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霍林郭勒市王成莲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霍林郭勒市王成莲女士,一九五九年生,霍林郭勒市查嘎达村人。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严格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来做人;却在过去十多年遭到霍林河公安、沙尔呼热派出所、市看守所、图牧吉劳教所女队、查嘎达村委会等中共邪党部门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王成莲等七个同修要为法轮功师父讨回公道毅然去北京上访。她们离市里有四十里的路程。没有公交车只能步行。公安局的车在后边追,走到东大沙滩时公安局的车轮被扎,最后也没追上。到了南广场没有地方去,她们几个就在马路边路灯的地下睡的觉。公安局的车在马路上来回找,没有发现她们。第二天坐火车去通辽,在火车上,她们被村邪党书记何庆民和两个警察发现,被劫持回霍林郭勒市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每人勒索二百元,放回家后每天监视、跟踪、骚扰。

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九时,乡书记肖立忠、乡长孙永远、村支书郑德军、何丙俭、何丙田、刘畅、王荣平、沈德,国保大队赵凤云、翟拓、沙尔呼热派出所所长乌力吉、耿宏、王立国、朱晓东等人,在村部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王成莲所在村被绑架四名学员(吴桂荣、徐风英、杨万海、)。政保科大队长包杜冷、郑明道逼迫法轮功学员签不炼功的保证书,遭到拒绝,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每人被勒索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国保大队秦宝库等人闯入王成莲家中乱翻,从家中搜出“走向圆满”的经文,问:经文从哪里来的?王成莲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绑架到看守所。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看守所把非法关押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武警食堂开所谓的“批判会”,宣读非法劳教的结果:王成莲和另外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毕永霞被枉判三年大刑,为了达到其杀一儆百的目的,邪党公安采用了文革时期批判大会的形式,公开对几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侮辱。法轮功学员毕永霞被五花大绑,双手背到后边,用粗大的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由两个女警架着,其他的几个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戴着手铐,也是每个人身后有两个女警架着,并且全副武装。警察蔡瑞刚警告孟呼伦不许说话、不许笑,一会电视台还要录像。晚上,邪党操控的电视台做了歪曲报道。

当天下午,公安局政委徐振喜、政保科警察赵凤云等,把王成莲等六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劫持到图牧吉劳教女队迫害。

九月份,王成莲被转到二中队迫害。中队长罗进芳、小队长杨杰、刘秀华、娜仁花、干事武红霞、王桂荣等强迫法轮功学员看犹大写的邪悟文章,并不断用诬蔑法轮功师父、诽谤法轮功的电视进行洗脑,威逼每一个学员必须“转化”,强迫学员每半个月写一次思想汇报,不允许写法轮大法好。十一月份通辽市政法委书记于某某、副书记祁铁柱、霍林郭勒市政法委书记王德民、霍煤集团公司纪检委书记郑岩飞、集团公司610头子胡本荣、朱成、公安处政保科蔡瑞刚等一行二十多人到了图牧吉劳教所,以关心帮助为由,用种种卑鄙、下流的流氓欺骗手段企图使孟呼伦等人所谓的“转化”,并在谈话时,他们偷拍了许多照片、录像,然后把这些虚假的东西胡乱拼凑后拿到当地电视台播放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

劳教所的警察们利用严寒酷暑等恶劣天气,来迫害王成莲等法轮功学员。寒冷的冬天,狂风呼号,大雪弥漫。法轮功学员在冰天雪地里,有时被迫长期罚站,挨冻受饿;大多是被驱赶到雪地里,拔棒子(苞米)、捆运树枝、平整土地,手脚冻得发麻。地里的积雪很深,鞋子里灌进好多雪,脚冰凉冰凉的。回到住处,鞋子里的雪就化了,鞋子还未等晾干,又开始出工了,鞋子里又灌进好多雪,如此往复。

夏天,顶着烈日,没有一丝阴凉来遮荫避暑,在地里长时间劳作,铲草锄地不得休息。渴了没水喝,饿了没吃的。饥渴劳累下,体力几乎透支,时常有人晕倒在地。面对这种情况,恶徒们是无动于衷,恶语谩骂声不断,硬是喊醒拽起来继续干活,如同使唤牛马干活一样,没有怜悯和同情。晚上回到监舍,稍不留神就遭到恶警的毒打谩骂、罚站、让蚊虫叮咬等。

王成莲除承受天气环境等条件带来的艰难外,更多的是遭受劳教所恶徒们的精神摧残,经历一年的炼狱生涯,于二零零一年夏天回家。


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和个人: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公安局政委徐振喜、政保科警察赵凤云、
国保大队:翟拓、秦宝库
政保科大队长包杜冷、郑明道
沙尔呼热派出所所长乌力吉、耿宏、王立国、朱晓东
通辽市政法委书记于某某、 副书记祁铁柱
霍林郭勒市政法委书记王德民
霍煤集团公司纪检委书记郑岩飞
集团公司610头子胡本荣、朱成、公安处政保科蔡瑞刚
乡书记肖立忠、乡长孙永远、
村书记郑德军、何丙俭、何丙田、刘畅、王荣平、沈德,
图牧吉劳教女队:中队长罗进芳、小队长杨杰、刘秀华、娜仁花、干事武红霞、王桂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