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大法给了我健康和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曾是出了名的病秧子,浑身上下没有不痛的地方,疾病缠身,苦不堪言。每天都挣扎在死亡线上,真是生不如死。2009年11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没吃过一粒药,再也没去过医院。

这都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份,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感谢师父的慈悲和救命之恩。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走出魔难,变的无病一身轻,心情愉悦,真是感到了生命的大自在。师父啊!我千恩万谢,千万倍的感谢您!我要把自己身心受益的经历写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份人生的喜悦。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一直体弱。三岁时父母把我送到姥爷家,当时姥姥已离世了,就跟姥爷一起生活,是姥爷一手把我带大的。长到十二、三岁时父亲把我和姥爷从山东接回东北,因在农村没见过世面,养成了孤僻、胆小、不敢见人的习惯,见谁都害怕,不善言谈,性格内向,怕别人嫌弃,有很强的自卑感。从上学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文化水平很低,认识、理解问题的能力差,到爹妈跟前唯唯诺诺,胆胆突突,心里不落底,每天好象在巨大压力下生活。做什么都看人的脸色,总怕别人不高兴,总是顺服别人,自己没主见,遇事拿不定主意,犹豫、爱幻想,总是指望别人、依赖别人,还一味的讨好别人,更怕得罪人。这样就更懦弱、自卑。

成家后,在单位受到一次惊吓,以后就浑身没劲、整天懈怠发困、疲劳,也精神不起来,无精打采的,萎靡不振。生了孩子后,身体越来越糟,整天头疼,哪都去看,医生会诊是植物神经紊乱,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痛,血管神经性头痛,颈椎痛,抑郁症,恐慌症。成天害怕,担心这担心那,成年累月吃药、打针,熬中药就熬坏了两个盆。有病乱投医,听说哪有能治好这病的大夫就去,甚至找巫医去看,也不管用,对药都有依赖性了,旧病没去,又添新难。

2002年我的脑袋里又长了一个垂体瘤,当听到这一信息时,我都麻木了,欲哭无泪。去北京医治,治疗过程中遭的罪无法用语言描述。回家后放疗,休养三个月就上班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脑袋疼痛不断,大脑疲劳,不能思考问题,总觉的累。整个身体神经系统功能失调,又出现了三叉神经痛、腰椎骨质增生、风湿、关节炎、胆囊炎、萎缩性胃炎、心血管神经官能症、妇科病,后背、四肢从头到脚没有不痛的地方。每天就靠做理疗、针灸维持。每次针灸全身扎四十多根针,其他患者看到我扎针时的样子都揪心,看不下去。每扎一根针我紧张的哆嗦。一年下来还是不见效,这时又出现了耳鸣,一有动静象火车一样轰轰响。我失眠一个星期没合眼,心里难受到了极限。心脏的神经跳动的控制不住、呕吐。没办法又去了省城医院,住了两次医院,找名医、权威针灸,打针、吃药也不见效。

省城的名医、专家找遍了,什么手段都用上了,还是无济于事。身体弱到象纸糊的一样,什么都干不了。治病花了二十多万病也没好,生活中又有诸多的不如意,心灵脆弱到了极点。看见孩子就以泪洗面。我的两眼发呆,面目脱了相,气闷抑郁,是那么憔悴。红尘中的我被病魔折磨的人不是人,都不想活了,到后来每天就琢磨用什么方式结束生命。

在我生不如死、走投无路的时候,妹妹把我带進了大法中,通过学法炼功,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失眠的我能睡觉了,这真是一个奇迹!特别是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头痛病渐渐好转了,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身体。

我是含泪写到此的,师父啊!我书念的少,知识贫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美好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得法前,我不会处理人际关系,见人不会说话,摆不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遇事不知怎样处理,总找别人的毛病、不足,不找自己。埋怨别人,看不起别人,疑神疑鬼的,担心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总想给别人留个好印象,一味的去讨好别人,尽说违心的话,甚至用钱维护与人的关系。

对父母、兄弟姐妹不包容,觉的他们对自己不公,斤斤计较,不忍让。没得法之前,认为自己做的还行,挺好的。学法后知道自己的差距太大,自己以前做的都是为私的,是自己在父母面前没尽到做女儿的义务,对姥爷没尽到自己的孝道,不知道去心疼姥爷。仔细想想,真是后悔、有愧,方方面面都没做到位。现在我不抱怨、不嫌弃丈夫了,不和他争高低了。对孩子也不要求过高了,凡事顺其自然。和娘家、婆家的关系也能处理好了,能善待理解他们了,性格也不懦弱了,遇事知道怎么处理了,和亲朋好友相处,也知道怎样去做了,是大法给了我生命、健康和幸福!我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父、对大法的无限感恩!

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

那是在我刚得法不长时间,我儿子去给他姐姐家卖玉米,那时他才十、八九岁,车上放三层玉米,他坐在上面。四轮车开的很快,刚要下坡,车还没有闸,公路上过来一群羊,司机怕把羊给碰着,就拐向路边,看到路边有棵树,就冲着那棵树开过去,不这样不行了,结果车的牵引杆撞坏了,司机掉下车来,我儿子从拖车上一下甩在地上,那可是够高的,下坡车开的也快,你想该怎样吧,孩子当时坐在地上想:这回可完了,腿肯定是坏了。自己也害怕了,半天活动一下,还好,哪也没事。回来跟我说,我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谢谢师父,我的孩子一点事没有。

还有一次买玉米,回来的路上车上飞轮盒(飞轮早就坏了)劈掉他的一条裤腿,穿着一条裤腿的裤子回来了,要是没有师父保护,你说后果该是什么样?

师父救孩子三次命。第三次他和我儿媳去卖玉米回来,他一手去兜里掏烟抽,一手握方向盘。车突然就向沟里歪去,儿媳急忙把方向盘,可已经晚了,车掉進一米多的深沟里,后来车被拉出来,两孩子受点小伤。这次师父又救了他们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