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长说:“以后再不要到这里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师父说:“我经常讲一句话就是,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 [1] 我曾三次被绑架,通过在法上的不断提高,对救人、反迫害与正念正行的认识上,也一次比一次成熟了。

一次,我在大街上讲大法真相、发真相资料、神韵光盘,被人诬告,我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告诉了他。他们就打电话把我单位领导和保卫处的人叫来,单位领导和保卫处的人一见到我就说,叫你不要出去发东西,你不听,给我们找麻烦。警察也说我给他们找麻烦,当时我的心里非常难过、自责,认为自己没做好,给他们找麻烦了。

警察做笔录,问我资料、光盘时哪里来的,我说是别人放到我信箱里的,他们都照写,单位保卫处的人对我说,以后信箱里有材料不要拿出去发,都交给我们。(后来我利用他们这个说法,给他们送过真相资料,让他们明白真相。)

警察又问了一些问题,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我就回答了,他们都照写,然后把笔录给我看叫我签字,我看都是照我说的写的,没什么重要的就签了字。后来单位领导和保卫处的人与警察到另外一个办公室商讨对我的处理,我就坐那一直发正念,并求师父救我,过一会儿一个警察走出来,边走边说:他们单位怎么对她那么好哇!这句话更加强了我依赖常人的心。后来警察说我写个保证就回家,我就写了一句话的保证:“我以后再也不给单位和派出所找麻烦了。”后来派出所给我家人打电话把我接回了家。

回家后学法向内找,觉得自己在迫害与反迫害中没做好,怎么能有依赖常人的心呢?单位领导和保卫处的人帮我说话是他们选择了好的未来,我能够顺利回家是因为我一直在发正念铲除操控警察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并清除自己的怕心,并求师父救我,是师父救我出来的。另一方面,怎么能认为被迫害是自己给单位、给派出所找麻烦呢?我走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是救人,是我师父叫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如果说有漏,那也是应该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归正的,是不应该被迫害的,是邪恶在给我找麻烦,是干扰,是迫害,是不应该承认的,只有我的师父能管我,其他生命对我的安排我都不应该承认。我的认识在法上有了提高。

第二次,恶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抄出真相资料、神韵光盘、真相硬币,又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一直发正念,并求师父救我。一个警察做记录、一个警察审问我这些资料是从哪里来的,一连问了好几遍,我都没有回答,心里想:这些资料都是用来救人的,不能作为迫害我的证据。这时就见做记录的警察在记录上写“不回答”。审问我的警察接着说:不回答也可以。过一会又对我说:中国的法律要与国际接轨,不搞逼、供、信。当时派出所的教导员也在,她说:我真不理解你们为什么要发资料,有什么用呢?我意识到应该给她讲真相,但是怕心很重、不敢讲,只是回答了警察问的一些不重要的问题。然后他们让我看笔录叫我签字。我看笔录上都是按我说的写的就签了字。他们给我家人打电话把我接回了家。

后来回想了这次迫害与反迫害的过程中,怕心很重,该讲真相的时候不敢讲,警察做笔录时,虽然念很正,认为自己做的事是最正的,不应该受到迫害,也没有告诉他们资料来源,没说任何有损大法、有损同修的话,但是心里一直想早点回家,也告诉了他们家人的电话号码,并在笔录上签了字,这也是配合了邪恶,使他们完成了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程序,签了字,就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经过这次迫害与反迫害的较量后,我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思想认识有了一定的升华。

第三次,我在外出讲真相,发资料、神韵光盘,被警察看到绑架到派出所。在那里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救我,心里想着师父说的话:“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2]

警察问我是哪里的,我一概不回答,后来他们抄我的背包,找到了我的老年乘车证,上面有身份证号码,他们就在电脑上找到了我的身份证及其它信息。这时一个警察对我说,你不说我们也能把你关進去。他们马上叫人联系拘留所、洗脑班。我想:我做的事是救人的、是最正的、最好的,是我师父叫我做的,我不应该受到迫害。我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忙了,我哪里也不会去,谁干扰谁有罪,谁迫害谁被销毁。

然后他们给我做笔录,问我什么问题我也不回答,就是讲真相,讲善恶有报,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讲邪党搞假、恶、斗,害怕真、善、忍,讲中共做尽了坏事,天要灭中共、讲很多警察明白真相留后路、退党、立功赎罪……

用电脑打字做笔录的警察说我干扰了他的思维,说自己是吃这碗饭的,他问我家人的电话号码,我也不告诉,只是讲真相,他的笔录也做不下去了,就选了我讲真相中的几句话往电脑上打字,然后打印出来叫我看了签字,我不看,也不签字。他就念给我听,我也不听,他没办法就走了,再也没见他回来。那个说要把我关進去的警察后来也没见到面,只有两个警察一直坐在那看着我,开始说话还不太客气,后来就很和气了。我就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后来他们说,你就签字,签了字就回家,这是程序。我心想:我今天就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不考虑回家的事,也不要家里人来接我,在哪里就是讲真相救人,一切由师父安排。

我对他们说:“我不签字是为你们好。”他们说不理解。我说:“我是信神的,三尺头上有神灵,我们在这里说话,神都听得见,做的事,神都看得见,好事坏事神都给你记录着,如果我签了字,你们就完成了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程序,你们又多了一条罪状,神又给你们记录了一条罪。我不签字,说明我不承认迫害,你们也没有完成这次迫害大法弟子的程序,你们可以说没有迫害,只是听了真相,神也不会给你们记罪状了,这不是为你们好吗?”他们无话可说。过了一会,派出所所长来了,说了几句没话找话的话说,然后就叫我跟他过去,我跟他走到大门边,他就把门打开叫我出去,当我走出大门后,他在后面大声说:“以后再不要到这里来了!”我一听,这是什么意思?啊!可能是在几次迫害与反迫害的较量与修炼中,我基本达到了大法对我的要求、师父对我的期盼,所以派出所叫我再不要去了。

旧势力是看重个人修炼的,师父也是利用这场迫害锤炼大法弟子,在十几年的反迫害中我与全体大法弟子都在走向成熟。

师父说:“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 [3]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