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冤死案 家人被强行封口 如今要上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六十四岁的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辜兴芝老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点,在米易看守所的刑具——死刑床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时她的家人被恶警强行封口。最近,辜兴芝的妹妹辜兴凤决定向米易县法院控告凶手——米易县看守所狱警朱成龙、林海、米易县看守所狱医陈清等人。以下是辜兴凤的诉讼状的主要内容:

辜兴芝生前系米易县白马镇原回龙村七社农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她把法轮功真相传单拿给她的侄儿去发给同学们,被老师看见了,老师把侄儿叫去,问出辜兴芝,于是打110报告警察。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政保科和小街派出所警察杨正富、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非法闯入辜兴芝家,把她推倒、踩在地上,抢她的钥匙,然后翻箱倒柜,抄走录音机一台,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八千元存折、四百多元现金。

辜兴芝
辜兴芝

辜兴芝先被关押在小街派出所,遭到单波、毛太宁、王应中等人的毒打,后她被劫持到米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辜兴芝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毒打、体罚等残酷折磨。后来她被非法批劳教一年半。由于她岁数大了劳教所不收,警察又把她拉回来米易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辜兴芝开始绝食抗议。遭到恶警和恶医野蛮灌食一个月,人奄奄一息,可是恶警林海还把她铐上手铐,铐在刑床上,没几天,辜兴芝就死在刑床上。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后来经过陆续披露的消息证实,辜兴芝当时被固定在刑床上灌食,被几人按住,看守所狱医陈清用妇产科用的扩宫钳将她的嘴撬开,有时直接用拇指粗的塑料管从鼻孔插入,灌入粥状物。野蛮的灌食,导致辜兴芝的肺部被插破,造成肺部出血和持续高烧,十月份时,辜兴芝生命垂危,由县医院和妇幼保健站医生轮流到看守所每两天给辜兴芝输液及注射不明药物。十月中旬辜兴芝再度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又要把她送县医院抢救,辜兴芝当时是由几名刑事犯扶出监号,双脚是拖着出来的,鞋被拖掉了都不知道。家人前来看望,见此惨状,要求保外就医,遭到拒绝。 十一月六日早上,辜兴芝已经不省人事,说不出话,脚手无力,身体极度虚弱,又一次被送县医院强行插鼻管灌食,这次是由一名刑事犯背、两名刑事犯扶着。从医院回到牢房,也没有取出鼻管。狱警为防止她拔鼻管,将她的手反铐,绑在死刑床上一天一夜,由一名刑事犯看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点,六十四岁的辜兴芝在米易看守所的死刑床上含冤而死。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米易县公安局警察将消息拖到当晚才通知辜兴芝的家人,并谎称辜兴芝是脑出血死亡,并急于要将辜兴芝的尸体送去火化。悲痛欲绝的家人坚决不同意,坚持要将遗体运回家下葬。于是警察强迫其家人按手印、写保证,威胁:不准说是警察迫害死的,不准透露消息,遗体要按他们要求的时间下葬。随后,公安局派了三个政保科警察,伙同乡上三个人员跟随其家人将遗体运回家,并一直在辜家看守,不准其他法轮功学员参加葬礼。警察一直监控着家人在十一月八日将辜兴芝安葬后才离去。

辜兴凤在诉讼状中表示,我姐信仰“真善忍”,对国家、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有什么罪?她要求米易县法院从新审理辜兴芝的案件,逮捕法办迫害死辜兴芝的凶手。米易看守所狱警林海、女狱医陈青等人参与了对辜兴芝的迫害,此二人应有直接责任。

其他迫害责任人:

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向金发;公安局局长刘太明0812-817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