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配合 正念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从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神奇的是,我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十天,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轻飘飘的。我身心的巨大变化,让我周围的人都感到惊奇,好多人也因此走入了大法修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动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很快就和当地同修投入到讲真相反迫害中。在国内反迫害中,多少次身临险境,我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的走了过来。十七年过去了,回首走过的岁月,点点滴滴,说不尽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道不尽大法的浩荡洪恩。

一、在参与神韵卖票中配合圆容

来到美国的印第安纳州后,二零一零年十月份,当地协调人让我和我女儿一块去卖神韵票。我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告诫自己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去做,好好配合,多卖票多救人。

在参与神韵卖票中,我严格要求自己。在卖票前我都要静心学法。去卖票的路上,我都会听师父讲法,听神韵歌曲,听普度音乐。在卖票点上我发介绍神韵的特刊,并帮助同修发正念,确保自己用最纯净的心态来配合同修卖神韵票。

每次需要我参与时,我都会愉快的配合。我知道,自己虽然没有什么技能,但是只要证实法中需要我去配合的,我都会全力的去参与。做好自己该做的,做好自己能做的。跟哪一位同修配合,我都会很高兴。因为我知道,只有配合得好,才能卖出更多的票,救度更多的众生。

三年来,从每年的卖票开始,到卖票结束,我几乎都跟着参与。多少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多少个雪雨雷电的深夜,我和女儿驱车赶往回家的路上,有时身体不免有些疲惫,但更多的是从内心发出的对师父的感恩,为众生被大法救度的欣喜。

二、在打真相电话中修炼升华

我初到美国时,面对这里宽松的修炼环境,既高兴又失落,因为自己一不会讲英语,二不会开车,这给我在国外证实法造成了很大的障碍。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听到同修说,可以往中国大陆打真相电话劝三退,于是我便开始了往中国大陆拨打真相电话救人。

下面我先讲一下自己打真相电话的体会

1、学法是打好真相电话的关键

打电话一定要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如果学法跟得上,能入心,打电话时,就会感到能量场强大,智慧就会源源不断的出来,给众生讲出的真相就带有慈悲的力量。如果学法跟不上,或学法不入心,就会感觉到自己讲出的话发飘,没有正念的威力。我每次打电话前必须学好法,发好正念再打,这样劝三退的效果就好。

2、克服安逸心

三年来,由于每年都会参与卖神韵票的活动,尤其前两年我们离卖票点很远,所以我们去州里卖票都是在早晨六、七点出发,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才能到家。在外面站一天,回到家感到非常累,有时帮外州卖票,晚上回到家会更晚。第二天早晨真想多睡会儿觉松弛一下,早晨起来就不打电话了。每当这时,《转法轮》里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法理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并激励我拿起电话来继续打。有一次卖票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早晨我按时起来打电话,两个多小时我劝退了二十一人。谢谢师父的鼓励!

3、在RTC平台上实修

有一天我去了RTC美国组的直播室参与拨打,一通电话刚打完,一个同修就直接指出了我打这通电话中的不足,我嘴里说着谢谢,心里却不舒服了。从那以后,我有十来天没去美国组的直播室打电话。一天,一个同修在平台上碰到我,问我为什么不去美国组了,我说:过一段时候再去。

和这位同修打过招呼后,我心里觉得非常难受。我抓到了长期以来固守在我心里的一个很大的执著,就是不愿让人碰,不愿让人说。修炼大法以后,我虽然知道遇事向内找的法理,但是从根本上我就没有修去这个执著。每次听到不同意见时,很少有不辩解的时候,有时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愤愤不平,甚至用表面的平和掩饰自己内心的不悦。这是真修吗?自己的不让碰不让说,不就是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生命本性的表现吗?今天我终于抓住了这个影响我修炼提高的执著!我不但要抓住它,还要解体销毁清除它。我决定要去美国组的直播室拨打电话,用真修弟子的心态,真诚的接纳每一位同修的批评与建议。

第二天,我怀着愉悦的心情参加了美国组的拨打。第一通电话,不到两分钟,我就帮对方退出了共青团。当我打完当天早晨最后一通电话时,主持同修非常高兴,说我这通电话打的心态稳定,思路清晰,语气平和,讲的很到位。我心里明白,是慈悲的师父见我有了要修去执著的愿望,借同修的嘴在鼓励我。

当天晚上,在我打坐炼静功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场景:很多的人沿着山路往山上走,后来又变成往山上跑。山很高,山路越来越陡,再往前已无路可走,这时我见山上出现了一个亭阁,从山顶上顺下来一架电梯,这群人便乘电梯到了山顶。紧接着电梯便自动收回,又向空中竖起,好似伸向天空的阶梯。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点化我,让我好好实修,修去内心隐藏和固守的人心和执著,修去那个不让说、不让碰的,为私的,不是真正本性的我,在大法修炼中不断的提高和升华。

于是,第二天打完电话,我便把自己上平台这些天来的修炼体会和美国组的同修们作了交流,同修们都非常激动,大家都纷纷向内找自己。现在我们直播室的同修,都互相珍惜,互相提醒,互相鼓励,形成了比学比修的整体。经过在RTC平台上拨打电话,我发现自己在修炼上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遇到问题能够向内找自己了,说话做事不那么急了,说话的语气和心态也比以前平和多了。

在打真相电话中,我不追求三退的数字,而是注重讲真相的效果。因为大法弟子讲出的每一句真相,都是对邪恶的震慑,都是在解体众生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讲真相中我非常重视向大陆民众传送我们的翻墙软件,并且鼓励他们转送给亲朋好友。我相信这种人传人、心传心的效应能使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打真相电话的过程,既是自己证实法的过程,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在经历了被不接,被挂断,被不理解,被侮骂,被嘲讽的过程后,逐渐的,我打电话的心态越来越纯净,语气越来越平和,讲真相劝三退的效果也越来越好。现在有几天不打电话,就感到心里空空的,而且越打越想打,越打越爱打。我现在每天打电话很少有不退的,每天打电话都能退几人、十几人、有时二十几人,最多一次退了三十一人。在两年多的打真相电话中,我现在已经退了三千四百三十九人,遇到了很多有缘人。回想起来,心里十分感激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救度之恩。

三、怀着慈悲去征签

在最近的一次征签活动中,我看到活动当天的人们,都坐在草坪上高兴的等待热气球升空,我不会英语,就怕扫了人们游玩的兴致,但是我心里想,我一定要让他们签名,被大法救度,不要等到灾难来了被淘汰,我便在心里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我每走到一个人旁边,我都微笑着递给他们征签表,说同修教给我的英语。当天天气十分炎热,我的衣服都湿透了。但当我想到在国内的同修还在被酷刑折磨和迫害着,在流血被活摘器官,我的心里就非常难过。我就一个一个人的问,有一个老人签完名后,在原地对我双手合十。我真心感激师父把这么善良的众生领到我面前。

我还遇到了五位年轻的美国人,我把281决议案递给他们看,很快他们五个人都签了名。过了一会儿,他们其中的一人在人群中又找到了我,把他的手机递给我,让我看他的手机屏幕,屏幕上显现出一行汉字:“你为人类做一个伟大的荣誉。”顿时我的眼泪流出来了,这个荣誉是众生给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从包里拿出一支笔,在征签表的背面记下了他的话。他眼中也含满泪水,他向我伸出手,我和他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借用常人的善举,在鼓励着每一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谢谢师父!

在这次三个多小时的征签中,我得到了一百二十七个人的签名。每一次征签中,都会有人与我握手,和我拥抱,很多人给我竖起大拇指。虽然我们不能用语言交流,可是我都能感到自己的心和众生的心早已相通了。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与加持。我从内心为这些被大法救度的生命而喜悦,并深深地为他们祝福。

感谢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感谢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路,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今后我要好好学法,好好实修,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多救人,快救人,跟随师父圆满回家。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二零一三年美中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