后我就无论白天黑夜捧着宝书读,吃饭都怕耽误时间。读过几遍之后我就想炼功,后来我就自己找来师父的教功光盘、录音带,就开始自己学法、炼功。每天都生活在慈悲的场里,那时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现在想起来还能找到当时的感觉。

得法后,我很快就走入了大法弟子证实法讲真相的阶段。那时丈夫就不理解,说:你在家学法炼功我不管你,你还要出去讲真相,发正念,白天出去还不算晚上也要出去。我就和他讲:如果没有同修发传单和小册子,我也不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向善的。而且还能祛病健身,我身体的变化和脾气的改变你都看见了吧,你现在也不担心我生病了,你说法轮功不好在哪,他说××党不让炼,我怕你被抓,日子就没法过了。我说你放心吧,我小心点就行了。

有一次同修通知我到市里发正念,我记的是个冬天,我很早就起床了,开始收拾东西,他就不干了,大声吼起来,我真想把你给扔出去。我半开玩笑的说:扔吧,扔的越远越好,最好把我扔到我要去的地方,既省时间又省路费,多好啊!他的气消了很多,但还是不让去。我一看表已经晚了,同修们已经走了,后来他看我无可奈何的样子就又开始讨好我,说今天我做饭,活不让你干,你就坐着发正念就行了,后来出去发正念他也不管了。

我记得好象是二零零七年那会参与和同修一起装订《九评》书,起初是在同修家,后来因种种原因,协调同修就和我商量搬到我家做。说实在的我也有怕心,那时丈夫不在家,又怕他知道找我麻烦,又怕被邪恶知道被迫害,压力挺大的,最后还是正念否定了这一切。就决定让同修把打印好的九评送过来,再分页装订。师父巧妙的用这件事去我的怕心。因丈夫和朋友在外地做生意,说过几天回来,我就告诉同修赶快送过来赶在他回家之前。可是那可不是人说了算的,是师父说了算,就在他白天到家而晚上同修送过来了。还是晚上十二点,这一下丈夫可不干了:你去把他们(同修)叫来,我有话说。同修一進屋丈夫就说:我告诉你们,她要是出了事,你们谁也好过不了,不让我家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协调同修心态很稳,说:不要紧,等明天我们再找地方把东西搬走就行了。第二天他还是不依不饶的,我就和他商量,你看这东西白天不能动,晚上又有两个小夜市在路口堵着,你说怎么办吧。他看我也没动心,就说:就这一次,下次可不能再往家弄了。第一关算过去了。

第二次,等丈夫刚出门做生意,我就通知同修送过来,这一次数量大,所以协调人就联系了资料点的同修来做《九评》。真没想到,我们刚刚吃过中午饭,同修也没歇一会就去装订了,我正在洗碗,一抬头我心里一惊,丈夫回来了。我不由的说了一句,怎么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他说那边发水了,生意做不成回家歇几天再去。我的心由一惊到平静,面对现实,说:你吃什么我给你做点,我们正在做《九评》。他说:我吃过了,你去吧。

就这样在一次次的过关中,一次次的魔炼中,给我以后的家庭资料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知道每一次的提高,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安排,为了去掉弟子的每一颗执著心,师父所费的心血是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只有在修炼中的弟子知道,常人是无法理解的。在此谢谢师父!

我本来没打算写,因有好多人心没去,是一位外地同修回家路过,协调同修安排和我们一起切磋写交流文章,这也是圆容大法在人间的一部份。

谢谢同修的帮助和鼓励!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