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狱中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与正念(2)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三、正念除恶

(一)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末,某同修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她坚定的站在那儿纹丝不动,一直发正念,她闻到满屋都是烧烤味,但她没有害怕,就是发正念,一会电棍就坏了。这个恶警修理一会儿没修好,就气急败坏的举起电棍对着同修打过来,该同修并不躲闪,她在心里喊:“定!”只见这个恶警“啪”一声摔倒在地上,摔的够狠了,想起来几次都没能起来,最后被另一个恶警把她拉起来了,她停止了动手。半年后,这位同修绝食反迫害,这名恶警又用脚踢同修,同修说:那回都摔跟头了,还踢。恶警扭头就走了,以后再也没参与迫害这位同修。

(二)二零一零年春,一同修的妹妹给她寄来一封信,狱警将同修叫進办公室,同修進门后没喊“报告”,狱警大为不悦,说:“你怎么不说报告词就進来了?”同修说自己没犯罪,狱警说:“你妹妹来信了,你不说报告词不给你看信!”同修说:“看信是我的权利,我有通信自由。”狱警叫来包夹,训斥说她没管好同修,接着就将二人撵出办公室,在办公室门口包夹劝同修别死心眼儿,同修就对她讲大法真相,由于同修的声音较大,最后狱警(可能明白了点真相)说:“你俩别在这儿吵吵了,回去干活。”几天后狱警将信通过包夹给了这位同修。

(三)二零一零年邪党国殇日前,有一天邪恶监区长开全体犯人大会,讲话中她指责法轮功学员干活少,结果会后各小队长恶警就纷纷向法轮功学员发难。有一天某同修看见在远处有几个与她同一小队的同修,被体罚,站着干活,她就想找队长讲真相。正愁没有话题切入呢,正好队长叫她,让她進办公室。她一進屋,队长对她说:“某某某,这么长时间没让你接见了,现在让你接见。我准备与你家人通电话,让他们来接见。”这位同修没顺着她的话茬儿说,却说:“某队长,大法弟子不应该干活,你还嫌干的少,你不能上司说啥你就立即执行啊!”这个队长马上打断同修说:“我找你来是通知你接见的,不是让你和我说这个的。”这同修直视她的眼睛,一字一板的说:“我现在不告诉你,将来你会埋怨的,你们会说:都知道不应该干活,为什么还干呢?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们呢?我现在提前告诉你了,是为了你好。”然后双方开始沉默。最后队长压住火气说:“某某某,今天我不想和你生气,你回去吧。”回来后这位同修就在心里想:我说这话就是为了正这个邪恶的场,让这些狱警少对大法犯罪,至于说接见不接见我不执著,但是接见也是我的权利,必须得接见。然后就持续发正念,结果第二天就接见了。

(四)二零一一年九月,某同修通过大量背法,认识到大法弟子不应该给邪党监狱干活,如果和犯人一样服劳役,就会给所有狱警和犯人造成一种错觉,认为修大法也是有罪的,大法弟子与她们一样也是罪犯,也是犯罪進来的,而且在某种程度怂恿他们关大法弟子赚钱。为了对这里众生的未来真正负责,一定要让她们正面认识大法,认识到大法弟子是无罪的,大法弟子在黑窝里也应该走正修炼的路,不应该干活给邪党输血,不能因为怕心、怕被迫害而不顾这里众生的安危啊。她就这样想着,当晚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明知道不应该吃大蒜,但还是吃了。她立刻悟到:正法修炼中没有在黑窝里给邪恶干活的内容,没有这个修法,如果干活了,就等于给自己的修炼中加不好的东西,就象梦中吃大蒜一样,明知道不应该干活还干,这不是明知故犯吗?悟到这些后,她第二天就不干活了。

当天她就被狱警科长找進办公室,问她为什么不干活,她说:没犯罪就不应该干活,再说你们对外承诺是一天干八小时的活,可是我们却干十二小时的活。你们说休节假日,大礼拜,可是我们一周只能休一天,而且还加班加点。就算我作为一个服刑人员,也给你们干满了。这个科长说:“某某某,你要是再進来,八监区不要你!”一队长说:“你到期那天,我一秒钟都不留你。”第二天,狱警科长又找该同修,说你不干活就送小号去。同修心里想不承认这种迫害。队长又说:“你要是不干活,我让全小队犯人收工后陪你坐到十二点。”同修说:“没有用。你们这是搞连坐,这是中共历次运动整人的手段。谁陪着我都没有用。”听到这儿,一狱警说:“说的好,真有水平。”狱警科长说:“某某某,新八大队成立后,对你咋样?(意思是没动手打过她)”同修说:“那是你们未来的福份,我会为你们作证的。”结果全小队犯人只开了两天的会,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同修不干活也没人过问了。

(五)二零一二年秋,某同修觉的每天戴着犯人的标识是对大法弟子的侮辱,就这样一想,有一天突然摔了一个跟头,把牌摔碎了,她立刻悟到不应该戴牌了,就声明不戴牌了。包夹气的拿起杯子要砸她,她不动心,就发正念,一会包夹就哭了,她害怕队长找她,同修向包夹讲真相,告诉她这个邪党监狱就是绑架犯人参与迫害,陷人于不义。队长把同修找進办公室,问她为什么不戴牌,同修说:“牌骨折了,我感到就不应该戴了,本来就没犯罪,戴牌是耻辱。”一狱警说:“你还真会形容,牌骨折了,那就接上吧。”另一狱警说:“法轮功谁不戴牌啊,你不戴牌我们怎么管理呀 你总得为我们考虑考虑吧。”同修说:“我这就是为你们考虑,为人类的道义和良知负责。谁戴我也不戴。”这时一狱警说:你别总整事儿了,我们也不想把你咋的,戴上吧。同修说:“你们善待大法弟子,是正义之举,其实有许多人已经走在你们的前边了,我师父说不久就会出现全民反迫害。”有一个警察说:“哪个朝代不这样啊,你和他对着干,他还不整你。”同修说:“要是这样的话就别标榜自己伟光正了,还什么与时俱進啊,还天天搞大合唱(当时监狱正搞大合唱),那伟光正是唱出来的吗?现在四大银行都是烂帐了,有钱请存到国外去吧。”之后就是一阵沉默,最后狱警说:那你先回去吧,你再好好想想。

接下来由于同修坚持不戴牌,就被停止了洗漱。这位同修平时挺干净,很爱洗漱,但在这种魔难当中,她想:过去小道修炼都是脏兮兮的,一个大法修炼者还不如一个小道修炼的吗?我不怕脏,“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一开始她就是这样忍着,在不断的背法中她又悟到:虽然说不洗漱身上没有异味,但是犯人知道我天天不洗漱,心里也会对大法产生不正的念头,认为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不戴牌人家就治你,这同样不能让犯人对大法心生正念,这也是毁众生,大法弟子不应该受迫害,不应该关监狱,更不能有这种不让洗漱的事,不应该承认这种迫害。用这种脏兮兮的办法考验大法弟子是旧宇宙的理,与我们带有救度众生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完全对不上号。因为我们不是个人修炼,这就是对正法的干扰。悟到后她就持续发正念解体这种迫害。有一天她觉的自己的正念非常纯,当时真的感觉没有了怕心,邪恶什么也不是,结果当天晚上包夹就带她洗漱去了。

(六)按照《监狱法》规定,每名服刑人员都有给家人打电话的权利,可邪党监狱公然践踏法律,不让法轮功学员给家人打电话。一同修在每次犯人打电话时,就趁机大声揭露邪恶,讲真相。一次过年打电话时,她向恶警和犯人们说:“被关在监狱里的人都有打电话的权利,我们也有,我们也有亲人啊!我们的亲人也有接到我们电话的权利啊!法轮功(学员)也得过年啊!我们这些同修为监狱干了大量的劳役,钞票大把大把的往你们警察兜里揣,可到打电话时,谁都不肯网开一面,良心都让豹子胆吃了,丧尽天良,没有人性。”恶警说:“不让你们打电话,也不是我们规定的,是上边的指示。”同修说:“那你就带我找他去,谁规定的你带我去找谁,你们这是在层层加码迫害法轮功。””由于同修说这些话不带着情,没有想亲人、想打电话的执着,就是借题讲真相,结果对邪恶震慑很大,这个小队每次计划打电话时都背着同修。

(七)有两个恶犯在给一同修灌食过程中恶意的折磨同修,绳子使劲儿勒,还把同修的褥子扔了,但同修并不记恨。有一阵子其中的一个恶犯家人很长时间没来接见了,同修估计她连洗衣粉都没有了,就决定将自己仅剩的一袋洗衣粉送给她,当对她说明心意后,对方立刻满脸绯红,连忙说:“不要,不要。”从此,她每次见到同修都主动打招呼,同修再次绝食时,狱警找到她,还让她去灌食,她坚决不去。另一恶犯常常因为干活而受罚,经常吃不饱饭,这位同修就暗中给她传递食物,对方大为感动。同修还善待监视她的包夹,有什么好吃的都与她们分享,以致前期包夹离开同修后都给她捎话代问好,表示很留恋在一起的日子。由于该同修的慈悲,犯人们有心里话都愿意找她倾诉,有什么针线活儿也都找她帮忙。这位同修出监前,许多犯人心里很难过,这个说:“某姨呀,你走了,得有多少人想你呀!” 那个说:“某姐,你走了,我对谁说心里话啊!”同修给这些犯人都做了三退。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