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说谎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前几天在照料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时,为了不让儿子因某事纠缠不清,丈夫(常人)要我对他就此事说个谎,混一下过去算了。当时我对丈夫说:“我是修炼人,不能说谎。”丈夫紧接着说:“你不是一直都在说谎吗?”一听此言气就不打一处来了,立即想与他争执。但一想,不能发火,自己身上存在着不让人说的心一直没去掉,这次会不会是师父通过丈夫的嘴在去我这颗心呢!我得忍过去,不与他计较。但想想自己从不说谎,被人瞎说,心里总过不去,感到非常委屈。

当静下心来细细一想,觉得也不太对,丈夫是最了解我的人,他明明知道我这个人从不说谎,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我呢?师父借丈夫的嘴说我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去我不让人说的心吗?我得认真向内找,从法上看看自己在这方面是不是存在问题。

不找还不知道,一找才吓一跳。原来自己真的还存在着说谎的问题。其具体表现在:面对自己存在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时心不静,有负面思维的问题,在写体会文章中我经常会在检查自己问题之后,写上一段保证,有时面对师父法像也会请求师父原谅,并说些要改進做好之类的话,但过后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每当清晨三点半炼功前,自己会想一下:昨天自己在学法、炼功、发正念时心不静,有负面思维,今天要从新开始做好。当一天过去时,就想今天象昨天一样,没做好,看明天吧。就这样,天天想改進,天天老样子。说的和做的达不到一致性,还不以为然,这不是变异的党文化的习性吗?保证就是承诺,作出保证后没做好不是在说谎吗?其实骗自己骗不了师父,师父在看着呢!

为什么有想做好的愿望却做不好呢?学法后悟到:是自己没能从根本问题即“去人心”上突破。学法、炼功、发正念时所出现的负面思维,剖析来看都是围绕着名、利、情那些东西。“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了却人心恶自败”[2];“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3]。根本的问题是自己抓着人的东西不放,不能把它看淡看轻,这怎么能够修得出来。想要在学法、炼功、发正念时不被邪恶钻空子,不受外来干扰,你首先得把常人心放下,让自己思想变空,达到无我状态。当闪出负面思维时,不要放纵它,顺着它去想,放纵就是滋养。要立即抓住,排除它,否定它,把自己和它分开,那不是真我。是假我。

说要把“人心”放下,这颗“人心”就会自然放下了吗?它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得下。“人心”是人走向神的一道道墙、一座座山。去除一颗颗人心,就是推倒一道道墙,移走一座座山。“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当你主意识强,正念足,不执著常人的东西,修炼达到法对你所在层次的标准时,师父才会根据你心性所在位置,给你推倒间隔着的墙,移走阻挡着的山。

那么,如何来增强自己的主意识,保持正念,放下人所追求的东西,达到法的标准呢?唯一的途径是多学法,学好法。人心放不下的根本原因是法没学好。师父一再要求我们重视学法,要多看书,在法上提高。对照自己,平时学法所花的时间不少,但走形式的多,真正学進去的少。有时学大法嘴上在读这句话,眼睛却没对应着所读的这个字,脑子又在想下一句话是讲什么。也就是口、眼、脑不能合一,各做各的。自以为大法书(《转法轮》)能读能背,表面的意思也清楚。就因为有了这颗自以为是的心,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它把我平时执著的东西打入我脑子里,加强负面思维,让我学法走神,学不進去。邪恶的最终目地是想把我推向无法自拔的地步。

师父说:“所以学法的时候,大家不要拘于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学,不要思想溜号,一走神儿啊,那就等于白学。”[4]“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5]由于学法不入心,不能在法上提高,那么在炼功、发正念、做证实法的事时也就没达到法的要求。

为了改变学法的状态,我采取读法时放慢速度(不走形式),尽量做到读法不加字、不漏字、不错字。每读一句,眼睛对应所读的字走,并在看明白所读这句话的最表面的意思后再读下一句。当思想中闪出负面思维时,马上停下来,先排除负面思维,反对它,否定它,把自己和它分开。待头脑清静下来后,再接着读法。学法时不抱有求之心(求每天看多少页,求看到法理的显现等。),用正念去学,去念。慢慢的自己感到主意识逐步增强了,负面思维随之减弱了,炼功和发正念时杂念也少了,做证实法的事时也顺当了。

在实修中悟到了师父所讲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6]这句话更深一层的内涵。
叩谢师父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