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回顾十多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修炼和助师正法之路,走到今天,倍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佛恩浩荡。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让我感受到了身心的净化、境界的提升、修炼的美好和殊胜,特别是能成为一名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的荣幸与责任。

记得得法当初,在中国大陆第一次看到《转法轮》一书,一口气读完,潸然泪下,在心灵深处清晰地感受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真切的呼唤“终于找到了!”

定居海外 学法修心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们全家移民落地加拿大。到海外后不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当局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当时我居住在一个沿海城市,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参与了在中领馆前的和平请愿活动。在这期间的修炼,暴露了我在常人中养成的一些执著心。比如,显示心,攀比心,争斗心,自以为是的心等等,具体表现是说话爱占上风,自我欣赏、喜欢评论他人等。自己在修去这些心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与救度。

记得当时在一次请愿抗议活动时,我和几位同修一起站在队伍的前排中间。因为我在国内是外贸公司的雇员,我感觉自己穿着得体,形象气质也出众,其他人不如我,觉得自己在常人面前展现法轮功的形像才是合格的。正当我自鸣得意的时候,负责人走过来叫我,并让我站到了后排的角落里。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吃了一惊,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我站在那里,脑子迅速的思考着,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一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应该保持纯净心态。特别是参与殊胜的大法活动时,更不应该带有这样的显示、攀比的人心。

后来,搬迁到东部的都市,这些人心也还时有表现。如,遇到别人对自己的文章或报导品头论足,甚至误解时,委屈心、爱面子心、争斗心就会受到触动,守不住心性,还要与人進行争辩,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更想不起来向内找。通过不断学法,在师父的点悟、同修的帮助下,对自己的人心,以及为何要修去人心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也同时意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任何人心都是属于黑色的物质,修炼人不修去人心,自身空间场就不纯净,带着这样的黑色物质场,怎么能达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要求?同时自身也不能达到圆满。

参与媒体 国会传真相

多年来,无论在上学、上班等各种情况下,我一直都能够坚持参与媒体项目救度众生,无论是从修炼和媒体技能上都获得了提高,感受到了师父的无量智慧及佛法无边。

这些年来,我先后做过报纸、电台和电视台的记者及编辑。深感媒体工作不仅责任重大,而且项目本身对个人修养、社会阅历、社交经验、文字及语言能力、专业技能等都有很高的要求。除此之外,就是时间的随机性带来的难度,工作日、周末、早上和晚间都有可能有新闻事件发生。特别是电视媒体,需要记者尽快赶赴现场,在新闻发生的短时间内捕捉新闻事件画面和及时对相关人物做采访,才能完成新闻报导。在我的修炼环境中,在社会上需要做好一份常人工作、在家庭里需要照顾好两个孩子和年迈的父母,还要面对不修炼的先生。从各方面来讲,从事媒体工作对我来说,无疑是具有挑战性的。

这些年来,记不得多少次为了做好新闻,在现场紧张工作、协助拍摄、安排采访,顾不上吃饭。为了保证新闻的时效,记不得多少次通宵达旦的進行编辑工作。第二天,还要上学或上班。特别是,有几次在神韵售票期间,早上七点钟上传完影片,只休息片刻,就驱车赶到几十公里外的神韵售票点参加卖票,一天下来,却不感到一丝倦意。一个了解我的同修半开玩笑的说,“你真成了仙女了。”作为一个修炼人,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赋予的智慧,都是师父给予弟子的加持,这是常人根本就无法做到的。

记得刚刚参与媒体工作,首先遇到的难关就是语言关,特别是在参与报导国会新闻项目时,更觉得压力大,很多词汇听不懂。尽管一直有西人同修事后协助翻译,我也曾一度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因为,我们这个地区修炼人少,平均每个人要同时承担二到三个证实法项目,人人都非常忙,若放弃,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有人来承担。作为修炼人,我扪心自问,在正法中能参与媒体工作,也是因为自己与之有缘份。修炼人不是超常的吗?再者还有师父的加持,没有过不去的关。这些年,在自己遇到最艰难的时候,都在反复诵读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凭着这样的正念将艰难的媒体工作坚持了下来。

经过了几年艰苦磨炼之后,特别是在法理认识上的提高,使我在语言和媒体专业技能上都获得了飞跃,制作水平也逐步向专业化迈進。

去年十月,为配合正法天象的变化,我们要采访本国政要及高阶著名人士,发出正义之声,借助“王立军事件”的契机進一步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暴行。

当时,协调人要到外地参与专题节目的制作,就把这项工作全部转给了我和两名摄影记者承担。首先,要设法约到采访,这需要向政要-国会议员讲清真相。接下来,即便是拿到了议员采访,也只是几段单调的采访片段,要出一条完整的新闻,在没有新闻现场可以提供拍摄画面的情况下,百分之七十的画面需要自己配置,这在新闻编辑工作上有一定难度。但当时在强大的正念下,没有退缩,心里想到的只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难行能行……。关键的时刻,是师父再一次为弟子安排了一切,使我们顺利的通过各种渠道拿到了相关的背景影片,使影片的编辑难题迎刃而解。

在佛学会的推荐下,我们联系了十多名各党派国会议员,一名社会高阶层人士。通过讲清真相,预约采访。他们都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发出了强有力的正义呼声。我们为此制作的政要专访新闻影片,在新唐人播出后,还被多家媒体、网站转载视频和文字,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在这一过程中,有几件事特别令人感动。一个是,一名国会议员首次接受了我们的预约后,出现变故,因她的亲戚突然病故而不得不取消预约,赶赴外地。但在临走前,她就委托秘书打电话给我们确定下一次的预约时间,并表示她一定要见我们,这对她来说很重要。

终于在二周后见到了她。在采访中,她告诉我们,接到我们的电子邮件邀请后,她就已经给在美国国会工作的朋友写了信,力促美加国会联手要求奥巴马政府尽快公布王立军提供给美领馆的活摘器官真相,呼吁中共停止暴行,并進一步向我们透露了她的下一步计划,这次完成我们的采访后,很快就会在国会全体会上发声:“即向哈珀政府提出,如果中共不停止这种严重践踏人权的行为,加拿大就必须立即停止对中国的贸易。”

几天后,接到这位议员办公室秘书的电话,主动告诉我们,这名议员已经在国会完成了她的演讲和提议,问我们是否需要下载现场的视频制作新闻。

另一件事,一名重量级国会议员,日程非常紧张,秘书只能给我们在国会厅外五分钟的时间做简短的采访,由于厅里的光线较暗,且有规定不许媒体使用附加光源,回去后发现,拍摄出的画面不仅昏暗,而且受访人位置也严重出偏,背景也凌乱,图像达不到标准,无法使用。

按常理,再一次预约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仅因为这名国会议员非常繁忙,还因为这本身不是对方的过错而导致的。因为我们联系这位国会议员时,他刚刚开始休假,之后又在外地开会。前后经过了一个月时间才见到他,非常不容易。当时我就觉得心里非常难过,觉得自己没做好,希望师父能给弟子机会弥补。

事情过后,通过静心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急于完成事情的人心,采访前准备不充分,与摄影师也没配合好,导致整体状态出偏。找到了原因后,我再次拿起了电话打到了他的办公室,又和他的秘书讲了一次真相,并特别强调说,正义的声音非常重要,因为目前国际社会都在关注这件事,希望他能再给我们安排一次采访机会,无论何时都行。之后,增加了针对性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几天以后,终于接到了秘书的电话,给我们安排了第二次采访,地点在他的办公室。

第二次采访却应验了中国的一句古语:“好事多磨。”当我和摄影师抵达了他的办公大楼后,他的秘书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说,采访不能按计划在办公室進行,议员需要立即去国会,还可以像上次那样在厅里采访。赶快跟我们走吧!一路上,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请求师父加持。六、七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国会。秘书说,我们需要先在外面等候一会儿,议员大约一刻钟之后就出来和我们做采访。

为了避免上一次的暗光问题,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向楼道的厅里走过去,想寻找一个光线合格的角落做采访,确保影片拍摄质量。当我到达了走廊尽头的圆形大厅入口处,迎面碰上了国会媒体的负责人,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笑盈盈的对我说,你好,今天过来了,需要帮助吗?我随即赶快告诉他说,我们有个专访节目需要有标准光线做采访。他立刻回答说:“我楼上的办公室有一个很好的房间,可以借给你做采访,跟我来!”

就这样,我们顺利的完成了采访,报出了新闻。事后,摄影同修说:“我一直在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这肯定是师父帮了我们。”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年来,我们参与国会新闻报导,经常与其他媒体人士在一起活动,我们遵守各项规定,真修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下,都以“真善忍”的理念为人处世,严于律己、乐于助人,给我们的媒体同行以及国会记者管理部门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正念正行 报道神韵

神韵是师父亲自指导的救度众生项目。作为学员能有机会参与神韵项目,倍感荣幸。在去年参与神韵报导时,有过一次难忘的正念正行的经历,在此与大家分享。

在神韵去年第七次来渥太华演出前夕,接到协调人通知,我和另一名新唐人摄影同修被分配报导制作神韵演出的第一条新闻——前期新闻。新唐人总台也对这条新闻提出了内容和拍摄的特别要求。

为了做好神韵新闻,拍出亮丽的效果,避免雪雨伴随阴天的气象,我们不得不等候几天之后,才完成演出剧院外景和内景拍摄,记者出境拍摄。最后,距离神韵开演就剩一天了,我们还需要尽快完这条新闻的采访,然后進行编辑制作。

记得和佛学会联系确认了一位受访人(同修)的当天下午,得知这位同修在东部商贸里的神韵卖票点是最后一天值班。而且,第二天,这个售票点将关闭,这位同修需要上班,也没有机会再拍摄了。我当时就意识到,真是时间紧、任务急,只能靠正念了。

傍晚,我在去幼儿园接孩子的途中,给摄影记者和那位同修打电话,向他们说明了情况,请他们帮助发正念,并找商贸的管理部门协商,准许我们進行采访拍摄。从幼儿园接上孩子,冒着雨雪,直接驱车赶往五十公里以外的东部商贸。半路上,接到摄影同修的电话说,“没有谈成,商贸警卫说,这样的事从来都是提前和经理预约,现在经理下班了,我们也不能做决定。你们明天再和经理联系吧。”

我一边持续发正念,一边和摄影同修说,请他一定等在那里,不要走。等我到达后再试一试。

因为当时遇到风雪交加的天气,行路艰难,比平时多花了至少一倍的时间才抵达东部商贸。進入商贸大厅,先给孩子买了晚餐,请摄影同修帮助照看一会儿。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距离商贸关门的时间只有不到二个小时了,时间非常紧张,自己也顾不上吃饭了,就向售票点的同修要了两份神韵介绍画册,直奔管理服务台走去。出示了媒体工作证后,我就要求见负责警卫。在这位工作人员呼叫负责警卫过来的空隙,抓紧时间给这位工作人员介绍神韵。

负责警卫来了,我边发正念边给他讲真相,并说明,我们和售票方是协作单位,我们不拍摄任何商贸的镜头,只是拍摄人物采访,不会妨碍商贸营业,对其他人也没有任何影响。负责警卫就又把摄影同修转告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于是离开了服务台,走到附近继续发正念,同时也在向内找。心想:是不是我太执着了,非要今天完成采访不可。可是转念一想,实际上,我们是真的没有时间和机会了,只能今天做完,后续还要编辑和上传影片,否则就赶不上新闻时效了,另一方面,我们的拍摄的确对商贸经营没有妨碍。若放弃这个采访,新闻看起来就是有点凑合,实际就等于没做好。于是我加强了正念:“神韵是师父要的,任何人或另外空间的生命,谁也不配、谁也阻挡不了师父正法和救度众生。”

返回服务台后,我再次要求负责警卫考虑我的请求,并建议他拨打经理的电话请示。他仍然坚持说,经理下班了联系不上。到此,事态还是没有转机,但我没有被表面的假相带动,再一次发出了强大的正念。看到他背过身去接电话,我就缓慢的离开了服务台,刚走了两步,就听见他在后面叫我回来,并指着电话机说,商场经理回复了,他说你们今天可以在这里拍摄。

事后,摄影同修感慨的说:“你把我的观念给破了,我一直认为西方社会干什么事都需要预约的,我们也不认识人家,这事儿按常理是根本不可能的。”

回顾自己这些年来走过的修炼之路,充满了荆棘,曾经迷茫过,跌跌撞撞,甚至摔得爬不起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了一次又一次的让我重新做好的机会。

师父在《弟子的伟大》一文中说:“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

以上是我在个人层次上的一点体悟,不当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给我这样难得的修炼机会。感谢在这个过程中给予我鼓励和帮助的同修。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三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