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修炼大法前我一身的病,九八年初开始修炼,只十天就无病一身轻,那种美妙、舒畅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整天沐浴在慈悲的佛恩浩荡中。

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了,那真是黑云压顶,就象天都快要塌下来了,就在这样邪恶的日子里,我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非法拘留,超级罚款,给家里带来了很大的损失,从此以后我的家庭环境就变的非常紧张。丈夫整天看着我,只要是与大法有关的都不让提及,我学法炼功就更不用说了。我一出门他就在我后边跟着我。有一次买菜,看见一个同修说了两句话。到家后他就是连打带踹的,还拿了绳子说把我吊死,那次我就是正念正行,他也没有办法了,他还用死来威胁我,他什么招都用尽了,我就是不怕。

随着正法快速推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现在正悟到,三件事都能堂堂正正的做了,家里还建立了一个小资料点,还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现在丈夫也得大法了,我们家还安上了新唐人的大锅,我们都不看邪党的电视节目。

一、先说说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情

我都是晚上去做真相,十多年风雨无阻,白天下午面对面讲真相,在救人的路上发生过好多神奇的事情。

在一个做真相的晚上,我和一个同修去外村发真相资料,那次带的资料比较多,口袋里装不下了,就放车筐里面,没有注意,车子倒过一回。等把口袋里面的资料发完后,再一看车筐里的资料没了,当时就把我急坏了,想回去找,但是又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没有办法只好回家了,一路上怎么想也不对劲,那是救众生命的啊,下决心明天起大早去找,晚上认真学法。

一大早炼功,炼静功不一会儿就炼不下去了,丈夫问怎么了,有什么事么?我说昨天晚上发资料把资料给丢了,他说:“那你还不快去找?”我知道这是师父借他的嘴鼓励我,师父看到我救众生的真心,我马上骑自行车一路飞奔到了那个村庄,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找到,因为那是救众生命的。心里求着师父,一边走着。就听前边有人说话,“以前都是一张一张的给,今天是谁放了一大包”,我赶紧上前说:“大哥是我丢的。我就为这个来的。”他说:“真巧了,我要不是和这个大姐说话,我骑车带走了,你再也找不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留住的,谢过捡到东西的大哥,他要了两份资料就走了,我想把真相发出去,可是已经天亮了。我正在发愁,突然一阵大雾扑面而来,顿时对面就看不见人了。我借着大雾,一会儿就把真相都发完了,在回家的路上,大雾就不见了。在我的心里又是感激不尽,又是高兴,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这时眼泪不知不觉的滚落下来。我体验了“佛恩浩荡”的法理,我能做什么,只不过是跑跑腿,这一切不都是师父在做吗!

二、面对面讲真相

刚一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时就和自己的亲人和熟人讲,后来就开始去外面和陌生人讲,在外面讲真相什么人都能碰上,有说不好听话的人,有吓唬人的,还是遇见的好人多。在外面讲真相也有很多乐趣,听完真相明白感激的话让你落泪,现在一天不去讲真相就觉的缺点什么。

有一次去一个村讲,劝退和明白真相的人有十几个。我们就要回家,有俩个老人在门口坐着,我们没讲就过去了,等我们那俩位老人还在那坐着呢,马上跟这俩个人讲,明白后我们问他们多大岁数了,都说八十多岁了,非常感激我们,俩个老人对话说是神佛来救我们来了。

还有一次去别的地方讲,在路上碰见一个年轻人,跟他讲一说是外地人,刚说了两句他就开始接电话,接完电话就要進厂子。我说了一句,年轻人咱们今生可能就这一次的缘份,耽误你一点时间,我和你讲一件人生重要的事情,等我跟他讲明白三退后,他握住我的手直喊大姐谢谢您,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真为他高兴。

三、丈夫的变化

回过来说说我丈夫的情况。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使丈夫变的无情凶狠,打我从来就没有一点后悔,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原来的体贴与关爱,我的修炼环境变的非常紧张。在他面前,我不敢说大法的好,可是我对大法的心依然坚定不移,我两次去北京证实法,邪恶对我那样的迫害,吵架,拘留都没有改变我对大法的这颗心。

那时候恶人经常来我们家骚扰,等他们走了之后,丈夫就开始对我发疯,打骂变成了家常便饭。我两个儿子特别支持我,当丈夫不在家时,他们俩个给我站岗我就开始学法。

有一次我让他们把门锁上,他们两个谁也不去,我一生气就没有锁,开始找丈夫藏的同修给我拿来的东西,邪恶控制他又回来了,我正找着他就進来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开始打我,一个嘴巴子打下去鼻子就出血了。他还不停,又拿来了柴油桶,威逼我,说你还炼不炼,那时我也不怕他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大法我是修定了,然后他就气疯了。就在这时来了一个他的好朋友,把油桶抢过去:你疯了!吓的他的朋友哭了。

那时因自己法学的少,悟不上去,不知道那是邪恶控制他干的,总是和他人对人的干,那次也震慑了邪恶,在另外空间那就是正邪大战,以后的环境变的好了一点。能够学点法了,还能炼功了,我就是这样的悟到了一个理,每提高一个层次就得过一次生死关。

我的俩个儿子都修炼,我们仨个配合的非常默契,两个孩子出去做真相,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执著心,丈夫不管他俩。因为我总是有怕他的心在,所以他老是管着我。也有我正念很足的时候,我做大法的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我一有怕他的心,马上就会出问题,他就准知道我干什么去了。这个怕心我去掉一点师父给我拿掉一点,我现在没有什么怕心了,他也变的好了。

经过大量跟丈夫讲真相发正念,他现在终于说你做大法的什么我都不管了。他还得了大法,我还建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他和我平稳的走过了六七个年头。现在我的环境变的非常好了。

其实丈夫就是我的一面镜子,我有做的不好地方,马上我就向内找,等我做好,他也就不和我闹了,有时候真是剜心透骨的。

最近又过了一次生死大难,前几天去外村开切磋会,协调的同修说做神韵改包装盒,资金有点困难。我有一个亲戚同修说大法要用钱就跟她说,我就和协调同修说了,他同意了。旧势力想干涉这件事情,我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面包车给撞倒了,我连一点坏思想都没有,我骑的是电车,当时车速很快,电车倒向一边我也重重地摔在了马路上,我当时就喊师父,我和电车都没有坏,我慢慢爬起来了,车子被撞出去很远。现在的人一点道德都没有,那个撞我的人跑掉了。我自己把车扶起来,车子没有坏还能骑,我骑上车子,止不住的哭了起来:师父您又为弟子还了一条命。

我想我们当地的一个人,骑自行车去弹棉花,他儿子推了她一下,让她快点,就那样的速度,她摔了一跤,当时就昏过去了,脸上还摔了个大口子,经过抢救才缓过来,花了好几千元,我连点皮都没有破,我只是肩膀着地,电车的前轱辘都坏掉了。可它的内部一点都没有坏。我想起师父说的话来了“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那么大岁数,搁个常人,能摔不坏吗?可她连皮都没破。”[1]我今年就五十多岁了,只是肩膀受了点伤,经过炼功,师父给调整三天就好了,我知道这都是旧势力的干扰。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也有好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一定要修好自己,少让师父操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