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

(一)浪子回头

春生属牛,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出生在东北长白山脉的一个小镇上。出生那天,正好是清明节,并不象是诗人笔下的纷纷雨落,而是万里无云的一个响晴天,他的爸爸很是开心,于是他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春生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并没有小牛一般的体魄,而是瘦瘦弱弱,时不时的闹点毛病,有时倒是有点小牛一般的倔脾气。与众不同的是春生从小反应机敏,聪慧过人。春生在亲友们的宠爱和赞扬声中长大,天性善良的他也滋长了很多臭毛病:骄傲、受不得委屈,没有耐心,逆境容易消沉,自恃聪明不愿踏实努力,虚荣好胜,显示心强,乱发脾气……

上学了,书本上的东西,好象总是很容易应付,少年时代的春生傲气日盛,虽然不够努力,成绩总还不错,虽不屑于争第一,总愿意听别人夸奖他最聪明。和小伙伴们一起赛着劲儿淘气,有时还故意结交一些爱惹是生非的朋友,觉得两肋插刀和江湖义气重于一切,不知不觉中,娇惯出了更多的劣性情。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刚开始,十八岁的春生以优异的成绩被上海一所著名工科重点高校录取,攻读热门专业,一切似乎那么顺利、如意、顺风顺水。大学里,春生再也找不到约束的感觉,开始逃课,结交趣味相投的同乡,后来学会了抽烟、喝酒,甚至聚众滋事、打架,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另类。春生自己其实也很苦恼,不知为何而生在人世,没有目标,浑浑噩噩不能自拔。

人生的波折有些不可思议,春生被大学开除了,其实只读了一年多,老师便叫来了家长,让春生收拾行装回了家乡。那个时候,不读书是没有前途的,春生出生在贫寒的工人家庭,为了翻身只得重新回到高中校园,等候几个月后再来一次高考。

转过来的秋天,春生又接到了北京一所工科院校的录取通知,他改了名字,再一次走入大学校园。

一九九五年的夏天,春生该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暑假家乡发了洪水。河堤决口使得邻县县城成了泽国,最深处达到九米,军队的冲锋舟直接开着到银行的六楼窗外,翻進去抢运保险金柜。数日里目睹着洪水漫漫,春生突然感到在灾难面前,自己是那么渺小、脆弱。

大约是十月里的一天,春生在北京的人民大学校内书店里,偶然间见到一本《转法轮》。翻开书,便看到师尊微笑着看自己,尽管还不知道这本书将改变自己一生乃至永远的命运,却毫不犹豫的请了一本。当天晚上,春生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借着烛光一口气读完全书,大吃一惊,心灵震撼,竟然人间有着这样一本书,心底有一个念头涌动:“这书里说都是真的吗?!”

无论如何,心底深处,对“真、善、忍”有着说不出的好感,对“善恶有报”的告诫,有着说不出的喜欢,觉得世界就应该是这样的,按“真、善、忍”去做人做事,一辈子不亏。

春生真正走入法轮大法是在一年后,一九九六年的十月三十一日,春生默默告诉自己,此生愿全身心修炼法轮大法,言行一致,精進实修。

同学们很快就发现,原来懒散、乖戾的春生,变得勤快、温和了;几年来从来不关心宿舍的集体事,此后开始主动给大家提开水,收拾卫生;烟和酒都扔了;原来满口粗话自以为是豪爽,现在变得彬彬有礼,语言谦和。

这还是你吗,春生?

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里,同学们真的看到了正法信仰可以从里到外,彻底改变一个人:一个浮躁、傲气、体弱而又性格复杂敏感的人,变得平和、宽厚、善意、真诚而精力充沛!毕业留言册上,同学们真诚的写下:祝你功成圆满!

(二)好员工

一九九七年,春生工作了,随缘到了北方的一座省会城市,在一所学校里任教。实践真善忍的人,走到哪里都受到欢迎。

有一年,学校里工作特别忙,一时间,让他既兼顾授课,又带班做班主任,而且一个人的工作量是别人的三倍,他不叫苦不叫累,任劳任怨,高高兴兴,同事们说:你的工作做得有声有色。系里面选举工会分会主席,大家一致选举最年轻的春生为大家服务……

工作中春生从来都是不挑肥拣瘦,不谈条件,别的同事出门办事,总是让学校出车接送,还怨气连天。领导派春生市内公务外出,不管天气多恶劣,路途多远。总是骑上单车就走,按时完成任务,领导嘴里不说,心里赞许:好样的小伙子!由于工作安排,后来春生专职教课,不再坐班,系里的一位主任说:真舍不得你,工作上最好的伙伴!

单位派春生外出培训学员,住宿时,接待单位故意虚开发票,春生善意拒绝了,告诉他们说,自己是法轮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不能贪占公家便宜。接待人员说:你这样的人太少了,可是你们前边来的同事都是这样开的,你和他们不一样怎么行啊?春生见到对方为难,只好同意接待单位的做法,任其把发票的数额写大了。可是出差结束回到单位时,把这几张发票收起来不报账,连自己应得的部份也不报账了,觉得反正宁可自己吃亏,不能沾公家便宜,也不想让别人难堪,默默的自己承担吧。

(三)好老师

当今学校里有一个不好的风气,就是考试前学生们纷纷集体给老师买礼物,以便获得照顾,甚至班长组织统一给任课教师买,春生也接到了这样的“情意深重”的礼物,所有同事都心安理得的接受的时候实在不好硬性推辞,只好等到考试评分结束之后,自己买来排球等送给那个班级作为回报。

给自己主管的班级做奖学金评比,有位学生干部还是春生的同乡,平时学习也不错,而且工作上也挺用心,可是在协助统计班级成绩时,故意给自己多算了一点点分,得以挤掉了另一位同学,成了奖学金获奖名单的最后一名。

春生发现了,找到那位学生干部,善意的告诉他,成绩算的不够准确,鼓励他重新做好,那位学生干部改正了错谬。几年后,已经毕业工作的原学生干部,特意回校要找春生,觉得忘不了这样一位正直、坦荡的老师。

(四)好同事

春生还有很多故事,并不轰轰烈烈,虽是点点滴滴的小事,但丝丝润人心田,熟悉他的人都喜欢和他相处。

他住在单身宿舍时,总是负担起公共区域的卫生;他离开后,水房再也无人打扫。

他在宿舍里,总是默默为大家做饭买菜;吃饭后,同事们把碗一推,总是等着春生刷洗,春生毫无怨言,高高兴兴的做。

个人物品总是有些同事喜欢贪小,吃拿用不说,甚至还偷偷藏起春生的物品储备自己用,春生看在眼里不以为意。等等等等。

同事曾真诚表白:“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一九九九年冬,春生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被迫离开了教师岗位。尽管工作出色,可是学校领导们不敢不执行迫害,要求春生必须写保证书、宣布“不练”了。春生不能认同这样的镇压,这么好的大法,改变了自己的心灵,净化了自己的身心,开创了那么多人人生的新境界,无论如何不能无视真理道义被当权者如此践踏。

春生去北京上访讲述法轮功冤屈;以后被迫流离失所;后来被几次绑架、毒打;春生为抗议无理拘押绝食绝水,捍卫真理与善者的尊严;后来被非法劳教,辗转关押,历尽折磨。然而“真、善、忍”大法在春生心中已然扎下坚实的根基,百折不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