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中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我从一九九五年六月得法至今,修炼十八年了。回顾十八年的修炼历程,我的体会就是信师信法,对照法找自己,还有什么没做好的,在修炼的路上没有什么偶然的事情,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

每天我有两次检查自己的时机。一次是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想我哪一点还有人心,没有站在法上想问题,有要去的人心却没有做到法的要求。再有一次,每天早上打坐中,我能在纷至沓来的杂念中识别哪些是我该去掉的。排除了不在法上的东西,去掉人的执著,就清静了,智慧也就相应产生了,了悟了下一步我该怎么做。时常不会立即修出这种状态,我就延长打坐时间,当疼劲上来的时候,人就精神了,苦能修出忍和定力,能排除杂念。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业力不是一天造下的,也不是一天就能消掉的。要持之以恒的实修,要经得起魔难的考验。佛性和魔性在自身中随时都在,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条修炼的路,这是最好的路,是登天的阶梯,每一层台阶有每一层的标准,每一层都会有考验,有魔难,就是修好了,长功也不是轻松的事儿。

一时难以说清十八年的修炼历程。庆幸的是,我常警告自己,修炼中不要懈怠,遇到突发事件时,我才能保持冷静,下面就说说我在最近一次车祸中的心路历程。

这是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中午发生的事情。我下了公共汽车,前面路口是红灯,一排汽车给我让路。我急速的过马路,刚过主车道,一辆轿车从侧面疾驶而来,只听“当”的一声巨响,车的保险杠撞在我的两条小腿上,我栽倒在发动机的盖子上。司机见撞了人,紧急刹车,我靠惯性飞起来,摔在车前三米多远的马路上。这时,我的头脑是清醒的,立即想到“没事儿”,爬起来就走。当走到离马路一百五十米远时,撞人的司机和见证撞人的过路车辆才追上我,我没有停步,说:我没事儿,你们走吧。他们又跟了一段路,见我能行走,也就走了。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八年了,今年七十八岁,当巨难发生时,归还命债的瞬间,我想到的是“没事”,“你们走吧”。到了工作地,我为神韵广告装塑料袋干了两个多小时,这时同修送饭来,我吃了饭,觉得头昏、恶心、出冷汗,有要休克的感觉,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内脏也受到了震荡,我不该吃这么多东西,一摸后脑有一个鸡蛋大的包。我的鼻梁上流着血,同修问要不要创可贴,我说不要,一会儿血不流就好了。我走路不稳,同修说要不要扶,我说不要,我要自己走,又有同修问要不要拐棍,我说不要,我知道魔难是考验不能求,一求就放不下了,绝不能用常人的理来动摇自己的心。同修的关心也是师父借同修的口来考验我。

到了晚上我儿子知道我被车撞了,赶过来陪我,问我能不能原地站起来,我说能,我用手臂撑地原地站了起来。当晚,我的腿肿的比平时大一倍,有瘀血,晚上发正念时我腿拉上来双盘了十七分钟,想到的是师父说有的学员骨头被打碎了,还在双盘,我比她的难小多了。睡不着觉,到了夜里一点了睡不了,两点还睡不了,三点还睡不了,我想不就是疼吗?我叫你疼上加疼,把腿拉上来那个疼劲真是痛彻骨髓。打坐的苦更甚于伤痛,痛极了我倒下就睡着了,再醒了就听法。到了第二天,头上的包消了,可是后脑、内脏甚至胯骨、肌肉,不管碰没碰撞,到处都有细胞在解体重组的感觉,如果我第一念不正,那就是筋断骨折。

由于出事后第一念我很正很纯,旧势力挡不住,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师父看我达到了心性标准,给我加持,我对师父讲的法有了新的领悟,什么是实修、真修,必须在重大考验面前不动人念,信师信法,人间的神奇是法力的展现。

我伤后第十一天就能外出三小时参加学员的集会,我的身体经过十五天掉了十磅,但我当天就能从平地上站起来,还了生死债。在修炼的尾声中,闯关的过程觉得写出来交流比埋在心里要好,一个七十八岁的人的腿怎么这么硬实呢,奇迹来自大法和正念。

在伤后的第三天,我觉得有点后怕。如果我不发出没事的正念,不立即离开现场,找身上的伤处、骨头是否受伤,只要半分钟,在场的司机和路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报警,只要三分钟左右,警车和救护车就会赶到现场,把我抬上担架送到医院检查、点滴、化验吃药,再说什么都晚了,是神是人,关键就在第一念。是师父的慈悲苦度,使我明白了法理,转变了观念,临危不惧的守住了正念,才有了今天的结局。大法的神圣和超常,在危难中的验证,今天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修炼登顶时千万别松懈,修出法正人心纯正的第一念至关重要。现在每天我能打坐二小时以上,虽然每分钟都比伤痛还难受,但是业力的消减伴之而来的是身体的快速净化,定力的增加,忍耐力的增加,得到的是心性提高。

就这样过了十天,坐着躺着都难受,内脏骨节每个细胞都难受。这时我想,那么多人为推广神韵出力,我也不能这样在家里呆着,我要为辛苦做推广工作的同修做包子送去,让他们吃顿可口的饭。早上起来就发面剁馅忙了一上午,包子做好了请同修去车站接,我坐火车汽车送到同修处挂在门口,从早八点忙到晚七点,我没泄劲,心情愉快,心想大法弟子是为他的生命,修的是无我,能放下自我才是神圣而又有意义的事儿。事过之后我的腿比在家养着还舒服。

念一正师父就管我了,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说:谢谢师父,谢谢大法,弟子要知难而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被飞速开来的轿车撞上,年轻人的腿也会撞断,我一个七十八岁的人为什么腿没撞断。事过三个月肿消了,瘀血散了,但迎面骨只有皮的部位还有一厘米厚的像轮胎橡胶样肉垫没消失,我想是师父在我被撞的瞬间给我加了一个肉垫保护了我,从内心升起八个字“师恩难报,佛法无边”。

伤后一个半月,神韵的大广告车过桥时撞变形了,不能用了。当我知道后,立即想只要画面不坏,我就要修好它。它是用来救人的,不能不管。去了一检查,画面有伤,但不影响使用。但我的伤痛还没有全好,走路还不利落,一干活就要爬高,上梯子有难度,但修的车已撞成菱形了,是方钢做的,用五吨的冲力也不变形,修有难度。我发愿,有难度也要修,一周内把它修好。锯方钢、切铆钉、登高钻孔、下暴雨我都没有退缩,我不拿腿疼当回事儿,硬是在六天时间里与同修一起修好了广告车。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发出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什么伤,什么疼,为了救人,这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心到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要的就是弟子的心,有没有那个正念。有了正念,就有神的能力,都是师父给的。

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理,只有修炼人不懈的突破艰难、困苦,才能尝到正信正念的神威。第一念正了,下面的考验还要持续的正念突破自己。昨天我在锯木头时一块布卡住了电锯,停了电锯,我用力拉布,中指碰到工作台的棱角破了一个大口子,流了不少血,有同修拿来创可贴,我说不要,我用餐巾纸包起来,用胶纸一贴,照样干活,到了第二天就好了。今天大法弟子的身体已经不是一般人的身体,就怕自己的观念跳不出人的这层理,还被常人心束缚着。师父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1]。放不下人心也明白不了这一层的法。

我能与同修在一起交流,内心非常舒畅,缘份非浅,特别在最后的修炼中能一起走太幸运了。回想起来还有多少机缘没抓住,修炼留下多少欠缺,在找自己中更精進实修吧!

谢谢师父!谢谢大法!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三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