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王晶自述遭马三家恶警洗脑、奴役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叫王晶,今年五十岁,家住辽宁东港市。我原来患有肾盂肾炎、眩晕症、鼻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无病一身轻,从此身体健康,思想升华,多为别人,少为自己。法轮大法,谁炼谁受益,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中共邪党逆天而行,这么好的大法不让老百姓炼,把数百万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抓进监狱残酷迫害,还把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流氓残暴到这种程度,还极力掩盖罪行,逼着老百姓说它好,强迫老百姓听它摆布,任它迫害,这是天理不容的。

绑架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我与本市张静、刘品彤、张迎红三位同修一起到本市前阳镇农村去讲真相救人,被前阳边防派出所的恶警绑架。恶警将我们拉到派出所,将我们几人隔离,每人一个房间,分开提审逼供。所长孙亚军、副所长王占全对我们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第二天,我们几人一起被拉到一个路边诊所检查身体,而后把我们劫持进丹东看守所。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从早晨起来一直到快天黑,都是不停的干劳役——搓棉棒,完不成恶警定的数量,就要被体罚。一起被抓的张静同修经常被恶警罚站。在这期间,看守所警察找我谈话,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写悔过书,被我拒绝。

两周以后,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区分局和前阳边防派出所合谋,将我非法劳教,恶警王占全等人将我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刚一进去,马三家恶警王丹凤将我全身衣服都给扒下,只剩下一条三角裤头,对我进行搜身检查。我的衣服被她扒光到这种程度,她还问我:“你身上有没有经文?”

强迫洗脑 强逼签字

而后,恶警王丹凤把我带到第三大队的“新生班”。这里关押迫害的全是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被邪党谎言欺骗和强制洗脑而导致邪悟的人,这些人原来都是法轮功学员。恶警每天强迫我看中共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给我强制洗脑。恶警指使邪悟者、包夹王文宏来“转化”我。几天过去见我一直不配合,恶警又安排邪悟者、包夹韩丽华来“转化”我。从恶警大队长到小队长,到邪悟包夹轮番轰炸,强制向我灌输中共邪党的欺世谎言和歪理邪说。二十四个小时(包括吃饭、上厕所、睡觉)我被邪悟包夹看守着。

恶警副大队长张磊问我:“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说:“因为身体不好,有多种疾病,炼功以后都好了。所以我不能不炼。”过了几天,她们指使邪悟包夹王文宏逼着我在“三书”上面签字,对我威胁、恐吓,扬言如果我不“转化”,就将被她们如何酷刑折磨。”我当时因自己学法不深,信师信法不够,听到她们的恐吓威胁,心里害怕自己承受不住她们的酷刑折磨,就违心地在“三书”上签了字。在签了字以后的日子里,我心里痛苦整夜睡不着觉,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出监后我已经发表“严正声明”,声明我在马三家劳教所流氓恶警和邪悟包夹的高压下,我所有被迫签的字、按的手印和所有不符合法轮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彻底宣布作废!法轮大法我一定要坚修到底!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大法弟子三件事,弥补给法轮大法造成的损失!)

同年五月的一次劳教所接见日,我丈夫和儿子来看望我,丈夫说他们早上七点就到了,整整等了一上午,恶警分队长尤然不让接见我,说我“表现不好”。我丈夫和儿子在无奈的情况下,为了见我一面,被迫答应她见到我以后劝我“转化”,这样等到下午才让接见,而且只给十多分钟接见时间。

厂商威胁:不然就给你们加期

五月底,我被转押三大队的三分队,队长叫王广云,她连一点人性都没有。我被恶警安排干打包装车间的最后一道工序,属重体力活儿,几十斤重的服装包,搬来搬去,非常累。不管风雨交加,还是冰天雪地,我们都得照常出工,车间里的服装堆成了山。恶警就拼命地催促我们干,劳动量非常大,还伴随着恐吓、威胁、体罚。与劳教所勾结的奴工服装的厂商,嘴边经常挂着的几句话是:你们要好好干,不但把活干出来,还得把住质量关,不然就给你们加期!

夏天的时候,车间周围长满了杂草,草比人都高,草根长的很深,很难拔。我们被强迫用手去拔这些高草,不让用镰刀。法轮功学员跟恶警王广云要镰刀,王广云恶狠狠的说:“没有,就得用手拔。”不一会儿,我们的手就磨出大水泡。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还被恶警罚在中午最热的时候拔草,曝晒一小时。

遭一对一贴身监视、酷刑折磨

恶警安排搞传销、卖淫的犯人一对一的监视法轮功学员,吃饭、睡觉、干活儿、上厕所都被监视着,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让说话。我们白天被强迫干重体力活儿,晚上六点至七点,还被强迫坐小板凳,看中共邪党伪造的诬蔑法轮和大法师父的电视录像片,我们拒绝看,都闭着眼睛不看、不听。恶警安排邪悟包夹看着我们,坐时不让我们低头、闭眼、上厕所也被限制。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邱铁艳因看法轮大法新经文,被一个姓董的恶警看见,告诉了恶警王广云。王广云对她拳打脚踢,强迫她们写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还逼写检查。邱铁艳不写,被罚站在车间,由于邱铁艳不配合邪恶,最后被王广云带到“东岗”黑窝的酷刑室,给她实施酷刑折磨,她被放回来的时候,我们看到她头发都是湿的,两腿走不了路。

法轮功学员李晓燕因拒绝吃药,也被带到马三家劳教所专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东岗”酷刑室上抻床。恶警将她两手铐在铁床上:一只手铐在铁床的上方、一只手在床的下方,下肢靠在铁床的栏杆上。酷刑室在四楼的阴面,屋里的暖气片用报纸糊上,没有暖气,很冷。安的是迷幻灯,象地狱一样。李晓燕被酷刑折磨一个星期,才被放出来。放出来是,脸浮肿,两只胳膊抬不起来,两腿不能走路,身上有大片的瘀青。

后来我被迫害出高血压症状,恶警逼迫我们去劳教所医务室去自费开药吃,被我拒绝。二零一二年底,马三家劳教所进来一些男恶警,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王广云逼我上台诬蔑法轮大法,我拒绝配合,她威胁我说:“你回家还炼,早晚得进沈阳大北监狱。”我没理她。

刚进马三家劳教所时,我随身带的一些日用品,都被恶警张莉莉给扣下了,叫我到劳教所小卖店自己花钱买。小卖店里卖的洗衣粉、香皂、牙膏等一切东西都是假货,而且价格很高。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出狱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