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狱中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与正念(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接上文

四、师尊的呵护与鼓励

(一)一同修在被强制洗脑“转化”阶段,曾被用双铐吊起来长达九十三个小时(四天三夜),每当疼痛不止时,她都感觉有法轮在双臂上旋转,她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她。

(二)某同修因传经文被发现了,她赶紧告诉给她传经文的同修说:经文被发现了,我肯定不能说出你来,如果问到你,你千万别承认啊。结果等狱警一上班,就把她叫進办公室,问她是谁写的?她不说,几个恶警就对她進行群殴,碰到了她曾经动过手术的刀口,疼的她死去活来,但她就是抱定一念:打死也不出卖同修!师父看到她颗坚定的心,马上就给她演化出休克状态,结果恶警害怕了,抬她到医院去抢救,事后她身体马上恢复正常。邪恶再也不追问她了。

(三)一同修被恶警电棍电击时,直到电棍被电坏了,她也没感觉到疼;还有一次她被几个恶警推倒在地上,你一脚、我一脚的将她踢来踢去,恶警们都是穿着前面带铁皮包尖儿的皮鞋,她也没觉的怎么疼痛,直到晚上收工回监室后才看见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地方都被踢破了。可就是不太疼。她知道这是师尊在替她承受。

(四)二零一三年大年前的一天中午,某同修的家人来接见,因她不戴牌,狱警科长找她谈话说:戴上牌去接见,你不戴牌不能让你去接见,这位同修表示坚决不戴牌。一恶警说:那你就回去吧!回来后,有犯人埋怨说:“还善呢,家人来了都不去接见,大老远的,好几百里地,白来了。”还有的犯人对她说:“你不去接见,不能给你买东西呀!”这位同修一面发正念清除情的干扰,一面想:虽然五个月没让我去超市买东西了,也没有什么吃的了,但是不能因此而向邪恶妥协,饿死都不能向邪恶妥协,我这是没去接见,如果我戴牌去接见了,邪恶就有借口要挟我戴牌了,不能为了情、为了好吃的而向邪恶妥协。她还同时向家人发出这样一念:不管谁来看我了,没有见到我一定不要埋怨我,要怨就怨这个恶党吧,是它造成的我们骨肉分离,本来我们应该正常的在一起生活,也用不着大老远的上这儿来看我,我所有的家人都不要对大法产生怨恨,我与你们只是一世的缘份,我有更大的使命,我要救度更多的众生,你们一定要站在正的一面协助我完成使命啊!就这样她一边发正念一边想着,到了下午两点多钟,突然看见眼前一个大法轮旋转,色彩非常鲜艳,她知道自己做对了,这是师父在鼓励呢。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收工时,她突然又看见大法轮在眼前旋转,她想今天也没发生什么事啊,都收工了还有什么事呢?结果等站排回到监舍时,管事犯人突然说:“七小队的都上五楼开会, 某某某(该同修的名字)的行动组就不用去了” 这个管事犯人还看着她说:“某姨,你岁数大就不用上去了。”当时此同修还以为有什么迫害的事发生呢,就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让我去听啊。后来包夹告诉她:今天晚上是一级搜身,衣服全脱光了搜身。第二天又有犯人告诉这位同修说:“队长说了,这某某某不脱咋办啊,还影响别人,别让她来了。”

(五)二零一一年五月,一同修白天在干活时就想,象我这样都写了不该写的了,虽说已向恶警递交了“严正声明”,但毕竟留下了污点,以后还能修吗,自己非常苦恼,虽然也在每天背法发正念,但是这种痛苦始终缠绕着她,当天晚上她做了个梦,说是要中考了,她也是考生,家乡的同修都去考场了,大家都着急的说:“某某某怎么还没来呀!”她当时也是急急忙忙的往考场上赶,拉考生的是大客车,一车能拉三十人,每个考场也正好安排三十个考生。家乡的同修都坐着第一辆车進了第一考场,第一考场已经坐满了,这时大客又来拉第二考场的考生,这位同修气喘吁吁的跑到大客门前,车里已坐满了考生,她看见有几个比她先到的考生,在车门附近徘徊,不急于上车,她非常着急想上车,把门的人一看,对同修说:“还能上一个人,你上去吧,你平时学习挺努力的,很有考上的希望。”这样同修就上了车,这时车开走了,连红灯都不用停,直奔考场。同时梦中还有一个情节,她本来是光着脚跑,跑的挺快,但是自己感觉不好看,怕让别人看见笑话,往回走两步去穿鞋,结果穿的是在监狱里穿的拖鞋。醒后悟到:师父点悟她别灰心,还有证实法的机会。同时也点悟她为什么来晚了,是因为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关押了四年。不久她又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由原来的教初中的英语教师变成教高中的英语教师了。后来当这位同修在狱中全方位反迫害,不戴牌,不干活,并否定了由此而受到的迫害后,又做了一个梦,梦见考大学了,自己考上了,分数超过了本科大学的分数线,就等着发榜呢。同修悟到此时自己可以称的起是大法弟子了。

五、整体

(一)一天,某同修看见另一位同修因受到包夹的刁难从早到晚一天三顿饭都没吃,第二天早上,狱警一上班,她就找队长说:“某某一天三顿没吃饭。”队长说:她没吃饭管你啥事?我还没吃饭呢。这位同修说:“管我的事,我师父说了,‘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必须关注。”队长气呼呼的走了。到了下午队长把这位同修找進办公室,语气缓和的说:“某某昨天晚上回监舍吃饭了。”意思是不用惦记了。

(二)有一天中午,某同修去打饭时,没有饭了,被另一同修看见了,这位同修就找到管事的犯人,说某某某没吃上饭,饭没了,说完话就用眼睛直视这个管事的犯人,站在那儿不走。这个管事的犯人沉默了一会,看到同修坚定的正念,就说:那我给她找两个馒头吧,然后就把自己早晨藏起来的馒头找出来两个,这样同修吃到了饭。

(三)有一位同修因常年坚持炼功,经常被恶警恶犯毒打。这种状况已持续三年了。有一天夜里,这位同修因坚持炼功又被恶犯殴打谩骂,第二天早晨另一同修听说了,由于她知道炼功的那位同修的手已经被打成残疾了,她很担心同修的安危,就在车间里大声的揭露恶犯恶行,说:“别以为谁不知道背地里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我要再知道谁动手……”包夹说:没人打她。这位同修说:“那得她亲自对我说没人打她,我才相信,你让她过来对我说吧!”包夹不言语了,全小队犯人自知理亏,再也没有人接话。从此以后没人再对那位同修动手了,她的包夹抱怨说:“这打不得、骂不得,咋办哪?”没办法,为了干扰同修炼功,每天晚上睡觉时,轮流值班看着同修的犯人们就只好拽着同修的手或搂着她的胳膊、腿睡觉。

(四)一年夏天,一同修因反迫害绝食,几天后被拉去灌食,与她同一小队的一位同修原来是天天夜里前半宿不睡觉,坐着发正念,就在同修被拉去灌食的当天晚上,她就从半宿不睡觉变成一宿不睡觉了,该小队的恶警只好安排更多的犯人轮班看着她。本来就有两个犯人陪着,这下每天晚上还得安排更多的犯人看着这不睡觉的同修,大大消耗了本小队的邪恶力量,该小队的劳动产量急剧的下降,管事的犯人抱怨说:“抓她们進来干啥?都让她们回家得了。”事后,该小队的邪恶都不敢轻易露面了,背地里都说:“别惹她们了。”

(五)某监区几个坚持反迫害的同修决定接力发正念,并把夜晚的时间安排给自己,把白天的时间安排给还没進入反迫害状态的同修,这样使整个监区的同修基本上形成了整体。有的同修把会背的经文写下来在同修之间互相传着背,增强了大家的正念,使还没反迫害的同修很羡慕这些正念正行的同修,并表示让同修们放心以后一定会做好。

(六)一位同修在入监初期的强制洗脑中,她被迫违心的写下了“悔过书”,不久她就向恶警递交了”严正声明”,邪恶马上就开始对她進行强制“转化”。在被酷刑折磨中,同修身体的承受十分巨大,有一天又发高烧了,觉的全身就象散了架子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实在支撑不了了,她就想:我给大法带来的耻辱也算抹去了,死就死吧。就这么一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迷迷糊糊的过去了,可她突然听见有个熟悉的大姐同修在大声喊她的名字,同修马上就醒过来了,立即意识到这位大姐同修在家乡给她发正念呢。她立刻明白了不应该死,不应该承认死,自己还有救度众生的使命呢,不应该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要闯出去,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然后她感到高烧退了,主意识清醒了。

(七)某同修因不戴牌而被停止洗漱,她因此而绝食,被拉去医院灌食的路上,狱警无可奈何的说:“某某某,你想干啥就干啥吧。”包夹马上心领神会,对同修说:“不管你了,想干啥就干啥吧,还绝食啊。”这位同修想:既然解除了迫害,那就吃饭吧,不绝食了。这时师父的《转法轮》第六讲 “心一定要正”的最后几句法打入她的脑海:“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同修马上悟到:这是点化继续绝食。她想:即使让我住五星级宾馆,随便洗漱,吃山珍海味也不应该在这里呆呀!大法弟子就是反对这场迫害的,她就继续往前走。

就在此时此刻,监狱医院里却上演着另一出戏:与这个同修来自同一城市的三位大法弟子都住進了监狱一楼的病房里,这三位同修无论谁和谁住在一个病房都互相交流背法,最后医院邪恶受不了了,决定让她们三人一人一个病房,而监狱一楼只有三个大病房。刚开始谁也不肯走,最后恶犯动手了,硬拉她们走,其中一位同修说:那就搬吧,结果她们三人一人占一个屋。而搬到第三号病房的同修手里有许多经文,包括新经文,她搬到三号房一边儿收拾床铺,一边儿想:我这些经文哪个监区的同修还没得着呢。她一合计:估计某监区还没得着呢,想着想着这位绝食的同修就来到了三号病房,她们是老乡,以前非常熟悉,在外面时经常在一起证实法(监狱医院恶徒没意识到这一点),两人马上对视一下,互相认出了对方。就这样经文及时的传到了这位绝食的同修手中,由于住院的前几天,只是强制输液,没给她捆绑灌食,她迅速的将经文都背下来了,等结束绝食后,这些经文也自然的传到了某监区同修手里。

(八)一同修被灌食回来后,有一天她发现监舍邻室的另一小队有一位同修被调到另一监舍了,不知何故。有一天早晨,在监舍走廊里等着出工时,发现邻舍有一服刑人员,好象新来的,只见她独自一人,低着头站在一边,唉声叹气的,同修发现包夹没在身边,就想对这位服刑人员讲真相,她走过去摸着对方的牌说:你判几年啊?对方说:三年零十一个月。又问:你家哪里的?她说:某某市的。同修一听,说:“我也是某某市的,咱俩是老乡啊!”接着同修马上就進入讲真相的话题,说:“你看我不戴牌,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罪。”这个服刑人员马上说:“我对象也炼,死了。”这位同修以为是病死的呢,就问她,是有病死的吗,对方回答:“不是,是发传单被打死的。”这时马上就喊站队了。这位同修到车间后心里很不平静,想到又有一位同修被邪党迫害死了,心里很悲哀。她就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死的,这肯定是我進来之后发生的。那么这个服刑人员是什么原因進来的呢?她就开始让明白真相的犯人了解情况,最后得知是“敲诈罪”。以后她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向她询问她家的情况,结果得知不但她丈夫被迫害死了,她的养女也被害死了,她与丈夫的两个儿子因去北京公安部上告而被以敲诈罪判了重刑;还得知本市的恶警一次又一次的到监狱来找她签字,欲将她丈夫和孩子的尸体火化,监区恶警也威逼利诱她,甚至用不给她劳动报酬的卑鄙手段折磨她,让她连买卫生纸的钱都没有,又没有亲人来接见。恶警还骗她说:签了字就让你出去。她始终没有签字。同修深深的为这位服刑人员家庭的惨案感到震惊,也同时对她的坚忍感到钦佩,了不起啊!真的了不起。同修鼓励她坚持正义,不给恶徒签字。有一天同修想她要能背经文和《洪吟》就好了,就问她会不会背《洪吟》,她说只会背几首,同修又说:那我给你写,经文也给你写。这个服刑人员一听,立刻抓住同修的手说:太好了,我就盼着这个呢!精神状态马上就好了,脸上也出现笑容了。原来她在家时也看大法书了,算是新学员吧!背过一些经文后,有一天她表示:有这些(法)我就啥也不怕了,就能坚持下去。她还跟同修学了一首大法弟子的歌曲。现在她在狱中修炼中了。这位同修出监前给她留下了大量的《洪吟》及经文,还自己省吃俭用,智慧的给她传递了很多生活用品及食品。

六、警示

某恶犯曾经亲手打死一个大法弟子,后来这个恶犯开始失眠,晚上睡不着觉了,说总有东西折磨她。由于干活劳累和失眠使她变的非常苍老,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象七十多岁,脸色发黄,身体消瘦。还有一名管事犯人经常动手殴打大法弟子,结果不久她因验活出错,受到了处分,减刑的事儿也泡汤了。

有一位同修因反迫害,被停止了洗漱,也不让洗衣服,就在当天晚上,全监舍的水龙头几乎不出水,所有犯人都没洗漱成。而这位同修所在小队的犯人集体购买的脱水机几天就坏了,又修不好,没办法大伙掏钱又买了一个。可是没用几天第二个又坏了,没办法又买了第三个,结果第三个没用多久又坏了,谁也修不好,本小队晒衣服成了大难题,当时正值冬季,湿漉漉的衣服多少天也不干。而其它小队就买一台脱水机,用了几个月仍完好如初,这小队连坏了三台。三个月后等这位同修被恢复洗漱后的第二天,有一犯人说:”我试试看,收拾收拾。”结果三个脱水机不一会儿的工夫全被她修理好了。犯人们惊喜不已。该同修借此事向犯人再次讲了大法真相。

(完)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