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罗干直接插手迫害 一家人度日如年

江苏省连云港市高传斌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南化集团公司连云港市碱厂退休职工高传斌,因坚信法轮大法信仰,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其中曾被罗干直接插手迫害,是连云港市第一个被邪党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屡遭恶警严刑拷打,备受凌辱摧残。

迫害中,他家人也不能幸免:家中电话被长期监控,房子周围总有二、三十几人轮流站岗,外出被跟踪,家中更是多次被非法抄查,其中一次抄家竟持续一个月,每天有专人专车来抄家;他的妻子曾被非法劳教;次子因父母被绑架,失去上学机会,流浪多年;残疾的老岳母因无人赡养,在流浪漂泊中离世……

有口皆碑的好人

高传斌,祖籍江苏省赣榆县,军转干部,从材料员、采购员、总务员,上升到国企南化集团公司连云港碱厂的中层干部,曾任碱厂行政处秘书、厂容科长、水厂副厂长、水厂书记,他有着军人的风度,举止端正,却又和眉善目,语言文雅,逻辑性强,是单位里一位公认的好人。

高传斌为人忠厚、善良、诚实、正直、无私,在部队上就是优秀的教官,深受官兵的爱戴和尊敬,转业到国企从工人到干部,每个岗位都很优秀,当工人埋头苦干,当采购不贪不占,回扣上交,当领导没有架子,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是个令人非常值得信赖的人,哪怕是初次相识,他也会象待老朋友那样对待。在家里靠微薄的工资扶养着七位老人(这七位老人是高传斌妻子的亲生父母,养身父母,妻子的五叔,妻子的二叔、二婶共计七位老人。目前除了妻子的生母健在,二婶在高传斌夫妇受迫害的日子中走失至今无下落外,其余老人均已过世都是高传斌及妻子仲伟玲两人为其料理后事),邻里乡亲无人不夸。

高传斌原因工伤患有腰椎根骨断裂及全身病变。一九九八年十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全身疾病不治而愈,身心越来越健康,使他亲身体会到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从此他严格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更加为他人着想,以前得罪过的人骂他,他不还口,打他也不还手,还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他认识的所有人。

遭元凶罗干非法审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高传斌经过思考,认定法轮功是正法,法轮功没有错,他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殴打和关押,并遭到迫害法轮功的主元凶、时任中共政法委头目罗干的非法审问:“你是党员吗?”“在党内任何职?”“你死定啦!”高传斌说:“为证实大法,死也不过一次!”两名恶警闻之将他的头使劲往墙上撞。

从北京回来后,高传斌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又被连云港市连云区公安分局警察劫持,五天五夜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在他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半夜一点再审问。连云港市连云区公安分局局长公方才说:“在这个地区你也是德高望重,真可以称老太爷,这么多人出面保你,你杀人抢劫我都会放你一马,可你偏偏炼法轮功,谁都保不了你。”警察再三审问:谁通知在非法宣判大法研究会成员时进京的?谁是主谋?并利诱、许愿,威逼高传斌写悔过书,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高传斌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功于国于民有利,我进京护法没有错!”

高传斌绝食抗争,闯出魔窟。但从那以后,他们全家都被中共人员监控,每天有二、三十人在家门外站岗,外出有人跟踪,电话被长期监听。他因拒绝写悔过书,被非法扣发工资和奖金。

多次被绑架 非法判劳改

二零零零年元月,高传斌因洪扬大法被人恶告,遭连云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六个小时。

二零零零年三月初,高传斌被连云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逼问到新浦组织护法的事,高传斌不配合,正念闯出。

二零零零年四月,高传斌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和洪法被人恶告,又被连云公安分局墟沟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他于第四天闯出魔窟。

二零零零年秋,高传斌被绑架到洗脑班,市“610”人员威胁他要老实交待。高传斌挥笔写下法轮大法的美好,揭露了邪党的邪教本质和“610”的邪恶。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晚九点,因连云港地区及苏北出现法轮大法好的空飘气球、条幅、标语,连云港市公安局、连云区公安分局、墟沟派出所、连云港碱厂公安处联合包围、抄家、绑架了高传斌和他的妻子仲伟玲,抄走了家中的生活用具和一枚法轮大法好的印章。此次连云港绑架法轮功学员案,是罗干一手主导的,从四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共绑架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九人被非法劳教,高传斌是被迫害最严重的,遭严刑拷打十四个月,被打的吐血块,最后被非法判三年劳改,并被开除工作。

二零零二年九月,高传斌被劫持到洪泽湖监狱,每天被逼做奴工,吃的是霉米,最后他被迫害的下肢不能走路,身体虚弱,奄奄一息,监狱才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让他出狱回家。

妻子陷冤狱

仲伟玲被非法劳教两年。出狱回到单位后,被安排扫马路,一天,厂党委书记沈国斌坐在通勤车的驾驶室内,直向正在路边扫路的仲伟玲撞去,仲伟玲立即向旁边跑出三米,车还追上将仲伟玲撞起两米多高,摔落地上,车前轮又压在她头上,血淌一地,许多人上前抢救,厂党委书记沈国斌竟说:“不要救了,准备火化吧!”在场的人都说:“不能叫好人就这样死去!”在众人帮助下,仲伟玲被送进医院抢救,头上缝了十一针,如果不是她修炼法轮功,任何办法都救不了,当时她躺在血泊里,心里什么都明白,想到一定要等丈夫出狱回家,知道她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就是要把你弄死”

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新浦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连云区公安分局警察又绑架了高传斌,逼他交待同新浦大法弟子的联系,高传斌不配合,六个小时后正念闯出。

二零零六年,罗干来连云港,点名叫控制(绑架)高传斌,但没能得逞。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江苏省“610”指使宿迁市沭阳国保大队队长薛某、副大队长范本江、蒋挺勇(音)等,开着两辆车从几百里处闯到连云港高传斌的家,爬窗砸门绑架了高传斌。当时高传斌正在抱着两岁的小孙子,家里没有其他人,小孩被惊吓的哭不成声。恶警把高传斌绑架到沭阳站前宾馆,绑在铁椅子上八天八夜,蒋挺勇说:“把你弄来就是要把你弄死,听说你有功能。”说着就扒开衣服拔高传斌的体毛。江苏省“610”主任说:“听说你有神通,还是头头,今天就是要把你整死叫你当不了头,给他上大镣。”恶徒们用巴掌、皮鞋底、拳头、皮带打高传斌的头、打脸,拔他的头发,用脚踢,都没能让高传斌屈服,没有口供,又把高传斌关进了看守所,叫刑事犯折磨他,整整三十六天。

几天后,高传斌的妻子仲伟玲也被恶警绑架,迫害了二十六天。恶警一面迫害高传斌夫妇,同时天天去高传斌家抄家,连高传斌大儿子高千的家也被抄,抢走了两台电脑和学习用品,孩子们被惊吓不已。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至今,高传斌一家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度日如年,经济上被搞垮,孩子们的前途也受到严重影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