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正在犯罪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随着劳教制度的解体,中共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黑龙江密山市的政法委洗脑班不法人员,就是这样一群积极犯罪的实施者。

密山政法委向上级承诺在二零一三年“转化”十名法轮功学员,而黑龙江省政法委许诺完成转化指标后拨给二十万元的酬劳,即每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就会得到两万元,密山政法委在“政绩”驱使和利益的诱惑下,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再度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和政法委一同作恶的是“610”。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政法委和610不法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一、劫持、串通外市等手段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密山洗脑班在二零一一年六月设立,开始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主要直接参与者是密山政法委王奎秀、王晓萍、“610”头目于晓峰等不法人员。在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二年共计在密山洗脑班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二十二名之多。二零一三年六月又开始新一轮的迫害,他们首先选定法轮功学员后胁迫下属乡镇长、书记,必须将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洗脑班恶人还亲自出动,对法轮功学员利用哄骗和软硬兼施的手段相要挟,逼迫法轮功学员顺从政法委到洗脑班进行迫害,诡计不得逞就开始实施强行绑架。

强行绑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姚铁梅正在上班,密山洗脑班的邪恶头目王晓萍带领四、五名警察来到姚铁梅的单位,王晓萍对姚铁梅说:“你去年在洗脑班没签字,后来让你去,你没去。今年还得找你去签字。”说完就强行把姚铁梅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

密山法轮功学员刘梅章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密山610头子于晓峰带领几个人非法绑架刘梅章到密山洗脑班迫害,七月三十一日回家,在洗脑班被迫害三十六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天,密山洗脑班的几个恶人找到法轮功学员小周子家,让小周子跟他们到洗脑班去,小周子不去,在争执中小周子突然昏迷倒地。这几个恶人看小周子昏过去了,没有及时把小周子送医院治疗,而是扔下小周子不管她死活,开车走了。好心的邻居把小周子的丈夫找回来救治,小周子才脱离危险。周围的邻居都气愤地说;这帮人太坏了。

胁迫乡镇长、书记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密山政法委副书记王奎秀给富源乡乡长刘成柱、书记王朴祥打电话,对他俩施加压力,让刘成柱和王朴祥必须把王云英动员到洗脑班。乡长和书记接到电话后,给王云英在乡里工作的亲属施加压力,让他必须把王云英弄来,否则大家都有麻烦,要是密山出面去抓那性质就变了,对王云英更没有好处。六月二十五日王云英被送到密山洗脑班迫害。

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在密山火车站前的汽车站点向路人讲真相的侯宝华,被密山铁路派出所季静波等恶警非法绑架到牡丹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本应该在八月八日当天回到家中,却被密山政法委等恶人非法劫持到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了十五天,至八月二十三日下午才回家。

勾结外市政法委610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庆市女法轮功学员魏君,三十八岁,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五年,坚持信仰拒绝“转化”,被迫害到期时,家人没去接她,被不法人员送到外地洗脑班,其它洗脑班拒绝接收,而密山洗脑班串通大庆不法人员,在八月二十九或三十日半夜,把远在七百多公里之遥的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魏君接收到密山洗脑班中迫害。

二、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到残忍的虐待与迫害

密山洗脑班对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摧残、肉体上折磨,致使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伤害。

密山法轮功学员刘梅章在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被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刘梅章在洗脑班被迫害十多天时,不慎滑倒身体重重摔在地上,当时左肩膀很疼,腰也疼。洗脑班不让她回家治病,她疼得实在没办法,就在肩上和腰上贴风湿膏止疼,刘梅章在洗脑班一直被迫害三十六天才让回家。回家时,洗脑班的恶人王晓萍让刘梅章每个星期天都到洗脑班报到一次。洗脑班的邪恶犹大付秀丽对刘梅章严密监视,每天晚间都到刘梅章家去看一看,不让她和法轮功学员接触。

刘梅章回家后腰和肚子越来越疼,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上午,刘梅章到密山镇中医院检查身体时,医生让她马上到密山大医院去检查治疗。八月七日下午刘梅章到密山人民医院检查,确诊是;脾摔两瓣了,旁边还有个黑点,立即手术治疗。手术进行两个半多小时,手术时大夫看到刘梅章患上了胰腺癌。

在刘梅章手术的第四天(星期日),付秀丽给刘梅章打电话,问她星期天怎么没到洗脑班去报到?刘梅章说,我住院了不能去。付秀丽说:住院也得去。后来王晓萍给刘梅章打电话说,到医院去看她,可直到刘梅章手术都七、八天了,洗脑班的人也没来看她。刘梅章的儿子和儿媳在外地打工,他们得知母亲在洗脑班把脾摔坏了,住院治疗,就辞去工作回到家和弟弟们一起伺候母亲。刘梅章的丈夫心疼妻子被迫害成这样了也没人管,愁眉不展的守候在病房。儿子们看到母亲被迫害成这样却无处伸冤,只有尽到做儿子的孝心好好照顾母亲。

刘梅章连续两次被密山洗脑班迫害,第一次是在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被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十九天,于八月十三日上午回家。今年是第二次在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被非法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三十六天,七月三十一日回家。刘梅章两次被洗脑班迫害,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被摧残出现疾病。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中午十一点左右,法轮功学员马秀芹从外面回家,刚走到家门口,就被守候在家门口的密山“610”头子于晓峰,还有洗脑班保安张忠仁、恶警陈金雷,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女人,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

在洗脑班里,洗脑班头子王晓萍强迫马秀芹看一个叫“王志刚”的诬蔑大法、诬蔑李洪志师父的录像片,逼迫她写“三书”、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马秀芹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到160,咳嗽,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身体非常虚弱。

在这种情况下,马秀芹向“610”头子于晓峰要求回家治疗,于晓峰答应马秀芹每天晚上可以回家。可王晓萍却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让你回去,等你好了,才能让你回家,不然法轮功会说是我们给你迫害的”。就这样一直迫害了二十二天才让她回家。

大庆法轮功学员魏君在密山洗脑班内炼功,洗脑班人员不让她炼功殴打她,她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口号抵制迫害。不法人员威逼魏君签写“三书”被拒绝后,就采用恐吓手段,拿出两个盒子对魏君说:“你再不签字,就把你大开膛,把你的器官卖了”。随后折磨魏君三天三夜不让睡觉。

九月六日魏君以绝食方式反迫害,密山洗脑班就从鸡西请来两个“转化”迫害“专家”,让她“转化”,被她拒绝后,又从鸡西请来一个姓杜的人让她“转化”,魏君拒不配合。

三、洗脑班勒索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变相敲诈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的恶人找到马秀芹丈夫的原单位密山市水田良种场,勒索良种场每月拿四千元钱交给洗脑班,洗脑班用这四千元钱雇两个人来看守马秀芹。良种场领导找到马秀芹的儿子,强行让他儿子先打一个四千元的欠条,单位再从他爸的退休工资里扣,威胁说如果不打欠条就停发他爸的工资。最后马秀芹的丈夫被逼无奈向单位补交了这四千元钱,马秀芹一家仅靠七十来岁的丈夫脚蹬三轮车打零工和微薄的工资收入维持生计,使得马秀芹家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洗脑班恶人勒索侯宝华,因侯宝华家境贫寒,实在拿不出钱来,洗脑班恶人就敲诈侯宝华所在乡政府拿出四千元钱。

“610”不法人员敲诈法轮功学员,用于维持洗脑班的伙食和其它支出,洗脑班的人员拿着法轮功学员的钱调理伙食,想吃啥就做啥,鱼肉饱腹。

洗脑班在2012年用敲诈、勒索的钱,除了洗脑班花销外,余款均被洗脑班人员分赃或者用于他们的旅游挥霍了。拿着法轮功学员的钱迫害法轮功学员,这种卑鄙的行为只有中共才能做得出来,拿着纳税人的钱欺压纳税人是当今中共治下的一个真实写照。

在鸡西的洗脑班曾经出现过更加可耻、可笑的丑事,政法委在鸡西地区共设立了三个洗脑班,鸡冠区电台路洗脑班(已解体)、城子河区杏花洗脑班(已解体)和密山市洗脑班。在鸡西鸡冠区洗脑班内,鸡西政法委“610”洗脑班恶人王会学,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为达到洗脑班迫害目标,骗取上级拨款,竟然从自家拿出四万多元来支撑洗脑班更是卑鄙无耻。

四、明知故犯是最大的犯罪

洗脑班不法人员明知道自己的作为是一种违法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在 “政绩”、金钱的诱惑下,泯灭自己的良知积极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讲真相,善恶有报是天理,而王晓萍满身是病,这是上天对她的警示,她竟无耻的扬言:“哪有什么恶报,看我这不是挺好的吗!”

王奎秀自己曾经透露,非常惧怕外面贴着的关于他的不干胶,特别是带他本人头像的那种,非常害怕自己违法的恶行曝光。

洗脑班的邪党恶人的钱财、物品落在洗脑班,他们说不要紧放在这丢不了,放在炼法轮功这里我们放心。他们明知道自己迫害的是好人,良知与道德已经丧尽的他们还是继续迫害着。

身为一方的政府应当造福一方百姓,在中共的统治下的政府充分展现邪恶的本质,泯灭善良而为快。由于各种原因,披露出来他们的恶行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奉劝所有的所谓 “执法者”立即停止迫害,不要重蹈中共历次运动的悲剧,天灭中共在即,不要成为中共的殉葬品,清醒吧!

五、洗脑班相关责任人

黑龙江密山市洗脑班现有人员九名
政法委副书记:王奎秀
610头子:于晓峰
政法委人员、洗脑班头子:王晓萍
邪悟的犹大:付秀丽
警察:陈金雷
保安两人:姓牛的是王晓萍的姐夫,密山市奋斗化工厂退休人员; 另一位名叫张忠仁是密山公安局刑警队退休人员。
陪教:邱女士。
掌管伙食:女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