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同修的过程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

放下自我 敢于认错

二零一零年的一天,在一次小组学法的切磋过程中,有一位同修提出:“在同修中拉人搞保险、或搞直销,算不算搞传销?修炼人能不能做?”(没注意修口,提到当事人甲同修的名字)一些同修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说能做的,有说不能做的。我根据自己对师父在这些方面讲法的理解,说了一些为什么不能做的见解。

乙同修(其实她自己也参与了)当时没说话,事后她将以上切磋内容全部告诉了甲同修。甲同修很生气,哭着说:“这样议论人,连常人都不如,我不修了。”一下子在同修中传得沸沸扬扬:“协调人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害得人家不修了。”

我得知此情况后,向内找:当时切磋这事是没有错的,因有些同修在此问题上,法理不是很清楚,切磋可以让大家更明白。只是应该对事不对人,应该私下与她本人交流。这其中也找到自己有急躁心、争斗心、不修口、不顾忌同修的感受的心、有在学员之上的心,让旧势力钻了间隔我们整体的空子。决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决不能把同修推向反面。

我赶紧找到甲同修家,向她坦诚道歉:承认自己有没做好的地方;并诚意的告诉她:“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她说:“政府认可,我要养家糊口。”我说:“同修们一直以来都很关心你,经济上也给予你很大的帮助。你可以找其它的事做。政府认可,不见得修炼认可,应该找修炼人可以做的事做。另外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而放弃修炼,虽然我这事做错了,但你不是为我修,你是为自己修、为你的众生修。我们都应该通过此事向内找,修好自己,圆容整体。”

我又虚心的跟其他同修交流,看看怎样来帮这位同修,一些同修找了师父的有关法理与她切磋:师父《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不能干坏事。传销西方社会里现在都没有了。那个东西就是骗人,层层扒皮,越往后的人受害越重。”“大法弟子干传销?你一天脑子钻到那里去整别人钱,对吗?不对呀。你不是正当的经营啊。有失有得,商品交换,你那干啥呢?那是绞尽脑汁套别人钱。不能干哪!这个事我早就说过,传销不能干,谁干谁是错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中,谁在搞传销谁就是在破坏大法弟子修炼的形式,他将来要承担这一切后果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有位同修发表了他的以下见解:目前传销在大陆被说成“直销”。邪党官员在一九九零年代初期开始大搞传销,赚取巨额暴利,后来引发很大社会危机,从而不得不打着为社会着想的幌子禁止传销。然而一些有背景的传销公司想方设法改头换面,和邪党政府勾结,将非法赚取的巨额暴利分给邪党官员,以“直销”之名又大行其道。约二零零二年之后大陆的传销公司仿照此模式开始泛滥,“直销”越来越多。

根据邪党的法律,传销是被明令禁止的。但是多年来邪党对宣称是“直销”的传销公司不闻不问。搞了多年的直销法也没有正式出台,只是简单搞了个条例,因为几乎所有的直销公司都是在搞传销,几乎所有加入传销的人员都拥护共产邪党,都经常为邪党唱赞歌,包括被拉入其中的原法轮功学员,他们一旦加入也会跟着反对揭露邪党、为中共开脱。

近几年,在“六一零”的策划下,很多传销公司都在到处找昔日的法轮功学员加入其中,对其進行洗脑。也就是说很多所谓直销公司其实是邪党和邪恶因素直接在操纵,是对大法弟子的另一种迫害和干扰,通过这种方式要把其彻底毁掉。

通过交流,她虽然还在继续做那份工作(主要是执著利益之心),但没有再拉同修参与,最终没有完全放弃修炼。我想师父的法这么大,只要她能够坚持学、坚持修,就一定会明白过来,迎头赶上的。通过这件事,在本地的大法弟子中,基本上对传销、“直销”的认识提高上来了。在我地基本上杜绝了大法弟子参与传销或“直销”。

突破自我 敢于舍弃

有一位同修九五年得法的,得法初期他非常精進,是一个炼功点的辅导员,洪法、教功、组织集体学法,都做得很好,也舍得付出。九九年迫害发生后,他上京护法、做资料、救众生、帮同修,也都做得很主动。遭受牢狱迫害、经济迫害也都坚定的走过来了。而在最近三年却松懈了,甚至是不修了,混同于常人:唱卡拉ok,坐茶馆,不愿与同修接触,与常人打得火热。我们看着着急,想帮他。可想和他切磋都难,他总是借故躲开。

一天,一个同修把他的电话给了我,希望我能找他。我想那么多同修都找过他,都吃了闭门羹。我和他平时接触不多,他会见我吗?还不如把他的电话给某某同修,让某某同修去约他。结果某某同修也未约到他。

又一天,又一个同修把他的电话给了我,希望我能找他。这次我就不能再往外推了。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悟到:这次一定是师父安排我去了。一天上午,我给师父上了香,请师父加持,让我见到他,果然我一打电话,就约到了他。

见面后,我不知怎么就想哭,我想他自己吃的那么多苦,师父为他承受了那么多,他怎么就轻易的放弃了呢?我就给他说同修天目看到的师父的承受:“师父的背后总也形不成完整的肌肤,每时每刻都是在持续不断的爆炸中血肉飞溅的大血窟窿……”“现在的时间就是这样一分一秒的在师父巨大承受中延续下来。现在人所享受到的一切幸福,世间的所有财富都是师父的血换来的,为的是给生命时间和机会选择未来,给弟子时间建立威德,救度众生。”说得我眼泪直流。

他听着这些,表情也开始凝重了,敞开了自己的心扉,说出了自己的心结。原来是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修炼人的大忌,他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觉得自己不配当大法弟子,自己每次想爬起来,每次又摔倒,越陷越深。旧势力利用他的执著又从经济迫害他,本来他有自己的生意,到后来他给别人打工,还欠了债。他怕自己的行为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只得放弃修炼,远离同修。

听着他的述说,我鼓励他站起来,从新回到修炼中来。我对他说:“你经济上有困难,我会尽量帮你。我希望你能到我家去学法,用大法来清洗我们头脑中不好的观念和不好的行为。”他答应了。

第一次到我家来,我为他准备了针对他的心结,师父有关方面的讲法,他非常严肃认真的看完了。我对他说:“你是否有决心从新回到修炼中来,你是否想请师父的法回家去学?”他说:“好!”并请了师父的《转法轮》和《洪吟三》。

后来我给他打电话,从声音中我听到他的心性有反复,很消沉、很沮丧。我劝他多学法、多发正念,因为师父的法是万能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并告诉他,已为他准备了一万五千元还债。其实我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靠退休工资生活,还要负担一个读大学的儿子。

在这之前,我也泛出了一些不好的念头:他如能从新回来,我帮他值得。如果他的心性有反复,这可是大法资源啦,因为师父讲过大法弟子所有资源都是大法资源的法理。后来我向内找:是不是还有利益之心,还有怕同修不理解的心,还有执著结果的心,仔细挖根还是有私心。我想只有完全放下自我,完全站在同修的角度着想,那才是真正的帮同修,那才是真正的修自己。就这样我的心性提高上来,同修的状态也好了。

第二次来我家,他的问题全解决了。他与债主讲了真相并说还钱给他,债主问他哪来的钱,他告诉债主是借的同修的钱。债主反而劝他不要向同修借钱,“这么多年的迫害,你同修的经济都不是很宽裕,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吧。”同修也因此放下了包袱,真正的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毕竟是师父的老弟子,知错就改,跌倒了爬起来,修炼路上谁能不犯错呢?

通过这件事,让我体悟到:只要我们心性到位,师父都会给我们最好的,因为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

在这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我在家拖地,看到门开了,是谁呢?怎么不進来?我看没有人,就把头伸出去一看,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怯生生的贴着墙根站着。我牵着他的手把他引進来,我看到他手上有两片钥匙,哦,原来是他打开的门。他愁眉苦脸的、呆呆的看着我。我问他:“你怎么会有我的门钥匙?”“捡的。”“孩子,捡了人家的钥匙也不能去套人家的门啊,这是不对的。”当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正一切不正的因素”的法理,我要用我的正念之场去纠正他不正的行为。就这样一想,他就变了,变得无忧无虑、顽皮可爱,他向我认错,笑呵呵的围着我转。醒来后,我还以为要去救一个小孩。直到我约这位同修见面后,也就是我在给他讲师父的承受时,这个小孩的相貌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时我才明白:那个小孩就是该同修的主元神,“当初我们相继下世时,离别前曾经互相叮咛:当正法开始、大法洪传的时候,如果有谁还迷在人中,一定要叫醒他,告诉他回家的路!”我悟到:我是在兑现史前的誓约,互相叫醒,“别误登归步”[3]。

不是我帮同修是同修帮我

有一位外地同修二零零八年得法,得法才两个月时,向她洪法的姐夫被绑架,为了营救姐夫同修,她来到了我地。她于二零零九年做真相时被绑架,判刑三年,在狱中违心“转化”。今年刑满释放后,她回老家去了。姐姐、姐夫想让她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可她连电话都不接。后来她到新疆去打工,和一个男友住在一起,姐夫劝她就更难了。她姐姐想到了我,就把她的电话给了我,我的感觉是她一定会回到大法中来。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她接后很高兴。因她并不真心要放弃大法,而且她内心也很痛苦,也有很多疑惑。我经常和她通话、给她解惑、鼓劲,并求师父加持她、点化她,让她到我地来。一个月后她终于来了,我给她准备了mp4、准备了新经文、大法书。她整天就是学法、发正念、切磋,我用师父法理,引导她向内找,挖出被迫害的深层原因。她写了严正声明,这下我才松了口气。

谁知没过几天,她喊要走,早上喊她起来炼功不起来,喊她学法无精打采的,我被搞糊涂了:是什么原因呢?我问她,她生气的说:“我一直以来看到的你都是比较精進的,现在你不是这样,三点多钟不起来炼功,晚上十二点的正念倒掌,学法也不静心,姿式也不对,对师父也不敬……”“我原以为到你这里住一段时间,能让自己很快提高上来,谁知你这么懈怠,让我难受……”

她的话象一拳重锤砸过来,让我惊醒:是的,确如她所说。我每天都在做着三件事,自身改变却很小,头发照样白,牙齿照样落,皱纹照样添,瞌睡照样多,怎么突破都突破不了。究其表面原因是安逸心、怕冷怕热、怕苦怕累,怕病怕痛,怕老怕死。挖其深层的根子,还是人心、观念、假我阻挡我精進。“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4]

如贪睡的问题,表面看上去是睡了舒服,不睡难受。其根子还是认为:不睡或睡少了会精力不足、疲劳、憔悴、还是把自己当成了人。

我认识到真的不能任后天的观念、执著、人心再钻我放任它们的空子了,真的应该时时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一思一念都不能放松。必须从根本上改变生老病死的观念,才能完成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功成圆满随师还。

当我归正自己的时候,同修的状态也改变了,她通过向内找,也知道了不能有依赖心,以人为榜样的心。通过这件事我俩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性提高上来了。让我体悟到:不是我帮同修,而是同修帮我。

感谢师父给予我的一切,我会更好的多学法、学好法,发好正念,多救人,修好自己。达到师父要求的标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寻〉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