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9月24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

  • 哈尔滨市王文学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 抚顺市望花区老年夫妇惨遭迫害

  • 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红光农场对郭金花经济上的迫害

  • 修大法获益 云南李文明被非法抄家劳教

  • 哈尔滨市王文学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王文学,原哈尔滨市伟建机器制造厂14车间工人,在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喜得大法,恢复健康,却在中共非法关押迫害和恶人长期监视、恐吓中,于2000年7月14日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本文是王文学妻子蒋本云女士的回忆。

    病床上的老伴喜获健康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多钟,我得知附近的学校里办气功班,已经是最后两天,就要结束了。那个年代办气功班也多,真的假的也分不清,听说是佛家气功,我抱着好奇看看的心,要去参加。

    当时,老伴有病躺在床上,吃饭喝水都得让人喂,生活不能自理。我把要看录像的事和小女儿说了,让她在家照看点爸爸,我晚上六点钟就走。正在商量着,老伴说他也要去。我说:“不行,你去不了,你都起不来,能看录像吗?等我看完回来告诉你,行吗?”正当我转身和女儿说话的光景,老伴从床上忽一下坐起来了,他要去,自己正哆哆嗦嗦的穿衣服呢。我看着他也挺可怜的,于是我就帮他穿好衣服、鞋子,和女儿商量:你和我扶他去吧! 女儿说:“上下都是四层楼,怎么拖去呢?”我心急呀,老伴执意要去,我就对女儿说:“咱俩扶他去吧。”女儿没办法,说:“那就去吧。”

    当时我心里挺高兴,能看录像了,没多想就往外走。我家住在四楼,我和孩子一边一个搀扶着他,当走到二楼时,老伴忽然说:“我怎么感觉腿和脚都有知觉了!不用你们扶了。我的脚落地有知觉了!腿能使上劲了!”我心里没转过弯来,也没往多里想,就惦着看录像不能晚了。这样,我们家三口人高高兴兴的走着看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去了。

    在看录像的时候,我不时的问老伴,他有什么感觉,头晕不晕,腿疼不疼。老伴说:“我清醒着哩,现在我感觉就像以前没有病时那样,哪也不痛!”这是法轮功李大师帮助他清理身体了!真是奇迹啊,就发生在眼前!自己当时就感觉那间屋子里的场好,很舒服。

    我们一直看完了三个小时的录像,从那时起,我和老伴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天天学法炼功风雨无阻。打那以后,老伴没有打过一针、吃过一片药,顽疾全部好了,一身轻爽,全家人别提多高兴了,是法轮大法给我一家人带来了美好与幸福。我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恩之心,在此叩谢法轮大法师父,敬上!

    老伴原是伟建机器制造公司十四车间的工人,一九九八年八月,老伴因身体恢复健康,就在原单位“退管处”又找了一份工作,家里日子过得很幸福。可是,九九年7月20日,恶首江魔头因一己妒嫉之私,公然疯狂迫害法轮功,善良的好人头上的天全黑了。

    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遭殴打谩骂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我们八名法轮功学员在户外炼功,被坏人举报,八个人都被当地新伟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左浩领着)。随后恶警非法抄家,抢走了好多大法书籍。我家被抢走了两本《转法轮》著作。我的心真痛啊!我们几个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我老伴被绑架到平房分局看守所,在那里老伴被迫害的很厉害。

    有个恶警姓赵,对犯人说老伴是他的邻居,狱里有一个叫杨涛的犯人,是狱头,姓赵的恶警指使杨犯开始对老伴下狠手:白天码小凳,不让喝水,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晚上睡觉,杨犯用大棉被将老伴捂起来,让犯人压在身上,不许动。动就拳脚相加,把你痛打一顿。在那个地方打骂法轮功学员是常事。

    那年六月份,天气闷热,就象三伏天一样。白天中午象下火似的,狱警把大法弟子和犯人都赶到操场上暴晒。一次,正赶上监狱发生电路火灾,晚上九、十点钟,又黑又暗人都慌乱的往出跑,老伴年岁大动作慢,等出来后发现,狱警四面包围,真枪实弹警备森严,深更半夜的非常恐怖。

    大法弟子守信义

    十五天后,老伴回到家中,犯人杨涛对老伴说:“你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嘛,做好人,你回去后,给买个塑料桶,给大家洗澡用。”杨涛要双球鞋。回来后,老伴把此事跟我说了。当时我们想,大法弟子处处为善,都是为别人着想,犯人有错误,犯法有法律去管,与我们无关。我们对犯人没有恨。于是,就买了桶和鞋给他们送去了。杨涛和犯人们异口同声称赞道:“还是法轮功人是好人,答应的事就办到,不象其他犯人那样说好了,出去后就忘掉了!”临回来时,老伴对所有的犯人说:“争取早日改好,早日和家人团聚”。犯人们都说:“我们出去也炼法轮功!”

    恶警恶人长期骚扰、威胁、恐吓下 含冤离世

    回家后,迫害仍在延续,老伴的退休工资(500多元)被原单位扣发了一半,只给一个生活费;居委会主任柏某某,整天跟踪、监视我们出入,后来那个委主任出车祸人死了;公司退管处王处长、党小组长姓李的人,常来家骚扰,看着不让我们炼功;派出所动不动就上门滋事,多次半夜里到楼上砸门,搞得四邻惊扰不安,派出所指导员恶警左浩每天上门骚扰、威胁、恐吓,一帮子不明真相被谎言欺骗的警察来到家里,对法不敬,对大法师父不敬,侮辱我们。我们觉得那些人在无知中干着对自己与自己家人都不利的事,真是太可怜了。就对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不象电视、广播里讲的那样,那都是造谣、诬陷。法轮功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老伴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恐吓和惊吓,整天白日黑夜的不得安宁,睡不了觉,活得很累,回来后二十八天就含冤离世了,终年六十三岁。

    我的家破碎了,这是谁给造成的?善良的人们请你们来回答?!

    不可抗拒的天理

    十四年了,这封控诉信,是王文学妻子回忆写成的。善恶有报是不可抗拒的天理,毁了别人的家,也毁了自己的家,那个委主任柏某就是一个例证:

    柏某是哈尔滨市平房区新伟街道办的一个委主任,在迫害法轮功时,助纣为虐,非常的卖力气,监视居住、跟踪,通风报信。时常坐在门口打牌,看到法轮功学员出门,立刻放下手中的牌,尾随跟踪;就连法轮功学员到小铺里买东西,也要跟去看看;有时闯到学员家,忽然按下录音机播放键,看看听什么;她打的那些小报告,派出所的警察都抱怨,尽让他们白跑,丢人现眼。

    有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请人帮助到地里摘豆角,被她诬陷成搞聚会,派出所召集群警开车围捕,到现场一看,就是两个人在那里干活呢,她自己作恶不说,还鼓动别人行恶,干的都是伤天害理的事。

    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又叫法轮大法,是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佛家上乘修炼功法,因为有显著的祛病效果,使修炼后获得健康的人们口耳相传,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家喻户晓。时任党魁江泽民不顾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出于妒嫉,利用手中独揽的党、政、军大权,发动了对法轮功善良群体的全面迫害。编造谎言,制造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建立了610非法组织,成为从中央到地方的杀人机器,帮派体系,流氓犯罪集团。从王立军事件,薄、谷受审,迫害法轮功的惊天黑幕一层层被揭开,整个犯罪链条上的那些恶首,早些年就在世界多个国家法庭被起诉,在国内也相继落马,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我想通过十四年大法弟子如一日的讲真相,很多善良的人们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够分辨善恶,做出自己明智的选择。

    那么迫害善的一定是邪恶,常言道: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迫害死王文学一年后,伟建机器制造厂(现名哈飞制造公司)职工放长假,柏某全家开车到南方去旅游。路上柏某坐在前排,车开到半路,原来坐在柏某怀里的小孙女忽然不干了,闹着要到后排座去,孩子来到后座还没有坐稳,突然迎面飞来一辆车,将柏某的车撞了,柏某当场毙命。开车的儿子腿部骨折,其余人只是擦破些皮,安然无恙。一家人没玩成,还搭上柏某的性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天报。

    希望人们能从那个委主任柏某的事例中汲取教训,坚守正义,不为中共恶党利益诱惑与驱使,作迫害好人的工具;更不要成为中共杀人狂的替罪羊、殉葬品,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九评共产党》一书,能帮助人们认清中共的真面目,退出中共邪党,不落陷阱。主动去看一看法轮功真相,那是你真正等待的佳音福讯,得救的希望。

    柏某某:哈尔滨市平房区新伟办事处,委主任(女)。伟建机器制造厂职工86年退休,2001年车祸死了。赵文秀:哈尔滨市平房分局看守所警察。左浩:哈尔滨市平房区新伟派出所指导员,在该所管辖地段多次绑架大法弟子,带领恶警非法抄家,是迫害的主要行使人之一。


    抚顺市望花区老年夫妇惨遭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六十九岁的曹萍与丈夫张长久,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们也惨遭迫害,张长久被迫害致死,曹萍也被非法劳教。

    曹萍,家住抚顺市望花区朴屯街道岫岩社区,以前患神经衰弱、外伤性关节炎、头疼、贫血、后来又得了类风湿关节炎,在单位工作中受了重伤,双腿、双脚、双踝、盆骨、趾骨、跖骨等多处骨折。后来老伴张长久说他在单位里修炼法轮功好几年了,并说:你也修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佛家修炼上乘功法,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标准指导修炼自己,阐述的都是高层次中修炼的理,提升思想道德升华,还能祛病健身的高德大法。从此,曹萍和老伴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长年的疾病神奇般的发生了变化,一切病症都不见了,不好的脾气也改了。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功真是救了曹萍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在中国大陆惨绝人寰的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编造各种谎言,欺骗大陆民众,使其仇恨法轮功。为了证实法轮功清白、李洪志师父清白,老伴张长久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几天后,送往锦州公安局关押迫害。当时,老伴的身体、脸肿胀变形、头变的大,曹萍都不认得了。由抚顺市望花区朴屯派出所去锦州把张长久接回当地。没过几天朴屯派出所二名警察向曹萍要钱,说给张长久检查身体,又过几天,一个警察、一个居委会人员向曹萍要550元钱,当时曹萍说没有钱,人也不要了。后来被抚顺市望花区朴屯派出所送往抚顺(武家堡)劳动教养院非法迫害。

    当年曹萍也在证实大法、发放真相过程中被人构陷,被抚顺市望花区朴屯派出所和望花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送往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迫害。在马三家教养院里,本身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对曹萍非常好了,像亲女儿一样善良可亲。 当时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张秀玲、王臣、徐素芹、乔红、高娟、刘敏、李红、杨秀芹、程月娟、郑玉香、钟素娟等,她们坚信大法,被残忍酷刑迫害,面对邪恶警察迫害,坚修大法绝不“转化”,她们都是让人敬佩的好人。法轮功学员张秀玲、钟秀娟在大连被用电棍电击女人的阴道;抚顺市刘山、钱秀英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惨无人道,还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超强奴役劳动。

    曹萍零五年被释放回家。曹萍老伴张长久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向民众讲清真相、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被中共政治流氓江泽民团伙迫害,2002年4月被抚顺市望花区伪法院冤判四年,在沈阳市东陵监狱遭到酷刑的摧残,女儿去看望张长久时,竟然不认得他了。当时的张长久身体骨瘦如柴,张长久告诉女儿说:古今中外的刑罚都受了,中共邪恶,司法人员太坏了。当时老人眼睛通红,时时掉泪,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曹萍从马三家回家不久就去看望老伴张长久,在沈阳东陵监狱看到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身体骨瘦如柴的丈夫,知道他身心遭受了沉重的打击。曹萍看到他精神恍惚,身体疲惫。他说:你回家了?你在劳教所受过刑没有?曹萍说:没有。这时,他哭了。曹萍对他说:你受过刑吧?他断断续续的说了。真是人间地狱唉!让人生不如死!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就是哭个不停。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曹萍老伴张长久在那个人间地狱苦熬四年终于出冤狱得以回家了,血压那么高!精神、身体摧残的那么严重,遭受的痛苦真是罄竹难书。他说给他打毒针了,并说那针不好,不爱动,不爱讲话。别人问他什么说不出来,眼睛红,时时掉眼泪,情绪低落,说话大脑反应迟钝,身体太弱,这都是沈阳东陵监狱残酷迫害造成的。

    曹萍老伴张长久于2009年6月20日冤离人世。


    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红光农场对郭金花经济上的迫害

    郭金花是一名小学老师,小教一级,一九八五年高中毕业后在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红光农场当老师,到二零零零年时的教龄是十五年,工资是七百元左右右。一九九七年六月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二零零零年五月,在我自家的院子里炼功,被不明真相的老师邹渊和欧阳杰辉举报给当时的中学校长赵勋。赵勋报告给麦盖提教育局的局长裴成玉。赵勋伙同裴成玉问她炼功的情况,郭金花就说了一句真话:我炼了法轮功了。他们就把她的工作停了。当年八月就把她开除了。当时我丈夫也不在我身边。由于害怕他们再次迫害,郭金花只好流离失所了。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当地农场书记胡长山叫郭金花父母带话让她回来说不炼法轮功就让上班,同时要她和丈夫离婚才行。郭金花夫妻十三年来也没有能回去,被迫流离失所。


    修大法获益 云南李文明被非法抄家劳教

    云南省食品公司车队李文明修法轮大法后身心获益,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期间,被非法抄家劳教迫害。下面是他自述其经历:

    我叫李文明,男,59岁,1969年当兵,1973年退役到云南省食品公司车队工作,家住昆明市大树营银福小区。我修炼前的工作是长途运输,生活无规律,落下一身病。1996年6月朋友介绍我到法轮功炼功点炼功,又让辅导员帮我请了《转法轮》书。回家后坚持看书,明白了很多真理,思想升华,境界提高,身体也达到无病一身轻,有使不完的力气。

    1999年7月江泽民与中共邪党狼狈为奸,发动了这场对善良法轮功群众的残酷迫害。尽管谎言流毒迷惑了很多人,但我依然没有改变信仰,并坚持向世人讲真相,让世人明白邪党的邪恶本质,知道大法的美好。

    2008年8月1日北京奥运会期间,金马派出所的李署勇、洪金剑带着一些保安到小区排查。我刚到值班室,他们叫我到后面的车库看堆放的汽油。我领他们过去后,片警李署勇偷翻我放在值班室的包。包里有几份警察明白真相后修大法的体会。于是他们就叫来官渡区国保大队的冯军、赵智勤、金马派出所的洪金剑、大树营社区的综治办主任,带着四五个保安来非法抄家。他们翻箱倒柜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把家里搞得一片狼藉,抢走了师父的法像、两本《转法轮》和其他一些大法书,还有几本《明慧周刊》、三星多功能打印机、复印机各一台、纽曼mp3一个、未开封的复印打印纸4包,手抄笔记本两本,教功录像带两盒,未装订的新经文两本,经济损失约五千元。抢走东西后,又翻我的背包照相。

    之后,不法警察把我绑架到金马派出所,过了大约个把小时,又把我拉到官渡区公安分局。冯军和赵智勤非法审问我资料的来源,和谁联系。我告诉他们是别人从门缝里塞进来的,上街别人发的。他们就反复追问到快到半夜12点多。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给我饭吃,你们想饿死我呀?他们问我吃啥,我说修炼人填饱肚子就行。他们吃完饭后给我带来一盒炒饭。饭后又要采手印,采不上。

    后来又把我劫持到关上看守所,叫我签字。我不签,不配合,因为我没犯罪。又进行体检,血压高,180/100.又搜身,让我脱光衣服,纽扣、金属、裤带、鞋带都不准用。监室又小,人又多,睡觉都得侧着身睡,翻身都困难。刚睡着又被叫醒,白天闭一下眼都不行。上卫生间还限时。在监室会上我给同监室的人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真正修炼的大法,祛病效果奇特,大部份人都明白真相。

    非法关押在看守所26天后,又把我送到禄丰县罗茨大坪坝劳教所,非法劳教我两年(昆劳管决字2008 第503号)。到那里体检时我血压180/110.在那里包夹来看管我,逼我写“三书”,我抵制无理要求,他们就用全封闭的方式迫害我,不准我跟任何人讲话交流,每星期只能吃一次肉。

    在那里经常有警察来找我谈话,当时我也给他们讲真相。有一次一个警察问我,“国家”(是恶党)取缔法轮功,为什么还要炼?我就给他讲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其它国家和地区,包括港澳台,都自由修炼,为什么唯独大陆不让炼呢?最后他说说了大法的坏话也不会有什么报应。我告诉他不要这样讲,这样对他不好。到两天后他腿摔断了,遭到了报应。

    2009年3月的一天,我去打开水,灌满水壶后,刚提起水壶,突然腰杆疼痛,过了两天腰都直不起来,测血压高达220/150.到4月9日家人去办理了保外就医回家。

    回家后,经常受到官渡区国保大队、金马派出所和大树营社区以及小区值班人员的监视,他们经常来干扰我的生活,偷偷照相、跟踪、上门回访等。

    我修大法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无病一身轻,给家庭和国家减轻了很多负担,对社会有百益而无一害,为什么要对我迫害呢?对我的迫害也只是这场对修炼法轮大法的善良人的迫害的冰山一角,更是共产邪党篡取政权后对无数无辜百姓迫害的一个缩影。

    法轮功学员信仰大法、讲真相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告诉人们真相,是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不希望善良人受邪党谎言欺骗,将来不给邪恶做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