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求索 寻找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

找到解答心中疑问的师父

在八十年代我因身体不好,练了气功,锻炼身体。随着强身健体,演变为修炼,学过净土和道家的修炼方法,出现了些现象,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于是我再寻找师父,想找个明白的师父,既能保护我又能解答我心中的疑惑又能指导我修炼的师父。

我找到一位净土的方丈,交谈中觉的不对路,又寻了一位密宗大师,也解答不了我心中的疑惑。

迷茫时幸遇一位法轮大法弟子引见,看到了李老师的讲法录像,使我心中的疑惑找到了答案,从内心感到这就是我要寻找的师父,毫不犹豫的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

母亲的话让我更加坚信

一九九六年我得法修炼半年后,母亲来我这儿。母亲七十多岁,信佛教,天目是开着的。我对母亲说;你看我有没有什么变化。母亲看了看我说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你身上有五个圆盘在转动,圆盘里有十字一样的东西转,说着用手比划着卍字符的形状和阴阳鱼的形状。我告诉母亲那是法轮。母亲还说你身边还有个人,头发卷卷的,穿着白色的衣服,后来又说头发变成了蓝色,衣服变成了黄色,我告诉母亲那是师父的法身。母亲说你炼的这功好我也炼,从此母亲也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让我更加坚信大法了。

神奇法轮显现

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生活过的充实,努力的去做个好人,做个超常的人,按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也常常点化我,提醒我要精進。

九八年和同修交流时,看到一些同修交流时的照片上有旋转的法轮,感到十分神圣。有的同修拍炼功的照片,希望能拍到法轮,我也有同样的心,等照片洗出来什么也没有,自己的照片很难看。

不久我又去同修家交流,互谈体会。同修拿来照相机说拍个炼功照吧,心想前两天拍的很难看随便吧。过了两天同修把照片给我,照片上我的头部左边有个大法轮,呈紫黄白色光芒四射,腿左边也有黄白色的法轮。我高兴地跟同修说此事,都说再洗两张吧,我不知不觉的起了欢喜心和显示心。等照片再洗出来时腿左边的法轮不见了,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去执著心呢,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是您心在动

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母亲也跟着修炼,母亲的天目开着的,看到了很多殊胜的景象。一次我和母亲在屋内打坐炼功,我的小孩当时才六、七岁,在屋内来回走着玩。母亲显得很烦躁,训斥孩子。我说妈别着急。母亲说都是你的孩子不听话,刚才屋内很多莲花,叫你小孩一脚一个踏没了。我笑着对母亲说,另外空间的莲花怎么能踩到呢?是您的心动了。我说母亲您再看看,有什么变化。母亲说你的功柱象碗一样粗直,旁边还有花,而母亲自己说她的功柱是红色的,又细又晃动。我对母亲说,是您的心不静,认为孩子踏了莲花就没了,是您的心动了。

法轮大法神了

一九九八年在单位我是个吊料工(装卸工),经常指挥天车把四、五吨的铁板吊装在平车上装满,运到另一个车间。

在一次天车吊料时,我负责装料,因为需要铁链子套住铁板,然后才能吊。我刚把铁链子套住铁板手还没有拿开,天车工就开始起吊,我的手来不及松开,铁链子把我的手紧紧套在铁板上垒起,吊起一米多高。我发出了一声吼叫,天车工才发现把我的手和四~五吨的铁板吊在空中,一般都是骨断筋折,以前有工友把手挤掉的。我想我是个修炼人,是个超常的人,没事。再看手完好无损,铁链子把铁板都勒下深深的印。但是我手扶的地方,没有勒下印迹,真是奇了。和我一起干活的工人都围过来,我说没事,和我一起干活的大哥激动的说真神了,并把自己的安全帽往地下一甩,说:“炼法轮大法的人真神了,就是好。”(其实是师父的保护)

正念出、邪恶逃

在地质队炼功点上洪法、炼功,我当时是辅导员,在学法时有个新学员说××功明天也“讲法”,觉着也不错。我说:“修炼讲不二法门,修炼要专一,再说法轮大法称得起佛法,别的都不是佛法也不配说是法。”也许是我的直言触动了××功,晚上我睡觉时,这东西来给我捣乱,说它成根了,也就是说它修成事了,让我认同它,我说“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1],我用手驱赶它走(因为那时还不懂发正念),我从梦中醒来,我也不在意,我又睡下时,它弄来了三个小鬼,胳膊、腿象高粱秆一样都拿着铁链子来拿我,我一点也不害怕,我背诵着《论语》,手抓住一个小鬼的细腿用手把它的腿弄弯,另一个小鬼用铁链子往我脚心穿,它穿不進去,弄的我很痒痒,我睁开眼,想着大法弟子不能再让邪恶干扰了,我大声的对××功说:“给脸不要脸了,再干扰就不客气了,决不轻饶。”然后安详入睡了,再没有干扰了,我悟到:心到位了,念正了,邪恶跑了。

正念面对,走出来维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北京中南海上访,被中共非法抓捕,后被送到石景山体育场,到七月二十二日押送到保定,我想到大法弟子是合法上访,是应该有合法的环境,不应该被管制、被关押。于是在深夜二点左右,我翻墙走脱来到马路上,叫住一个出租车,去了火车站。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一直在北京,我有个心愿,就是早些还大法清白,当时想不平反不还大法清白就不回家。在维护大法上访期间,我和学员们悟到,让中国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那么更多的大法弟子就应该走出来维护大法,我和鹤岗的老二、长春的一个同修,我们说好,一块三人坐火车去佳木斯到鹤岗。在北京——佳木斯的列车上,我们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先他人后自己,有座先让人,列车员见到我们的处事为人,就对我们说看你们哥仨为人不错,帮我管治安吧!给我们每一个“治安员”的袖章,就这样平安顺利到达佳木斯—鹤岗,通过和当地学员交流学法,作为弟子就要维护大法,就一个公民也应知道真相,很多学员都走了出来到北京维护大法。

三道门锁不住、正念走出

“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的呼声在天安门广场回荡。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我和长春的小弟子在天安门再次被抓捕,警察说抓了你几次了还来,就通知我当地警察,特意把我关押在北京一个(不知是什么地方)设有三道门的屋里关押,屋门还有密码锁,市公安局副局长四人来接我,我再次给他们讲真相,希望还大法清白。这个副局长说,我知道法轮功好,我也看不惯江泽民,但是你不能上访等。让警察轮流看着我,等明天我单位(薄板厂)人来后转交。当时我心想大家一天不明真相,不还大法清白就不回家,就应该上访。上访是我的权利,我不该被关押,等有机会我就走。

等三更了他们还不睡,到了四更时,我看这两个警察有点困了,我心想你们快点睡吧,我该走了,我背着师父经文“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我用手转动密码门锁,我心里对师父说“如果我该走,就让我打开门”,我的手乱拨了几下,门就开了。我轻轻打开门,可门还是发出了吱呀呀的声响,我把门开了一半,这时看我的警察突然坐了起来,我心想别看到。他在屋内用眼寻看一遍,他没看到门开了,就又睡了过去,我心想你们快睡吧!并下意识的对着他们吹了两口气,然后我光着脚拿着鞋,慢慢开了门,走到第二道门,我很快打开了二道门,然后穿上鞋,走到第三道门,大门高有三米,很难过去,我来到院内巷子,两手双脚撑着墙往上上,很快就到了墙头,越墙而去,又投入讲真相的行列。

这真是:
密码锁不住,正念心中留。
为求正法路,何惧路途苦。

还大法清白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为了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我睡过草丛、桥下、路边、树林等,上访又被无理抓捕。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同修交流后准备再次上访。

我们来到最高检察院上访,想找最高检察院院长陈远宾详谈。所以到检察院如入无人之境(看门门卫看着我们進去)直接走入大院,到院内找检察院院长,也不知院长在哪个房间,一边找着,一边打问,这时门卫才发现我们俩,忙截住我们问有什么事,我俩说找院长上访,问什么事,我们回答是关于个人人权问题,门卫告诉我们在正定门(××号记不清了)有接待室。我俩就去正定门,也没找到接待室,我们找来寻去,走到了北京市信访,于是我俩就進北京市信访上访,到了信访局,我告诉他修炼后身体的转变和心性的提高,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对国家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等,信访的人说:“你们来这上访吧,还去最高检察院上访,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知道不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我也知道法轮功好,但掌权人说了算。”我们接着说:“正因为你们和一些人不明真相,才上访,让大家了解真相。”

这真是:

抛家舍业为什么
只为说句真心话
任凭牢狱身践踏
卫持善良护大法

摆脱亲情、情网,不受中共控制

在北京市上访被关押后邢台市警察接管,四个警察给我上了手铐,拳打脚踢,手铐都勒進肉里,手指麻木,把我带進屋内双手反铐暖气上,铐了一夜,后来把我送進一看守所,六一零的人接见了我,说受我家人委托让我写“悔过书”,我说我不会写的。我家迫于压力轮流接见我,并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放弃大法的修炼,写悔过书。我说我不写。六一零的人说:“你现在硬,受够罪就老实了。”姐姐、妻子、岳父几次接见让我写,我不写,我家人为了把我弄出去,让我姐夫代写,岳父答应六一零回家后“再教育”。

回家后,迫于压力,家人轮流做我的思想,岳父每天给我做工作,吵我、骂我,我就和他说我是怎么受益的,声音很大,象是吵架,在家待了一个月了,家人还逼我写攻击大法的反面材料,还说反戈一击法轮功,说电视台还要采访我。我知道这是六一零的意思,他们天天逼我,而我身心受益了,让我昧着良心胡说,我决不做。亲人呀怎么就这么糊涂呢?无奈我只好留了纸条离家出走了,又踏上去北京的火车。

妻子见我不在家,就叫他的三个弟弟到车站找我,那时我早到石家庄了,然后坐上火车去了北京,因为身上没有带多少钱,又找不到熟人或同修,只好乱转,心想妻子也不容易,在家里一定很着急,给她打个电话让她放心。妻子接电话哭了,说我又不顾家了,我说都是你们逼的让我做没良心、不道德、颠倒黑白的事。我决不做。岳父接过电话说,不逼你写了,你回来吧!回家啥都好说。因为身上没有钱,我就回家了。回家后岳父、妻子、内弟等只是劝说着,我也讲身心受益和思想变化。老岳父说:“这可怎么办呀?六一零的人想让电视采访呢,看他这样说不定会说啥呢!还是往后推推吧!”就这样,岳父、妻子不逼我了,时间长了,六一零也不再说采访的事了!

心到位了,自然是另一番景象了。

严刑拷打逼供 决不连累同修

二零零一年我又与同修去北京请愿,希望有个合法的环境。因前几次去北京上访都被无辜的关押,我只好在天安门广场请愿。那天,天安门广场戒严,然而千百万炼功人不断的涌向天安门请愿“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声音不断响起,虽然很多弟子当场被抓捕,同修们义无反顾的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一次次在天安门广场打开……

我这次被抓,被关押在市二看守所,因大法弟子不断被关押,这里的犯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所以通过進一步讲真相,我可以炼功,牢头和我一起炼功、背《洪吟》。

在二看关押一段时间,邢台市公安局开始对我提审,派了三个人逼供,折磨了,然后又派一个手持电棒的進行拷打我、电我,问我谁让你去北京,和谁一块去。我说:“自愿的,就是希望还大法清白。”他不相信就打我,用椅子压住我电我,使我不得不发出声声惨叫。他不想让别人听到我的叫声,就把门窗都关住,用电棒往我嘴里塞,我不配合。他恶狠狠的说:“别说是你,就是一米八的大胖子,我把他打的尿裤子,你就老实交代,免的受苦。”我心想决不连累同修。他变着法打我,高压电棒电我,用脚踏在我身上,用手按着我的头电我,电击的我不得不发出叫声。但是上访就是我自己的主意。

警察拷打我一天,天黑了问不出啥,就不再拷打了。把我送回二看,回到号内,牢头说:“欢迎归来,欢迎。”他双手拍着,弄得整个号的别的犯人都双手欢迎我,说吃苦了,他让手下的犯人给我煮方便面吃。

我想可能我为同修着想,不连累别人,会受人尊敬吧。

师父的点化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抓捕后,定我三年劳教,把我关押在邯郸劳教所。那里的狱警叫我们写“悔过书”,我就写炼是怎样受益的。每天干重体力劳动、拧粗草绳。有一天我干完活回到院内,我们五个法轮功学员走到一起说话,谈学员上访,绝食反迫害的事。我们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有个学员哭了起来。问他哭什么?他说他看到自己的不足(因为他受警察恐吓写了“悔过书”,感到很后悔,对不起师父)。第二天劳教所开会,他站出来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声明写的“悔过书”作废。警察恶狠狠的毒打了他。

晚上睡觉我進入梦中,又看到我们五个法轮功学员在院内交谈,只是穿的衣服和面貌不一样了,有的是菩萨的样子,有的是佛的形象。我看到这美好的景象,我悟到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让我们以后要做的更好。

潇洒走四方,救度世人忙

劳教一年后,家人托人保外就医,回到家,派出所经常骚扰我逼我写“悔过书”等,因不配合他们,不得已我又流离失所。

在流离失所后,我又加入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行列,负责一些资料的运行或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世人。

在同修的帮助下游走在邢台、宁晋、赵县、栾城、临城等地方,并和学员交流沟通、洪法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等,有时晚上一个人自己走在马路上,有时或乡间小路,深夜特别寂静伸手不见五指、黑乎乎看不到路,但是一想着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身上暖洋洋的,什么都不怕了。

在外流离失所期间,同修在吃的方面常给予我很多帮助,同时也去一些人心。二零零三年快过年了,同修买了肠肉等物,让我过年用。另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见我住的地方有很多好吃的就都拿走了,说是去我的吃心。我觉着很可笑,也有点意外,也感觉不是滋味。我意识到这是人心,赶快去掉它。

另外空间的生命说:你们真不容易,受苦了!

在流离失所期间,一次和功友一起跑车运纸,我们刚走在路边,我想闭目休息,两个另外空间的人跟着我们说:“你们真不容易,受苦了!”我们走了一路,他们送了我们一路,总之他们很敬佩我,我想我修大法,洪法是最正的事,另外空间的人也对大法敬佩吧!

我对同修说多发正念

二零零四年流离失所时候,在宁晋我和另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住在一个院内,因为那几天散发真相资料学法少了,同时邪恶也不断的干扰。有一天,白天我准备出屋,一个大黑熊站着张牙舞爪向我而来(吓了我一跳),我马上发正念,大熊很快消失了,我静心发正念才平静安宁。

晚上八点来钟,我和同修发正念,同修刚发了有两分钟,就不发了,在屋里来回走,我看到一个披头散发面黄肌瘦的一个老头罩在他身上,他静不下来,我就发正念铲除它,发了一会那东西才消失。我对同修说你为什么不发正念?他说不知怎么了,就不想发正念。我说那是干扰,以后要多发正念,我就把我看到的告诉他,他说我可记住了,再不散漫了。

酷刑拷打:为使众生知真相,舍弃筋骨又何妨

在临城我们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住在一起,我们经常去散发真相材料、一起学法。一次在发放真相被当地警察跟踪,因为住的地方有很多真相资料,再次被捕,受到警察的酷刑拷打,被当场打折了两根肋条,高压电棒一次次的电击我的伤处,痛得使我满身肉在跳,让我无法承受,当场晕了过去,然后恶警用水将我泼醒继续拷打,逼问我和谁联系和资料的来源,我始终不说,心想不能连累同修,逼问拷打了两天后我又被非法劳教。

恶者作恶事太狂
伤吾身体逼善良
为使众生知真相
舍弃筋骨又何妨
相信真善忍高尚
福泽滋润万民昌

反迫害绝食四十多天,劳教犯人说:“法轮功神了,这是我亲眼见证的……”

我反迫害绝食四十多天,一个犯人说:“法轮功神了,这是我亲眼见证的……”
我再次被非法劳教,把我关押在邯郸劳教所,把我安排在一班。因为恶警打折了我两根肋骨,我一动不动,身上胸部像压了一大块石头,疼痛阵阵象过电一样,因为穿的薄也没有被子,身上凉飕飕凉过全身,一动不动。一天过去了、二天过去了,我不吃不喝。一个岁数大的犯人见我穿的单薄,给了我棉衣棉裤。他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就这样我不吃不喝,我对警察说:“根本就不该抓我,我没有错。”警察说你的资料从哪里来的,我说不知道。警察说资料在你床下搜出来的,你还说不知道,开大会说我顽固,我始终说不知道。警察给我打了饭我也不吃,到二十天时,我晕了过去,这时劳教所才送我到医院,经检查二根肋骨被打折,胸部阴影,我想是瘀血。后来他们和我交谈,让我写经过,说不是他们打的,是地方警察打的,与劳教所无关,就是死了也不是他们的责任。

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幌一个月过去了,犯人对警察说:“他不吃不喝一个月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断气呢。”看警对犯人说:“过一个小时用手试试他鼻子出气不?”我也不理他们,心想你们想让我死,我就是不死。

有一次姓刘的看警查房,对犯人说:“把他被子往后拽一些,看看有气没气。”那个犯人用手拽我被子时,我说“别动”,看警听到我气力十足,说:“看样子能活两天,要死了两块一提走。”我心想你说了不算。

我绝食到四十天的时候,有个犯人对着我和其他犯人说:“法轮功真神了,这是我们亲眼见证的,按一个常人说不吃不喝,七天就完了,现在多少天了,不相信也不行呀!等以后法正过来,我当证明人,我做见证人,真是神了。”

我悟到,如果没有师父管,如果没有师父加持,如果没有师父替弟子承受,我是承受不过去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师父一次次慈悲点化

每当我想起师父的慈悲救度,觉的对不起师父,感谢师尊。这几年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忽起忽落,苦辣酸甜应有尽有,也总觉的对不起师父。在大法受到这不白之冤时,自己又无能为力,努力过,伤心过,低落过,总之是师父的一次次点化,使我才能走到今天。

记得第一次被劳教,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心情沉闷,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鼓励我。一次進入梦乡,站在一个黑漆漆的世界里,然后开始起飞升华,身体像火箭一样转着圈往上窜。一层一层的向上走,由黑升到渐明,再直线上升到光亮,也不知道升了多少层天,我站在山顶是个明静的天空,我知道那里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上边,然而想向上飞,可身体飞不起来了。这时我醒了,我想这是师父告诉我不要气馁,你已经升华了,要继续努力。

记得第二次从劳教所回来,心情非常郁闷,回想自己七次被捕的经历,一阵阵辛酸,心隐隐作疼,不愿回首,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我忽然看到一个仙女(有一尺多长)围着飞,我静静看时,忽然又化作凤凰,是那么清晰……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鼓励我呢!让我不要伤心,让我精進呢!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慈悲、谢谢师父的一次又一次的点化,鼓励、救度,叩拜师父!

注:
[]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