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中士做上士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非常荣幸能够在这样的一个大法弟子的盛会上,就自己一点修炼中的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大家交流。因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一、走回大法

大法赐予了我智慧和健康的身体。从小到大,我的成绩一直十分优异,在同学中威望很高,身体十分健康。高中时学习非常紧张,放了学我就到自己的小房间里打开《转法轮》,每次读完心情总是特别平静、那时的心境真如湖水一般。然而因为我不能从法上认识迫害,怕心和想上学的名利之心让我离修炼越来越远,偶尔与同学、老师讲真相效果也不好,心里十分难过,但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提高。常人社会真如一个大染缸,在大学我更觉得自己被慢慢污染,只是在放假回家时,或者平时遇到心中难解之事,才偶尔捧起师父讲法,忙忙碌碌,忘乎所以。师父也曾多次在梦境中点化我,快找回大法,可是我悟性太差,还是误在常人中。心里很苦很累,夜深时有时会流很多的泪,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

感谢师尊不放弃弟子,再次给我机缘让我走回大法。2011年我到美国来读硕士学位,没有了网络封锁,终于可以自由修炼了,我打开了法轮大法网站,又开始学习《转法轮》和师父讲法。那些天似乎忘记了时间,我感到《转法轮》里的每一句话都在直指我的心,睡觉前一直读,醒来接着读,做完作业接着读,身心沉浸在无边佛法之中,十分喜悦。弟子感谢慈悲的师尊再次给我的修炼机缘,弟子一定珍惜时间,精進实修!

身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能够从新走回修炼,沐浴浩荡佛恩,备感荣幸。时常听到、感到身边的同修走过了证实法中的风风雨雨,深知修炼上落下的课太多太多,自己这些年都误在常人中,十分痛悔,只能更加珍惜时间,迎头赶上。

二、放下根本执著

在常人中,自己就是一个自诩清高的人,一向对传统的佛道修炼方式很向往,小时候就想哪一天能够归隐、到庙里过清修的生活。修炼一段时间后,自己竟生出了“修炼好苦好累啊,还不如到庙里来的清静自在”,到底是真的假的,这样的想法。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于是想到了这也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就在内心深处坚定一念:只有师父讲的法才是真的,走过了那段迷茫的心境。

后来在一次学法时学到:“我们这一法门是主意识得功,那么你说主意识得功就主意识得功?谁允许呀?不是这样的,它必须得有先决条件的。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1]师父这段讲法我经常读到,可是只有这一次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自己的根本执著是到大法中来逃避常人的矛盾来了,不是来真修来了,十分惭愧。自己没有精進的意志,总保持个中士的状态,总是不能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过关拖泥带水,都是这个原因。就是因为在常人社会才能考验一个修炼人的心性,一个人是不是真修。如此一来,那么生活中遇到的“小事”也就不是“小事”了,以前总想着遇到生死、大的爱恨情仇才是考验,还以为自己超然物外,其实这正是因为自己没有严肃地对待大法修炼。

三、闯过难关、挑起家庭重担

去年毕业时,家人来看望我,妹妹留了下来和我同在美国。我同时要面临找工作、帮妹妹联系上学等事情,压力很大。在办理各种法律程序和学校注册手续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考验,在走投无路之时,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体会,十分神奇。

我经历了两次大的车祸,因为师父保护,我一点没有受伤,但是车子全部报废了。家境并不富裕的我,这每一次打击都十分强烈的,但是无论发生了什么,我还是打开电脑,和大家一起学法,因为我相信有师父有大法我一定会走过难关。

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我第二次车祸过后,在两周之内我准备买下第三辆车,方便工作和参加活动。请同修帮我试好车以后,我自然地接受了车主提出的价格,我没有讲价,对方也十分体谅我的情况,主动帮我做了车辆检查。当时真的是“都快揭不开锅了”,虽然我花钱并不会大手大脚,但是也没有算着日子每天看着帐户余额生活的经历,常常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两辆车全部报废,刚刚工作的我,一点收入刚刚收支相抵,硕士项目花了很多学费,更不想让爸妈多添一分担心,远隔重洋,我们一点不顺利可能都会让还没走入修炼的爸爸十分担忧,所以我并没有把事情告诉爸爸妈妈。车主说这台车可能还有一个大的隐患,需要花很多钱修理,但是检查之后才知道。检查之后,车子确实需要花很多钱修理,是我当初误解了车主的意思,认为她同意帮我负担那部份修理费用,因为经过我精打细算,有了她帮助我支付修理费刚刚好,不然就要向同修借钱了。于是我跟车主打通了电话,她告诉我她并没有同意支付那部份费用,我又向她讲了一下我的困难情况,希望她能够帮助我一些,因为当时定下的车的价格也偏高,还有商量的余地,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同意。

所有的委屈、难过、压力和绝望在那一刻汇集到了顶点,我放声大哭,我在心里问自己:“你怨她吗?”心里答道“不怨”,可是眼泪还是往下流。这时想起了师父在《精進要旨》〈富而有德〉中讲:“古人云:钱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壮者为足欲;仕女为荣华;老者为解后顾;智者为光耀;差吏为此而尽职,云云,故而求之。”虽然我现在这么困难和窘迫,但是我还是需要放下对钱财的执着,并不是在富有时才放下执着,《转法轮》中那个分房子的例子不也是这样吗?终于在同修和朋友的帮助下,我慢慢走过了这一段难关。

自己不但要工作、学习,照顾妹妹学习、生活等事情,还要参加各种大法活动,有时也会觉得一个人承担家庭的责任很苦很累,但是转念一想,这就是我应该修炼的路,在过程中也确实成长了很多,也就没什么了。

有时妹妹在学校遇到困难,我会坐立不安,这时才发现自己一个执着于亲情的心,自己并不是在修炼上和妹妹交流,而是从人的一方面担心,当我念头一转,事情也发生了变化,似乎这考验正是因为我才发生的。生活中的小事我通过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很多执着心:不耐烦、强加于别人、冷漠,意识到自己正是执着于亲情,认为他们理所当然的应该包容我的不是,才表现出这么多自大的表现。自以为是、自命清高的性格给自己厚厚的织了一层茧,我意识到应该更快的突破这一层壳,不再生活在假我之中。

四、在媒体中的修炼体会

大学中我阴差阳错的被媒体专业录取学习,来到海外。在这条路上,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很多执着心。

我一直对传统文化、艺术非常感兴趣,总是喜欢听人讲解、讨论这方面的,大学的学习中自己钻研和了解了一些知识,有一点点技能,谈到这方面更是兴趣盎然。然而就是这颗兴趣之心也会成为证实法的障碍。我总是愿意多花一些时间在上面,对于自己现在的工作和会计专业,真是难以打起兴趣。妈妈总是提醒我,基点要摆正,所有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我还常当成耳旁风。

所谓的兴趣,也是属于人的情。没有用正念指导自己是不能够做好的。当初我没有主动选择学习会计硕士专业,所谓的“阴差阳错”可能也就是自己被这个行业选择吧,那么就应该摆正基点,在这个行业中证实法,所有自己爱干不爱干、高兴不高兴都是人的执着心,都是出自“情”。在专业学习过程中,我也体会到,每一个公司就象一个生命,在运营中也有“生老病死”,能在这宇宙正法期间存在也是不简单的,大法弟子被安排到任何一个公司都会为这个生命注入活力,肯定有责任救度的那一方众生。

以前执着于自己的一点点艺术技能,在实践中发现自己真的什么都不会,好象原来有的那一点点“才能”也似乎不见了,我想是师父在告诉我要从头做起,虚心学习,正如气功锻炼和高层次修炼一样,那一点小学生的东西在证实法中是远远不够的,固守着人的一点东西,就算学透了人类的知识还是在这一个层次当中。大法弟子证实法中在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层次,师父也会不断的打开我的智慧,而这些远远不是用于满足自己人的那一点点兴趣用的,是用来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认识到这一点,我在专业化训练中,也更加的严格要求自己,遇到技术提高当中的困难,也鼓励自己用正念对待。有了正念,就不会象常人一样三分钟热度,专业方面也有了一点点起色。以前学《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时抱着学习知识的不正想法,这次学有了更新的体会,大法弟子做出的什么东西都很关键,大法弟子要在宇宙大法中证悟出的法理指导下做出了正的、善的、好的作品留给人类,也会对人类的道德起到好的作用,我感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更不敢怠慢一刻,应该在专业上也更加迅速的成长。

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发现了自己对名的强烈的执着,还有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以前认为自己没有对高官厚禄的追求就是淡泊名利了,其实求他人对自己的认可,就是最大的对名的执着。做得好一点,想听听上司对自己的赞扬,显示显示;做不好了,怕和别人比较中,暗藏着肮脏的争斗心、妒嫉心。只有心态纯净了才能做好,专业上提升得更快。我的法器电脑,也在提醒着我,只要我一偷懒去睡觉,它也跟着我呼呼大睡,停下来了它手头上的工作。时间真的很紧张呀,我不能偷懒。

媒体工作是很辛苦的,特别在神韵报道时,整夜不合眼,还要保证报道质量,学法、炼功不放松,做了一晚挺到六点,发正念都快倒下了,看到同修却那么精神饱满的立掌除恶,想到自己总是不能更進一步严格要求自己,中士与上士的区别就在这儿了,我告诫自己要能吃苦,不能再做中士闻道了。

五、磨练自己、讲真相救度众生

曾生活在中国大陆,在迫害中,自己的怕心一直非常严重,一直以来十分害怕同学们会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而欺辱我,因为怕心我不能走出来,也因为我的怕心让我在修炼上落下了这么多的课。我知道这是自己要突破的一个大关,也在不断的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归正着自己。

在中国,同学们对“法轮功”这个话题避而不谈,因为邪党的毒害,有些同学甚至还会专门以此来讽刺挖苦人,因此在我的心中总认为中国人难以三退、听到“法轮功”他们会讳莫如深。我甚至不敢在中国同学面前堂堂正正的说我修炼法轮功。也有的同修说还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讲真相效果更好,不会吓倒他们,但另外一位同修说我们要堂堂正正的,当然可以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讲真相。当时我执着于自己修得不好、担心他们不理解等,对于熟悉的同学还是不敢直言,障碍了讲真相的效果。师父在《精進要旨》〈环境〉中讲:“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想到这里,真是万般羞愧!我更加坚定的要清除自己深深隐藏的怕心。就在我决定走出来的第一次,站在街头发放真相资料,我克服了自己担心遇到熟悉的同学的怕心和顾虑,反而遇到一名我们学校的教授,她过来十分热情的与我握手,称赞我的勇气。我找到我的室友,直接跟她讲述大法修炼的美好,说我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她会心一笑,表示十分理解和支持,她的身体状况并不好,我建议她尝试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一次她的母亲来到了炼功点与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当我真的堂堂正正的向我的同学们说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的时候,我感到我的怕心就无地自容的解体了。

在工作环境中,师父也安排了让我讲真相的机会。我把我的小空间挂满小莲花,午饭时间我常借电视新闻中的热点话题谈到法轮功真相,每当我要出去参加活动向主管请假或者有机会与他们约见,我都递上一份真相资料。同事们说你的心态真好,我们知道是因为你的信仰。我总是能不经意的碰到中国同事,我不再错过机会,堂堂正正的为他们讲真相,不能错过师父的苦心安排呀!

无论是站在街头、生活中还是在项目中都会遇到有缘人,在讲真相中,不看一个人的身份、背景或是信仰很重要。无论她/他是议员、大学教授、基督徒、街头流浪人,只凭着一颗让众生明真相的真心,在过程中师父都会赐予我们智慧,师父已经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扇门,就需要我们用正念走出去,理智的讲清真相。

一路走来,修炼中有非常多的体会,小小的篇幅也无法容纳下那么多的心路历程,弟子十分感激师尊的慈悲苦度,只有更加珍惜这份机缘,精進实修!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三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