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两次把我从沉沦救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很多大法弟子如意自如的面对面的讲真相时,我的环境才刚刚打开,师父一等再等,可能也是在等我这样的弟子。我希望与我一样的和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在有限的时日里抓紧跟上正法進程,不断的破除人心与障碍,不断的加强正念,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好的一步步修炼之路,共同精進,共同提高,圆满随师还!

一、师父把我从随波逐流的沉沦中救起

从小我就是外表文静,内心却是脾气暴烈的人。没人惹我时,表现的也挺随和,不多言不多语有点特性,表面与人相处的还过得去。一旦惹着我了,我也会不计后果。因此,在我孩子八个月大时,由于婆婆的一句话惹恼了我,我抱着孩子跑回了娘家,一去就是将近两年。婆婆和丈夫到娘家找我劝我回去,我的冷漠让80多岁的婆婆含泪而回(这是后来丈夫给我讲述的)。当时还认为自己很在理:是她先对不起我。娘家人劝我,我还用人的理与他们争辩,他们对我也是无可奈何。

由于工作在政府机关,被人高看一等,更觉得了不起,刚开始从学校门步入社会还很谦虚,时间一长被大染缸一染就很快变了样,尤其工作服一穿,来办事的人点头哈腰,长此以往,养成了只说上句,高高在上的心态,完全没有了公仆的意识。我们这种部门不送礼办不成事,办成事了不送礼会被人指指点点,所以办事送礼(实质是受贿,有大有小,有实物有金钱)请客吃饭是司空见惯,谁能在这种环境下“出淤泥而不染”?而我每天都在这世风日下的环境中随波逐流,一步步在走向罪恶的深渊而不自知。

庆幸的是,也就是我带孩子在娘家住到第二年(即九八年)的时候,喜得大法,从而也改变了我的人生之路,彻底使我从昏庸与沉沦中清醒。

九八年春季,我和妈妈到亲戚家串门儿,这位亲戚小声的和妈妈讲述了她刚修炼法轮功后,天目看到的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被我听到了。由于从小被灌输“无神论”思想,对求神拜佛嗤之以鼻,如今看到这位亲戚不容不信的那种兴奋表情,我心一动,回家后,找来了《转法轮》开始阅读。可没曾想,从拿起《转法轮》就再也放不下了,真是本宝书,越看越想看,一口气把他读完,那种喜悦无法表达,润物细无声的改变了我的内心世界。认识到以前的我随着社会洪流,随着人类道德下滑已走到了多么可怕的地步,还认为自己与别人相比是个好人,正如《转法轮》中所说:“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

从此以后,我尽心尽力的干好本职工作,也不埋怨“没人愿意干的活让我干”了,工作起来就是积极热情,同事工作有困难的我帮助,对前来办事的人发自内心的用善心对待他们,帮他们解决问题,对他们的抱怨甚至责骂都能真心的体谅安抚,消除他们的怨气,使他们高兴而去。一天总是乐呵呵的,再也没什么让我烦心的事了,感觉自己越来越纯净。以后别人再送给我“礼物”我都上交或折合成人民币充公了。这种行为与心态和毫无怨言的表现感染了我的几位同事,他们也看起了《转法轮》。

九九年初,丈夫买了新房子,我和孩子从娘家搬了出来,又从新和公婆一起住了,再也不挑剔婆婆了,出现摩擦我也能按法的要求高姿态,把矛盾化解,敬重孝敬老人,一家五口人和和睦睦。

二、师父把我从八年的沉迷与自毁中救起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了,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法轮功,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在“七二零”之前单位领导就已知动向,并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不放弃,我说法轮功让人做好人。他们就说:你以前也很好啊。我说:以前我外表看似好,可内心肮脏复杂,法轮功让我内心得到了净化和升华。可他们还是反复找我谈话,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同事们也开始不理解我了,我依然不放弃,同事看到了我对法轮大法修炼坚定不移的信念,就又有几位同事拿起《转法轮》想看个究竟。后来领导也不再找我了。

然而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造谣、抹黑仍是不断,每天打开电视都是这些,就连我家里的人也渐渐的不理解我了,这得毒害多少人哪!二零零零年年底,在北京到处戒严的情况下,我走向了天安门广场,与其他打横幅的大法弟子一起被绑架、非法关進了北京一看守所。在绝食了八天后,警察采用各个击破的办法,挨个单独找谈话。就这样我被警察的伪善欺骗了,从而被非法关進了当地劳教院。一开始我不配合它们的无理要求,不穿号衣,不背监规等,也曾被电棍电击,被野蛮灌食,不“转化”被持续罚蹲,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每天一圈人围着我骂师父、骂大法。由于长期执著心不去,又增长新的执著,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下,人的一面是很难抵挡住邪恶的气势的。终于在人心的驱使下走了弯路,可从此以后总象一个没了魂儿的人。

丈夫靠上层关系倾家荡产还欠着外债把我从劳教院弄出来,又与我单位找关系,爸爸也多次找单位领导苦苦哀求,我的工职总算保住了。我回家后,把受伤的自己掩藏起来,按着人的要求生活、工作,有时甚至想:不让做好人,那就坏点吧,坏点儿在这个社会吃得开。但毕竟大法的根已经深深扎在心里,明白“有得就有失”的宇宙法理,所以坏事不会再去做了。可是没有了大法的洗礼,在这个俗世环境中堕落,也是极其容易的。在家里收入刚有点起色时,就开始讲究起吃穿玩儿来了,吃饭要去环境幽雅的地方,而不论价钱多贵;为保养身体吃多种保健品;购置多种款式服装装扮自己;买高档化妆品粉饰自己;经常以给孩子开阔点视野为由,让丈夫开公车带家人出去旅游(实质上是自己喜爱游玩儿);为了确保“生活质量”慢慢的变成了“啃老族”,使得丈夫经常脾气大发和不满,而我却对他大吵,公婆在旁边害怕这个家散,当面也不敢对我多言语,这更增添了我的霸气。尤其对孩子的学习更是执著得不行,各类补习班都参加,大概有七、八种,常常是下了这个课,打车去上下一个学习班儿。在我的强制态度下,累得孩子不爱说话也不敢反抗。孩子学习不理想或未按自己要求做就气得大声喊叫,甚至还背后自己委屈的痛哭流涕,心想:我什么都不管了,就盼你有个出息,还不让我顺心。

不顺心就发火,在单位与前来办事的人吵,在外面与社会上的人叉着腰吵。后来发展到在单位背后说着别人的坏话儿,在娘家背后说着老婆婆的坏话儿,虽然做这些事儿时,也有过一丝闪念认为不对,但还是无法控制的做着。

在这种挥霍无度与无理智的状态下,常常把自己搞得很疲惫。身体也愈来愈糟糕,常常是上班上到十点就困得眼睛睁不开了,不管办公室里多少人,伏在桌上就能睡着。不管睡多少觉一天就是不精神。眼睛浑浊无光,在阳光下眼睛睁不开,眼角爬了不少皱纹,白发不断增多,乳房出现了肿块,颈椎病也犯了,不到40岁,精气神还不如80多岁的老婆婆。

即使我这样,师父也一直没有放弃我。二零零八年底,我被邪悟者领去,先给我看了《转法轮》,然后不断引导我看他们邪悟者的书,可看来看去,我还是选择了《转法轮》。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八年这八年时间,等我再次看到《转法轮》时,是多么的亲切呀!离开了邪悟者我去找亲戚同修,同修们给了我大量的帮助,(在此感谢同修们的关怀与帮助)!看了《风雨天地行》、《永恒的诗篇》等真相光盘后,明白真相的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痛悔与感激的泪水不断交替涌出,痛悔自己被中共邪党蒙蔽、受骗,从而使我荒废了八年的宝贵时间哪!我决不能再消沉下去了,我要修炼,我要跟师父回家!此时的我已后悔的痛哭失声,是发自心灵深处的痛悔,是发自生命本原的呼唤!

我开始不断的看书,不断的洗净着自己,把师父“七二零”以前的讲法都看了,我在深深地思索一个问题:怎么修?渐渐的我明白了以前并没有真正的修心,并没有从内心真正改变自己,只是借用师父的外力而改变,所以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我不断的用师父的法指导自己的修炼,归正自己的言行,去掉负面思想,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努力做好家务,孝敬公婆,伺候好孩子,做好工作。不断的修心去执著,在我言行不断转变中,使丈夫由开始的扬言撕书到后来默许我在家可以修炼了。这时同修不断提醒我要多看“七二零”以后师父的讲法。

在同修善意的提醒和交流中,才使我认识到看“七二零”以后师父讲法的重要性,当看到:“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1]把我彻底唤醒,明白了做好三件事的意义,救度众生的紧迫,从此才开始从个人修炼转向正法修炼阶段。

三、救人中逐渐走向成熟

这时救人的心越来越迫切,也学着同修在大街上与人面对面讲真相,由于法学的少和修炼状态不稳,自己空间场不纯净,与人讲真相吓得对方直跑。于是我只好用发放真相小册子这种方式,开始了救人之路。第一次到居民楼里发小册子,看见报箱就往里扔,也顾不上报箱是否废弃,小册子把报箱砸的当当响,自己的心也随着怦怦跳,下楼时两腿抖的不听使唤,不断去除怕心,但正念不强,怕心总围绕着我。后来通过不断学法、与同修交流明白了,发放小册子是讲明真相的一种方式,是在救度众生,使世人不再被谎言迷惑,在淘汰中能留下来,这种救人的方式,绝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证据。

就这样不断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怕心不断去除,正念不断增强,师父帮我拿掉许多不好的物质。心不稳时就想起师父的法“你不知道你是在救人吗?”(《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只要把基点落在“救人”上就会觉得神圣无比,也同时体会到什么是正念:正念是神念,是法中所赋予的,是不断修去负面和不好的思想和大法不断的充实中、在转变人的观念过程中自然而出的。就这样,在大法的指导下,在后来发放小册子过程中就做得越来越稳了。

讲真相这件事在家里一开始阻力非常大。婆家是个大家族,在我被迫害期间,精神上也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都不敢提法轮功。公公家原来是“地主”出身,“文化大革命”中被挂牌批斗,婆婆被强制要饭出丑,六个孩子被骂“狗崽子”,被到处撵着打。婆婆忍辱负重把孩子拉扯大,告诫孩子要好好学习将来出人头地,终于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即丈夫)不负妈妈的愿望,熬到一定的社会地位,过上比较宽松的日子。这时他们已经不愿再提起过去的苦难,只认为现在的日子是经过千辛万苦过上的,是共产党给的。这时我向他们讲述共产党如何迫害法轮功,他们害怕、回避,甚至撕毁我给他们的真相小册子,丈夫也对我破口大骂甚至动手。家族中二、三十人几乎都受过丈夫的“恩惠”(金钱或走关系),知道了丈夫对我的态度后,全体保持回避态度。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采取回避丈夫的办法,私下里单独给他们写信,送神韵光盘、《九评》光盘、用MP5看《藏字石》等办法,终于有几个人明白真相后办理了三退。

在大法弟子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向世人讲真相和正法進程不断向前推進与邪恶大量减少的情况下,当今局势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对法轮功犯下滔天罪行的王立军和薄熙来纷纷得到惩治。一次与婆家人吃饭时,他们也滔滔不绝的大谈王立军和薄熙来事件,然而他们所得到的却都是中共封锁消息后,五毛们所透露的不实消息。面对这次机会,我当面揭露了王如何把薄的黑材料交到美国领事馆,交了哪些材料等,他们都愿意听,还频频点头说我讲的有道理,这时我话锋一转说:“材料中还包括薄熙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材料。”当时在场的人(包括我丈夫)默不作声。后来我的一个姑(基督徒)对我说:你可以有你的信仰,我们不反对。从开始家族全体对我的误解到现在对我的心里认同,这其中的变化,渗透着多少师尊的慈悲苦度与大法弟子的付出和艰辛啊!

在对单位同事讲真相也很难,由于都是公务员,工作稳定衣食不愁,还时不时的公款旅游,认为这都是共产党给的,他们很多人对法轮功的了解都是共产党的抹黑宣传。我与他们讲真相时,有的人就说:这与我有什么关系?甚至比较知近的同事捎来话:别到处讲了,他们都在议论你。我知道这与我修炼状态有关,也是真相没讲到位。我就把同事们的电话分批发到明慧网上请同修帮助讲真相。先在比较要好的同事之间讲。经过多次讲,反复讲,他们才好象听明白我在说什么。这期间我办公室里的一个电脑上开了一簇优昙婆罗花,我给同事讲了此花的由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也在鼓励我。还有一次,当着他们的面我“倒栽葱”从楼梯摔了下来,脸当时就破了相,下巴肿得老长,胳膊、腿到处划伤(夏天穿裙子),右脚脚趾断了一样,当时我心生一念:“没事”,想起师父的法“好坏出自一念”[2],当时脚趾就没事了,就能行走了。他们看到我的脸都吓坏了,要让我上医院,说别得破伤风了,我一边说没事,一边上水房用凉水把脸上的创面洗净,血水不断往外渗,我说明天就不淌水了。回家做了五套功法,第二天真的结疤了,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一个星期完全恢复原样,这让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一个同事还要了《转法轮》书看。

还有一个同事的哥哥身体突然动弹很吃力,她告诉哥哥念“法轮大法好”,并讲了我的神奇事和平时我给她讲的明真相的人念“法轮大法好”所发生的神奇故事,她的哥哥很是信服(看过同修发放的小册子起了很大作用),当时就不断的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结果真的越念越好,她的哥哥高兴的还编了几首小诗对法轮大法大加赞扬。通过这件事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前几天她的哥哥和几乎变成植物人的嫂子(嘴张的老大全身不能动,但意识清楚)一起学起了《转法轮》,第二天就给她的嫂子清理了身体。每次她的哥哥念《转法轮》,她的嫂子就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为了救度众生我开始了给同事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神韵能量极大,所展现出来的纯善纯美若能让他们有了正的认识,那他们也就有了希望。我基本上是单个面对面给,告诉他们:这是传统文化节目,画面、舞蹈非常优美,正在国外巡回演出,现在已达到一票难求。他们都能高兴的接受。当然看过后反应不一,有赞扬的说:“比中央台的春节晚会好看多了。”也有看过后对我冷淡的,那我就進一步去对他讲真相或针对不同情况写真相信。也有发不下去的时候,觉的大家都在歧视我,向内找,找到了要面子的心和希望被人认可的心等人心与各种不好的观念,不断修去它们,环境又变了,又能顺利的发放了。不但给同事发放神韵,还给前来办事的人发放,师父不断的给我安排有缘人单独来到我身边。

初次写稿,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理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