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李国花被精神病院、监狱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宝应县法轮功学员李国花女士与丈夫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扬州五台山精神病院,遭摧残数年,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二零零七年元月十九日凌晨三点在家被宝应县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南通女子监狱遭迫害。

下面是李国花女士自述其经历:

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我有好几种病,由于疾病缠身,心情也不好,家里经常打架。修炼大法之后,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心性得到了提高,一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也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那时候环境特别好,到什么地方去都有炼功点,我们在北京打工每天早上到炼功点炼一个小时的动功,然后去干活,晚上和同修一起学法,每天过的很充实。我们时刻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到什么地方干活,人家都说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我们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不断地向内找,修好自己,把自己视为一个修炼人严格要求自己,自己很多不好的行为都在大法中修掉了,心性提高了,心情也特别地愉快,每天干多累的活也不觉得累,反而还很轻松。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救了我,让我这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好人,使我这个多病的人达到了一身轻。

正在我沉浸在大法修炼的美好中,1999年4月24日,听说天津学员讲真相被抓了,还听说天津警察说要想放人得中央发话,当时我想,中央领导可能还不了解我们的情况,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向领导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希望中央领导能够正确了解法轮功。我想说如果有更多的人炼法轮功,那社会会越来越好,中国会越来越好,领导看见了不高兴么?!一个正确的领导肯定是高兴的。于是4月25日上午我就去了中南海,我到那里一看,已有一些同修去了,马路上站着警察,警察安排我们在马路边上站着,我们都默默地站着,我看到有的同修在看书。我没有任何想法,只想中央领导能够出来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来朱镕基总理出来了,叫了几个代表进去,晚上代表出来了说“天津已经放人了,大家回去吧”,我们就都走了,走时地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1999年7月20日,由于邪党头目江泽民的妒嫉心,又开始大面积抓捕各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长和辅导员,从此以后我们修炼的好环境没有了,很多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和丈夫也被绑架迫害了10年,十一、二岁的儿子没人管,受尽了苦。婆婆为了阻挡绑架丈夫和我,被恶警推在地上摔伤,也没钱治,2009年我们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婆婆就去世了。

被劫持在精神病院等地迫害

1999年9月,乡里和村里各级干部大小几十人把我从北京绑架回江苏,逼着我签字,不准我去北京打工,后来又把我送回四川娘家,在那里挖矿。

2001年,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汉源公安局人员把我绑架,封了我的矿洞子,非法抄了我的家,抢劫走了我的大法书和我家的古董。后来他们押送我到江苏,在路上给我戴上手铐,恶警黄如驰、伍建有、王芳,还有两人,他们把我的手铐用东西盖上不让人看见,还不许说逮的是法轮功。他们把我劫持到江苏宝应县南湖宾馆办洗脑班,参加迫害的人员有扬州市“610”高奋强,县里的有黄如驰、王芳,乡里的陈福兰,村里的张才高,派出所所长伍建有等几十人,我不配合,又把我和丈夫送进扬州市五台山精神病医院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绑在床上强行灌药,打不明针水,参加人员有沙院长、杨桂珍、丁兆升以及病区的卞加德、杨兆生、周医生、丛小兵。周医生和我说:你没有病,我们没办法,是公安局要我们这样做的。

一直到2004年9月9日,他们又把我丈夫转到江苏兴化办洗脑班,10月20日把我也转到了这个洗脑班。他们把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每天都有6、7个人围着一个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不“转化”就使用各种酷刑折磨。有一天晚上我听到隔壁房间在毒打法轮功学员,第二天早上我去卫生间,那个学员从地上爬起来和我说话,我没听清就被恶警推走了,当天下午就把他转走了。过了几天又把我转到了夏集镇养老院,做了两层铁门把我关在里面,安排人看着我,房明玉是养老院的负责人,他指使养老院的人把我拉进去毒打。有一天晚上我跑回了家,邪恶势力召集全村干部把我家包围了,把我丈夫和儿子绑架到派出所,又把我绑架到养老院,高奋强、林义、王芳、张巧红、陈福兰逼我“转化”,我不配合。在11月25号放回去,可还一直监视着我。

2006年3月份,我回娘家,恶警派出所所长高卫平又把我绑架关起来,7月份才放回家。

半夜被绑架、枉判入狱迫害

2007年1月19日夜里三点多钟,恶警高卫平带上7、8个警察到我家去,把门撬开,从床上把我绑架走,到一个没人住的地方进行残酷的迫害,他们从刑警队调来3个恶警,赵长贵、郑勇、郑雁兵,他们声称要把我“摆平”。他们给我戴上手铐罚我站了18个昼夜,还抓住我的两肩往墙上来回撞,轮番的换人打,郑雁兵用脚踩,赵长贵拳打脚踢,还铐上大背铐,一只手从肩上反过来,一只手从下面反过去,手铐里面还加东西,不让吃饱饭,我俱不配合,证实大法不向邪恶屈服。2月6日又把我送进了看守所,看守所恶警陈玉萍打我,张巧红把我铐在大板上。

后来,我被非法判刑。2007年9月被转到南通女子监狱,监狱里更是邪恶,每个法轮功学员进去必须吃药,我问恶警为什么要给我药吃,我没有病,恶警说有高血压,不吃强制吃。监区恶警王志红、孙星云、阚建秋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我刚进去,就叫犯人打我,我坐在地上,她们指使犯人往我身上倒凉水,那时正是冬天,还用电棍在我身上到处电,铐上手铐吊床上,安排犯人看着我。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不让外人知道,如果上边有干部来查,就赶紧停下来,让学员坐到车间去,等人走了再继续迫害。每天从车间带出去,带到一间小房间或办公室进行毒打,逼着法轮功学员承认恶警的谎言。

有一天我看到恶警王志红,逼着法轮功学员说共产党好,不说就打,叫犯人张傲打,给犯人减刑,不让睡觉,送监狱的精神病医院折磨。我刚进去时,看见每天黑板上写着:法轮功带出去几人,后来就不写法轮功了,改为写其他的带出去几人,外边进去的人是不知道的,我还看见有一个叫师建芳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她上厕所,尿裤子了。犯人张傲、朱建华还打她骂她,说她不要脸尿裤子。

在邪恶的监狱里,恶警没有一样酷刑不用的。我一直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我刑满回家后,恶警和村干部还不断干扰我,侵犯我的权益,不让到北京做生意,威胁我说:你要再发资料,连你儿子一起抓。

这是我这十多年的亲身经历。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给了我们一个好的身体,让我们做一个好人,邪党恶徒却逼着我们说昧良心的话,否则就无休止的迫害。谁正谁邪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