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丛中永不凋谢的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得法的老弟子。在证实大法中学做真相资料也有六年了,在这六年中一直在师父的呵护下,从一个什么都不懂到能从下载、打印、编排制作护身符、真相币等。几年来,我做真相几乎没有停止过,乐在其中:我是万花丛中一朵永不凋谢的花。因为我知道来世的大愿。向内找 去掉执著一身轻,前年我和丈夫同修在钱的问题上发生了两次争吵。事情是这样的。我丈夫修炼前血压偏高,经常头痛,一年四季离不开药。我们修炼后,十几年没吃过药了。因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他和儿女在家,学法炼功跟不上,心情不好,脾气变得孤僻,不愿和常人接触,把家搞得又脏又乱。我家亲戚见到我就说:“你一个女人不在家,家还象家吗,看你家成什么样子了,你不管他们多可怜。”

前年冬天,丈夫又开始头痛,流口水,说话吐字不清楚,走路头沉脚轻。我看到他的修炼状态这样,心里真是着急、难过,劝他参加学法小组学法他不去,让他到亲戚家住一段时间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他也不愿意。从那时起,只要我们一见面,话说不上几句就开始争吵,我说他不像个修炼人,这样下去会给大法抹黑等一些气话,他说我不修口,并且骂我。当时我感到身心疲惫,压力巨大,可就是不知向内找。有一天,他说家中有张存折到期了还存不存,我说用不上还存着吧,我又问上面有多少钱,他说:“你问这干什么?不告诉你。”我说;”为什么?”他不理我,“砰”把门一关就走了。

当时我也没生气,知道是让我过关呢,还觉得这是旧势力在利用一切邪灵因素和生命在干扰我,因为我在资料点要做的事情很多,就笑了笑过去了,还感觉自己关过的好呢。可没等多长时间,又一张存折到期,他问我还存不存,我随口问这张多少钱,他说:“就不告诉你。”我有点生气,对他说:“不告诉我,就别问我,以后家里的什么事情都不要问我。”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不是师父借他的口去我那个“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1]的心、去我的利益之心吗?(因为原来我在家时,家里的大小事都由我管,我说了算,家中有多少钱他从来不问。)

我心中什么都明白,可当时就是做不到。紧接着听到的消息就是:他和家人经常到街上吃饭和买些无用的东西等等事情。矛盾越来越尖锐,我劝他:修炼人要节省,不能浪费,并说人家家庭困难的同修省吃俭用,把剩下的零钱都要捐给大法做资料用。不说还好,一说他倒生气了,并说:“哪次要钱没给你,要多少给多少,还要我怎么做,吃点饭算什么,这日子过不成就不过。以后我再也不到你这里来了。”然后狠狠把门“哐当”的一关又走了。

从那天开始,他们出去吃饭就不让我知道了,可亲戚小孩回去跟我说和他一起吃饭了,我听后十分恼怒,晚上睡不着觉,心中越想越生气,只想放声大哭和他大闹一场,想控制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住,但主意识清楚的。我就喊师父,求师父帮帮我:这不是真我,这是后天观念形成的我,我不要它,我要做您的真修弟子。这时脑子中就闪出师父经文中的一句话:“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2]这篇经文深深的触动了我,打到了我内心的最深处。于是我就双盘打坐,要认真挖根。当自己定下心来真正做到向内找时,我发现隐藏在心灵中还有对金钱的执著,可自己却误认为是丈夫对我做三件事的干扰来掩盖自己的这个心,再慢慢的找下去,又找出了自己还有嫉妒心、显示心、不平等心、怨恨心、争斗心、急躁心等等。原来这么多年来,内心深处一直隐藏着一颗对丈夫不满的心,总觉得他做什么事情都邋邋遢遢的,各方面不如自己,也正是自己的这颗心,使得他也表现得比较负面。处在执迷状态中的我,却一直不悟,不知道向内找,还用大法来掩盖自己这些丑陋无比的心。

为此我又和其他同修在一起切磋,最后悟道,慈悲的师父安排他与我在正法的这个时候结为夫妻,而且还是同修,绝非偶然,因为当初还是他督促我走入修炼来的,他的使命可能就是帮助我一步一步修好、走正自己修炼的路。在天上一同下来之前,我们是发了愿的,当谁迷失方向的时候,应该唤醒谁。当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的空间场顿时有了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当自己的心性在法上升华后,与自己有关的体系中的那些庞大的生命盼到了能被得救之后的喜悦。

后来,我又站在他的角度想;这几年我不在家,邪恶到家骚扰,都由他来面对和承受,加上家务事,他也不容易啊!我应该好好感谢他才对呀!接下来,我就主动和他去谈,我先坦诚的向内找,发自内心的诚恳的祥和的和他切磋,结果,正如师尊所言:“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3]。他也愿意和我一起学法了,人也精神啦,身体基本恢复正常。

这正是自己在真正读懂大法、并且运用大法去掉一颗心后发生的变化,也是我向内找去执著的一大突破。

走神路 无惧无怕心坦然

前年七月份,我市多名大法弟子被邪党恶警非法抄家,有的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当时我只要有时间,就整点发正念,晚上七、八、九点发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心中只有解体各层空间场的干扰和迫害,正念加持同修反迫害,越发正念心里越平静。可当我打开电脑,看到信箱中被迫害的同修让我去他家切磋一下当前的情况后,我感到了后怕,我的电脑、打印机和耗材放哪里呢,直属亲属家又不能放,恶警到家翻箱倒柜,搜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就当是证据,又怕牵连我所在人家,心中“怦怦”跳,着急、害怕,发正念胡思乱想,也不能入静,自己被迫害几次的状况都浮现在眼前,想自己做资料,有时会有怕心伴随,尤其看完某同修因做资料而遭迫害的消息就更怕,从而想把法器、资料东藏西藏,觉得放哪里都不妥,真是心也累、身也累,越想越怕。怎么办?

我就又和另一同修切磋交流,那个同修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想那些电脑,打印机和耗材是救度众生的法器而不是犯罪证据。必须强大这一正念,为什么要怕?不就是怕再遭迫害吗?怕肉身吃苦吗?,还有对亲情的执着吗?对这些执著,我一一加以否定,排除,不承认它是自己,逐渐的达到坦然。一有不好的念头,我马上否定这是人念,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多么堂堂正正!我在行神事,怕什么啊,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3]做资料就是我修炼路的一部份,为什么不能坦坦荡荡的做呢?有师父给我作主。我就是要兑现我的誓约,谁也挡不住。正念强大了,“怕”这东西也越来越淡,它已经对我没影响了,偶尔反映出来,正念一出,就解体了。随着不断学法和交流,责任感、使命感越来越强。师父说:“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 [4]所以我一定要坚持到底,不但要做好资料,做更多更好更精美的各种资料,兑现自己的誓约。

我要牢记师父的话,不仅要做好资料,更要把学好法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实修自己,配合整体,我知道和做的好的同修比有很大差距,离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请师父放心,我会更加努力,不断精進的!

层次所限,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挖根〉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