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修理工老诚的际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八日】我认识的老诚(化名) 年近70岁, 为人朴实,从事自行车修理行当。就在前几年的一个冬天,突然得了脑血栓,住医院治疗一个多月,花了两万元也没看好。出院后,他在家里耐着性子呆了没多长时间,就又出摊儿了。

有一天,骑车经过老诚修理摊位的路口,就下车问了他这一段时间的身体情况。他就讲了自己前段的经历,说:“现在医院太黑了,医生光知道跟你要钱,三天两头催款,也不知道使的是什么药,一天到晚给你输液,可就是不见效。这不,钱花了两万块还落个半身不遂。”说着他把裤口扒起来,叫我看他的左腿,只见腿一按一个坑,脚脖子肿的很粗。他接着说:“在家呆着,病也一直不见好,一天到晚心里憋得难受,就出来走走。老弟你有啥办法没?”

我看着老诚左腿一瘸一拐的样子,也真是可怜,就说:“老哥(因老诚比我大六、七岁)这事你问我,还真是问着了。”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从大法开传、亿万人受益,到江贼妒嫉、天安门自焚造假、栽赃陷害残酷打压迫害,直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恶满全球。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顶着压力向世人讲真相,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最后我告诉他:“只要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这病就一定能好。”他说:“行!我念,我相信。”

这时,我突然又想到还没给他办三退呢,因为看他的样子好象不应该入过什么,就试着问他参加过中共的什么组织没有?没想到他立刻说:“我当过党员,那是早年在部队当兵时加入的。不过好几年不交党费,已经不是了。”我接着给他讲了三退的重要性,只有解除当初为中共邪党发的毒誓,退出来,抹去兽记后我师父才能管你的。他爽快的答应:“行!你就给我起名儿退了吧。”就这样,我和他道别。

大概过了两个月,有一次,我经过那个路口,老诚大老远就跟我打招呼叫我过去。他满面笑容的对我说:“老弟呀,你上次给我说的办法真灵,你看我现在的身体全好了。”他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跺着左脚,又扒起裤腿让我看他左腿,我一看真是一切正常了。

老诚继续神秘的说:“前一段时间,给别人的自行车换外胎,由于外胎的胶硬,又是冬天,再加上那几天身体没劲,换起来很吃力,费了很大劲也没弄上,我就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念着念着就觉的外胎在我手中自己‘出哩出哩’往钢圈上套,不一会就好了。真神啊!”

“还有,”老诚接着说:“我家住的地儿离这儿很远,我骑的三轮车是加宽加长的,上面装满了各种修理工具、备件和各种家伙什儿。每次只要出发前念几句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蹬车子又轻又快一路顺畅。要是不念,车子沉不说,一路上不是碰这就是挂那儿,真怪呀。”我笑着说:“我师父开始管你了,大法不会落下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只要你心诚什么都能帮你。”老诚开心的笑了。

零九年腊月,我几次路过老诚在的那个路口,都没有见他出摊儿。就问了旁边一个报亭子里的人才得知,前几天就近一家酒楼有人办婚宴,老诚在捡烟花爆竹筒时被崩着手了,我心想这老诚还真是多灾多难啊。

大概是一零年的三月初,我从那个路口经过,一眼就看见老诚,过去问他:“年前从这儿经过,听说你的手被崩着了,到底咋回事儿?”他说,“别提了,又该我坂差儿了。那天有人在这办婚宴。”说着他用手指就近的一家酒楼。“中午12点放了很多连响的烟花爆竹,放完后我去捡炮筒子,没想到有一个炮筒子在我手里响了。当时我就懵了,就觉左手火辣辣的都木了,伸开手一看,手掌都崩烂了,都崩开了。手皮耷拉多长,骨头都露出来,觉得手背都崩透气儿了,血流得止不住,前后流了有半洗脸盆。”

老诚说,我咬着牙忍着痛,把手机给了一个熟人,叫他给我的家人打电话。一会儿我的家人坐着出租车来了,我家人赶紧扶我上车到就近一家医院。大夫一看伤势就说,这个我们看不了,你们去大医院吧!我又打车到了市第一医院,到门诊大厅挂急诊,大夫说得住院,先交押金八千元,我把医保卡拿出来给她,而对方却说医保卡是看内科病的,你现在是外伤,得交现金。我心里真是着急,没功夫跟她说理,只好再打电话给家人,家人以最快的速度从银行取钱送了过来,交了现金住了院已是中午将近一点半。护士说得等到两点大夫来了才能治疗。

没办法等吧!这时我才想起念那九个字“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念着念着,感觉不那么疼了。到了两点大夫来了,把我带到一间大房子里,里面很冷。大夫让我把上衣脱光,也许是嫌我穿的衣服脏。我脱下上衣,光着膀子,冻得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屋里有一个带洞的屏风,大夫让我把手从洞中伸过去。当时隔着屏风我看不到缝合的治疗过程,也没有感觉到打麻药针,心里就是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不一会儿,大夫说好了。当我把左手抽回来时,手已经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大夫说缝了54针。

大夫让我在医院住了八天,花完了八千块钱的押金回家了。你现在看看我的手。老诚说着把手伸过来,我仔细的看着他的手掌,掌纹清晰,没有疤痕,就象没受过伤一样。老诚接着说,我们全家都相信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保住了我的手。不然我的手就彻底废了。

说到这,他说:我的儿子也入过党、团、队,老弟你也给他起名退了吧!以后我们全家都真心相信大法师父,全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着老诚的认真叙述和发自内心的感慨,我也颇为感动,同时也为世人的觉醒而高兴。

大法的光辉已照耀寰宇,真、善、忍的理念产生的能量及因素已遍及世间每个角落,真心的希望可贵的中国人都能明真相得福报,三退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