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联邦国会议员:我知道,我来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德国法轮功学员继续在德国西南名城弗莱堡市举办信息日,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为制止这一暴行继续做征签。

来往的居民、游人中,无论是夫妇二人、一家几口,还是结伴而来的多位朋友,一人签了,其他人不用动员,都主动跟着签名。他们表示,这样的事情非同小可,必须尽快制止,否则这个世界就危险了。

'各地民众在德国西南名城弗莱堡市举办信息日上了解真相'
各地民众在德国西南名城弗莱堡市举办信息日上了解真相

医学院的一位大学生签名后,问有瑞典文的表格吗?他说自己是双重国籍,还有瑞典国籍,“我想也可以签吧!有更多的人出来制止才对。”

一对年轻人走过来,学员问他们是否愿意签名反对活摘器官,他们问,是法轮功吗?学员说是,对方接过征签板就签了。他们说曾在瑞士接到过相关资料,知道这事,揭露罪行很有必要,越曝光越早结束,“你们做得对,要坚持下去,这对我们很重要”。二人还关切地问现在情况怎样了。

联邦国会议员:我知道,我来签。

德国大选前的最后一个周六,弗莱堡步行街上设有各大政党议员的信息台,本选区的议员都出来和选民见面,聊天。学员一一走到他们的信息台前,当面告诉候选人,本选区已有数百名居民签发了要求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请求书,请他们关注。联邦国会议员艾尔勒先生,看了一眼递给他的征签簿,说:“我知道,我来签。”随即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笔,在反强摘器官征签簿上签名。

了解真相的民众讲真相

学员遇到一位德国小伙子。对方英语不够好,学员德语也不够好,俩人一时难沟通。小伙儿正犹豫是否在征签簿上签名时,过来一位先生,他说自己以前接过这位学员的真相资料并且签过名了。他还说自己仔细地看了带回家的真相资料,并查询了相关信息,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比较清楚了,他可以讲给这位年轻人听。于是,他用德语认真地给小伙儿讲了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活摘”罪恶。小伙儿边听边点头,最后在征签簿上签了名,诚恳地说“谢谢”。

主动讲真相的德国先生表示,他相信中共倒卖人体器官是真实的。他说:“我弟弟肾不好,医生曾经告诉他有肾源,问他是否要换肾?”他表示,医生说的肾源不会来自德国,因为谁都知道不仅是德国,世界各国都是人等器官,而不是器官等人。德国医生说有肾源的时候,是中国那边器官移植市场高潮的时候。

德国先生说他的邻居是某党派的政客,问能否给他一张征签表?他想请他的这位邻居也来签名。分手时,他还热情地邀请学员去他家做客。

摩洛哥律师:可以推定,“强摘器官”是中共行为

一位棕色皮肤的中年男子围着英文真相展板转了几圈,来回地看。他签名后说,“我是摩洛哥律师,学国际法的。”他表示,他和他的同仁对中国那里发生的活摘器官,关注很长时间了。盗卖器官案件在世界上不少地区有发生,但是那种零星的小案子和中国发生的大宗案件性质不同,我断定后者是政府行为,它涉及大批人被虐杀,触犯了最严重的反人类罪。

他说:“我没有直接的证据说那就是中共支持干的,但是从各种迹象分析,不难推断出这个结论。被强摘的对象,为什么集中在你们法轮功修炼团体、新疆维族、藏族佛教徒这些群体身上?这是种族灭绝罪的明显特征,象纳粹屠杀犹太人。另外,持续的时间很长了,始终不断有新案例控告。一个铁腕政权,难道制止不住这种恶性案件的发生?一般情况下,这类犯罪不会是普遍的,因为它太残忍了,超出人类人性的底线。中国那里曝出是军队、警察、政府医院和监狱合伙在盗取器官做生意,它们不都是官方的吗?在国际上几年来的舆论压力下,如果至今还没有停止,那就更证明这是政府所为,因为个人和什么民间组织是没有这种可能性的。摩洛哥住有很多世界上的富人,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向他们大力招揽过生意,说明他们有充裕的器官来源,足够全世界富人移植用的,只要出得起钱。”

马来西亚女士:请你们继续呼吁

怀抱婴儿的马来西亚妇女一边签名一边说:“这几年我在网络、媒体上听说过盗卖器官的事,什么丢孩子啊,这个世界不安全,让人提心吊胆。但是,今天我第一次听说,在中国是(中共)政府参与这种罪恶,而且已经为谋利杀害了很多人。这就更恐怖了。中国(中共)当局成了杀人魔鬼,不能想象!请你们继续呼吁,直到被彻底制止,为了世界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