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的每一步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集体炼功,找回“修炼如初”;师尊呵护,闯过凶险考验

2013年纽约法会师尊亲临讲法,我的心灵被深深震撼。师尊说:“人千万年的轮回等待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那时生命深处的感受使你什么人心都能放的下,下定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那个兴奋的心情使人精進。可是时间一长渐渐的就没那感觉了,人的惰性啊,人的各种观念,在社会上的杂乱现象面前,对人都构成了各种引诱干扰,所以有句话叫“修炼如初,圆满必成”。”[1]

一段时间以来,自己总是以“忙”为由,其实是“惰性”,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由于忽视炼功,身体容易疲劳,最终影响效率。如何做到“修炼如初”?我想既然是炼功人,那就从最基本的炼功做起。纽约法会回来后我加入媒体同修每天早晨的集体炼功。我想作为大法弟子,不管手头有多少事情, 千万不要变成常人做大法的事,应该是炼功人证实法。

坚持集体炼功受益良多。一早发完正念,准时出门。在炼功点,师尊熟悉而又亲切的口令让我每天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师尊口诀的每个字打入生命的微观里。随着炼功,每个细胞充满能量,身体得到充份演炼,感觉轻飘飘的,仿佛找回了得法之初每天炼功不落而带来的那份轻松和美好的感觉。

一天早起要发正念,刚起身,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止不住呕吐。考验突如其来,身体反应剧烈,感觉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来势凶猛,颇有夺命之势。主意识清楚知道这是假相,不能承认。向内找漏的同时,生命微观中发出一念:我的生命是来同化“真善忍”大法的,修炼中的不足我会在大法中归正,另外空间不论多高的神,不配考验。由于身体从未有过的极度不适,人的念头随即翻涌而上:这么难受,实在不行,就不去炼功了,休息一会再说。很明显人心与神念激烈交战。坚持发完正念,开车到了炼功点,看见同修们已开始打坐,我冲到洗手间又拉又吐象虚脱了一样。坚持打完坐,感觉好了一些,迈進车里的那一刻还是头晕目眩。这种假相持续着,从开车送孩子上学,转乘地铁上班,上班时坚持对遇到的有缘华人讲真相、其同意三退,一直持续到中午发正念。

分分秒秒过关中不论人的这张皮囊怎样痛苦,觉得难以承受,主意识非常清醒否定这种师尊不承认的安排。午餐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学法,一股巨大的能量通灌全身,师尊的法,清理着我生命的最微观,我体会到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班后,原定的约见没有被取消,照常進行。来势凶险的魔难,就在日常生活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被落下、不受干扰的情况下,被师尊洪大的慈悲化解了!饿了一天,吃过晚饭,象脱了一层壳似的,我浑身轻松,感觉一层败坏的物质从体内被清理掉。我知道旧势力安排的险恶考验变成了弟子正信师尊、正信大法提高心性的又一级台阶。

定下神来,向内找、问自己:是什么人心招来这凶险的魔难?剥去表面的呈现,层层深挖下去,是那个后天形成的、生命在降低层次往下掉、增加私心的过程中产生的顽固的“自我”。当这个“自我”因做成一点事,暗藏着心满意足、沾沾自喜、甚至贪得天功证实自己时,实质已偏离了修炼的真理和正道;当“自我”的观念、喜好和要求得不到满足而产生怨气,甚至心动妄念、对师对法产生怀疑,進而为了满足人心、摆不正自己与师尊和大法的关系时,那就非常之危险,旧的势力会竭尽所能让它们的安排得逞,加大人的执着,幻化出各种假相,進一步诱惑修炼人在敬师敬法和信师信法上误入歧途。那些后天败坏的物质和无知中造下的业力虽然一直努力地想要摆脱修去,如果没有时刻警醒,认清平时的一思一念,虽然一边在修,一边也许还积累着这些败坏的物质。

师尊慈悲,珍惜弟子想要做到“修炼如初”的努力,旧势力纵有千变万化的种种邪恶考验,也难逃师尊正法的“手掌心”。身为师尊的弟子,大法的粒子,弟子何以有幸今生与师同在,与正法同在!

二、看清魔难本质,警察放行,撞车事故“化险为夷”

为了维护我们当地每周五集体学法交流达到整体提高的修炼环境,协调人花费大量的时间逐个打电话,每周找人安排交流。这个集体学法和交流的环境伴随着我走过了从个人修炼转向揭露邪恶、制止迫害、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岁岁月月。每次参加集体学法和交流都象参加小法会一样,自己特别受益,因此形成了期待,总抱着要从中索取和获益的心。一次听到一位西人同修呼吁,不应该这样让协调同修花费大量时间打电话找人来交流了,这个环境需要我们大家共同来维护,他希望更多同修能主动把自己修炼的体会分享出来。当时听了特别触动。每次参加集体学法自己只想从中获取,从未想到要付出而主动去交流,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私心啊!

我因此动心写了一篇讲真相劝三退的体会,在周五集体学法交流后,一位同修找到我,希望将文章改写后投给大法网站,她希望我能提供照片,说大法网站不仅是全球大法弟子可靠的交流平台,平时也有邪恶在盯着看。她补充说,如果担心国内亲人的安全,不放照片也可以,当然肯定是放了照片更真实,力度更大了。
同修的交谈,让我感受到师尊对我修炼的珍惜:我只是动了一念想要修去私心,师尊就给机会,就让我点滴的体会在大法的网站中能与更多同修分享、结识有缘、还同时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我想国内的父母因养育了我这修大法的女儿能被师尊往前推着在证实大法,他们会因此而享有福份,邪恶怎么可能动到他们?绝对不会的。

交流稿上到大法网站的第二天,开车回家的路上,我的车在红绿灯路口左拐后,在左线上行驶了一段,因嫌前面的车速度太慢,我打了右灯,在换右线前,仓促的看了一下盲点当时没看到车,没想到一位年轻人右拐后,以很快的速度在这条右线上急行。结果,我的车撞上了他的车。可是由于当时我在车里听着师尊讲法,音量比较大,并没有听到车辆的撞击声。我只是感觉快要撞上这辆车,就迅速将方向盘打回左线,由于没有听到撞车的声音,我就继续在左线上往前开。这时这辆被撞的车,加大油门,从右线直直的插入左线上我的车辆的前方,然后,急刹车拦腰停住。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跳下车,冲到我方向盘的正前方,大声喊叫,他要叫警察,因为我是“撞车后逃逸现场”。一位路人看到对方气势汹汹,就主动询问,告诉我不要怕,什么情况可以先跟他说说。我就如实的把自己没有听到撞车声,才接着往前开,而不是象他说的所谓“撞车后逃逸现场”的情况告诉给这个路人,这位路人帮着我去给那个年轻人解释。那个年轻人说,他在车里听到的是剧烈的撞击声,我在车里怎么可能没感觉,他就是不依不饶不接受,然后扬着手机说,他在报警。

这位年轻人说他在车里听到巨响,可前后左右查过他的车,也就是被蹭去了一点油漆,而且几乎从外观上还看不出来。而我在车里什么撞击的声音也没听见。我理解:一场原本激烈的车祸在师尊的慈悲护佑下被挡着化掉并将损失减轻到了最低。由于现场没有人受伤,车辆只是被刮了一点油漆,警察过了快一个小时才来到现场。在等待警察的过程中,我想既然错在自己,看他要多少钱赔偿他,尽快了了这事吧,也不用在这浪费时间等那不知何时才能赶到的警察了。自己一厢情愿的这么想着,对方表现出根本不愿搭理我的表情。好不容易警察到了,想上前去跟警察打个招呼,只听那警察呵斥着,让我到一边去等着。我这才坐進车里,静下心来认真的从法上想一想这车祸的来由。我想到了发正念。

当我渐渐静下心来发正念时,我清楚的感受到,另外空间延伸在这个车祸的背后更深远的原因,旧势力再次安排的邪恶检验:你的文章原来只不过是个集体学法时的交流,现在被登到大法网站,你想起到更大的作用证实大法,那我就检验检验你的心性。看清这个车祸背后旧势力安排的检验因素后,我的思想变得非常清晰:文章既然被选用登在了大法网站,我认定那是师尊的选择,那我就要全力的去圆容这样的选择。我会在法中纯净自己的一思一念,任何其它因素不配考验!我念力集中的发完正念走出车外,那个气势汹汹不愿和我说话的年轻人与到场的警察已谈完话。我心生一念:谁说了也不算,该怎么处理,师尊说了算。只见那警察友好的走过来,看了看坐在车上的儿子,当了解到儿子在附近的某某小学上学,就微笑的问他是否还认得她,因为她不久前去那间小学做过讲座,然后就兴致勃勃的与儿子聊起天来,好象这起撞车事故根本不存在一样。不一会,她抬起头,微笑的看着我,说从她做的调查来看,我不属于那位年轻人说的“撞车后逃逸现场”,对方的车也只是擦了点油漆,我们双方留下彼此的信息,没事,我可以走了。

三、在讲真相过程中体会师尊的慈悲呵护

在日常工作与碰到的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也时刻体会到师尊的慈悲呵护。那些了解了大法好的真相并三退后了的人,由于脱离了邪恶,有了正神在管,在人世间得了福报,人这个空间表现上就是案件大事化小,小事被撤,甚至一些看起来很严重的案件神奇般的也被撤诉,他们因此也不用再回到法院来了。我的时间和精力就被派用到与其他更多的有缘人结缘。一些人见过面谈过真相后,还没来得及三退的人,人这个空间就会表现出他们的案件还没有着落而需要不断的上庭。我理解,实际上是师尊慈悲,多次安排他们回来找我听真相最后获机会了解佛法并得救的过程。

记得一次,一对夫妇,他们在国内有着一官半职,因为儿子惹上了官司,那天跟着儿子到法院来上庭。休庭期间,我们有了机会深入的谈了自焚伪案、大法重德修心向上等法轮功真相、活摘器官的邪恶和三退的意义。夫妇俩非常爽快当场都同意三退,临走时还表示要回去好好看大纪元报纸的法律专栏,一方面为了儿子,也希望能对加拿大的法律有更多的了解,另一方面他们也想更深入的了解法轮功。我想:他们已经三退,还能稳定的每天通过阅读大纪元报纸,進一步得到更多的真相信息,所以接下来几周,当他们连续打来电话要求一起吃饭,我都礼貌的推脱了。直到有一天,他们接二连三的拨打我的手机,感觉上好象有什么事挺紧急的,我就回拨给他们,那位太太说:可跟你通上电话了。我和先生想请你吃顿饭,这次你一定要安排个时间。我觉得实在推脱不了,就答应他们第二天中午一起喝茶。第二天早上十一点半左右,收到那位先生打来的电话,他说他和太太准备来见我的路上,太太想抄小路能走的快一些,不想被车给撞了,刚才路人报了警,所以,一时半会赶不来见我了。他在电话中还询问,应不应该上医院。我对他说,要不要上医院,要遵从他太太本人的意愿和她身体的反应和需要的情况,由他太太自己决定。

挂完电话,我如梦方醒,他们拼着命、冒着被车撞的危险也不放弃要来见我,是不是他们明白的一面渴望得闻大法呀?当天下了班后,我打去电话,这回,是太太接的。太太说后来警察来了,他们并没有要求上医院,她坐在地上不停的念我告诉他们的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觉好了很多,后来他们就决定还是回到家里休息。我询问她的身体被撞后的情况,她说没事,九字吉言真好,帮了她大忙,但就是还想能和我见面吃顿饭。听她这么坚持,我答应他们第二天中午我一定见他们。

如期见面后我将自己得法的过程和法轮功如何让自己身心受益的经历讲给了他们。期间那位先生感叹地说,在国内,他的手下就有炼法轮功的,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炼了功面临失去工作、金钱利益、甚至生命都绝不放弃,他说经过这一番交谈,他理解了。他还表示会善待他接触到的炼法轮功的人。他说他去香港就看到《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在过海关回大陆时,他还想好了怎样应对,结果就成功的将《九评》带回大陆。席间,我给他们播放了神韵介绍短片和观众反馈。他们说,看了大纪元上登的神韵全球巡回演出的盛况他们很兴奋,尽管错过了2013年1月当地的神韵演出,他们非常期待能有机会来年现场观看神韵。吃过饭,临别前我递给了他们一本《转法轮》,他们非常高兴的接受,说一定要好好拜读。

几周后,那位先生又是三番五次打来电话,通上电话后,他认真的说,有两件事情着急要告诉我。一是,他们的儿子同意用“李真”这个化名退团退队。“真”就是“真善忍”的“真”,他说他儿子特别喜欢这个化名。第二件事情就是,《转法轮》他看完了,写的太好了,师父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还说,这种伟大用人的语言形容不了。他问能不能让他保留这本《转法轮》一段时间,他虽然看完了,但因为儿子的官司搅得他心烦意乱,他的心不静,等他静下心来后,他要反复多看几遍。

最近碰到一位从国内北方移民来的高级工程师,因超速的告票来上庭。庭上办完他的案件后,我推荐他去看大纪元的法律专栏。听到我進一步向他介绍《九评共产党》,他说他不喜欢法轮功。我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法轮功,有什么问题,不妨说出来,至少大家可以共同探讨探讨。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法轮功为什么讲“真善忍”而不是“真善美”?这个“忍”有什么好,是什么意思?我就对他说,在我现在有限的层次中理解,“忍”具备着非常高尚的内涵。当别人待你不公时,你能够宽容忍让的看待这一切,没有与人发生争执。这样宽容忍让的心,让你自己生活的很愉快,也同时带动你身边的人和环境和睦相处,这种忍往外再扩展下去,就会让整个群体和社会向良性发展。共产党讲暴力讲斗争,不喜欢宽容、忍让。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忍让、宽容则是美德,我举了韩信胸怀大忍之心最终成为刘邦的大将军、国家栋梁的故事为例,他听了不住的点头。

他表示,在江魔头访问加拿大期间,他在华人社区里得到中领馆的指示,只要是法轮功出现的地方,他们就得出现,他们代表的是欢迎的队伍。他说,当时他看到一个黑人在法轮功的队伍里,那个黑人告诉他,他是为了钱才站在法轮功的队伍里的。我给他讲明法轮功教导学员重德修心向善,为了可贵的中国同胞不被谎言蒙蔽,他们是用心在告诉世人真相,绝不会为了金钱。他说,我建议你们把那些明显是中共派来的不属于法轮功的人从法轮功的队伍里清除出去,否则会让这帮坏人把法轮功的清水给搅浑了。

当我针对他提出的大大小小十几个问题回答完之后,他明白了法轮功的人不分春夏秋冬都去中领馆是为了呼吁停止迫害,是为了可贵的华人不受蒙蔽;他也明白了“三退”人数都是真实的,不仅包括退出党员的人数,还包括退出共青团还有少先队的数字;他对难以置信的“活摘器官”的报道也有了认识。他说,你们法轮功应该改变一下策略,不要远远的塞一份资料给人,也不说话。有人碍于情面这边接了,那边随手就扔掉了。你们要到华人中间和我们交朋友,要能解答我们心中的困惑和疑问才行。你看今天这两个半小时的交谈,我的很多困惑没了,我对你们法轮功不反感了,我愿意跟你这个法轮功交朋友,我还可以回去告诉我身边的人法轮功是这么这么回事呢。如果你们是这样讲真相,你们应该持续的做下去,越深入越好。我花了两个半小时讲完真相。通常法庭工作繁忙,很难有两个半小时不叫处理第二个案件的,可是慈悲的师尊看到众生愿意多了解真相,我的工作时间也神奇般地被安排围着讲真相救人而转。

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喝口水,办公室电话铃响了,我的经理高声喊着我的名字要我去处理下一个案件。当我们心在法上,一心想着救人,人这个空间还是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工作。可细细体会,已经被师尊安排得恰到好处。师尊慈悲呵护,每天不间断地把有缘人领到身边,我知道又有一个生命等待着听闻真相与大法结缘,被师尊救度!

个人现阶段的有限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叩谢师恩!谢谢大家!

合十。

(二零一三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