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子弟:坚信大法 师尊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从小生长在邪党政军的部厅级、军级家庭里,是吸着邪党文化毒汁长大的,是邪党篡国后的第一批红领巾,无神论、对党的迷信论,早已在幼年时就扎在我的脑海里,坚信邪党、忠于邪党、维护邪党已到了病入膏肓地步。就我这种家庭背景以及特别经历,能够一下子转入法轮佛法的修炼,在一般人看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一样。只一本《转法轮》就使我大彻大悟。我个人又是个从小“先天不足”,极具劣根性的人,从小失去母爱,缺乏父亲教养,自己依仗着家庭背景而有恃无恐,打仗、惹祸、有强烈的报复心……

而我得法后,感到脱胎换骨了。如果我不得法,很难想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也许很难活到今天。文革中,我家父辈均被关入监狱,后虽然平反,但落的一身疾病。为此,炼法轮功前,我一直伺机对仇人進行报复。是法轮大法将我从强烈的仇恨、争斗心中解脱出来,破除了我先前愚昧无知、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神论”思想。我知道了宇宙的法理:“人在做不好事情的时候,就会损德。怎么损呢?当这个人骂别人的时候,他觉的占了便宜,出了气了。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谁起这个作用?就是宇宙这个特性起这个作用,所以你光想得不行。”[1]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知道一个人无论对别人做了坏事,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我从心底深处感恩师父,那种心情是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表达的。

我于九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得法,自得法以来,我一直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得法后我经历的事情太多,一旦想写出来,真是千头万绪,又怕写不到好处。历来的法会投稿我都很想写,可欲言又止。今天我终于动起笔来并一气呵成,总算向恩师交一份个人修炼汇报。

我已七十多岁了,但身体健康,面色红润,走路轻快,一点也不像古稀之人。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因坚定大法修炼被中共非法劳教过,数次被非法劫持进看守所,多次被非法抄家、罚款。但是,无论邪恶如何疯狂迫害,我坚修大法的信念象金刚铸成的一样,是任何人、任何力量也动摇不了的。我从未写过什么“三书’,也没口头说过或写过一句不炼功的保证,更没说过一句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也从没说出过同修。我这不是在宣扬自己,我只是证实了大法能改变一切,是大法的威德和师父的慈悲教导。以下就写几个具体的事情:

得法前我已经吸了四十多年的烟。我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后,立马就把烟彻底戒掉了。想想那么长时间的烟瘾了,怎么说戒就能一下子戒了呢?!这不神奇吗?

刚刚走入修炼时,一次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带,我出了会场就连忙找厕所,又拉又泻,过后整个人就感觉浑身轻松,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当时也觉的太神奇了!

二零零零年秋天,我被恶人骗上车,拉往洗脑班。半路因骗我的人有事下车,我乘机跳下车,飞快的就往家跑,警车在后面竟然追不上我。我捷足先登上了三楼,公安分局局长只差一步没抓住我,我進了家把防盗门锁上。事后,人们把这事作为传奇而议论,有的笑着对我说:“你真有两下子,竟然敢和警车赛跑、和局长捉迷藏。”这全是修炼法轮功赐予我的能力和智慧!

警察没抓到我,仍不死心。一天,公安局局长带人包围我家,说要破门抓我。那天我家单元门口有两辆警车日夜守着,十二人巡逻。当天夜里,我就从我家楼上的水管爬下,在他们眼皮底下走脱了。当时顺着水管爬下时,我感觉身体很轻,要知道我那时可是六十几岁的人,体重一百五十多斤。第二天,保卫处伙同公安分局收买了几个民工,猛力撞進我家,结果扑了个空。我切身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更神奇的是我被非法关押、劳教期间经历的事情:

一次,我从看守所被劫持到劳教所前,不法人员把我送往医院查体。要量血压时,我心里和师父说:“尊敬的师父,您是主佛,我是您弟子,敬请您把我的身体演化一下。”一量血压,高压二百。恶警很惊讶,不信再测却是二百一。他们直接把我送到劳教所。警医给我量血压,一测却是二百二。他说血压一百八就不能收,回去吧。送我回家的警察张口结舌的问我吃什么了,当时我心里也感到太神奇了,血压怎么一次比一次高,可我从来没有高血压。我心里想:怎么这么灵!一求师父就管用。难怪师父告诉弟子遇到危险时要想到求师父保护,喊师父的名字。

我在本地区,警察叫我刺头、老顽固。事后,他们不死心,又把我送到市洗脑班。他们打算“转化”我一个月等血压降下再送劳教。可是四个月的“转化”,我每月均查血压一百八。当地区财政局共拨款八千元,也没把我“转化”过来。在“转化班”时,市“610”主任叫我表态,我笑呵呵的说:“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他大笑,拍着我,伸出大拇指说我好样的。省“610”主任以及中央“六一零”主任均叫我表态,我说:“思想无罪,认识无罪,信仰更无罪。我就相信法轮功。”他俩都说:“我很欣赏你的直爽。”后来洗脑班要将我退回原处(回家),当地区委却说:“宁可多交钱,也不把他接回。”我心里想:我师父说了算。结果,我很快回了家,正赶上过年。

又一次,有关人员到看守所问我:“法轮功好不好?还炼不炼?我可提醒你,你只要说三个炼、三个好,我就判你三年。”我一口气说了十个炼,十个法轮功好。结果恶人真的非法批了我三年劳教。我心里想,这也太笑话了,就因为说个法轮功好和炼就被批劳教三年。我被劫持到省劳教所时,体检量血压,由于我当时念不正,心想已進入了劳教程序,再求师父可能就不管用了。结果量出的血压一百六,正符合留下教养的条件,真象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

在劳教所,九十天的罚站,每天面壁站立二十小时。我心想不能就这样站以待毙,被邪恶活活整死。就在这时我鼻子出血了。我被送往劳教所医院,我又求助师父:“师父,您是主佛,我是您弟子,敬请您把我的身体演化一下。”量血压时一下子就是二百二,当时他们逼我服用两片降压药,趁没人看见我又吐出。二十分钟后再测竟然是二百四,这可吓坏了大队长,又叫来了所长。他们想给我打针。我当时大喊:“给我打针,我就撞死在这。”所长说:“你只要说一句不炼了,我立马派车把你送回去(回家)。”我笑呵呵的说:“我死在哪里都是圆满。”医生和警察向我暗竖大拇指。所长骗我上车说把我送回大队,结果是送我到劳教所的住院部。住了十天院,期间我把所有吃的药都暗自吐出来。他们没敢给我打针,怕我撞墙。加上我心脏二十分停一分钟,他们拉我回劳教所大队呆了十天后,便将我送回家。住院期间,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有不少神奇的事,限于篇幅就不写了。这些经历让我亲身实践了大法修炼的神奇,见证了师父对弟子的时时慈悲呵护!

总之,我所能做好的一切,我一切的改变,无不证实了大法的威德和师父的大慈大悲。我在修炼中还有许多没做好的地方,是由于我自小特别的家庭经历,受党文化思想毒害严重以及我还未修去的人心如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等所致。我已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就努力修正自己。

以上所述仅在我个人目前层次,难免会有错误和局限,万望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