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有缘人 真正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去年的一次法会上,有一位同修交流了他们地区放映电影《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经验。我当时决定,如果有机会,自己也应该参与進来。

我帮助其他同修在州政府放映了几次。这之后,我和几位本地的同修决定在大学校园中为教授和当地的政府官员们举办一次私人放映。我们讨论了如何邀请教授们前来观看。最方便简单的方式是通过学校的电子邮件系统,用统一的称呼,群发一封给所有人的一模一样的邀请信。但是一般来说,很多人不会打开这种群发的统一信件,也不会重视它。所以我们最后决定,多花几倍的时间,找到每一个教授的邮件地址,然后单独给每一位教授写信,在每封信的开头都加上他们的尊称和姓名。

我当时也不确定如何在邀请信中介绍我们,因为这些教授对法轮大法和新唐人电视台都不熟悉。我最后决定用我和我先生个人名义来邀请他们,因为我先生也是学校的教授,作为他们的同事来邀请可能会更亲切一些。为了使那些无法来参加放映的人也了解真相,我简要的介绍了大法,并且引用了一位支持我们的国会议员对这部电影和法轮功的赞誉。

我们的邀请信得到了热烈的回应。大多数人都回了信,那些由于各种原因无法参加放映的人也在信中表达了他们的支持。在发邀请信的过程中,有一个10个人的小群体,我们采用了群发统一信件的简便方式。结果这个小群体中没有一个人给我们回信。看似简便省时的方式,效果并不好。

我访问了一些当地团体和市议会,邀请他们参加放映。在市议会我介绍了大法和这部电影。当地媒体的一位记者给我的介绍录了音,然后写了一篇非常正面的报道来介绍《自由中国》,并且揭露了迫害。因为当时这部电影只能私人放映,所以报道里不能披露放映的时间和地点。这位记者就加進去了我的电话号码。在放映的头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位女士的电话。她读了报道,非常想来观看电影。她和她先生是犹太人,非常关心人权的问题。一位当地政治团体的主席和其他成员也来观看了电影。

在放映的当晚,我们做了最好的准备。当客人到来时,我忽然有一念:他们都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要用真诚的心来欢迎他们。在放映后的讨论会上,很多人提了问题,通过电影,很多人的疑惑和误解被消除了。观众们满意的离开了。在道别的过程中,有一位女士认出了我,原来她是我母亲多年前的好朋友,后来由于住在不同的州,就失去了联系。她最后一次见到我时,我还是个小孩子,我当然也认不出她来。我们拥抱了彼此。我给她说,这叫做“缘份”,你和你先生来看这部电影,就是缘份。她说她会记住这个中文词。我们保持了联系。后来我们在校园举办真善忍画展时,她又带亲友和她的学生来观看画作。

在修炼过程中,我欣喜地发现,无论我们做什么,不管是讲真相救人,还是日常生活中的琐事,都有我们修炼提高的机会。

在这里谈一件发生在我生活中的琐事。虽然是琐事,但是它反映出了我在个人修炼中的严重问题。几年前,我在网上订购了一个价格较高的茶壶。我花了很多的时间比较各种产品的性能价格和顾客的评价。当茶壶到了,我立刻就通电烧水。水烧开时,我发现底座有一滩水渍。糟了,我可能买了一个坏的。然后我发现在底部塑料的部份有一道很大的裂口。我意识到,这也许是因为茶壶邮寄到时,外面天很冷,我没有等茶壶本身的温度升上来,就立刻烧水,结果塑料就裂开了。但是,我不能接受这个损失。我当时想,也许我该问问他们公司的退货政策。我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这个裂口也许是我自己的错。公司说,即使是你的错,你也可以退货。放下电话后,我觉得不对。虽然他们公司的规定如此,但是这样做毕竟不好。然而,转念一想,我也不愿意损失这笔钱。我给我先生打了电话,告诉了他情况,然后询问他的意见。他马上说:“当然不应该退货。这是你自己的错啊。买个新的吧。”他的话让我对自己的自私心理感到羞愧。我也意识到了我的执著。我决定放下我的执著,就用这个裂了的茶壶。我回到了厨房,再次拿起茶壶,惊奇的发现,塑料膨胀了,而那个裂口几乎消失了。直到现在我都一直还用着那个茶壶。

虽然在这件事上我得到了教训,但是这一件事似乎还不足以使我放弃我强烈的执著。在同一年冬天,我在网上订购了一双名牌靴子。为了省钱,我没有在这个品牌的官方网站上订购,而是找了另一家便宜的网站。靴子到了,我发现原来是山寨版的水货。不仅如此,靴子还把脚磨破了。我又被我的执著给害了。我不想损失这笔钱,所以我决定投诉这家水货网站,请我的信用卡公司拒绝付款,并且把靴子寄回了这家网站。我觉得被他们欺骗了,虽然我知道这实际上是我的执著造成的。

突然,一股强烈的悲伤涌上我心头。这悲伤与损失金钱,被骗,后悔,以及自己的负罪感都没有关系。这似乎是那个真正的我,我明白的那一面,为我依然还没有放弃对利益的执著而感到悲伤。以前,我一直以为,只要能看到自己的执著,就是進步,就能進而放弃那执著。但是这一次,我意识到我应该真正看到执著的严重性,然后作最大努力去放弃它们。意识这一点后,我感到非常平和。这之后,我还经常遇到各种事情,每件事情都反映出我的执著。但是我能够清楚的看清它们,并且能够诚心的去除它们。

当我刚开始走入修炼时,我认为自己是个很好的人,在寻找一条正路。我修炼法轮大法,所以我这人很好。虽然我也知道要向内找和放弃执著心,但是我经常意识不到,我需要真正改变我的心。当时,我不仅认为我很好,而且每当遇到一些小的考验,我做出了一点点提高,有了一点点進步,我就很满足,并且停留在那个层次很久。我停留在表面上,然而更重要的是那颗心的改变。心性的提高意味着在修炼中时刻谨守修炼人的原则,而且,高境界的修炼者应该做到这一点,而没有任何内心的挣扎。

不管我们修了多久,我们都应该问自己,在修炼过程中,自己是不是在法上实修,是不是真正把法放進自己的日常修炼中。

几年前通过一件事情,我发现了我的根本执著和我最初走入修炼的动机。那段时间,我和先生的生活压力很大。有一天我们为了一点小事大吵一架。我们的行为都不像是修炼人。我感觉我的生活和修炼都坠入了低谷。我觉得自己无法代表修炼人的形像,也没有资格去讲真相救人。就在那时,我意识到了,我的根本执著就是对幸福舒适生活的执著。我以为修了大法,生活就会美好,好事就会发生。我以为就是这么简单直接。我意识到,由于这个执著,我甚至开始怀疑大法。惊讶之中,在那个时刻我决心应该没有任何先决条件,没有任何前提去修炼大法,而且不论怎样,不管我自己感觉状态如何,我都应该去讲真相。

当然,意识到自己的执著,与真正在修炼中去除这个执著,是两件不同的事。上个星期二,我起床比以往都早。我决定用多出来的这点时间来多学学法。因为我将在电脑前面为一个大法的项目忙整整一天,所以我就想,如果我大早上起来学了法,整天的工作就会很顺利。但是那一天,每件事都很不顺,而且越来越不顺。直到晚上我们集体学法前,我勉强完成了那个大法项目。我对一个同修说,我这一天有多么不顺,而这也许是因为我平常不会那么早起床,所以今天没有睡够而造成的。接着,我就意识到,那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我学法时,是带着强烈的有求之心在学。所以法的力量没有展现给我,而且造成了自己昏昏欲睡。在集体学法时,我学的很专心。就在我们当晚学的那一讲里,在谈到功能时,师父说:“所以你越求越没有。因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执著心,修炼要去的就是执著心。”(《转法轮》

我在炼功时,也常常带有同样的有求心。由于我对舒适和健康的执著,我产生了一个观念:只要我坚持天天炼功,我就会保持良好的健康,而且精力充沛。在我刚开始修炼的那一两年,中国学员经常纠正我的动作。我当时觉得自己还不错,因为我能虚心接受他们的批评和纠正。

但是,几个月前,当我和一位中国同修炼第三套功法时,她停下来纠正我的动作。就在那时,我意识到了,为什么我的动作不准确。我有意无意的把炼功当成了做体操,而没能真正入静。在作第三套功法时,我的肩膀关节经常发出啪啪的响声。那个学员向我指出,这种响声是个问题。但是,由于自己感觉很舒适,我一直都没有把它当成一个问题。当我纠正了自己的思想,而真正入静后,那啪啪的响声消失了,而我感受到了真正的放松和清静。

我依然还不能完全入静。但是当我不再把炼功当成体操,我感到了巨大的不同。我也意识到,这一点也能体现在我的日常生活当中。以前当我无聊或压力很大的时候,我会在网上闲逛,或者烹调美食。但是现在,由于在入静中我找到了真正的宁静和放松,我对常人的那些执著的欲望越来越少。相反,我更希望保持一种简单和纯净的生活状态。

在修炼中我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做出突破。当看到我在很多问题上缓慢的提高,我甚至想,突破也许是不可能的,我只能逐渐的提高。然而,就在我写这篇交流稿期间,我读到了师父的一段法:“学法要是跟上就会有突破。学好了法才能证实法,学好了法才能做的更好。”(《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由于法学的不够,也由于在学法时带着解决问题的有求心,我的提高总是很缓慢。我很感激,师父依然给我机会。时间不等人,我决心在以后的修炼中,多学法,学好法,并且去掉有求之心,真正的在各方面实修自己,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三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