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白血病短时间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孩子终于按时上学了,看着孩子那高高兴兴,蹦蹦跳跳的样子,此时我们全家最想说的一句话是: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

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一次次把孩子从危难中解救,扶持着他走过了一段艰难的人生道路。

一、白血病短时间康复

自从零九年孩子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以来,家人、朋友无不为他担心。经过两年多的魔难,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期间师父无数次的帮他度过了难关,救他于危难之中,同时帮他净化身体,使他在两年多的化疗过程中身体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了健康,快乐的生活、学习。

儿子自小跟我一起学法,身体一直很好。有时也会有个咳嗽、发烧的,我们把自己当成修炼人,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从不用吃药、打针很快就好了。可零九年下半年的一天,突然走不了路了,我知道是师父帮他清理身体呢,第二天奇迹般的好了;当魔难再次出现时就把握不好了,在厅里看师父讲法怕凉着他、在屋里学法时间长了怕累着他。面对家人的担心和呵护,正念也不那么强了,时间越拖越长,症状越来越明显,最后,这一关就越来越难过了。

在家人的一再坚持下来到了当地医院,医生建议到北京大医院检查。经北京某大医院确诊为,淋巴性急性白血病。当时我就想:不管你说是什么病,那是常人的认识。他是为法来的,是大法小弟子,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师父把造成病的根已经拿掉了,只是还有一个场和一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外冒一冒,这也许是他生命中的一难。该承受的承受,该还的还。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开始的时候,药物反映很厉害,光喝水不排尿,医生拿来病重通知书要我签字,我不签。求师父管管孩子,不到半个小时尿了三次。我激动的告诉主管医生:是大法师父救了孩子。尽管她们当时还很难理解,但事实是他们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孩子排尿的问题解决了。按她们当时的说法是:等下午上班后,拍个片子,再决定采取什么措施,那是什么结果很难预料。事后,医生们虽然没有明确的说什么,但是大法的神奇,深深的触动了她们的心。

由于化疗的副作用,破坏了人体的免疫力。最容易感染引起发烧,因此,医生对病人的饮食和环境卫生要求很严,但是由于医院医疗条件的限制很难确保病人不被感染。如有一次也是在初疗期间,同屋的孩子在用药过程中得了肺炎,不停的咳嗽。当时医院也没有采取隔离,只是要求家长给孩子带好口罩以防感染。几天后我儿子也出现了咳嗽、发烧症状,经检查是肺部感染。由于初期药物反映厉害,吃不了什么东西,还每天十几次的拉肚子,人已经瘦的皮包骨头。躺在床上动不了,此时又感染上了肺炎,已不能再继续化疗。使用抗生素逐步升级。十来天过去了,烧还是不退。每天用退烧药维持着,医生该用的药都用了,该想的法也都想了,烧还是不退。最后问我们:你们还有什么好办法?意思是我没法了。我想:我们有师父,我师父会管他的。就在医生将要放弃的时候,第二天烧全退了,人也有精神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在危难的时候救了孩子。此时我真切的感受到危难的时候一定要想到师父,只有师父才能扭转乾坤。

从那以后孩子也能吃东西了。更神奇的是在别人看来没滋没味的汤他也能喝,经过一段时间的细心调养,身体慢慢恢复了,也能下地了。

在陪护儿子住院期间,曾做过一个清晰的梦:一个声音告诉我,“孩子三岁之前在师父的看护下身体一直很好,现在血液出了问题,你要照看好他。”我理解除了护理好孩子外,还要同他一起多学法,多同化大法,才不辜负他来世的夙愿。平时我们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给他读师父的《洪吟》、看《神韵》晚会、听明慧播出的“神传文化”等。

我的心里对师父除了感恩外还有愧疚。由于自己做的不好,师父这边给他净化着身体,还人为的给他往里弄那些药。从法理上,我知道不该这样做,而有一个强大的势力阻挡着好象做不到。我心里急,向内找,是我还没修好的那部份人心阻挡着。如:着急的心、想快点回家的心、想改变别人的心、还有怨恨心、不平的心、证实自己的心等。当我逐渐认识到并放下的时候,外部环境也在变,变的一切都很顺,顺的超乎医生的想象。每次用药后,血相回升的很快,原计划放假后才能办的事,总是在放假前就能做到,到放假的时候正好也是歇疗休息的时候。这样就大大的缩短了治疗的时间。在开始耽误了一个多月的情况下总的时间并没有加长。这使我進一步感受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层法理的内涵。

二、发正念清除邪恶、讲真相救度有缘人

我们所在的医院在邪恶聚集的中心,既然来到这里那我就利用好这个机会多发正念清除邪恶,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除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有时间我就到天安门广场近距离发正念。有一次,一个警察过来问我住在什么地方,我当时很平静地看着他说:在附近,有什么事吗?他没说什么就走开了。邪党开十七大期间正赶上在那里住院,于是我就利用每天出来做饭的时间,发着正念骑自行车围绕大会堂、广场转一圈,清理聚集在那里干扰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我是闭着修的,虽然看不见另外空间那壮观的景象,但我坚信师父讲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我不再怀疑自己的能力,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表面看起来是我一个人在那里发正念,我相信此时此刻全世界的许多大法弟子和各个空间的正神也都在清理聚集在那里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我只是这强大正念场中的一员。

注重发正念,讲真相的效果也越来越好。我所接触到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很多人还不了解大法的真相,受邪党媒体的毒害,开始不敢听真相,还到主治大夫那里告我的状。我也不记恨她,见面后还和平时一样打招呼。主治大夫找到我,要我不要在这里宣扬法轮功,不然会影响孩子的治疗。我说:人们在一起总是要谈论一些有意义的事,是吧?看法不同是每个人的经历不同。这些年造谣媒体对大法的栽赃、诬陷使很多人失去了正确判断的能力。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的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对每一个了解真相的人都是有益的。她说在国外见到过,也看过《九评》,但强调这里是医院,你没有义务在这里宣讲这些。我说:我没有干扰这里的任何治疗,我只是希望他们好。

有一个八岁的小男孩,也是白血病,在其它医院治疗已有四年多了,不见好,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来这里。医院能用的办法都用过了,也不见好转,最后决定要回家了。开始我们住一个房间,我给他妈妈讲真相,她的妈妈很抵触,还说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话。我说:“天安门自焚”伪案、京城疯子傅怡彬杀人案都是邪党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我说:你见过烧不坏的塑料瓶吗?你见过烧不了的头发吗?你听说过气管切开了还能唱歌的人吗?这些都出现在焦点访谈播出的“天安门自焚”节目中,并详细跟她分析了自焚伪案的许多疑点。她说:我看看你的书好吧?我说:行啊,这一切都是公开的,你看吧。这本书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很多人都在看。两天后她说:书中也不象他们讲的那样啊,都是教人做好人的。我说:是啊,讲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直至更好人的道理。得知她们要走了,我再一次跟他妈妈讲:让孩子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她不再反对,并真诚的说:“大姐你真好”。我说:人再好也救不了人,只有大法能救人,我送给孩子一个护身符,教他念上面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他一起看神韵晚会,孩子被晚会那精美绝伦的表演吸引了,看了一遍又一遍。第二天就下床了,烧也退了,直到出院也都很好。医生也感到不可思议。

有一次,我在给一个人介绍神韵晚会。被一个替班的卫生员听到了,一会过来问我:你说的神韵是什么?我说:神韵是由海外华人艺术家演出的一场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台晚会,其内涵博大精深,舞蹈、歌曲和舞台效果都是世界一流的。我送给她一盘神韵晚会。她很高兴的收下了。她很有兴趣的谈到人生以及许多久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都给她一一做了回答。她说:我很愿意听你说话;我也经常接触一些宗教中的人和一些学者也经常问他们一些问题,都不能给我满意的答复,今天你总算跟我说明白了。我说:你提的这些问题,我们师父在讲法中都讲过。我告诉你的也只是我现在能理解的,有机会你自己去看一看《转法轮》吧,那时你明白的会更多。她爽快地答应了。是啊,千百年来人苦苦寻求的不就是大法吗!

师父要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3]。尽量不落下一个有缘人,只要有机会能接触到的我就给他们讲真相,送神韵。有时间的就多讲,自然也就讲到了三退;没机会讲的就送神韵,告诉她们这是世界一流的演出,回去好好看看,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讲真相的环境也就越宽松,就是前面提到的主治大夫在不同的场合也多次提醒我:多给她们讲讲 。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要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