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体验法轮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一九九六年对我来说是个不寻常的一年,是我生命的转折点。历来早晨贪睡的我突然要早起锻炼,一天早晨,在离我家不远处传来悦耳的音乐,我走近一看,几个人在做着优美祥和的动作,我也模仿着比划动作,之后他们告诉我这是法轮功

听到“法轮功”这几个字我就倍感亲切,几天后我又到公园去寻找,发现也有人在炼法轮功。之后我发现同事的抽屉里有本《转法轮》(他的朋友给他的,但他没看),我迫不及待的拿过来就看,发现里面都是闻所未闻过的修炼内容,太好了,感觉这就是我所等待的、期盼的。我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描述,甚至有些不理智,饭桌上我上去就跟妻子说:“找到了,找到了,这回我可找到了,返本归真!返本归真!”弄得妻子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亲身体验大法的超常

我买来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有空就听,师父在法中讲到的超常现象我都亲身体验过。仅举几例:

我到花园跟老学员学第五套静功,当学炼到神通加持法第一个加持动作时,两手刚伸开,就感到双掌下有两个飞速旋转的法轮,在往上顶着两掌,呼呼的,威力很大,我睁眼一看什么也看不见,闭眼还是这种感觉。我学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也感到两臂之间有法轮在飞速旋转,从此以后我时时都能看到法轮在空中旋转。

几天后我到学法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到第三讲时,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从学法点到我家也就是一千米,就跑厕所三、四次,便出的都是黑色的脓血之类的东西,就像师父讲的“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1]可是身体感觉很轻松。

炼功两个月后我嗓子肿起来,吃饭喝水困难。由于当时悟性跟不上,信师信法程度不够,致使这种状态持续了二十来天,回老家正赶上大夫来给母亲看病,母亲看我嗓子难受,就让大夫给我看看,大夫说已经化脓了、再不治就会发生病变,可能引起心脏病、肾炎等多种病。父母强迫我打针吃药,一个星期我没炼功,嗓子渐渐好了。但我修炼的心放不下,又开始学法炼功,几天后上述症状又出现了,而且比上一次还猛。这次我坚定修炼的信心,知道师父是在给我净化身体,往外推业力,我只是承受很小一部份,也是考验我对法坚不坚定,提高我的悟性问题。嗓子肿得不但吃饭、咽水剧痛,就是躺着睡觉都困难,我照常学法炼功。

一天深夜我似睡非睡时,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顿感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头顶通透全身,当时我马上坐了起来,身体上的一切不适症状全部消失,身体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从嗓子肿得严严实实到彻底康复前后就是几秒钟、一瞬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的不敢相信。我激动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慈悲的师父为我灌顶、净化身体,我的这一难过去了,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多少?!从此以后,我严重的胃病、十二指肠溃疡、鼻窦炎、心脏右输出传导阻滞等所有疾病全部消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直到现在十六年了再没吃过一粒药。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我修炼前牙齿已经变坏,四颗大牙都长了大窟窿,修炼后窟窿没了,长出了完好、洁白的牙齿,你说神奇不?

一九九八年十月份我和单位几位同事到市里业务学习,午饭后我们到十八楼的宿舍休息,楼下有人吹乐器,声音大而难听,吹个不停,同事们都说:“太烦人了,休息不了。”就对我笑着说:“你给他发发功,别让他吹了!”我拿着小录音机严肃的说:“别吹了,我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话音刚落,就没有声音了。同事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法轮大法教我做道德高尚的好人

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出外办公事,刚出单位门口,往右一拐,过来一辆飞速行驶的轿车,躲是来不及了,轿车的后视镜挂住我,将我拖出十多米远才停住,把我甩在外面,当时我上衣的袖口、胳膊肘处全蹭破了,司机吓坏了,想带我上医院,我说:“没事,你走吧,以后车速可不能这样快!”司机怕担责任,听完这话赶快跑了。衣服不能穿了,可人却一点事儿没有,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师父的法理指导着我不断归正自己的言行,遇事向内找,尽量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无论在家庭、单位、社会上都用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我的变化让周围的人感到大法的美好,一些有缘人陆续走進大法中修炼,而且修得都很精進。晚上、双休日,我和同修集体学法、交流修炼体会,风雨无阻,我们超脱俗世的纷争,沉浸在得法修炼的喜悦中。

一九九九年初,我在储蓄所当会计,一天就只有出纳、安全员和我三个人值班,当时我先办理了一位客户的一万元存款,办完后把存折和现金全部递给了出纳,出纳核对无误后把存折给了客户,把一万元钱放在了她的桌面上。过了一段时间進来两个男客户,问:“你们主任在家不?”我说:“不在。”他又问:“存款有什么优惠政策没有?”我们说:“没有。”他说:“没优惠就不存了!”说着顺手从包里拿出两万元钱:“帮我验验里面是否有假钱。”当时我接过了现金交给了出纳,然后出纳用验钞机验过后直接交给了客户。当时我也没特别注意,晚上结账时,出纳说少了一万元现金,我们回忆、分析全天办理的每笔业务,最后确认就是出纳把验钞的两万元和办理上笔业务放在桌上的一万元一起递给了客户。经过反复查找也没查到多拿钱的客户,按照常理我完全可以推卸责任,因为出纳验完后应交给我,進行复核后再交给客户,而她却直接交给了客户,造成差错,理应由她完全负责,即便正常出现差错也应由两人分担,我了解她家境困难、工资又不高,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淡泊名利、考虑他人的困境,就和她说:“不要着急,也不要跟家里的亲人说,免得他们惦记,这一万元钱我全出了。”她感动得哭了,说不出话来。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没有师父的反复教诲,心中没有真善忍,绝对不会这样做,因为按当时的工资水平,我一年的全部收入也不足一万元。

我在银行服务窗口上班,以前服务态度不好,学大法后转变很大,不论是为顾客办理业务,还是与同事们相处,都能按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得到顾客、同事和单位领导的认可。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基层领导出于对我的信任,准备让我管理金库,征求我的意见后,又向上级领导请示,得到上级部门领导肯定的答复“用这样的人(指炼法轮功的)一百个放心!”按照规定,金库管理人员最多只能干一年就得换人,出于对大法弟子的信任,每到一年后就让我休息几天,然后接着干,一直连续干了五年多。

零五年十月下旬,下班后我到柜台外面整理台面卫生,在一个边角处捡到一个精致的包,发现里面有贵重物品和现金,我根据包里的信息找到了失主,把东西交还了他,他当时很激动,说:“我今天到很多地方办过事,根本就想不起来把包落在了什么地方,要不是你主动找我,我都没抱任何找到的希望,真得好好谢谢你!”我说:“不用谢,你把东西清点好就行了!”我根本就没把这件事往心里去,也没和任何人说,包括家人,因为我认为作为大法弟子有这样的举动太平常不过了。事后他把这件事投书到我市电视台,电视台做了专门报道,后来我也是听单位领导和同乡说的。

“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

我得法后经常在家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和炼功,无意中就给妻子和孩子调整了身体,妻子严重的神经衰弱不知不觉就好了,孩子原来感冒发烧咳嗽是常事,经常打针吃药,有时还输液,我炼功后他也好了。老母亲在别的子女家住着爱难受,到我们家就感觉舒服,不舍得走,说我们家的能量场强,母亲经常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夸“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得到了福报,健康状况远比同龄人好,不但生活能自理,还能帮我们料理家务。任凭邪恶怎样迫害,我的亲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支持我修炼,十几年来我们一家三口人没吃过一粒药。

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在家人身上不断展现,孩子得蛇盘疮,他就坚信大法的威力,坚持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天就好。现在家长都为孩子找工作犯愁,而我们没用花一分钱,没发一点儿愁,孩子就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这都是师父的无私保护和慈悲赐予。

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很多,这里不再一一赘述。愿善良的人们冲破中共媒体炮制的谎言,寻找真相,体悟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得到法轮大法的佑护。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我代表全家人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