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人难圆: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中秋,是合家团聚的传统节日。然而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永远不能再团圆;有多少母盼儿归、夫盼妻回却被一墙之隔的悲剧正在中华大地上演?原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就是望眼欲穿的其中一个。

近一个月来,周向阳奔走于劳教所、河北省劳改局、唐山国保等公检法部门,呼吁释放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劳教所的妻子李珊珊——也是最后一个被该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然而,各部门相互推诿,以珊珊表现不好、未转化等借口拒不放人,甚至在中秋之际也不让夫妻见上一面。

李珊珊
李珊珊

这对年轻人用青春和血泪谱写的悲壮故事,曾感动了海内外无数的世人……

一、七年等待、感人肺腑

李珊珊,唐山丰润人,毕业于河北师大外语系。曾为坚信“真善忍”而被中共当局枉判九年、为身陷囹圄的男友周向阳伸冤,在等待与申诉中度过了漫长的七年,写下一封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一曲悲歌感动了无数心存良知和善念的世人。这个弱女子的义举却遭中共当局的陷害报复,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被投入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河北女子劳教所。

珊珊在探望男友时写道:“七年前的港北监狱四周空旷,两边是芦苇沟,下了长途车还要往里面走约半个小时,冬天大风吹得脸刺痛,人往沟里倾;一次正赶上下大雪,所有的刑事犯人的亲友都去接见了,只有我孤单单的在监狱门口苦苦等了四个多小时,变成了雪人。偌大的监狱铁门冷冷的关着,我感到这个世界比这飘雪的冬天还要寒冷,”

“向阳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根本没有犯罪,无奈之下我内心却升起一股勇气与力量,郑重的向监狱申请与周向阳结婚。这个举动震惊了监狱,也震动了那些冷漠的人心。法轮功被邪党迫害以来很多家庭被迫拆散,监狱接到的只是离婚申请,到监狱里申请结婚的还没有一例。连续五个月的坚持,监狱终于让我以未婚妻的身份接见,那一刻,我很激动,多年来的心酸与苦难中难得这发自心底的愉悦。”

珊珊纯洁的心灵和义举,感动了两千三百民众为营救周向阳联名申诉。同时也招来了中共的打压报复,零六年一月,“我因替向阳申诉触动了港北监狱,导致自己遭受来自这些政府机关黑社会式的报复行径。……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这更加赤裸裸的冤狱降临到了我的头上。郝宝刚非法审问我的时候说:港北监狱张士林说我给监狱写恐吓信,并恶告我替周向阳申诉喊冤在监狱门口聚众闹事儿。劳教决定书还写了一条:‘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我无法想象,一个政府何至于用这么大的罪名强加在我这样一个弱女子的头上!”

“被劳教那一年我二十五岁,遭受了劳工奴役和暗无天日的寂寞难熬的日子,但想到是为向阳这样的好人讨还公道,心里无悔。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劳教到期的前一天,天津国保局领导到劳教所找我谈话,让我放弃对周向阳的帮助。我郑重的表明态度:从人道讲作为普通朋友有难还要去帮助,更何况我现在是他的未婚妻。”

珊珊出劳教所后,依然坚持去监狱看望未婚夫,周向阳在被又一次强制性“洗脑”、隔离、关小号迫害中,开始了一年多的绝食抗议。零九年四、五月两次被送往医院抢救。由于身体极度虚弱,于同年七月被家人接回就医。

二、九年冤狱、催人泪下

周向阳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六,体重一百三四十斤的健康人,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一个健康的生命竟被迫害到体重只有七、八十斤,心跳只有四十下,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的地步。

在天津港北监狱里,向阳遭受九十七天的“地锚”酷刑:

“‘地锚’就设在禁闭室三平米的‘独居’房间里,‘独居’长三米,宽一米,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密不透光。屋顶上挂一灯二十四小时亮着,地上一侧二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我被仰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向外张开(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铐在地环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悬在水泥地上,坠着脚镣,脚镣是锁在地上的,手铐和脚镣没有活动的余度。我头顶的板凳上坐一个包夹犯人骑着我坐,控制我的头和手不能动。”(摘自《周向阳的证词》)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港北监狱监狱长魏炜,五监区监区长张士林、分监区长宋学森组成领导小组叫“百日攻坚”,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十二月八日,警察指使犯人(丛书伟、张斌、李万军、廖津鹏、霍洪刚等)把周向阳拉到“独居”迫害。“地锚”这种姿势看上去很简单,每天都这样“锚”二十小时,时间长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是电棍无法比的。吃饭或是方便时人想起都起不来,不会动了,只能缓一会,慢慢活动缓缓。犯人就一边一个拽周向阳的胳膊一下把他拽起来,剧痛使周向阳忍不住喊出声来,然后再被放下,再被拽起来,犯人们说是帮他“活动活 动”,实际上是有意折磨人。

开始时周向阳绝食反对这种迫害,七天七夜没吃没喝,出现吐血、抽搐等症状,量血压,血压计没有反应,又换了一个血压器,量出低 压三十,高压五十,摸不到脉动,即使这样它们还坚持用地锚的方式迫害,生命的可贵在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和犯人眼中轻如草芥。三个多月,“度日如年”在周向 阳的心中早已不是个形容词了。二零零六年三月周向阳出“独居”时,腰已经直不起来了。同年十二月,周向阳被转到天津监狱。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周向阳再次被转到港北监狱。港北监狱当时成立了一个九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监区长是杨中水,副监区长是宋学森等。刚一下车,就 被四个犯人包围架到屋里强迫剃光头,不让洗,强迫坐板凳,四人前后左右用力顶,前边人顶膝盖,左右打大腿,后边人顶腰,周向阳腰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零五 年至二零零六年在港北监狱“独居”被用地锚迫害的),下意识用劲保护自己的腰,他们就六七个犯人把他按倒在地,有按头的、按脚的……还拳打脚踢。后来宋学 森(副监区长)来时,周向阳问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还动手,宋学森说:“不动手,还动脚啊!”等他走后,那群犯人又把周向阳按倒在地,犯人王新广用脚 在他大腿上狠踢几下,致使周向阳十多天不能正常走路……

向阳说:“我太了解港北监狱的邪恶了,我没有别的办法,要不就反迫害,否则就是没完没了的各种各样的迫害折磨。我绝食了。监狱又把我送到“独居”,又给上了地锚,当时七、八月份,天气特别热,“独居”里气温比外面高好几度。那些包夹的犯人都不愿在里边呆,我小便时给我开镣铐的犯人进来半分钟都受不了,可我却被每天二十四小时这样“地锚”着,监狱又安排那个叫王新广的犯人到“独居”来,晚上威胁说要弄死我。使劲压我的腿,腿一半是悬空的,非常痛苦,还在外面纱窗上开了一个洞,蚊子可以飞进来,因 为我的手脚被锁着,只能任蚊虫叮咬,这样又‘锚’了将近一个月。”

三、“请鼓励我继续走吧----这条正义的伸冤路 虽然它是如此险恶、艰难”

为营救周向阳出狱,燕赵儿女演绎了又一曲悲壮之歌:“在得知我心跳只有40多下被送到监狱医院,却仍不放人的情况下,父亲开手扶拖拉机拉着母亲十几个小时从老家(秦皇岛)昌黎到天津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冒着零下十几度严寒,年逾花甲的父母身穿状衣,七十多个小时日夜驻守在监狱门外拼力抗争,其艰辛的程度是很难想象的。”

二零一一年八月起,秦皇岛昌黎县一千五百位民众联名救助法轮功学员周向阳,事件在海外网站的接连报道,引起很大关注。《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感动着更多的昌黎乡亲,联名支持救助周向阳的民众人数继续增长,签名范围突破本村本乡镇,至同年九、十月份,签 名已辐射到昌黎县近十个乡镇,联名人数近二千三百人。

大赦国际网站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以“紧急行动:法轮功人命危”为题发表文章,关注被非法监禁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改名为滨海监狱)的工程师周向阳的情况。

回到家里,通过学法炼功,周向阳的身体恢复很快。终于与等待七年之久的未婚妻珊珊完成了婚约。

当新婚不足一年的丈夫再陷冤狱时,珊珊又一次开始了不屈的申诉。天津610及港北监狱为了阻止珊珊对港北监狱的控告,和对民众联名事件的打压,勾结唐山国保再次构陷报复珊珊。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将她再次非法劳教两年,后关押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四月底,周向阳在被营救出狱后,写下续篇——《纯真纯善 蒙难蒙冤》,同时开始了营救妻子李珊珊的艰难申诉……“请鼓励我继续走吧----这条正义的伸冤路 虽然它是如此险恶、艰难”。

遭受深重冤狱酷刑、九死一生的周向阳这样写道,“面对这样险恶的现实,面对根本就不准备讲法律的政府部门去申诉,对于刚刚走出冤狱依然虚弱的我,是那样沉重……然而申诉是没有错的,也不仅仅为了珊珊,这颠倒的一切,是不能够接受,不能够承认的。为了营救我,不光亲友,同修,付出努力,甚至乡亲、更多素不相识的民众,甚至海外正义力量(如国际大赦,致信中共要求释放我),都以正义的精神发出呼声,而且这样支持法轮功的呼声在海内外此起彼伏已成大势,我感激中也备受鼓励。”

这对儿信仰“真善忍”的年轻人的感人故事,赢得了无数世人的同情和关注,近十家海外媒体也纷纷转载了他们的事迹。许多民众为营救李珊珊征签已达5291人。他们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迫害的冰山一角,揭露这阳光下的罪恶,不仅仅是为了李珊珊,更是为了唤醒更多民众心底的善念,了解法轮功真相,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附: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地址:河北省鹿泉市铜冶镇(石铜路) 邮编:050222
三大队大队长:王新。
三大队干警:赵曼、许洁、许文静、刘子维18903216536、刘佳、李新、李哲、
张宁、张晶、张艳艳、吕丽洁、尤队长。
相关电话
所长:芦又林
副所长冯克庄0311-83939177、0311-83939125、13933840195,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恶警后台)
副所长助理于衍0311-83939166、13582132059(邪恶)
副所长安焕娥,0311─83939168(副所长,主抓二、三大队)
王任0311─83939196(书记,特别狡猾)
郝林83939188
苏瑞平83939198
刘维真83939138
王伟卫13653113202
管理科:科长尤杰
科员:张宁、张君0311-83939137、0311-83939125、0311-83939124、0311-83939133
办公室科长郝启0311-83939199、83939109、83939111、83939150, 0311-83939600
住所检察官:田丽媛(女,50多岁,邪恶),
0311─83939157(监察室负责接受劳教人员及劳教人员家属的申诉和咨询)
教育科(六一零)科长陈瑞、科员:队长董某、主任王某0311-83939129、83939130、83939162
警戒科长0311--83939143、83939121、83939122,
政治处主任0311--83939128、83939117、83939152、83939147,
监察室科长0311--83939160、83939161
财务科长0311--83939118、83939131、83939163,
生产计划指导科长0311--83939108
生活科长0311--83939126、83939127、83939139、83939132,
医院院长0311―83939123,医生马锁功(特别邪恶,抵触大法,灌食时折磨大法弟子,军医出身)
一大队0311--83939136
一大队内勤0311--83939191
一大队值班室0311--83939135
一大队亲情电话0311--83939137
三大队大队长0311-8393-9168、0311-83939125
恶警师江霞0311-83939112,张宁的妻子
吕亚琴13483688101
劳教所警察:吕亚芹、王欣、王海燕、张晶晶、丁佳佳、李新、张宁、刘子微、赵小萌、李哲,牛丽、赵媛、王伟卫、张英、张燕燕、张琳、魏伟、王倩、李芳、高欣蕾、刘坤、安小飞、梁小惠、刘燕、王森、臧志英
副大队长:梁小慧,30多岁,对象是管理科赵楠。
警员:高欣蕾,30多岁,离婚,有两个男孩,经常动手打大法学员。
警员:王倩,30多岁,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
警员:张艳艳,30多岁。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
警员:王森,30多岁。
警员:常林,30多岁。态度较好
警员:揣伟,30多岁,态度较好。
警员:张琳,30岁左右,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警员:张英,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河北省劳教局
河北省劳教局地址:石家庄市裕华西路西二环外
值班电话:0311--85510100
局长办公室:0311--85510201
河北省劳教局综合管理处0311-85510631
教育处(610)
处长冯贵福(邪恶)82974729、88607848、13931229866
杨处长88607847、88607842,
谢处长88607841
王辉、曹锋88607852、
范琳、赵英超88607848
孙跃荣88607840
刘维真、杨朋88607855
李彦杰88607856
冯文征88607847
李逸民88607845
郭玉玲88607846
王填83607827

办公室(对外叫信访办)
主任曾宪成88607836
副主任韩立功88607833
副主任缪德荣88607840,
冯勇88607836,
苏慧88607817,
顾会章88607828,
罗云川88697834,
马莉88607831,
赵永恒886077832,
王继文88607829,88607843,
唐志华88607842
管理处 :
阎承祥88607850、83635917,
邸恩德、李敬国、赵名玉88607851
政治部:
徐鹤、薛福忠88607844
姚福和83634584
钱丽丽、张毅、梁旭东88607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