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生活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八日】“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各个社会阶层中都有,在各行各业中都救度着众生,在证实法,起着大法弟子的作用。其实,你们在各行各业中能做好你们该做的一切,你就是在修炼。世间的各行各业都是给你提供的修炼场所。”[1]学到师父的这段法,深深体会到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是搞培训工作的。到了2002年,我继续做下一茬学员的培训工作,这时候,我在单位的人气就已经很高了,都评价我人好,能力强,不争不抢。我经常想,这是我好么?如果我不学法,能做到这么好么?我得让大家知道是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谁学了都会变得更好!我要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

在课堂上证实大法

那段时间,脑子里总是在想象着,怎么面对培训学员讲清真相,常想象这样的场景,我在教室里讲,整个空间场都能听到,邪恶都被灭掉。到底是胆子小,一直没有讲成。但是为了做好讲的准备,加大力度学法,也和周围的同修取得了联系,也学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知道真正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护法。所以,在学员培训结束的最后一课,我面对五个班的学员共计350多人讲了“1400例”和“自焚伪案的真相”。当时是从分析数据要结合相对数和绝对数全面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说起的。

中共为诬蔑法轮功推出了所谓的1400例。当时我给学员介绍了法轮功92年到99年短短7年,学员人数已经达到了7000万。且不说这1400例大部份是诬陷和造谣,就算是真的,我领着学员算了一笔账,按照年死亡率万分之一(其实全国死亡率远远大于万分之一)计算,每年应该死亡7000人,如果考虑到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多数是老弱病残(当时报纸是这么说的)死亡率应该更高。照这么计算,7年间至少应该死亡49000人,政府为了抹黑法轮功,一定会把所有沾边的死亡人都找出来,就是这样才找出了1400人,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修炼法轮功使得修炼人群少死亡了47600人?那不正好说明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能起到祛病健身的作用么?当时就有学员惊呼,(法轮功)这不是好么?

又讲了法轮功要求学员按照“真善忍”做人,尊重生命,不可能害人和自杀等等。世界需要真善忍,中国需要真善忍。当时虽然怕心很重,还是在黑板上写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希望学员能记住这九个字,祝福他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五批学员,分别在五个教室,我每个教室都讲了一遍,当时浑身发热,气血周流翻腾,当时把自己抛出去了,一心想让学员知道真相!心里想的是学员的未来!

过后,回家加大时间量学法,发正念。心里逐渐平静了。过了好几天,领导找我,说有人反映了,我就详细的跟领导又讲了一遍。当时一位领导反复劝我,说,我也知道共产党不好,但是为了生存,还是不要跟共产党对着干。我讲了不是法轮功在反对共产党,是共产党不让人学法轮功,如果没有迫害,你等都能学法轮功,都能获益。过了一段时间,这件事就过去了,上级领导也知道了,但是都没有追究。

我体会,只要是一心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把怕心真的放下,怕的因素也就不存在了,师父把一切阻碍都化解了。在以后的几批学员中,有的也不同程度的讲了真相,但是有时候怕心重,没有都讲。在2012年的这茬学员中,详细讲解了真相,获得很好的效果,现在的邪恶真的是被清除的很多了,学员接受的很好!

得法,大法把我的身体调整过来了!

我是97年4月30日得法的,这一天在我心中,就是重生的日子,永远都不能忘记。在这之前,我凉水一口不能喝,凉的东西一口不能吃,凉的只要喝了就坏肚子。无论白天晚上睡觉都出一身汗,出汗后身上冰凉,三伏天睡觉也要用褥巾把肚子盖好,否则一定会肚子疼。我是搞培训工作的,每上一堂课,就大汗淋漓,坐在椅子上腰都坐不直。每天都要睡的很早,起来的却很晚,睡了一宿,自己竟然觉得没有睡觉,每天无精打采,那个难受,简直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身体不好,心态也不好,那时候总是抱怨,总觉得自己工作做的很多,得到的却很少。心里常抱怨别人忽视自己,欺负自己,只是不好意思当面和别人理论。

97年4月份,我培训过的一位学员找到我,说我的身体只有炼法轮功才能好。我说气功练了好多,都没有效果,什么也不想练了。他说法轮功与以前那些气功完全不同。通过这位学员的引荐,我参加了家附近的一个学法小组,去了一看,大家都在一起读书(《转法轮》),感觉很奇怪,练功不是做动作么,怎么光读书呢?当天,我听了一个多小时。

第二天就是5月1日休息,我就开始看《转法轮》。一看不要紧,一看就着了迷。“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2]震撼了我的心灵。李洪志师父说:“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2]“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这样干。大家想一想,能允许这样下去吗?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2]

当时,脑子里没有治病的一丝想法,我完全被书中的法理所震撼。似乎明白了到底应该怎样做一个好人。就这样,看了一宿,没有睡觉,明白了很多道理。虽然当时认识不深,但是觉得这个大法真是自己要找的。

当时我承担的培训工作,工作量很小,工资也不高,生活很紧张,我就找了个社会兼职工作。因为时间太紧了,就没有参加学法小组,只参加了附近山上的晨炼,学会了五套功法。因为新得法,心里那个高兴啊。每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早上炼功。上班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做兼职工作,上班八小时忙本职工作,利用中午的空闲时间做兼职工作,晚上下班以后再去做兼职工作,很多时候忙到晚9—10点钟,有时候还更晚。

奇迹出现了,这样忙碌的生活过了不到一个月。同事们开始发现,我的脸色变得红润了。他们都在议论我的兼职工作是不是赚了很多钱,吃的好了,身体才好起来的。我自己发现,凉水能喝了,肚子也不坏了,最明显是睡眠,不管睡多睡少,早上起来都很精神,一天忙到晚,都很精神。半年以后,同事们发现,我的头发开始变黑(我的头发发黄),他们就说我收入提高了,生活变好了的缘故。实际上,那半年我很累,睡觉也很少,兼职的工作因为是起步阶段,收入也很少。有时候忙的午饭就是面包和汽水代替。我知道,是因为我学了大法,是大法改变了我,大法把我的身体调整过来了!

有次炼佛展千手,就听“嘎巴”一声,我的大椎骨正了。我的大椎骨因为小时候挑东西不小心压的偏右一些,以至于我的身体总不能站的很直。一次,我骑自行车在马路上走,有些心不在焉,突然“砰”的一声,我感觉右腿小腿骨一声剧痛,抬头一看,一辆摩托车撞了我,我当时没有害怕,说了声“对不起”。起来一看,自行车倒在大道中间,包甩到了路边。我捡起包,扶起自行车,车圈都变形了,腿却一点也不疼。过后有些后怕,明白过来以后,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我也在不知不觉中,还了一个大业。

现在看来,当时做的远远不够。仅仅是一心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仅仅有了这一念,师父就把我的病业和另外空间干扰的东西都拿掉了。不知不觉的,我像换了一个人,红光满面,心情愉悦,整个人精神起来了。感谢师父!

一言一行证实大法

没有想到,1999年7月中共抹黑法轮功,進而全面迫害法轮功。在连篇累牍的抹黑宣传中,我放下手头的活,认真的读了几遍《转法轮》,回想了两年来自己身心的变化,心中坚定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党的宣传是造谣和诬陷。在10月份的一天,单位办公室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学法轮功,我当时坚定的回复“学”。由于单位上下都很认可我的为人,所以我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这时候,单位的培训任务增加,领导就让我担负四个班级的培训任务,工作量增加了好几倍,而且只有培训目标,至于培训内容,方法都需要自己创造性的运作,没有模板。我的本职工作就和兼职工作发生了冲突,因为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是全力以赴做好本职工作(怎么做收入都不会有多少增加),还是继续分心做好兼职工作呢?当时的兼职工作收入已经超过了单位的工资。这时候,学法懂得了,是去掉私心的时候了,我的行为得符合大法的要求,当时的理解就是一定要做个好人。1999年到2001年,我努力工作,获得了单位领导、同仁和学员的广泛好评,从没有和人争执过,遇到荣誉和利益,也没有争过,以前总觉得不平的心也平和了。兼职工作的业务却一点点的萎缩了,最后淡出了。这个期间,有时候也常常波动,问自己到底值不值得。但是学法的确提高了心性,就觉得应该做好本职工作,在个人利益和他人利益冲突的时候,我选择了他人的利益。

后来,一次我给我的朋友讲真相时,朋友不认同,质问我:“你努力什么事情都做到更好,不就是为了证实你学的这个法么?”我当时很震惊,不管我做的好与不好,同事都是把我当作大法弟子看待的。现在看来,这两年,我只做到了学法,在工作和生活中不断对照自己,尽量符合“真善忍”的要求,通过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知不觉的让同事和领导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他们经常感叹,这人这些活是怎么做出来的,效果还这么好!这么些年来,我所在的单位,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很少听到对大法的负面言论。

我体会到,大法弟子不管在什么阶层,都可以通过自己这个窗口让世人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就可以做到救度众生。我自己做的还很不够,决心按照师尊的要求“在证实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3]走正自己的路,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