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说“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我父亲今年七十五岁,虽然没正式修炼大法,但坚信大法师父,坚信大法,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前不久得了福报。他对凡是来看望的亲戚朋友就对其讲真相,说“法轮功真是高德大法,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请各位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得福报的。”

事情是这样的:七月二十四日早上,母亲捎信来说父亲生病了,要我回家看看。回到家里,见父亲侧卧在床上,连喊几声没有回应,看来神智已不清醒,脸上浮肿,脸色黑暗。母亲说父亲已经卧床几天,不吃不喝,也不大小便。我叫了车将父亲送到镇医院检查、治疗。

下午二点,医生对我说,从刚刚出来的检验报告显示,你父亲的病十分严重:双肾功能衰竭,肌酐指数一千四百三十八点,超过正常指标十多倍,肺气肿伴有积液,还有冠心病、高血压、大脑神经萎缩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要求立即转县医院抢救。

来到县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经检查后说,他完全赞同镇医院的诊断结论,说这么大年纪,这哪一种病都有可能随时要了他的命,治是不可能治好了。到后面住院部住几天,花几个钱,尽尽做儿女的心吧!来到住院部,泌尿科主任看了病情诊断书,婉言拒绝,不肯接受住院,说做血液透析的机器坏了要检修,要治就到市医院去吧!

二十四日下午四点,通过找熟人帮忙,将父亲转到市医院,住進了市医院泌尿科,并于当日晚上八时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由于父亲患有严重的肺气肿,血液导管只能插在大腿内侧,加上凝血功能很低,插导管处一直血流不止,原计划四小时的透析,结果只做了两小时。科室主任、主治医生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无法止住插管处的血流,最后只得拔掉了做透析的导管。后来医生又尝试着用针头直接扎進父亲动脉血管的办法来做透析,由于父亲痛苦难忍,多次漏针,双手双脚都肿了,再已无处可以扎针,勉强做了不到两小时,只好作罢。血液透析对父亲来说已无法再進行下去。

医生没办法,只好征求我们家属的意见。等父亲稍微清醒时,我就征求父亲的意见。父亲对我说:“我实在受不了了,回去吧!”我说:“你回去就去求师父吧!只有师父能救你。”他说:“好,我回去就求师父。”我说:“你现在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默默的念了起来,后来念出了声。

从市医院回家前,医生对我说:“你父亲回去后如果没办法做血液透析的话,是不可能维持多久的。”我说:“大概能维持多久?”“他不吃不喝也不拉大小便,最多十天半月。即使给输一些营养液,不排泄的话也只有害无益。”

七月三十日回到家里,父亲的双脚就开始肿,肿的象馒头,皮肤被撑的象透明玻璃。第二天就肿到了膝盖。我想,以如此速度,一个星期恐怕都难以坚持下去。好心的邻居开始提建议,筹划着准备料理后事。

妹夫找来了MP3,用耳机让父亲听师父讲法,只要他人清醒时就让他听。晚上无法入睡时就让他躺在床上听。邪魔干扰也很厉害。父亲几次从噩梦中惊醒,号啕大哭,说有人要押他走。母亲就提醒他向师父求救,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躺在床上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从此,“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离其口,其他家人也帮着念。

还真就出现了奇迹。父亲的双腿肿到膝盖处后就没再往上延伸,到第七天时,肿就开始往下消,每餐开始吃一点稀饭,开始拉大小便,大便干结黢黑,腥臭难闻。至半个月时,双腿肿已全部消除,食欲有所加大,大小便次数增多,身体感觉轻松许多。

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家人将他弄到医院检查,肌酐指数已降至二百以下,快接近正常指标,其它指标也接近正常。

现在,老人已行动自如,生活完全自理,常人亲戚朋友无不啧啧称奇。父亲每天除了帮母亲分担点家务外,就是学法、听法。目前,他已把师父的著作都学了一遍,准备再从《转法轮》学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