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大法资源尽量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八日】我心目中的法会神圣无比。因为法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大法修炼的一种形式,为我们留下的一种大范围大法弟子能够在一起互相切磋的一个环境。

知道这次法会召开的通知后,我和当地的同修交流。我觉得,法会前,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看一下自己的修炼状态,找时间总结一下,最好写一下,保证每个法会都有充分的、各方面不同类型、不同角度的稿件,提供给法会选择。没有求,没有担心花时间写了但没有被选上的心。作为弟子向师父汇报,向同修汇报,向全宇宙众生汇报是份内的事情。同时,明慧网上有很多交流文章谈到,写的过程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自从修炼以来,每次参加法会前,我都会看一下自己的修炼状态,尽管没有都写下来。

这次法会,等我安排出时间准备写时,我发现自己得到的很多很多,但很多心得写不出来,想把修炼中感受到的师尊的慈悲伟大写出来。也写不清楚,写出来的总觉得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心。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一个法理。师父说:“因为大法在不同层次中指导你修炼的时候只能心领不能言表。因为你只要進入常人的语言思维的时候它就变了味了,没等你的话讲出来,你進入常人的语言思维的编辑程序里面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所以一旦你讲出来,就不是那个境界的真意了。你们可能也都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只能神领不能言表。但是大家心得体会为什么能讲呢?因为你们讲的都是最低最表面的和你们过去的事情。当然新学员讲的就是他现在的事情,因为新学员他讲的肯定都是表面的事情。”[1]一位阿姨同修还提醒我,你要多写点具体的事情啊。我开始思考自己从得法以来,一步一步走过的路,当时没有多想,回过头来一看,路,师父早就给安排好了。修炼路上的点点滴滴,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看护和精心安排下,沿着大法的指引走过来的。

向大陆打的第一个电话

记得迫害开始时,我还天真的认为,是邪党的决策人物官僚,不了解法轮功有多好,才选择了错误做法。怎么办呢?怎么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非常好的功法呢?看到明慧网上接连不断的报道,一批又一批的学员被抓,被迫害。自己心里很着急,也想不出来该怎么制止迫害?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就点化我用打电话的方法讲真相。记得那是2000年3月一天夜里12点钟了,我准备关计算机休息时,忽然看到电子邮箱里同修刚刚发过来的邮件,不知道他从哪里转发来了一个电话号码,是检察部的。多少年后,我才悟到:没有偶然的事情,是师父点化同修转发给我的。但当时我没有多想,只觉得太好了,赶快打电话。

这边是夜里,大陆是白天。心里只想快打。电话从哪里说起呢?从反映迫害事件开始,然后用自己在大法里受益无穷的亲身经历,告诉对方:法轮功好!打开明慧网,很快从网上找到一个比较新的报道:成都核工业部7名法轮功学员在一学员家中看电视剧,被闯入家中的公安拘留。家属到公安分局去问时,公安说,法轮功学员只要在一起就是犯罪。我就想,打电话到检察部去反映情况,检察部可能还不知道下面在乱来,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必须制止。

当我拿起电话准备拨号码时,突然感到非常可怕的东西压过来,胸口都发堵,是一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压抑和难受。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过了几年听电话组同修交流时,我才明白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压过来了,不让我打电话。当时,想不明白,打个电话,平平常常的一件事情,为什么那么难受,那么可怕。这个电话打,还是不打?不打吧,马上可以舒服的休息,已经后半夜了,明天一早要上班。同修的邮件也没有让我非打这个电话不可。但我的心不愿意就这样放弃。我心里非常清楚,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不应该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我要用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功好!如果关键时我不出来维护大法,连一个电话都不愿意打,我能对得起大法,对得起师父吗?

这时,心里和身体愈来愈难受。莫明其妙的难受。坐在电话机旁边,脑子里较量了很久。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打电话。拨通了电话后,就不难受了。后来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要为大法说公道话的心,把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甚至是不理解大法的高层生命的安排挡住了,清理了。

我向对方讲了成都法轮功学员被闯入家中的公安拘留的情况,并问对方:“公安说的法轮功学员只要在一起就是犯罪。是这样吗?”对方不敢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了一连串问题,“你是法轮功学员吗?”“你叫什么名字?”“你是那里的?”“在美国有多少人炼法轮功?”等等。开始我还回答他的问题,后来觉得不对头,就说:“你不要来调查我。你应该去调查我反映的情况对不对。”对方说,这个你要去问公安部。你是中国公民还是美国公民?你要是中国公民,你就要遵守国家法令。他劝我不要再炼法轮功了。他还背了几条报上登的非法组织,致人死亡,要推翻邪党之类的诬蔑说辞。

我告诉他,法轮功没有组织。大家觉得好,到一起炼炼功。有人帮忙找一个地方就是了。法轮功不会致人死亡的。我以前得的病是癌前病变,我也没想用法轮功治病,别人给我一本书,我喜欢看这本书,看着看着病都好了。我就照着书开始炼法轮功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修自己,没有要推翻谁……他打断我的话后重复说:“我告诉你,不要炼法轮功了。你是中国公民。不管你走到哪里,你也要遵守国家的法令。你在美国多长时间了?”

我告诉他:“不管在哪里,我也要炼法轮功。我在美国十多年了,早就可以是美国公民了,但我一直保持中国公民,因为我热爱自己的祖国,我希望我热爱的祖国强大起来,现在看来我应该申请美国公民了。我也希望你做事要凭良心,人做的一切以后都要自己承担的。就说这些了。再见。”

对方说再见后,我把电话挂了。

挂电话后,我心里又很难受。当时我只觉得自己的善心不够。邪党文化下长大的我,语气中夹着争斗心,道理也说得不透,只觉得大法给予我的,国内大法弟子用生命换来一次洪法机会,我没做好,我没有使对方认识到法轮功好。当时我想,除了争斗心没去干净外,更主要的是我内心深处,还有怕心。现在我想那是看到另外空间正邪交量时,反映出来的怕心,不仅仅是人表面的怕。明白的那面看到了另外空间正邪交量时的惊心动魄后,反应出来的紧张。

这通电话打过之后,经历过文革的我就想,在大陆又要搞运动迫害好人了。而且是迫害在我心目中最神圣的大法,迫害一群追寻“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表面的国籍可以不要,法轮功不能不炼,大法不能不学。第二天,我就去公司讲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打听如何办申请美国公民的手续。公司老板让当时的会计帮我,因为当时的我,根本看不懂申请表,只会填姓名,年龄,电话等基本情况。等会计帮我填好表,我签名并把申请寄出去后,各种手续办的非常顺利,别人都觉得是神速。当时,我只是想这下没有人可以不让我炼功学法了。后来我才看到,这一切是都师父安排好了的,那么神速办成,是师父为我后来能走向世界各地参加反迫害活动,证实法安排的。因为当时海外法轮功学员中很多是留学生。因为护照、签证等原因,很多地方去不了,所以我就想,我应该尽量多跑一些地方。

拿到公民身份后的那些年,除了美国的主要城市外,我参加了世界各地很多地方的反迫害的活动,证实大法的活动,从加拿大到台湾,香港,从俄罗斯到冰岛,从瑞士到德国,……当然每次请假都有一些周折,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平时尽量把常人工作做好,师父都给安排了很好的结果。虽然由于走的地方多,当时工资低,一路上省吃俭用,用常人的眼光看起来很辛苦,但我知道,我们只是买张最便宜的票,坐飞机、汽车,天南海北走一走;太阳下晒一晒;下雨天淋一淋;冰天雪地冻一冻;闹市讲真相,找不到便宜饭店吃饭饿一饿;累了、困了、渴了忍一忍;几十人睡一个房间,上百人睡一个地下室挤一挤,而实际上我们无法承受的巨难都被师父以难以想象的承受挡住了。

用好大法资源尽量多救人

随着各种各样自动工具的出现,向中国人讲真相的面和力度大大加强,随之而来的是需要资金。尽管大法弟子开发的工具,运作时所需要用的成本是最低的,但还是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没有人集资,大家都是自己做,能做多少做多少,做了多少,也没有人统计,你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我的工资不高,在保证有符合常人社会的基本生活状态,能够付清每月的常人社会基本生活帐单的前提下,我用尽量多的钱来运行尽量多的自动工具。让尽量多的真相传到大陆去,使尽量多的中国人有机会得救。

因为我知道,我的工作,我的收入,都是师父帮我摆平了生生世世造下的个人无法解脱的业力网后,从大法资源里安排出来给我的,让我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的。如果不修大法,世上早就没有我了,哪有我的工作?哪有我的收入?就在我修炼大法后,自己明明白白知道的,发生在我身上的,如果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已经死过四次,瘫痪在床上不能动一次。业力太大,旧势力是不让我轻易修炼大法的,师父都给我从新安排了修炼大法的道路。我凭着对师父的坚信,走过来了。我相信,这也仅仅是我现在能知道的一点点,还有许许多多是我不知道的。而我现在的收入,都是师父安排出来的,都是大法的资源。所以,我都是非常珍惜的把它用到自己认为救人效果最好的地方,最能发挥作用的地方。不管是哪个项目组的,也不管是哪个地区开发的项目,只要让我知道了,我就尽量去做。

而且我发现,当我明白了某一层法理时,那一层法理的超常就会展现出来。当我把越来越多的钱用于传真相时,我的钱还是那么多,开法会,或临时有什么讲真相的事情要用钱时,我都够,从来也没有感到没钱了。好象有人帮我管理我那点有限的收入,我只需要把握住救人的事情尽量做,自己生活方面的需要不浪费就行了。有时静下来想一下,也没有想明白,难道是常人中需要用钱的地方少了,也不象,物价在涨,工资多少年也没有涨。我知道,站在人这层理上,是想不明白的。

另外,从表面上看,我认为我修去了利益之心。师父让我看到,在邪党文化下长大的我,利益心还很重。

记得十年前刚刚开始讲真相时,无意中把大部份讲真相的钱都通过非营利公司用出去做自动讲真相的事情了。报税前,意外收到一封非营利公司的针对4000多美元个人收入的免税单。我高高兴兴去找每年帮我填税表的公司会计。结果会计说:“把免税单扔垃圾箱里吧,没有用。你是属于低收入,4000多美元的税免了后,你就要按另一种方法计算了。总的可能还要多交点税。”我马上意识到,表面上没有什么不对的。但因为可以免税,我那么高兴,是利益之心反映出来了。深挖一下,自己的利益之心还很重。

记得有一次同修说,什么什么店,衣服降价,开法会或办神韵时,需要好一点的衣服。我想我的衣服都比我瘦了,我确实需要从新买合身的衣服了,我就去了那个店。在店门外,我就看见挂着一身衣服,看起来很好,尺寸也合适,到里边一看,降价后还很便宜。但是,利益之心让我还要到里面去转一圈,看看有没有更好更便宜的。很大的店,在里面转来转去,看过去,比过来,还要到试衣服的小房间里去穿上,看看镜子。结果都觉得没有第一眼看到的衣服好,最后还是到门口买了第一眼看到的衣服。白白浪费了2个小时在店里。

出来后我好难受,脑子里出来“唯利是图”四个字,把我吓一跳。我知道《转法轮》里师父讲了“唯利是图”,但我从来没有和自己联系起来过。从小邪党文化的灌输形成了一个可笑的观念,只要一看到,一听到“唯利是图”四个字,就和无辜被邪党迫害的地主、资本家联系在一起了,好象习惯了这个强加给他们的专用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专用词与自己有关。师父的法使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和道德败坏的常人一样了,“唯利是图”,自己还不知道。利益之心的根是为私的。

当我看到它对修炼人的危害,下决心修去利益之心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世界观也在发生根本的变化。我开始想别人了。以前,当我看到哪里有降价的我需要的东西卖,我会高兴,甚至周末早晨在公园炼功时会不自觉的练邪法。《转法轮》里讲的不自觉的练邪法是:“他想:物价要涨了,我得去买点,练完功我就去买,不然的话就涨价。”[2]而我想的是“70%到90%降价,我得去买点,练完功我就去买,不然的话就不降价了。”当我真买到了我需要的降价物品,我会高兴,象常人一样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而后来,我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当我看到大幅度降价时,我心里会很难受,替店主难受:降这么多,成本还能收回来吗?做生意不容易。当人就是苦。赶快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出苦海。现在,我不会再为这些事情动心。人是身不由己,走不出因缘、轮回的,只有大法才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而且,因为利益之心没有去,浪费了那么多安排给我做三件事情的时间。

学法时,我悟到,时间也是大法资源,是师父以巨大的付出,从新安排出来给我们救度更多众生用的。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面对铺天盖地的迫害,在魔难中,在各种矛盾的冲撞中,在心性的摩擦中,依然手牵着手,风雨同舟一起走到今天的同修!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1]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三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