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太在马三家遭抻刑、上大挂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现年六十四岁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淑兰,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院非法关押一年。恶警为达到“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的目的,以谎言强制洗脑,多次对王淑兰毒打、施以酷刑。

五月二十八日,恶警小队长张莉莉问王淑兰:你是不是转化学员?王淑兰说不是。张莉莉一听,破口大骂,伸手就左右开弓使劲打耳光约二十余下,并用手机用力敲打王淑兰的胸骨。当时王淑兰就觉得牙齿麻木,以后吃饭牙就不好使,几个月后,下面三颗好牙(吃饭起主要作用的牙)连带假牙全部脱落,从此吃饭无法咀嚼。

二零一二年六月末,是马三家集中突击“转化”的恐怖时期。六月二十七日上午,王淑兰因不配合恶警张莉莉,不说诬蔑法轮大法的话,被张莉莉拉到办公室打耳光,恶警于晓川用电棍电手指、手背、手臂,王淑兰大声喊叫,于晓川、张莉莉等三、四个人给王淑兰戴上口罩,并用透明胶带转圈缠几道。因怕被人看见,于晓川坐在桌子上挡着,并叫王淑兰在地上蹲着。

恶警们见王淑兰不屈服,又拖到“东岗”(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的地方)施以酷刑“抻铐”。大队长张环把王淑兰右胳膊在上,左胳膊在下抻到极限用手铐铐在铁床栏杆上,蹲不下,站不起来,腰是斜偏的,约三~四个小时,王淑兰的双手被磕的又痛又麻,手腕子磕的乌青渗血,最后失去知觉。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抻铐”结束后,张环问:法轮功是不是×教?王淑兰说:是正教,我信。张环说:你信啊,我给你换个刑罚,接着就对王淑兰上“大挂”约三个小时。张环把王淑兰双手向前伸到极限如摇橹状铐在铁床上,双脚离地捆在一起,铁床头卡在胸下部骨头上,非常痛。恶警张秀荣(外号黄鼠狼)看王淑兰上“大挂”不到位,就用脚踹王淑兰的腰。王淑兰非常痛苦,汗如雨下;恶警张秀荣一边跳绳一边说:“真好玩,真好玩”。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六月二十七日到七月一日,恶警又对王淑兰“抻铐”抻了两 次。酷刑结束后,王淑兰双手手指发麻,握不紧,一遇凉水又痛又麻,腿走路费劲,一百多天后才好一些,一年多也不能干出力活。即使这样,恶警还逼迫她打扫厕所。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恶警声称省里来人考核,来了四、五个警察问王淑兰:……你师父是神吗?王淑兰说:我从小就相信神佛的存在。这几个警察很不满意,就对王淑兰罚蹲。恶警逼迫王淑兰蹲在一块地砖上,地砖四边画杠,不许超出。大约从下午二点蹲到晚上十二点,腿又酸又麻,稍微一动,看管打手就又骂又踢。晚饭是一个小钵里放着一片黑黑的饼子,二块倭瓜。王淑兰没有吃。恶警说:不吃明天就灌食,以后就这样的饭!

马三家劳教所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过去十四年的时间里,罪恶累累,臭名昭著。在这个黑窝里,每天都在上演、发生着罪恶。恶警用尽了各种残忍手段,制造恐怖声势,施高压恐吓威逼,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逐一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进行残酷迫害,强制转化。他们叫嚣、扬言:“必须得转化,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所谓“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中共却强迫他们“转化”,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马三家恶警采用种种酷刑,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主要采用的迫害手段有:罚站、罚蹲、抻挂、上大挂、电棍电击、野蛮灌食、野蛮灌水、打耳光、踢、往墙上撞、毒打、用塑料袋套头、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非法剥夺接见、强制洗脑、吃严管饭,逼吃药。

中共罪恶的劳教制度面临解体,马三家劳教所作为这个罪恶制度的标本,也难逃败亡的命运。该黑窝在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的暴行是其败亡前的最后疯狂,以三大队恶警张磊为首,主要成员有:恶警张环、张卓慧(教导员)、任红赞 、张军 (女所所长)、周政委、张丽丽 、张秀荣、于慧晶;几名协从男恶警有:马科长(马吉山)、范(音同)姓男恶警、于科长、张科长。迫害的黑窝设在“东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