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

本篇目录

前言
一、部份电话调查录音:
调查录音1、活摘现场持枪警卫证词
调查录音2、对解放军307医院的肾源联系人陈强的调查录音
调查录音3、锦州中级法院刑一厅警察说:“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摸还能提供”
调查录音4、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经过了法院
调查录音5、陈荣山保证能保守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机密
调查录音6、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宋主任说:“我们也有这种情况”
调查录音7、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医生说:“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调查录音8、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医生说:“可以的,来呀!”
调查录音9、对广西民族医院肾移植科的医生的调查记录
调查录音10、广东军区总医院朱云松说:“可以,那你过来”
调查录音11、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说:“应该还可以”
调查录音12、武汉同济,用炼法轮功的活体,这个行不行?答:可以呀
调查录音13、山东千佛山肝脏移植中心:“你过来就行”
调查录音14、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说那个我分管这个工作
调查录音15、中央政法委李姓职员说处级以上知道这个机密
调查录音16、罗干秘书没有否认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只是强调不适合在普通电话中谈论此事。
调查录音17、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承认活摘器官的“事情这很早了”
调查录音18、中国某县610办公室赵主任向追查国际的调查员承认,610是犯罪机构,谷开来非法售卖的人体模型中,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的尸体。
调查录音19、李长春说:以活摘之由给薄定罪的事周永康知道
二、相关部份调查报告
1、关于中共军队、武警医院系统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
2、“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人人体实验并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
3、从中共关于人体器官移植的数据看群体灭绝的残酷事实
三、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证据分析图
四、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份电话调查记录

前言

2006年3月9日以来,追查国际针对中国大陆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中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院器官移植部门进行了持续的调查,获取了大量的证据。这些证据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做活人人体实验的罪恶是真实存在的。

这些散在的证据存在着一种内在的联系,指向一个惊人的事实,即这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不是个别的、局部的偶然发生的民间谋财害命的杀人事件,而是由江泽民、周永康等中共最高当局利用国家机器统一组织下的大规模的涉及全国范围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是在官方的组织和保护下,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疗机构联合进行的系统犯罪。实施犯罪中,军队、武警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场所。这些证据之间相互印证、互为补充。这种内在逻辑关系,体现出来的系统犯罪事实有助于人们了解整个案情的邪恶性质和程度是超出人类的正常思维的。

本组织获得证据可以证明,涉嫌参与犯罪的至少有23个省市自治区相关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北京、天津、上海、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苏、浙江、广州、广西、福建、四川、云南、贵州、陕西、甘肃、新疆等。

这种骇人听闻的群体灭绝犯罪自2000年开始,至今仍在继续!这是人类社会绝对不能容忍的。追查国际提请国际社会立即行动起来,制止并彻查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群体灭绝迫害!

现列举19个调查录音和部份调查报告的证据帮助人们认识中共罪恶性质。

一、部份电话调查录音

从这些录音中,人们会听到:


  • 一名曾担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持枪警卫的武警举证他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全过程的证词;

  • 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承认他们是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的运作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交易,还可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供体身份的材料;

  • 锦州法院刑庭警察明确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要看出价的条件;

  • 解放军锦州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强调法轮功学员的供体是从法院来的,而且再三保证不透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

  • 从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医生、到上海、武汉、广西的医院器官移植科的医生,从北到南跨越全国,都直言承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供体,而且保证1-2周内可实施手术。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医生回答患者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回答:“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 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员回答调查问:活摘法轮功器官的国家秘密“处级以上知道这个机密”;

  • 天津蓟县610办公室主任向追查国际的调查员承认:610是犯罪机构,“谷开来卖那个法轮功的人体器官的”,谷开来非法售卖的人体模型,“她卖的不都是法轮功的。”

  • 最后还有,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亲口直接道出活摘器官的事情,“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等等。

调查录音1、活摘现场持枪警卫证词[1]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4.7MB)

这是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曾担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的持枪警卫的证词,披露了几年前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

事件回放。2002年,证人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30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强暴、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名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注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的全过程。

部份谈话录音记录

证: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
问:你看到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证:女的,女的。
问:年轻的么?
证:30多岁吧。
问:你说一下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证:当时,我们经历了就是,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经就是,反正她又不吃东西,然后我们强行的给她灌牛奶,往她的胃里,她不喝就强行的给她灌。你知道那个,把她的鼻子捏上,于是维持着。她7天瘦了将近15斤,经过体重。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可能是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那个女人就嗷……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证: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么?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 啊…… 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证: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12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问:就是在你所待过的那个公安局里面你就亲眼看……
证:当时我没在公安局里做,是在一个就是培训中心,就在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一个小楼上,就是小别墅那块儿做的。
问:黑监狱。
证:差不多。
问:你只有对他们逼供一次?还是很多次?
证:很多次。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斩尽杀绝”。……

注一:在最初交谈中,证人为了不暴露自己,没有明确说出活摘器官的场所。在第二次交谈中,证人明确说出活摘器官是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进行。经核实,沈阳军区总医院15至17楼均为外科。

调查录音2、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强调他们是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的运作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交易,还可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供体身份的材料。[2]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5.8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的部份调查录音。(问:调查员,答:陈强)

问:哎,你好,小陈啊
答:你好
问:你陈强吗
答:是我,说
问:哎,你好,上次跟你说的那个联系那个肾源的事情,现在怎么样?
答:啊,你不是说那个联系那个监狱的,或者是那个什么的吗?
问:对,或者是法轮功学员的嘛,对
答:搞得,听说现在搞得特严,知道吗
问:你原来搞是在哪个地方搞得吗?
答:嗯,是在那个西城
问:西城,那你现在---,还有一个呢,你这个东西呢,你怎么确定他是法轮功学员?这一点你了解过吗?
答:怎么确定法轮功学员,到时候---到时候我们这边头儿上边有人给你会给你出现资料,知道嘛,他会出资料给你。这您放心,我们这边也是通着官,上边有上边的人,知道嘛,像这些资料都不用你说我都拿给你,知道嘛
问:那好,啊---,还有一个我还没完全弄清楚理解,就是说这些人呢,人家是在劳教所里或者是监狱里关着,一般我知道是在派出所-----
答:现在在劳教所的少了现在
问:是吧,那现在在哪里关着一般?
答:现在都是监狱象那个,现在都是监狱,一般呢都是从北京来说都通往外地,
问:那我听人家讲,因为前几年是法轮功学员抓了以后呢他不报姓名,所以这种呢关了不少,关在地下一些,一些又不是监狱又不是劳教所
答:你说那事儿是03年那回事儿,你说那事儿我都明白,他那不报姓名那是从03年。象从现在开始这法轮功不已经那个什么了嘛,你必须从那个03年的档案当中给你调,知道吧
问:奥,03年那一阵是很多是吧
答:那是啊,03年的法轮功档案里边多的是啊
问:就是说你看啊,这前面这5万是没问题,我跟你说了啊,咱就是多给两万是为了叫你踏实,那么以后你总共的花多少,你大概给我一个数,我再做起来嘛也比较踏实 答:那这个东西,你就说,嗯----我也就是图关系给你找,具体那边要的钱,嗯---,也得---估计也得20万,知道吗
问:对
答:法轮功---后来我又找那个那边我打电话,叫我老板,我老板给他打电话,他说那得从那里面调
问:噢
答:现在都已经发往那个外地监狱,那得从那儿调出来,调出来就是说把这个钱呢,这个钱一大多部份给那边人,你知道吗
问:对,你知道吧,他们这些呢前些年因为法轮功学员上访没报姓名的,他们偷偷关起来了,这些没有登记,也没注册
答:是,这里面,象这里面的也很正常,知道嘛,他---这就没---没留,我跟你说,他这里边没留下姓名,他都留代号,明白吗
问:对
答:真实名字查不出来的话,他只能留代号,知道吗
问:噢
答:还有根据那个手印儿,个人的手印它根据那个来,知道吗,现在,现在事儿都这样,现在这社会,谁没有点儿,谁没有点儿,不可能办到这事儿的,尤其是这种事儿,知道吗
问:对
答:这种事儿我跟你说办完了,咱也不是说我跟你这儿说什么,嗯--具体有些什么人的名字细节我都不能告诉你,知道吗
问:对
答:象我们那边上头,象那个派出所里面那些关系,我这不能跟你说,你说这种情况那我不能说随随便便,随随便便那哪行啊,咱们这边都通着关系呢,既然我干这东西,那他一套一套部门那我全部都有人,那没有人那哪能够办到啊
问:对呀,我就是----
答:这东西它都一条龙的,你知道嘛
问:对

调查录音3、锦州中级法院刑一厅警察说: “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摸还能提供。”[3]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640K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中共锦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厅警察的部份调查录音。

问:喂,请问是锦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厅吗?
答:对
问:我只知道2001年开始,我们一直都是在跟法院哪看守所啊,就是拿那个年轻的健康的那种炼法轮功的那种肾源供体,啊现在的话就是少了
答:嗯,嗯
问:所以现在我们不知道你们这个法院还能不能提供就是这样的供体?
答:那得看你们那儿条件,得跟领导商量,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摸还能提供 问:是吧 答:对,看你那啥情况----

调查录音4、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经过了法院。[4]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2.6MB)

下面是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专案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的部份调查录音。


图: 陈荣山 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

陈荣山:喂? 调查员:喂,是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吗? 陈荣山:对,对,对,你哪里啊?
调查员:王立军跨部门专案组的,
陈荣山:啊,啊,啊
调查员:王立军曾经在锦州公安局的时候,办过一个叫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的,这么一个机构,他们跟205医院有一些合作的科学的研究课题,这方面你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吗?
陈荣山:嗯,
调查员:他有一个注射药物后器官移植课题组,他们的协作单位有205医院,这个事情请向我们介绍一下。
陈荣山:啊,
调查员:就是说,具体合作过吗?
陈荣山:合作的那当时还有中国医大啊,中国医大医院
调查员:王立军跟我们提到过,你们这些移植供体里头有在押的法轮功人员,这个事情有没有啊?
陈荣山:那都是经过法院的,
调查员:是经过法院的,是吧?
陈荣山:对,对,
调查员:那就说,这些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供体都是监狱、劳教系统提供的?……
陈荣山:我说啊,我说,我说呀,这事你先别跟我说了啊,好吧?
调查员:因为我们现在是
陈荣山:你要跟我说,通过我们医院政治处,好吧?
调查员:这个,我们已经是跟他们商量过了,才跟你说的
陈荣山:不行,不行,你,政治处他们没跟我打过电话,我不能,不能,好吧?
调查员:他们,这个,电话号码就是这样的,
陈荣山:他们必须得给我打电话,好吧?
调查员:这个,我们已经跟他说过了,
陈荣山:让我们政治处的人给我打电话,
调查员:政治处的林主任我们已经跟他联系过了,
陈荣山:不行啊,我们军队有纪律,有些事要说的话,你跟我们政治处的人讲,政治处的人给我打电话,好吧?
调查员:他已经让我直接找你了,所以……

调查录音5、陈荣山保证能保守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机密。[4]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7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以沈阳军区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原205医院院长)的秘书的身份对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现退休)陈荣山调查的部份录音。

陈荣山:喂? 调查员:喂,是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吗? 陈荣山:你哪里? 调查员:我是联勤卫生部王佳副部长的秘书,你们老院长有几句话让我转告您一下……
陈荣山:啊,你说
调查员:无论哪一级上级部门来调查关于摘取法轮功练习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啊一定不能透露任何机密,这个您能做到吗?
陈荣山:啊,能,能,能 调查员:当时你们泌尿外科那些护士,他们了解这器官供体是来自于法轮功练习者吗?
陈荣山:你哪里?你?
调查员:咱们的老院长……
陈荣山:不是,你,秘书,你姓啥?
调查员:我姓张,我叫张涛,
陈荣山:你叫张涛啊?
调查员:啊,老院长特别让我叮嘱您啊
陈荣山:知道了,知道了,嗯
调查员:行,您要是有可能的话,跟他们-以前的你们科室的其他医务人员也说一下。
陈荣山:说一下就行了,不要乱说就行了,啊。
调查员:对,对,对,
陈荣山:知道了,谢谢啊。
调查员:行,那先这么着。
陈荣山:哎,再见,再见。

调查录音6、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宋主任说:“我们也有这种情况。”[5]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670K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中心主任宋文利调查的部份录音。


图:宋文利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中心主任

问:请问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宋主任吗?
答:啊,您说吧
……
问:……他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炼功,问炼什么功,炼法轮功,就是炼法轮功身体都比较好嘛--- [被对方打断]
答: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调查录音7、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医生说:“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0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调查的部份录音。

问:你好!你是中山医院?
答:对!移植病房。
问:是肝脏移植中心吗?
答:对,什么事?
问:我是要咨询一下
答:等会儿,
医生:喂,喂
问:你是医生吗?能不能做移植手术吗?
医生:可以做的。
问:要等多久呀?
医生:来了一个礼拜左右就可以做了。
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这种提供的说是很好……
医生: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问:噢,身体好都是炼法轮功的,就是新鲜嘛。几个小时之内?
医生:24小时之内都是可以的。但是我们一般控制在10个小时之内。
问:你给我提供一下我可以找哪里去联系?
医生:这个是跟法院部门联系
问:你们找是在外地还是本地也有呢?
医生:这都有的。
问:本地也有外地也有啊。
医生:嗯。

调查录音8、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戴医生说:“都是活的,都是活的。”[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2.2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调查的部份录音。

问: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我想知道肝脏移植中心,它的号码是多少?
接听人:转接中,请稍候##请讲。
……
大夫:我给你讲,你这个肝移植是可以的。
问:我就问啊等要等多久?
大夫:供体有啊,天天有哎。我们今天就在做。
问:不是,你现在不是说要新鲜的,要活的人的……
大夫:都是活的,都是活的。
问:啊?
大夫:都是活的!我们的是最好的。
问:那你们这儿做了多久了?我就是想问一下这个技术。
医生:我们做了五、六年了,做这种手术五、六年了。
问:那一个月能做多少?
医生:能做四、五百例。
问:四、五百呀?
医生:对。
问:一年能做四、五百呀?
医生:没有,我们今年过年才开始的。已经做了十几例二、三十例。每年都做一百多,一、两百个例。
问:很多就是供给的人啊要健康,一定要健康的。
大夫:你来了以后我会给你满足的。
……
问:有一种啊就是炼功的那种,身体很好的
大夫:有。我跟你一下子在电话上说不清楚噢。
问:能找到这种我很快就会来。
医生:可以的,来呀!
问:可以喔,我怎么找你,你贵姓,我就来找你。
医生:我戴医生,戴帽的戴。

调查录音9 对广西民族医院肾移植科卢国平医生的调查记录[3]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1.7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调查的部份录音。


图: 卢国平医生

卢国平医生介绍: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几台的肾移植啦,他们每个月都有几十台,所以他们不愁器官呢。”

此案中共也提供了相关证据——活摘器官不容否认。

2008年加拿大中共使领馆向外界提供了由香港卫视中文台制作电视片,以中共否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说法为基调,对某些“当事人”进行采访。在电视片中,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承认了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接受电话调查的人是自己。该录像被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发放,因此其真实性是由中国政府认可的。

问–调查员,答-卢国平
问:哎,不是他们……
答:哦,对……
问:这位大夫啊,我现在就是很信任你,我跟你也是,就是很相信你吧,就跟你讲一下,现在不是他们都用的是法轮功的器官吗?
答:现在没有了,现在管的比较严。
问:以前不是用的法轮功器官吗?
答:以前和现在不一样了。
问:以前不是你们医院也用过,他不是给你们提供过嘛,我知道,因为你们广西民族医院是手术比较好的。所以说呢,以前用过,现在怎么用不到了?就是说你能不能找到法轮功器官吗?如果能找到,那么我就过来。能不能找到?
答:我告诉你,我们没法拿到器官。你要在我们广西因为拿器官就比较麻烦,如果你想快的话的,我建议你上广州去,他们那儿器官很容易拿。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都可以找,他们在做肝移植的时候就顺便就帮你拿肾了,所以他们拿器官是很容易的。所以好多地方没办法拿器官只能跟他们拿。
问:哪个,广州哪个地方你跟我说一下。到时候你帮了我,我会谢谢你的。
答:行。
问:啊,
答:哦,行,行。这样来,到时候我告诉你,到时候我把那边的那个医生的电话号码告诉你。
问:是哪个医院?
答:我告诉你号好吧。你稍等半分钟,我把电话号码拿过来。
问:谢谢。弄完我谢谢你啊。
[等待时间]
答:喂,
问:嗯
答:喂,喂
问:嗯,嗯
答:你先把这个医生的电话号码记下来。13609038255。
问:3825。
答:38255
问:哦,255.13609038255
答:对对对。这是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问:就是广州的么?
答:啊,对对对。
问: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啊。
答:嗯。
问:这个大夫叫什么?大夫叫什么?
答:缪医生。
问:啊?
答:姓缪的。
问:缪什么?
答:缪冰。
问:缪哪个缪?就是“广”字头下来一个?
答:荒谬(缪)的缪。
问:他是肝移植科的吗?
答:肾移植科的。因为肝移植和肾移植都是在同一幢楼的,他们都是一起的。
问:哦,都是一起的。他怎么容易拿到呢?你们怎么拿不到呢?他怎么能容易拿到?
答:因为他牌子大嘛,因为他是以整个学校的名义跟司法系统接触嘛。
问: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种法轮功的供体吧?
答:对,对,对。
问:对,对,对哦。是哦。
答:他那个你也可以用亲属的肾也可以,用尸体的肾也可以。
问:但是就说是,他说法轮功的供体比较健康、比较好。是不是他们用的也是这种?
答:对,对,对。一般都是选健康的来做的。
问:我说是啊,是法轮功的供体比较健康,是不是选的这样的?
答:对,对,对。具体的你打电话跟他说,你说是民族医院的卢医生介绍的,他是我大学同学来的。
问:噢,你是他的同学,你叫陆什么?我要跟他说一下。
答:嗯,卢。
问:鲁迅的鲁是吧?
答:不是。庐山的庐。
问:庐山的庐?庐什么?
答:卢国平,国家的国,邓小平的平。
问:卢国平,卢国平大夫。
答:你打电话说是我介绍的,他会帮你弄好。我跟他是同学来的。
问:对,对,对。完了我再谢谢你。
答:你就跟他联系吧。
问:好的。他以前不是帮你,是不是也帮你找过很好的这种?
答:对,对,对。他那儿每个星期都好多台,因为他们做多了,他们路子熟。
问:噢,路子熟。
答;因为国内好多基本上医院都能够做,但为什么有些医院不能做,是因为拿不到器官。
问:噢,就是他们能找到。他们应该到哪里去找呢?是本地找还是外地找呢?
答:他那个全国都有他们的点。
问:哦全国都有他们的点。那么……
答:他们是专门有一批人马专门在外面跑的。
问:哦,是这样。那就是,现在就是他们找的也都是那种法轮功器官啊?那种很健康啊?
答:对,对,对。
问:哦哦,是这样哦。那好。卢医生,你有没有手机?你给我个手机,我和你联系,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我可以找你,介绍病人我可以找你。
答:嗯,来吧。13607710447。
问:0447。
答:对。
问:13607710447
答:你找到他,他们那里都,基本上都是我的朋友。
问:哦那边都是你的朋友。因为你知道我这个病人啊是我的亲人啊,是我的一个孩子,就是女儿,我就说很关心啊。希望找健康的。你们医院不是也用那种法轮功供体吗?以前不是都用吗,2001年,这些年……
答:用啊,主要是很难再拿得到……
问:以前是不是很好找?
答:这个东西你要熟路子你才能找着,要不熟路子你要打通各种关节才能够拿,那你费用就比较大了,因为它那是批发价了,知道吗?
问:它那批发价?比如说你们以前用的就是,是从哪里找?是看守所还是到监狱呢?
答:监狱里找的。
问:监狱里啊,它那种都是健康的法轮功是吧?健康的法轮功?
答:对对对,肯定是选好的才能做嘛,因为这种东西做了要保证质量。
问:那就是你们还要亲自挑选是吧?
答:对对对。
问:那你们医院做的多吗?
答:我们医院因为拿不到东西,所以这几年基本上不做了,因为他们那里专门有一个病房,专门做的,因为他们做的多,熟,知道吗?所以质量就比较好。
问:哦,质量比较好。唉,这种……
答:因为我们做的少的,虽然也能做但是毕竟今年少。
问:不是,2001年的时候是不是法轮功好找,这种供体好找。
答:不是,现在都这样。你就跟他们联系就得了。
问:就是他们那边现在就是说很好找,一去,只要说你介绍的就能找到是吧?
答:对对对对。
问:你估计他能不能帮我找到法轮功供体?
答:你去那里肯定没问题。
问:能找到?
答:我可以跟你说,他们那儿拿器官是轻而易举。
问:哦,轻而易举?那现在……
答:因为他们肝移植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几台的肾移植啦,所以他们每个月都有几十台,所以他们不愁器官呢。
问:那你的同学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们做的这些都是这种法轮功的,是不是啊?
答:有些是法轮功,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问:哦,那现在就是说,我想找这种给我的孩子找这种法轮功的,你估计他能帮我找到吗?
答:肯定能够找的到。
问:能找到啊?就说你们医院以前做过象这种法轮功供体,你们做的多不多?
答:我们做过,但是很难拿,我不是跟你说,这种东西不是每个医院都能拿得到的,因为这东西要关系的问题,谁关系硬谁才得的,而且现在这种器官非常的奇缺,所以为什么有的医院拿,有的医院就拿不到,就是那么回事啦。
问:就是还要和法院联系,不是直接去找劳教所、看守所?
答:对对对,这个东西不是我们医院能够左右的。
问:那就是还要给他们送钱是吧?
答:对,还要贿赂贿赂才得啊,你能那么容易吗?
问:那种法轮功供体一般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答:一般就是男女都有,他会根据你的配型来选择。
问:我知道。他年龄在多大呢?
答:一般都在三十岁左右啦,
问:三十岁左右。那是都要,象你们都要到监狱去自己挑选是吧?
答:对对对,肯定挑选。
问:那挑选如果他不让你抽血怎么办?
答:他肯定会让的。
问:他怎么会让呢?
答:有法警的,你怕什么?这东西都用不着你们担心这个问题,他们会有操作。
问:他知道会给他取器官移植,他会知道吗?
答:不知道啊。
问:他不知道啊?就是不让他知道,知道他就不让抽了是吧?
答:对对对。
问:那怎么说服让他,他说你抽血干什么?那你怎么讲呢?
答:哎呀,这个他们会有办法,这个事不是你担心的问题。你能做的事情你就是住进去把费用交齐就得了。其它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问:我怕他们找不到法轮功供体,我担心这点。
答:那我告诉你,他们找不到基本上也没什么人找得到了。
问:哦,就是说他们能找到这种法轮功供体啊?
答:对,对,如果他们找不到我不会推荐你去那里。
问:哦是这样。那就说现在呐我就是把钱准备好我就准备去找他,我就说你介绍来的啊。
答:行行行。好,我要上台做手术了。
问:那有事我随时给你打电话啊。
答:好好好。
问:我谢谢你啊。我谢谢你帮了我的忙啊。好再见。

调查录音10、广东军区总医院朱云松说:“可以,那你过来。”[5]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5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广东军区总医院朱云松主任调查的部份录音。


图: 广东军区总医院朱云松主任

问:请问是广东军区总医院朱主任吧?
答:哎,我是
问:我是北京304医院的,我有两个亲戚在304医院,肾源上现在不太够,2001,2002,2003年我们是大量做---
答:对,对
问:我们发现一个是年轻的,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法轮功犯人这个的肾源比较好,你们这边怎么样?,这方面法轮功犯人的肾源---
答:我们法轮功很少
问:还是有一些这样的?
答:B型不难,你要愿意过来的话,你过来我们可以很快,五月一号之前肯定可以安排
问:五一之前有一批吗?
答:好几批
问:五一之后还有没有?
答:五一之后可能要到五月二十几号了
问:如果你这个期间的话,如果能得到法轮功这样的肾源,你还是跟我再打声招呼,好吧
答:哦,可以,那你过来---

调查录音11、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说:“应该还可以。”[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576K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调查的部份录音。

问:请问是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吧?
答:是
……,
问:你们这边法轮功犯人的肾源怎么样?
答:应该说应该还可以,要不您问一下陆总吧…,广州军区总医院,
问:等一下…,广州军区,
答:就是武汉总院,我们相互之间也会调剂的

调查录音12、武汉同济,用炼法轮功的活体,这个行不行?答:可以呀。[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1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湖北省武汉同济医院调查的部份录音。
问:请问是武汉同济医院吗?
答:哎,对
问:是泌尿外科吗,要做肾移植
答:对对,肾移植, 是的
问:你们大量做肾移植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答:我们是最早的,很早就开始了
问:一年能做几例?
答:我们医院是数量做的最多的一个医院,我们科在湖北地区做的是最多的,供体多就做的非常多。
问:从患者来讲,希望肾源活体,找犯人的活体移植,比如用炼法轮功犯人的活体,这个行不行?
答:可以呀
问:你们这边比如说监狱犯人,那个炼法轮功的这样的犯人活体能够有保证足够吗?
答:对呀,可以呀,你到时候可以直接过来具体谈。

调查录音13、山东千佛山肝脏移植中心:“你过来就行。”[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3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山东千佛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调查的部份录音。

医院女士:你好,……
问:您好,您是山东千佛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病房吗?
医院女士:是啊!
问:我想咨询一下……
医院女士:你稍等啊,我给你找个大夫,啊,
问:嗯
医生:你好,
问:我想咨询一下……你们是做了多少年啦,是不是也很……
医生:我们是从零二年开始做的。
问:2002年到现在
医生:四年多了。
问:提供这个肝的,一般保存多少时间就能够
医生:规定12小时,我们还没有超过12小时的呢。我们这个都事先查好了的这个。
问:提供这个肝的那个有一种说那种炼法轮功的那种,我就问一问有没有那种?
医生:唉,你过来就行。
问:就是说有啊!
医生:您这样吧,您过来那个---嗯---反正四月份肯定会比较多的这样的供体,现在这供体逐渐多起来了
问:怎么四月份为什么会多起来?
医生:这个我没法跟你说,因为这牵扯到---不是说----这些就是没必要跟您解释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法解释

调查录音14、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说:“那个我分管这个工作。那个中央实际抓这个事,影响很大吗。”“那个时候主要是常委会讨论啊……”[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9MB)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中纪委薄熙来专案组成员”的身份与唐俊杰(自2000至2011先后担任辽宁省政法委秘书长、省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的对话。


图: 唐俊杰(自2000至 2011先后担任辽宁省政法委秘书长、省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调查员:喂,是原辽宁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吧?
唐俊杰:你那位?
调查员:哦,我是中纪委薄熙来专案组的。关于薄熙来在辽宁的一些事情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下。
唐俊杰:我什么时候去?
调查员:你好。
唐俊杰:我什么时候去?
调查员:我们先电话里了解一下,如果我们要有必要的话我们再给你发函,请你过来一下。
唐俊杰:好,好。 调查员:就是大概有几个问题吧。 唐俊杰:你说。 调查员:头一个问题就是在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件事情上薄熙来做过什么相关指示吗?
唐俊杰:那个我分管这个工作。那个中央实际抓这个事,影响很大吗,联合以后。好像有他也是正面的,好像还是正面的。那个时候主要是常委会讨论啊,好像还是正面的一些东西。你现在在什么位置啊?你问这个问题我有一点……你在什么位置啊?
调查员:我是在北京,我是他们这个专案组。
唐俊杰:那好,那我不回答你的问题了,得到你准确消息再回答你好吧?我见到你公函我再答复你。我不好回答,尤其涉及到这方面问题,我不好再回答你,好吧!需不需要我过去,你正式打一个文字的东西吧,你电话里谈这些事情我觉得很突然,我不太好答复。

调查录音15、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员说:“处级以上知道这个机密。”[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2.8MB)

2008年9月16日—26日,在江苏省常州市江南春宾馆召开的中共全国政法会议期间,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国家安全部官员”的身份与一位来自北京政法系统姓李的参加会议者的对话。

调查员:是江南春宾馆吗?
宾馆接线员:啊,对。
调查员:请给我接1219北京政法委的李同志。
宾馆接线员:你在宾馆里边,是吧?
调查员:我没在宾馆里边,我在外边。
宾馆接线员:啊,好的。
李:哎,
调查员:喂,是中央政法委的李同志吗?
李:你好。
调查员:是吗?
李:您是哪里啊?
调查员:您是,您是李什么?
李:我姓李,对。
调查员:我是国家安全部的,有点事情需要你协助我们一下。
李:国家安全部的?
调查员:对,
李:什么事啊?
调查员:就是有关一个泄密的案件,我们在调查啊。
李:泄什么密啊?
调查员: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级工作人员了解到这一国家机密的。
李:是什么事啊?
调查员:说的这是,活体摘除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这一国家机密,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级工作人员知道这个机密呢?
李:应该是处级以上吧。
调查员:因为我们的情报了解到,好象监听到有自称中央政法委的工作人员要跟外国情报机构出卖这一国家机密,所以我们的领导让我们秘密做一些调查。
李:我明白。
调查员:小范围的,不惊动许多人的情况下的调查。
李:啊,那个,您这样吧,再打一个电话,然后找它那个办班的那个,有一姓刘的刘处,您找他,好了。
调查员:啊,他是……
李:具体电话我也不太清楚。
调查员:啊。
李:好吗?
调查员:啊,他叫什么?
李:总机转过去吧,姓刘,刘处长。
调查员:刘处长?
李:他一直在盯着这个班,一直在这个我们这个宾馆在组织这个事。
调查员:啊。
李:中央政法委“队建室 (中央政法委政法队伍建设指导室)的一主任姓魏(魏建荣),前两天一直在这。
调查员:啊,
李:然后是他一直在现场盯,叫刘什么,我不太清楚。您就继续工作吧,往下进行就是了,祝您工作顺利

调查录音16、罗干秘书没有否认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只是强调不适合在普通电话中谈论此事。[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2.6MB)

下面是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原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于秘书对话的部份录音。

于秘书:喂,
调查员:喂,你好,是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于秘书吗?
于秘书:你哪里?
调查员:噢,我是国家安全部第七局啊,我们有一个紧急的情况需要你们配合一下,我们调查一件泄密事件,我们得到确切的情报,就是中央政法委的工作人员里有人要跟这个境外的情报部门联系出卖有关国家机密情报。在政法委机构里头都有谁接触过就是对在押的法轮功人员活体摘除器官的国家机密啊?有哪些部门,哪些人员接触过这个?
于秘书:这个,你是,你用的是普通电话,你这个。
调查员:我知道,因为我们现在是在办案的现场,所以我们得缩小这个范围。我们必须得知道有谁接触过这个机密,啊?
于秘书:你打电话,打到我这个地方啊,
调查员:啊,
于秘书:我们在外地,
调查员:啊,
于秘书:一个是我们在外地,再一个电话打到我这个地方呢,我这一下也不能给你讲清楚。你是需要我们怎么做,还是需要,你能不能有具体的什么东西啊?
调查员:啊,就是这个。
于秘书:你能不能从我部里面给我打红机啊,了解这个情况,或者有什么正式的文,什么的?
调查员:但是,那就都得明天了,现在这个事情实在是紧急,如果要是等到明天,
于秘书:红机啊(保密电话)
调查员:啊?
于秘书:我这有红机,啊,你可以通过部里面给我打红机,啊,
调查员:我知道,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在部里啊,我们是在监控现场,我们并没有在部里,如果我们找到红机的话,还得有一段时间,但是我们现在必须就得知道都有谁接触过对这些在押的法轮功人员摘取他们器官的机密,你们政法委哪些人员,哪一级别的人接触过这个机密?
于秘书:你贵姓啊?
调查员:我姓丘。
于秘书:丘?
于秘书:你告诉我你的电话行吗?
调查员:010××××××××
于秘书:010××××××××
于秘书:那行,好,嗯,

调查录音17、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承认活摘器官:“这事已经很早了。”[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8MB)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国家安全部官员”的身份与魏建荣(中共中央政法委队伍建设指导室主任、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的对话。


图: 魏建荣(中共中央政法委队伍建设指导室主任、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

调查员:是中央政法委的魏主任吗?
魏建荣:你哪里?
调查员:我还是国家安全部。……主要就是像我刚才说的,主要是想了解一下
魏建荣:这事已经很早了,我跟你讲我的判断啊,
调查员:啊。。
魏建荣:这个事关于你刚才说的这件事情,事情这很早了,现在来的这些人都不了解。第二,这个人肯定不是我们这儿的人,这是肯定的,咱们单位的人肯定不会有这样的人,这是个基本的概念。要缩小范围,怎么个弄法,那么你可能就要到单位来查一下原底子,现在谁说也说不清楚。
调查员:就是这个活体摘除在押法轮功人员器官的事情是很早的事情吗?
魏建荣:对,对,对,很早的事。

调查录音18、天津蓟县610办公室主任向追查国际的调查员承认,谷开来非法售卖的人体模型中,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的尸体。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687KB)

调查员:喂,你好,610吗?
610主任:啊?
调查员:610办公室吗?
610主任:是,
调查员:知不知道……
610主任:你是谁呀,
调查员:知不知道你们是个犯罪机构啊?
610主任:我是,你是谁呀, 调查员:这场迫害一旦结束的话,你们怎么办,想过吗?看没看到谷开来今天的下场啊,她表面上……
610主任:谷开来卖那个法轮功的人体器官的,
调查员:你说什么?
610主任:我说,你说谷开来呀,卖法轮功人体器官的,
调查员:对呀,她在大连摘了两个尸体加工厂,她一具完整的尸体在国际上卖一百万美金,一个脏器被摘除的尸体她卖八十万美金,
610主任:噢,
调查员:她是魔鬼,
610主任:她卖的也不都是法轮功,
调查员:这个你知道不都是法轮功,是吗?
610主任:啊,啊
调查员:里面有一些是这个上访的那些藏族人和蒙古族人,
610主任:算啦(挂断)

调查录音19、李长春说:“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1.9MB)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李长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对话。


图: 李长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
调查员:喂,是李长春同志吗?
李长春:啊,是啊,
调查员:我是罗干办公室的张主任,我们罗干同志睡觉了,他有几句话让我转告您一下,
李长春:啊,
调查员:他们好像是说,我们得到消息说,想在您这个离开期间还有咱们贾庆林离开期间,用这个摘取在押法轮功练习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给薄熙来他们定罪,这当时。
李长春:你问周永康
调查员:嗯,当时。
李长春: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好了,让我的秘书接着跟你说。

二、相关部份调查报告

1. 关于中共军队、武警医院系统 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8]

追查国际的调查资料表明,中共军、警医院涉嫌系统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谋杀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中共军队的特殊地位和其自成系统的极权管理,它们的参与使迫害更加残酷和隐秘。此报告揭示了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的真实存在,江利用国家机器(包括军队和武警)全面系统的对法轮功实施了群体灭绝政策。

中共军队医院以“器官移植”为龙头,带动多学科发展的战略,通过器官移植赚取巨额资金,为军队预算增加了经费,使军队医院的医疗设备和规模升级。同时,也使参与的个人获利甚丰。这些极大的刺激中共军队、武警医院系统参与活摘器官进行移植的犯罪行列。

中国军队实施的器官移植数目不完全统计[2]

医院名称

器官移植数目

肾移植

肝移植

小计

解放军总医院 (301医院) (截止2005年)>2000
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解放军第309医院)>23003702670
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 (1999年~2012年)400
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 (截止2004年)>1000
沈阳军区总医院 (截止2005年)>1500
济南军区总医院 (截止2009年)>1900
南方医院(第一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截止2003年)>3000
珠江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原第一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截止2011年2月)>3100
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截止2012年)>3000
西南肝胆外科医院(第三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截止2009年)>900
新桥医院(第三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截止2012年)>2100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 (截止2004年)>1600
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 (截止2006年)568
解放军第302医院(2005~2012年)>400
解放军第460医院 (截止2000年)800

表1. 部份中国军队实施的器官移植数目

2. “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人人体实验并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9]

本组织在复查证据的过程中,发现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期间,涉嫌用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人人体实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即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活体摘取器官和药物注射的方式屠杀并对其进行死亡过程的心理和药物毒理等的 “研究”。

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和他的“研究中心”因为两项科研成果有“突出成就”,其中一项是王立军和其研究中心的“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被“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

3. 从中共关于人体器官移植的数据看群体灭绝的残酷事实[10]

自2006年3月起,不断有证人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焚尸灭迹,追查国际据此对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资料追踪调查,调查的重点是2001年至2006年不到五年期间器官移植状况。调查结果,截止2006年初,中国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的数量9万余例,其发展速度、数量、涉及的范围和超短等待时间的配型施行手术……,均显示2000年以来中国大陆确实存在一个无法用捐赠和死刑犯器官解释的庞大的活体器官库。

中国大陆实施器官移植的数目于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时间)之后异常激增。


图1. 1977-2005年全国肝脏移植数量

中国大陆实施肝移植的医院数目

肝移植总数

1979~1999(总计)

19

100

2006(一年)

500

5680

2006.6.24~2007.6.24

500

4231


表1. 开始迫害法轮功的1999年成为中国大陆肝移植数目激增的分水岭

举例:据新华网天津2005年2月7日报道,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头一个月就分别成功实施了108例肝移植(按每周5个工作日计算,日均4至5台肝脏移植手术和43例肾移植手术

等待肾脏移植手术的平均时间

中国

7天~1个月

美国

3~7年


表2. 2006年统计肾脏移植手术中美等待时间

举例:北京海淀医院器官移植科的主刀大夫韩修武,在48小时内为同一病人完成了两次肾移植手术。在患者出现意外的超急排斥反应导致第一次手术失败后,韩立即为患者找到了相应配型的新肾源,次日对患者施行了第二次肾移植手术。

分析:医学博士庞玉滨分析,中国现在的器官移植正存在着与世界其它国家截然不同的“反配型”状态,一般国家的正向配型是病人等器官,一等好几年才能幸运的找到一个供体,而中国却是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中国许多医院的官方网站明确提出:一般一周之内就能找到活的供体。

中国大陆每年为满足器官移植所需要的供体数目远远超出正常渠道所能提供的数目。

非亲属器官捐赠的组织配型的匹配率大约6.5% (while from a non-living donor, the chance is about 6.5 percent.),因此,每年施行数千至上万的器官移植需要从十几万到几十万无血缘关系的人群中寻找组织配型吻合者。中国亲属活体捐献仅0.5%;脑死亡供体总共只有9例;每年的死刑执行数,“根据大赦国际的纪录,在1995年和1999年之间被处决的囚犯的平均数量是每年1680人。在2000年和2005年之间是平均每年1616人。

为满足目前器官移植量配型所需要的人体总数/每年

100,000

亲属捐献数目/每年

<30

脑死亡供体数目/每年

<10

被处决的囚犯/每年

<1700

供体缺口/每年

98,000


表3. 中国大陆每年器官移植所需要的供体数目存在巨大缺口

三、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证据分析图

四、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份电话调查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