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听和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我这里下雨连续几次宽带不能上网,座机没信号。我开始给客服报修的时候以为是正常障碍,连续几次之后我打客服和投诉电话,我说你们的设备是方便袋做的吗?一下雨就出问题?全国那么多用户,如果每次下雨都出问题,你们修得过来吗?我真的不耐烦了,你们不能总是这样。

维修人员给我打电话,说不要给客服打电话,有问题直接找他们就行。我说好。对方说,如果客服给你电话问修没修好,你就说修好了。我说那不行,前几次可以给你方便,可是不能总这样,你们从不为我着想,连续下雨连续故障,你知道我的心情吗?这次必须修好,不然我会投诉。对方一下子很客气也很主动,修好了。

在给客服打电话的时候我自己说话的录音很清晰的传回我的手机,我没在意,以为是客服电话都录音的缘故。后来连续几次正常通话又是我的说话声音录音声传回我这里,尤其是一次和我亲属通话的时候,开始录音声音非常清晰,我又有怕心又有点气恼,便说,你听到录音声了没有?我就说电话在录音并且直接播放了,亲属说,我这里没听到什么,只是听到你的声音很小。我又接着描述,说话间录音声音停止了,一切恢复正常了。

我便开始想东想西的胡思乱想,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但是我坚定一点,就是无论什么想法都是假相,我都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夜里做梦不断的被抓被审,醒来害怕又很痛恨自己的不争气。但是努力抑制怕心,这样一段时间以后我似乎松了一口气,就是梦里我很坦然的面对来抓我的人并且很正常的就让他们走了(具体的情节记忆已经模糊了)。

我真的是怕心很重,应该说什么心都很重,但是都重不过我听师父话的决心。想来迫害之初在劳教所,那时的人心更是繁重,可是有一点不能改变,就是吓的哆嗦着死,也不能背叛师父。我还和邪悟的人说,士可杀不可辱(也不是没有怕心的)。后来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就是虽然做不到、做不好,但是我知道自己离师父法的标准有多么遥远,我一直坚持不懈的朝着那似乎看起来永远不可企及的标准去努力努力。一次次做不好、一次次做不到,可是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努力(其实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

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我的所思所想所为,邪恶都知道,因为不可思议的根本无关的人的话似乎就是冲着我刚刚的想法或者念头来的,很多时候,时时感受邪恶就到了你面前一样,全身无力的似乎马上就能倒下。我就问自己,不是说死了也跟师父回家吗?现在能不能?能!

每时每刻伴随着怕心的思想念头、真实的“假相”,我排斥不掉的时候,就认准一点,就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谁的安排也不要。

我的一位亲属同修在国外,每次聊天都会说起他们那里同修间的矛盾,说一讨论问题保证就是争吵。最近她和我说话的时候从内心里流露出的那种生命的喜悦让我很感叹,她说,她们那里最近一次讨论是这几年从未有过的,就是一位同修讲了对神韵去当地演出的理解,大家都情不自禁的鼓掌。想想总是争吵,然后能一致的发自内心的被感动、去主动共同努力做一件事情,只有师父的慈悲、法的威力的感召和同修们修好自己的愿望和努力才能做到。

这两天看明慧交流文章,我何尝不知道文章中所说平时自己以及周围同修表现出来在做手机真相时不在法上的种种表现,可是那是一个地区各自修炼状态的表现,有局域性。如果网上源头传递的是正念而不是观念,想想这力量会是什么样?话是这么说,我也在反思自己,所以决定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再加上自己的任何想法了。每个人都有师父在管,都有师父安排的具体的路走,也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做着该做的事情。我应该眼睛就盯着自己使劲修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