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法轮功 神佛佑我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二零零八年八月初,妻子带孩子外出旅游,我一人在家。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那天,我醉酒在家睡觉,第二天才知道四川发生了那么大的灾难。灾情太过惨烈,看到那些灾情图片,我不停的流泪,再看到中共政权不顾人民死活,隐瞒地震不报,在震后不及时救灾,甚至在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阻止国外救援队進入灾区等等贪官污吏和中共媒体的丑恶表演……

梦醒

在此之前,我已经知道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已经研究法轮功两个月了。我上网下载了师父所有讲法,教功录像,明慧编辑部文章,不同时期学员的文章,大法传播的情况、历史,按时间排好序,悄悄研究起来,觉得李洪志大师真是了不起,觉得大法教人做好人,有益人民,有益社会,邪党迫害法轮功真是不可理喻。但因受无神论毒害太深了,我对学员记录的神迹以及对师父的尊敬还是不理解,犯了知识分子学大法的毛病,把大法当成常人中的理论、哲学去研究了,结果研究了两个多月,还是没有决定要不要修炼法轮功。受到四川大地震的触动,感觉人生如梦,于是把心一放:就炼法轮功吧。

看了几遍师父教功录像,就边学边炼起来,就在我双手举过头顶时,“叭”一声炸响,抬头一看,只看到白白的天花板,静静的什么也没有,心中一愣,突然想起《转法轮》中师父讲:“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是我的佛性出来了吗?

接下来一连两天,下了班我啥事都不干,就读书炼功,仅三天就感觉两腿很有劲,上楼梯经常一步两蹬,“嗖、嗖”往上跳,不知不觉就多上了一层……要知道三天前我爬楼梯到二楼就得休息一会,真的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这一下我可明白了。我给出外旅游的妻子、孩子发了一条短信:“发生了神奇的事情。”

几天后妻子和孩子回到家,问我发生了什么神奇的事。我很兴奋的告诉他们我在炼法轮功,并讲了我炼法轮功头顶上空炸响、身心几天内发生巨变的事,妻子只是笑笑,似乎不大相信,只是说:你喜欢炼就炼呗。

短短几天,我的世界观一下子就发生改变,知道怎么样去做人了,从此我按师父的要求努力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益于他人的人。在单位,我按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写了几条做事做人的要求,用打印机打出来贴在办公桌旁,时时提醒自己。回到家里,我也按一个称职的丈夫、称职的父亲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开始做一些家务,此前我很少做家务,洗碗更是罕有,现在我吃完饭就主动洗洗碗什么的,妻子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干这干那,眼神好象是说:看你能献几天殷勤。一天,两天,三天……我就这么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修炼着。

我不断的在家人中讲我读大法书的心得,讲《转法轮》中没有半句虚言,人真的可以修成神,妻子和孩子首先感觉到大法把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有天晚上也来和我一起炼功,六只手举在空中时,头顶上的“炸响”再次响起,我们三个人同时听到了!从此,我家又多了两名大法学员。

我沉浸在修大法的幸福中,不断的向亲友讲述着大法的美好,不久妹妹及妹妹的女儿也走進了大法中,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加入我们的行列,一对好友夫妇、一对老同学夫妇……不断的有亲朋好友认识了大法的美好,成为大法弟子。我得法后,带动了约五十人走進大法修炼,他们现在在讲真相、救众生中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盘腿过关

我四十三岁方得大法,因腿太硬,盘腿成了我修炼路上的一个难关,开始时腿很硬,单盘只能左脚后跟踩在右腿膝盖上,还翘老高,很是着急。一次炼静功,盘了一会后,左腿似乎失去知觉,炼着炼着,左腿突然倏的往下落了一点,我心中甚喜,不一会又往下落 一点,一连落了三、四次,可腿还是没能落平。第二天炼静功,左腿又回到头天的位置,我有些丧气,炼一会腿又开始往下降,一段时间后,腿开始能落平,渐渐的能够触到地面了。我又试着双盘,把左腿往上搬,感觉腿还是太硬,搬不上去,近半年时间了也上不去,很着急。于是上网搜索同修怎样过盘腿关的文章,只能搜到很少的几篇,给我鼓舞最大的是一个老太太的经历,她是怎么盘上的呢,开始也是怎么也搬不上去,她想了一个办法,先把一条腿搬上去,弯下腰来,用绳子把另一条腿系上,收紧,然后双眼一闭,把腰使劲一挺……看到这里把我吓了一大跳,往下看下去,知道这位老同修就此能把腿盘上了。真是惭愧,我一个大老爷们,还不如一个几十岁的老太太,我的腿还没有硬到那种程度。看完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就到床铺上,先把左腿搬上,弯下腰,两只手把右腿握牢,试着往上搬了搬,虽没法搬平,但也差不了多少,于是把左肘压住左膝盖,两眼一闭,闭住气,双手猛一用力,“轰”的一下,似电荷充遍全身,汗水和着泪水就下来了,疼痛难忍,我想把脚拿下来,却怎么也拿不下来,弄了好一会,其实不过一两分钟而已,终于把腿往床上一扔,把床砸的闷响,好几分钟腿才有了知觉,十来分钟腿才能活动。休息一段时间后,我再炼盘腿,这一次没用蛮力,就咬紧牙,闭住气,慢慢往上搬,虽然疼痛难忍,却能搬上去了,但几秒钟就得把腿往下放。

将近半年的时间,我终于能够双盘了,可还是只能盘很短时间,把手机装了一个秒表,盘腿时间5秒5秒地增加。每次炼完功,我背上都是湿的,下巴上一捋就是一把汗。炼了一段时间,觉得还是提高的有些慢,就把师父《转法轮》中的讲法:“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一盘腿疼了,赶快活动活动完了再盘,我们看这就不起作用。因为在他腿疼的时候,我们看到黑色物质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质就是业力,吃苦就能消业,从而转化成德。”我将这段法打印在一页纸上,用透明胶带粘在墙壁上,打坐时就一遍一遍的读师父的这两段法。还采用数数的方法来增加炼功时间,一百一百的增加,就这样,我终于过了从三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盘腿关。

近一年来,我在学法时坚持盘腿,在腿疼的影响学法时才把腿拿下来。

修心断欲

学了几遍《转法轮》,当我读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从常人开始修炼,走的第一步就是这么一关,人人都会遇的到。”我就意识到我该去色欲心了,决定先将欲望去掉,当欲望的心一起,我就盘腿炼功,立即发现这是去欲望的有效方法,两腿一盘,半分钟不到,身体上的反映立即消失。

但去色欲心就有些拖泥带水。第一次在梦中没有把握住,醒来后就想下次一定过好。之后差不多每隔一周,就有一次梦中考验,一连三次我都没能过去,但我不灰心,就一念:最终我一定能过去!直到有一次梦到一穿绿衣的年轻女子爬窗过来,我终于想起自己是炼功人,把她从窗子中推了出去,突然想起应该给她讲讲真相,正打算叫住她,三点五十分的闹铃响了。

以后在梦中又遇到过几次其它形式的考验,我按师父讲的,记住自己是炼功人,守住心性。有一次没提防,考验中演化成我妻子的模样,不正的念刚一动,我就及时想起了自己是炼功人,终于过了这一关。

以前在工作中,同事、业务中接触到的人员经常会开一些露骨的玩笑,讲些黄色笑话,自己忍不住也会答上两句。我意识到这也是色欲心,就强行忍住,别人开自己玩笑时就闭嘴微笑,把想起来回击的话咽回肚里去,知道是因自己有这些心,别人才往起勾自己,就不断的清理自己,到后来发生这些事时能想起传统文化中的一些故事,一些话语,劝其少来这样的事。渐渐的这些事就越来越少了,就是遇到了,也激不起什么波浪了。

上网时屏幕上不时会有些污秽的图片跳出来干扰,开始时止不住会去看几眼,我记住自己是炼功人,强迫自己不去看,不久对这些图片就感到厌恶、恶心,慢慢的这些图片对我的干扰小了,最后做到了视若无睹。

对这些不好的图片,可能是我戒备心理较强,没法干扰我。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不健康的因素,或这些因素很小的时候,狡猾的色心就会很隐蔽的跳出来干扰我,比如走在大街上看到异性的身影,会关注异性的性征,打量一下曲线美不美,对面远处走来的女子,会想看清她的面目是否娇美可人,每次我都意识到这是不正的念头,但就是很难去,我强迫自己不去看。大约是得法两年后,才渐渐的少了这些不正的念头。也许是工作生活的环境,自己长期不正的念头,在自己空间场产生了不少这种不好的物质,色心去的就很苦。

豆堆比人高

我是个性格很和善的人,顶多也就是在驾车时别人抢我道,起了不让别人的心之类的。所以我修炼后自认为自己的争斗心很少。其实,只不过是隐藏的较深罢了。

为了帮我去这颗心,师父可没少操心,可我就是不悟。师父让我身边的同事帮我去争斗心,我说邪党坏,同事就说邪党好。我说邪党苛税高,同事就说其它国家也高,我说西方国家福利好,搞的才是真正的邪恶共产主义,同事马上说我们国家人口众多,解决了温饱已是不易,现在还给农民发养老金了,还解决了医疗保险问题,农民看病也可以报帐了。一旦辩论不出结果,过后我还会去查资料,找出事例,数据证明我的正确,其实这是我的争斗心显露出来了,但我就是不悟。

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在守着一堆带秸秆豆子,有几个人欲来偷豆子,我把他们赶跑了,这几个跑到不远处没离开,我怕他们再回来偷豆子,就捡起身边的小炸弹扔过去炸他们。第二天开会,会上我谈到一施工队的承诺时,施工队代表矢口否认,我没忍住,火一下就上来了,说了些过火的话,后来我终于认识到我争斗心起来了,过了几天,施工队代表客客气气的跟我打招呼,象没事一样。我终于意识到了我的争斗心已象小山一样了,从此后就注意抓住机会修去它。

建立资料点

有次老同修说传递资料很不方便,邪恶盯得紧,我就说,如果信得过我由我来送,我是新学员邪恶不会注意。开始时只需要几份周刊,两三周就增加到了十余份,并开始印一些真相资料,只是少量的一点小册子,于是我开始了与其他同修的接触。因为同修不多,资料就由我制作传递到4位协调人处,再由他们分发到各位同修手上。由于我能很方便的上明慧网,同修见面时经常会向我了解一些大法的动态,问这问那,我不知道的就上网去搜索,完了再告诉同修。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上明慧网上看看,阅读同修交流文章使我受益匪浅,天天都在跟精進的同交流,自己也在争分夺秒的学法,上下班途中都不浪费,边走边听师父讲法,自己也感觉提升很快,在家里走几步往上蹦一蹦,感觉真是幸福极了。

修炼不久,我就问一个被邪党迫害过的同事现在还炼没炼,他告诉我说还在炼,接触几次后他问我能不能帮忙做点周刊,我说可以呀,正好我家里电脑,打印机什么的都有,因为我以前开过打字复印店,业余时间也揽点做投标书、竣工资料呀之类的活,这些设备刚好能派上用场。

随着老学员不断的走出来,新学员不断的增加,资料需求也在增加,家庭资料点的压力也在增加,我逐渐意识到应当走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子了。于是在学员中物色适合做资料的同修,一老弟子很关心我的修炼,经常提醒我多学法,以防我做资料没时间学法而出现问题。对建资料点的事很积极,很快一个家庭资料点就诞生了,而且从耗材采购,下载、打印,制作都能够独立运作了,实在难度大的技术问题才需要我处理。

到现在我们县就我帮助建立的家庭资料点有五个,能独立运作的有三个,有两个点在耗材采购上还有依赖性,还有两个资料点,因安全问题没有做了解,运作情况不清楚,零八年后走入大法修炼的年轻人居多,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多数都在自己上大法网站,如有需要,很快就可成立几个资料点,现在我们生产的资料除满足本县供应外,还可向周边地区提供援助。

先修人再修机器

读了不少同修向内找,化解矛盾,提高心性的文章,觉得我也要尽快形成向内找的机制,用好师父给的这个法宝。可是遇事常常忘了找自己。一次在设备维护中,没有想到要找自己,设备故障时先查手册,然后找来工具,把机器拆开,检查一番,装好,不好就再拆机,再装,往往一连拆装几次都弄不好,实在弄不好就另买台新的。

有次看同修交流文章,提到打印机超常发挥,我计算一下我的打印机的印张数,机器故障时,印张数是不小了,但与同修交流的印张数相比相差很大,觉得很吃惊,意识到有我修炼的因素,决心找出原因来。

于是静下心来,回忆回忆自己维护设备的过程,发现自己第一念动的都是人念,先看故障现象,然后检查故障部位,查找故障原因,一处一处的排除,加上不够小心,弄不好还把机子给损坏了,后来想到要修自己,不要只找机器的故障。

以后遇到设备故障,我就先想是不是我那儿不对了,然后看一看是否容易排除,不易排除就把机子关了,想想与自己修炼有没有关系,然后才动手修机器。并且象同修一样把机器当作一个生命体,当作法器,与之交流,过段时间还给发发正念,平时注意养护。果然所有设备故障大大下降,工作的很好,基本都超常发挥。

集体学法的重要性

师父每次讲法都要强调学法的重要,要求大家都参加集体学法,这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之一。

最初我对参加集体学法也认识不足,认为集体学法耽误时间,有些同修读书慢,两个多小时才能读完一讲,我在家学还能多学点。但因是师父的要求,我也不敢马虎,妻子同修也一再讲要参加集体学法,也就参加了一个小组的学法。读法时有时我们采用每人轮流读一段的办法,因为我读书比较快,往往同修还在读着上页,我的视线已经移到下一页去了,所以有些不情愿参加集体学法。

但坚持一段时间有后,觉得自己的心魔去了不少,能够耐心的一字一句的读,效果也不错,还是很有好处的,学完法,同修间交流修炼心得也很重要,有时百思不得其解,理解不了的问题,同修一两句话就恍然大悟。

神佛佑我世间行

我第一次和妻子去菜市场发小册子,看看周围没人注意,我就往前方的电动自行车内放了一本小册子,我手刚收回来,“嗖”窜过来一个人,把小册子抓在手里,就在他收手时,一个念头闪过:恶警!我立即发正念,这个人就站在我身后,我回头看了一眼,见他呆在那里,手里还攥着那本小册子。我急忙悄悄和妻子知会一声,快步离开菜市场,出了菜市场才感到有些怕,两脚有些微微发颤。

一次在装订《转法轮》时,误把《转法轮》的封面装倒了一本,心下很觉不安,当时就想拆了,但又怕忙中又出错,就把他放一旁,到其他书都装完,再来处理,当我回头找装倒的书处理时,却找不到了,师父已经帮我给正过来了。

一次我们开车到邻县去看望同修,沿途经过较长的山区路段,就带了数百册小册子,真相光盘沿途发放,并在合适的地方喷真相标语。当计划发放的资料快发完时,我发现车跑很长的路也没加油门,这段路是较平缓的爬坡路段,大家都说我们发资料救人,师父鼓励我们。

第二天办完事返回,经过一个较长的爬坡路段,坡度大概30度左右,我发现车子又在自己往前冲,干脆放开油门踏板,任由他往前冲,不久就赶上前面的车,我不得不连续三次踩刹车减速,同车的同修们大受鼓舞,表示要多发资料多救人。

当写完这篇文章时,我觉得我真是非常幸运,虽然得法时间较晚,但我只需沿着同修探好的路往前走就行了,虽然修炼没有相同的路,但明慧提供的同修交流文章很丰富,很容易找到参照,从中得到启发,加上师父慈悲呵护点化,我只要吃一点点苦,感觉都没经历什么大关大难,就顺利走到了今天。

有点美中不足的是得法时间太晚了,时间就象一瞬间,感觉都没怎么修,人心还一大堆,正法就快结束了,时间总也不够用,写到这里,我悟到怨自己很晚才走進大法,想修长点,怕正法结束还修不到位的心也得放下,就努力做好三件事,一切都由师父安排,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真正成为大法一粒子。

合十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