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隐藏的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位已过不惑之年的农村中学教师,一直以来我自认为自己对名利看得很淡,执著心较小,可上周发生的几件小事,让我发现了隐藏很深的对名的执著,已经达到了很危险的地步,今天我想把我最近的感受写出来,曝光心中的邪恶,解体它。

上周二该我值日,在关大门时,夹着了脚跟,蹭掉了一片皮,现在都五天了还没好;晚上我在剪裤子上的线头时,竟把裤子剪了一个洞;周三因一点小事丈夫对我大发脾气;周四我发现新买的上衣只穿了两次,无缘无故破了3个洞。我反复思考这一连串的小事,事实上是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的点化:脚后跟破了,不就是根本执著未去有大漏吗?衣服上的洞是告诫弟子漏洞太多,应该修去了。我静下心来反思自己近阶段的表现,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对名的执著。同时还有欢喜心、怨恨心、妒嫉心等。

在对待家庭问题上,我有很强的求名的心。由于公公过世早,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我们结婚后就立刻承担家庭繁重的劳动和经济压力。我对婆婆和小叔子好,是希望得到他们的赞许,自己的行为实质上是为私的,得不到赞许,便有了怨气。不管我怎样付出,婆婆对我并不满意,她还曾经把我说的象十恶不赦的毒妇,我便更加怨恨,尤其是小叔子,从上五年级我就开始供养,至今连个好也落不到。究其原因,都是自己强烈的求名心导致了这一切,是该去根本执著的时候了。

这个学期开学前,小叔子说带弟媳及孩子回家看看,我打心里不想让他们到我家来。结果,他们说农村家里热,我这里有空调,连婆婆也都到我家来了,我发正念清除对他们的怨恨心。经过5天的交流、沟通,我感觉他们也挺辛苦的,就处处替他们着想,五天的相处大家都很愉快,我感觉师父把我身上怨恨的物质去掉了,现在我对他们再也没有了怨气。

工作中我也有很强的求名的心。近几年我一直担任班主任,我时刻提醒自己按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给学生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学生明白了真相自然也就好教育,无论成绩好差都比较遵守纪律,全班没有一个团员。中考前两周,我们班教室的玻璃窗上开了很多婆罗花,是师父慈悲,让这些明白真相的孩子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让大法在他们心中扎了根。当时我起了欢喜心,被魔利用,校长借口看花的人太多,说我们参与此事,政治思想落后,進行迫害。

对校长,我一直有也怨恨心。在2001年我丈夫遭绑架时,他落井下石,用不正当手段当上校长,逼我写保证书,尽管我已写过声明,但那是我永久的悔恨,我感到愧对师父。这次我并没有选择再给他讲真相,认为他已不配听真相了,而是用不配合工作進行对抗。假期间他让我还当班主任,丈夫回绝了他。我认为自己课代的好,工作能力强,他一定还会找我的。结果开学后他没有找我,而是找了别人,我又觉的自己面子受到了伤害,一时间感到领导对自己不好了,同事也看不上自己了,这都是求名的心和争斗心在作怪啊!“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1]

事实上,修炼人的路,一切都是师父安排。我现在感到工作上很轻松,有了更多的时间学法。没有修炼的提高,其它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师父说:“而有些大法弟子表现出来的真的很差,一会儿做好一会做不好。”[2]这不就是说我吗?是师父看着不争气的弟子找不到根本执著心急啊!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强烈的求名的心干扰得自己近来学法不入心,炼功不及时,甚至有厌世的感觉,想离开这里。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愧对等待得救的众生。

今天我把身上的这些教训写出来,希望与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快些醒悟,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叩谢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