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正念否定活体器官移植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将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活体摘取后牟取暴利,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惨绝人寰,令人神共愤!可是,当我们把器官活摘的真相告诉世人时,有些人却根本不相信,因为他们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可能他们放大他们的思维也无法想象,这个一直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比当年的希特勒还残暴,会对自己的同胞做出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来!可是,当我说出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有人惊讶的大张着嘴,望着我再也不敢说不相信的话。

二零零八年,我在当地铁路附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我被绑架到附近的派出所。我一直给遇到的每一个警察讲真相,有的人不听,还魔性大发的以此为由把我双手分开吊铐在窗户上。市国保大队的警察闻讯赶来,一个矮小、微微发福的中年人,一来就给我一个耳光,嘴里还骂骂咧咧。我心怀慈悲的对他劝善,他无所谓的笑笑,但以后他没再打我。我被吊铐了两夜一个半白天,在这期间,我的两只手被吊铐在窗户上,两只脚被分开,警察用绳子捆住我的双脚,一边一个警察扯住捆脚的绳向两边拉,我的整个身子被悬空,重量压在两只手上,手已经呈紫色。我大声喊师父,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害怕的东张西望。我不肯配合他们的问话,不说真相资料来源。他们就威胁要变着花样来慢慢折磨我,说更厉害的手段还在后面。我用正念将所有的痛苦转到行恶的警察身上,看见离我最近的恶警脸色立即变得惨白,呼吸急促,似乎支撑不住了。一会儿,他们停止了行恶,把我放了下来。

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恶警在行恶。因为邪恶是见不得光的,他们白天不敢用刑,做个假相,把我放下来,和我好好讲两句话,等下午下班后没什么人了,他们就又开始行恶。他们软硬兼施,不仅用酷刑折磨,还用欺骗手段企图骗取我的器官。一个瘦小皮肤较黑的警察坐在我对面,他看起来似乎比较和气,说起话来不急不慢,可是说出来的话却邪恶至极,他说有人有生命危险,需要器官,问我愿不愿意把我自己的器官捐出来。听到他说这样的话,看他那付若无其事的样子是那样自然,我的大脑有两秒钟的空白,我明白了他们有要杀害我的企图,本能的就拒绝了。

这时我感到自己在冒汗,我要求自己要尽量保持冷静,于是我想师父讲过的话,在心里发正念。师父点化我要用神通,我就想师父有关这方面的讲法。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从派出所走脱,让邪恶企图活摘我器官的阴谋彻底破产。

可是,邪恶并未善罢甘休,从此,我经常在梦中梦到自己被活摘器官的情景。在后来的一次绑架中 ,我被关押在看守所时,有一天晚上清晰的梦见自己被活摘器官的整个过程。我被梦中的惨烈吓醒了,浑身不自觉的全身抖动,但我的意识还在梦中,我用被子蒙住头,不自觉的哭起来。旁边的人问我,你怎么了?我立即清醒过来,马上恢复了镇定。我知道是邪恶在干扰,企图瓦解我的意志。我发正念,梦中解体的是由后天观念、业力、人心欲望构成的假我。让邪恶迫害我的阴谋彻底破产。在后来的体检时,我对着机器发正念,让他们保护大法弟子,让检测结果失灵。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邪恶企图活摘我器官的阴谋彻底破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