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9月1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

  •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齐士兰遭迫害离世

  • 长春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 广西灵山县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案例简述

  • 缙云县原新建镇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 湖北应城市陈建国遭受的迫害

  •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齐士兰遭迫害离世

    北京朝阳区高家园法轮功学员齐士兰2007年2月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8个多月时间一直绝食抗议迫害,被绑死人床、多次野蛮灌食等折磨,于2007年9月底回家,身体很虚弱。当时交接时2位警察说话、神态诡秘,家人没在意,后来发现齐士兰走路腿脚有些不正常,2008年5月家人把齐送医院检查,发现肺癌晚期,仅仅半年时间转移到大脑,疑在关押期间被注射了致癌药物。2012年2月终因脑部受阻含冤离世。

    齐士兰1996年喜得大法,原有萎缩性胃炎等疾病,在修炼后身体完全恢复了正常。1999年7月大法遭受迫害后,曾九次去天安门广场向世人证实大法,多次遭绑架、非法拘留。


    长春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以下是长春法轮功学员韩惠珍、崔凤珍、李凤珍、肖淑清、李宝莲自述遭中共迫害经历。

    ◇我叫韩慧珍,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五日走入大法修炼的。没得法前一身病,头疼、气管炎、阑尾炎、胆囊炎、腰椎间盘突出、等。多方医治也没好,有人告诉我说修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我就抱着逃活命的想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第一天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炼了四套功法,往回走的路上就感到一身轻松,这么好的功法我咋才知道啊! 从那以后我就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以前的病症消失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太神奇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用自己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告诉世人大法好。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去北京证实法。听说去北京买票要身份证,我就打车到长春,再从长春打车到四平,从四平到沈阳,从沈阳坐公交车到北京。到北京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我哪也找不着,就打出租车到天安门广场。在广场边的椅子上坐着,仰望天空心里反复默念“法轮大法好”不一会,从车里下来三个便衣恶警,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们就把我推上车,拉到派出所,讯问姓名、家庭住址,我如实的说了,然后搜身,看到我带的真相传单,随后又把我绑架到北京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这期间恶警多次找我让我写不炼的保证书,我说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一身的病都好了,我也没拿谁一针一线,为啥把我关在这里?不配合他们。

    三十天后,兴隆山派出所的丁维国,镇郊大队治保主任王洪岩,还有一个是镇政府的女性,早上七点多到东城看守所,说接我回家,把我送到一个武警门卫室,让我在那等着,一会来接我。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他们才回来,这一大天我没吃没喝没上厕所。而他们在北京逛了一天,吃喝玩乐,临了还买北京烤鸭、五十多元的高级糖果、还有其他物品,还说因我上北京他们的年终奖都没了。善恶有报是天理,来的那个女的把手机掉厕所里了。后来得知,他们到北京接我的费用和买的东西,吃喝玩乐花销的钱都是从我家勒索的。从北京回来把我直接关在兴隆山派出所,恶警丁维国,让我写不去北京的保证我不配合,当天晚上又把我绑架到大广看守所十天。回家后丁维国、孙明来、还一个姓刘的到家骚扰,让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不写。他们说还把你送到兴隆山洗脑班,食费自付。我不为所动,他们就把已经写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交给我的家人,让我家人对大法犯罪,就强行按着我的手按手印。

    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大儿子出车祸,我给车主及他家的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晚上九点多由镇政府、经济开发区国保大队七、八个便衣警察翻墙而入,进屋就翻,炕席也掀起来,灶坑也活了活了,衣柜,衣包等凡是能翻的地方都翻了,满屋翻的乱七八糟。抢走笔记本电脑、师父的大法像,讲法带、录音机等,并把我绑架到苇子沟劳教所五天。恶警又出示非法的劳教票一年零三个月,当时我身体出现休克假相,家人担心我受伤害托人送一万元,才让我回家。恶警还是经常到家骚扰威胁不许这不许那的,并说我是保外就医随叫随到。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十点多钟,吉林街派出所七八个恶警翻墙闯入,当时我不在家,他们扑空。从此我流离失所一年。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和我接触的同修因发真相传单被长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恶警绑架,在高压下同修家人说与我有联系。那时我流离失所在妹妹家楼房住。恶警逼迫我妹夫打开家门,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呼啦一下进来一帮恶警,没出示任何证据就抢,把家里的笔记本电脑一台、彩喷打印机三台、黑白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两台、录音机一台、MP3、Mp5、空白光盘、纸张等有关耗材洗劫一空。把我绑架到西三条派出所。把我用手铐扣在椅子上。次日把我绑架到苇子沟劳教所。三天后,恶警送来劳教票一年半。我出现病业假相,他们叫来120急救车,把我送到军大二院。把家人叫来,他们就溜走了。在医院住了一宿,家人把我接回家。车费、医费,一千八百元都是家人花的。

    以上是我这十多年只因为做好人,所遭到的迫害事实。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从精神上、经济上所受到的创伤是无法形容的。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我是无法报答的,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也是无法弥补的。我只有踏踏实实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多救人。

    ◇我是崔凤珍,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我曾是个多病缠身的人,有慢性气管炎、风湿病,子宫肌瘤等。修炼大法后,这些病渐渐的都消失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我到市政府证实法,被困了一天。回来后以各种办法让世人知道大法是好的,我修炼大法没有错。后来我父母先后有病都要我护理我就渐渐懈怠了。父母先后去世后,我身体又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症状,身体坚持不住了,后来经同修交流我又正常学法炼功了。和同修一起证实法,身体又恢复正常。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晚上,我已睡下了,就听见有砸门声,我老伴被吓的腿都站不起来了,我开门一看,是吉林街派出所四个恶警,他们闯进屋后,不由分说就开翻,当时我就抽了,不能动,连我的布包都翻了,开着门,屋里特别冷。抢走录音机、磁带、大法书、四篇经文、明慧周刊、等。他们把我拖到车上拉走,到派出所逼我签字摁手印,说这些东西是从李凤珍那拿来的。我说是我捡来的,他们不信,说我态度不好,要把我弄到苇子沟劳教所,他们折腾我三十二个小时,没让我吃饭、睡觉,身体已经不成样子,还把我拉到劳教所。在师父的呵护下劳教所没收。回家后,他们还威胁我,经常到家骚扰。

    ◇我叫李凤珍,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那时我有心脏病、胃下垂、手抽筋、手麻、偏头痛、腰腿痛、神经官能症、子宫瘤、卵巢瘤、大失血,腰腿疼的我大棉裤可厚了,一穿到五月节。头一回大失血剩四克血,住了十四天院;第二次又失血;第三次又月经不走。到医院去看医生让做子宫瘤、卵巢瘤切除手术,都定好了两次做手术一次是腊月二十八快过年没做,又一次是四月初十儿子结婚操办婚事没去做。就这样的身体,为了活命,我就练了多种气功,也没练好。

    后来经别人介绍说法轮功好,我就炼法轮功了。从修炼法轮功以后我一天都没间断炼功,因我没上过学,不识字,学法时就听同修念,记住按真、善、忍做。修炼法轮功以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家务活也能干了,病都好了,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和同修结伴去北京到天安门证实法,刚到就被恶警绑架到黑窝,当天晚上他们用我的钱给买的车票把我绑架到长春宽城区公安局,非法审讯、记录,然后又把我绑架到“大广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来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上门骚扰威胁不许去北京不许和同修接触,并把身份证抢走。

    二零零三年冬天,我在家正在听师父讲法录音,恶警王洪文私闯民宅,不容分说把录音带、炼功带、经书抢走。再一次绑架我,先到兴隆山派出所,后送八里铺看守所,迫害七天。还让我老伴(丈夫没修炼)在恶警王洪文写好了“不练功”的纸上签字、按手印才放我回家。后来还有镇政府孙明来、小刘经常到我家骚扰逼我写謗师謗法、所谓的”邪恶五书”不写就送我到”兴隆山洗脑班”伙食费自己拿。我不配合,后来镇政府张亚臣把我老伴叫去带替我签了不练的字。

    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五日晚上九点多,吉林街派出所便衣恶警七、八个从邻居家墙跳进我家院里,闯进屋内,当时就一个七十多岁老伴一人在家,恶警大声问:李凤珍呢?把老伴吓的说话都岔声了。从那以后我流离失所长达半年多。后来,我在接孙子回家的路上,被兴隆山恶警丁维国和俩个便衣邪警劫持到派出所,妄想非法逼供审讯欲加之罪。当时我身体不适,呼吸困难,面无血色,他们找来医生,检查说心脏病。随后又叫来120急救车把我送到长春军大二院。恶警不管我的安危全都溜走了,医疗费、车费都是我儿媳妇付的。还有许多次骚扰迫害已记不清了。我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有个好身体。十多年来从没让消停过。

    今天我让同修帮我写出来揭露邪恶解体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同时也向师父认罪,我在邪恶迫害时,正念不足有时配合邪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使家人替我签字、按手印。这都是我的错,在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归正自己走好最后的路。

    ◇我叫肖淑清,是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炼的。没修炼之前一身病,全身没有好地方哪都痛。上医院是家常便饭,去的时间长了,医生说你把药架子吃倒了也不会好的。我每天拖着这样的身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该怎么办哪?后来我看到有人炼功,问是啥功,她说是法轮功。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第二天也去炼了。炼了二十天左右我就感觉全身轻松,从那以后我再也离不开学法炼功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我心里知道大法好,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修炼后从没打过针、吃过药,身体越来越健康了。这不是药物能比拟的。医生看不好我的病,炼功炼好了,大法是超常的,师父是对的,电视播的全是假的。所以我一直坚持修炼下去。

    二零零三年三月,同修们在我家学法,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长春兴隆山派出所恶警王洪文、丁维国等四人闯进我家没有出示任何证明就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转法轮、明慧周刊、两篇短经文。绑架我都兴隆山派出所。还有市里来了两个“六一零”恶警对我拳打脚踢,用手铐把我扣到床头上。威逼审讯我被他们抢去的大法资料师父法像从哪来的?我不配合他们,当天晚上十点多把我绑架到“大广看守所”。十五天后又把我绑架到黑嘴子劳教所,在路途中,车停下了,又问我东西是哪来的。诱骗我说; 你说出东西是哪来的就放你回家。我说是捡来的,王洪文不信 ,他说:你卖淫嫖娼我不管,你修炼法轮功就不行,就把你送到黑嘴子,判你一年。就这样我被劫持到黑嘴子迫害十个月,经家人托人,请吃饭花了五百多元钱,女儿才把我接回家。

    在非法关押的十个月里,在邪恶高压迫害下,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在黑窝里配合邪恶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当了护廊。我向师父认罪,我的所作所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起到破坏大法的作用,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今后我要踏踏实实的走好以后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我叫李宝莲,得法之前,在长春二院泌尿科检查为膀胱瘤,做彩超医生说瘤子是菜花状的,可带劲了,你看不着啊 医生用激光打了一次花了五百元。一个月来复查,没到一个月我又去了医院,医生告诉我必须做手术,瘤子长的太大了。让交一万五千元抵押金。上哪整那些钱?女儿急的坐在外面直哭,不敢让我看见。我知道得的不是好病成天尿血。女儿哭了好几天,被邻居看见了问她咋回事,女儿就把我的病告诉她,她说:让你妈炼法轮功吧,我得的子宫瘤、卵巢瘤就是炼法轮功好的。女儿告诉我当时我没信。过两天我见到炼法轮功的邻居了,她又和我说让炼法轮功,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和她第二天去了炼功点开始修炼。记得那是一九九六年八月的一天。炼了两三个月后不尿血了。我从小就有咳嗽病,每天每夜咳嗽不止,二十多岁的时候还做肺结核手术,大肺叶切除了,但是还是咳嗽不止。炼法轮功两三个月也不咳嗽了,四十多年的病症全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和同修一起在二零零零年深冬,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附近,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当晚用我的钱买的车票。下火车把同修们用绳子绑上右胳膊一个连一个穿成串,绑架到长春宽城区分局,非法审讯,然后又绑架到大广看守所呆三天,接着又折腾到八里铺看守所。这里的环境更恶劣,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里,大冬天一块块的窗户没了玻璃,一碗水放屋里不到一宿就冻到底。十五天后回家。从此以后居无宁日恶警坏人经常到家骚扰。

    大约是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五日晚上九点多钟,吉林街派出所便衣恶警七八个私闯民宅,我和孙女已睡下了,他们象土匪的闯进来把小孙女吓得大哭,把我老伴惊扰的一宿没睡。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四天才放回家。一次次的绑架关押迫害,多次逼迫按手印。现在听同修切磋才认识到是配合了邪恶,是背叛师父,这种行为是给大法抹黑,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一个常人医生把病治好了还得感谢,我的师父只是每天让我学法炼功,我没花一分钱,我的要命的病全好了,我用什么都报答不了师恩。我只有用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重新走正修炼路,坚修到底。


    广西灵山县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案例简述

    (明慧网通讯员广西报道)根据明慧网讯报道,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这几年间,被非法关押的广西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四千人次,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曾在《广西女子劳教所摧残女性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以及其它综述中报道,本文只是简述灵山县部份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余萍,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 二月份在门口贴对联被非法拘留半月,同年 五月八日散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判刑三年,地址是广西南宁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八月去讲清真相被绑架到广西南宁劳教所迫害三年。回家时眼睛几乎失明,

    黄麟,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同年五月八日散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判刑十八个月,送去南宁女子监狱后被拒收,后又转回灵山十里拘留所非法关押到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八日;省六一零所谓回访后于二零零二年三月被绑架到灵山县戒毒所洗脑班妄图强制洗脑。

    蒙桂,女,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跟几个学员碰头交流被劫持到灵山十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同年五月师父的生日在灵山县广场炼功再次被绑架拘留一个月;同年六月十九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非法劳教两年,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后保外就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绑架到灵山县咸鱼仓洗脑班;二零零三年八月去找六一零人员要回被抄抢去的大法书籍被非法关押五天:二零零三年十月发真相传单被非法劳教三年超期关押一年;二零一零年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关押五天。

    陈秀明,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的生日在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同年八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批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八月去讲清真相被绑架到广西南宁劳教所迫害十八个月。

    杨家业,男,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上访被截、拘留;二零零二年印真相传单散发被追捕,在外流离失所了半年多后,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抓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六月在街上播放《法轮大法好》歌曲又被非法劳教致死;

    包惠文,男,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刚决定修炼大法跟几个学员在广场碰头交流,被劫持到灵山十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三月写真相信寄给钦州政法委被绑架劳教二年;多次被绑架到灵山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黄承幸,男,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跟几个学员在广场碰头交流被劫持到灵山十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同年五月师父的生日在灵山县广场打法轮大法好横幅再次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同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四月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劳教三年。

    张静曼,女,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延期半年释放;二零零一年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致肌肉萎缩、生命垂危;

    杨真,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的生日在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同年八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十一月底送去南宁茅桥体检时得知怀孕后,家人保释回家,到家后去医院透视发觉是葡萄胎,后摘除,公安局得知杨真刮了胎后,继续抓捕她去南宁劳教所非法关押。

    黄承献,男,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的生日在灵山县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同年六月十九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粘贴真相传单被非法劳教三年;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迫害。

    陈远清,女,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灵山广场炼功被绑架拘留四十多天;二零零零年六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九月只身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被绑架到广场派出所关押,被毒打,后智慧闯出顺利安全回家;二零零二年一月写信给灵山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被灵山县公安局半夜绑架批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为逃避钦州邪恶六一零的再次绑架被迫流离在外三年多;二零一零年被绑架到钦州康熙岭洗脑班迫害;

    韦玉桂,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发真相传单被非法劳教一年

    施丽梅,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同年八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批劳教一年;

    黄艳春,女,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灵山广场炼功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发真相传单被绑架批劳教三年。

    周业兰,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灵山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同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宁林芳,女,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灵山广场炼功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四月写信给各公、检、法部门被绑架批劳教两年半。

    曹爱珍,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多次被绑架到邪恶洗脑班强制洗脑。

    罗其好,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灵山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同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劳教一年;

    宁锦芬,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灵山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同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劳教一年;

    张术奇,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讲了维护大法的真心话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五月八日散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拘留四十多天;同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

    方秀勇,男,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跟几个学员在广场碰头交流被劫持到灵山十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同年五月八日散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拘留四十多天;同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多次被绑架到邪恶洗脑班强制洗脑。

    吴严红,女,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黄亮东,男,二零零二年四月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劳教二年。

    陈明,男,多次被绑架到邪恶洗脑班强制洗脑。

    张光闪,男,多次被绑架到邪恶洗脑班强制洗脑。

    施程,男,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冯维妃,女,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灵山广场炼功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同年六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拘留一个月。

    卢献忠,男,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后来家人拿钱去赎才免除劫难。

    黄世玲,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钦州洗脑班强制洗脑。

    黄荛奇,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黄群,女,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跟几个学员在广场碰头交流被劫持到灵山十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徐百灵,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

    赖八,男,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钦州洗脑班强制洗脑。多次被绑架到灵山邪恶洗脑班强制洗脑。

    黄承忠,男,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五月师父生日那天在广场炼功再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李声勇,男,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钦州洗脑班强制洗脑。

    黄朝玲,女,被绑架到灵山邪恶洗脑班强制洗脑。


    缙云县原新建镇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一、胡南叶被劫持洗脑班迫害三次、非法劳教一次

    胡南叶,女,现年56岁,原缙云县新建镇宅基村人(现划新碧街道宅基村)。曾遭恶党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洗脑班迫害三次,非法劳教一次,遭无故迫害一次。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进京上访,被新建镇政法办吴桂生等从北京带回原籍,非法关押缙云看守所一个月,后取保候审,交保证金伍仟元,无发票依据。

    二零零零年一月,被新建镇政法办非法关押洗脑学习班迫害一个多月,交押金伍仟元,无发票依据。

    二零零零年四月,在家被新建镇政府无故绑架,限制人身自由,关押新建宾馆洗脑迫害,后走脱,流离失所。这次被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四年八月,因发真相资料,被便衣非法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于广东槎头劳教所迫害,后高压血压达220,被关押十个月后,所外就医。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被缙云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非法机构)绑架到缙云大源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强迫看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录像,强迫做体操,逼迫强制转化。在高压下,血压升至220-230。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缙云县国保伙同新建镇派出所无故非法抄家迫害,在媳妇坐月子的房间也乱翻乱抄。胡南叶血压升至250,绑架未遂。

    由于遭受多次恐吓、无故绑架迫害,精神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二零一三年上半年,被迫害成身体出现半身不遂症状,右半边手脚不会动,不会说话。坚持信师信法,没有医治,现身体逐渐恢复中。

    二零一一年五月参与洗脑班迫害者:
    缙云县五云镇派出所副所长 郑辉 0578-3122110
    陪同人员:(一起吃住)
    缙云新建镇团支书:陈利红(现已调离)
    缙云新建镇计划生育员:朱建芬 13567620005

    二、李慧云遭受的迫害

    李慧云,女,现年50岁,家住原新建镇岩沿村37号(现划新碧街道三都村岩沿37号)。曾遭恶党非法关押洗脑迫害一次;二次被送劳教未遂;非法劳教迫害一次。

    二零零零年一月,被新建镇政法办非法关押,办洗脑学习班,非法拘禁十天,逼迫强制转化,交保证金伍仟元,至今未拿回。

    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被缙云县公安国保伙同新建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非法判劳教二年六个月(2002年1月1日起至2004年6月30日止),两次被送劳教拒收(第一次送时间:2002年2月7日,第二次2002年3月13日)。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保外就医。共关押拘留所时间近四个月。
    在两次被送劳教不到二个月的时间里,抽血检查达四次之多,人被迫害的晕头晕脑。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被缙云公安国保、新建派出所构陷、非法绑架,关押缙云看守所。两天两夜不让睡觉,恶警四小时轮班休息,你一闭眼睛,恶警就叫醒你,不让睡,折磨你,刑讯逼供。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撤销所外就医,在原教期上延期一年,(延期为2004年6月30日至2005年6月29日止),关押浙江莫干山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回家。


    湖北应城市陈建国遭受的迫害

    湖北应城市今年五十六岁的陈建国先生,修炼法轮功后,多病的身体获得健康,坚持修炼,多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抄家、非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

    陈建国先生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咳嗽不止,打针吃药几个月稍有好转,下一轮咳嗽又来了,常年吐绿浓痰,流绿浓鼻涕,痔疮、便秘、贫血等搅得他晕头转向。为了有个好的身体,他先后学过几种气功,也参加过一些体育活动。随着年龄的增大,身体没有多大好转,到九五年身体突然发胖,体重从一百一十斤增到一百五十斤,使心脏超负荷运行。经常出现心慌,而且只能朝向右边睡觉,否则心脏高速跳动,使生命处于危险之中。所以他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到公园找到法轮功炼功点学功,第一天炼功便秘就消失了,一个月左右体重下降了二十多斤,身体一切都正常了,无病一身轻。

    然而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忌发动了一场针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的迫害。陈建国也因此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应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的徐国华及多名警察来到陈建国家,非法抢走几十本大法书籍、两套师父讲法录像、师父教功示范图、法轮图、论语图等,并把他劫持到四里棚派出所,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他说:“炼!”第二天恶人就将他劫持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恶警徐国华、周涛把陈建国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将他转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四个月,二零零零年三月才放他回家。全家过年不能团聚,亲人都无心过年。在陈建国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哥哥去世,他母亲求恶人放陈建国回家见哥哥最后一面,他们都不准许。

    二零零零年五月,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李红中骗陈建国,说让他到城中派出所去问几件事,就让他回家。他去后李红中问:“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你还炼不炼?”陈建国说:“法轮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效果好,我还炼。”他们就又把他非法关进应城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又把他关进城中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才让他回家。

    二零零零年底,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李红中又到陈建国家中问他炼不炼功,他说还炼。他们做了笔录并欲绑架陈建国,陈建国的妻子见状冲上去把笔录抢过来撕毁了。他们看做的笔录没了,就恼羞成怒说些骂人的脏话。李红中还说些对大法师父不敬的话。陈建国劝李红中不要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有报应的。李红中说他不怕。最后他们说:“你考虑一晚上,明天我们再来。”

    第二天早上,陈建国只得被迫离家出走。李京波、李红中第二天又来他家骚扰,下楼梯时,李红中的脚无故扭伤,作恶遭了报应。他们还不醒悟,又把陈建国的妻子劫持到应城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又换个地方关一天,第二天又关进拘留所,这样循环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才将他妻子放回家。李京波、李红中等恶人还多次到陈建国的母亲那里骚扰,给他母亲施压。他们还和陈建国单位的人一起去骗他母亲,说让陈建国回单位上班,保证再也不关押他了。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三正过年,李京波、李红中他们又闯进陈建国家绑架了他,把他关进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全家过年又一次陷于痛苦之中。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的一天早上,陈建国在外贴不干胶,被刑警队恶警绑架。他们将陈建国带到一办公室,姓陈的恶警狠狠打他耳光。他打一下,陈建国就念一句:“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恶警大约打了二十几下,直到没劲打了才停下来,随后又将陈建国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左右,十二月下旬才让他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城中派出所副所长带领多名恶警将陈建国骗到应城城关四大家住宅小区,将他绑架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又把他劫持到盛滩交警大队折磨两天。这次参加迫害的恶警是:李京波、周涛、“六一零”恶首冯迎春等。冯迎春狠狠的打陈建国的耳光。李京波对他拳打脚踢,不让他睡觉。两天后恶人又将他劫持到应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接着又将他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企图非法劳教他一年。到沙洋劳教后,由警察李京波拿出一张劳教通知单,在车上随手填写, 然后要陈建国签字,陈建国不签。李京波就自己签上交劳教所后,劳教所的人带陈建国到七里湖劳教所医院检查身体,因心跳过速拒收。李京波他们又将他劫持到应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几天后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应城城中派出所的恶人又四处找陈建国,两次到陈建国家欲绑架他,因陈建国人不在家,没得逞。陈建国被迫再一次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陈建国被襄樊公安局清河口派出所绑架到一宾馆迫害十多天。参与迫害的有分局的一名副局长、襄樊“六一零”的人等。十多天后他被劫持到襄樊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最后又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沙洋劳教所被强迫洗脑,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强迫写“三书”,每天写日记上交分管的警察审查,半年一次写思想总结等,奴役劳动,强迫军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