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理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和母亲还有姥姥一家都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初母亲有肝炎、头痛病,病得都很厉害,干农活都费力,自从学了法轮功之后,在很短时间内这些病就痊愈了。姥姥一家祛病健身效果更是明显:姥姥原来患有静脉曲张,十分的痛苦,修炼之后,完全康复,十几年来一粒药都未曾用过。

父亲看在眼里,他明白,如果不是我们学了法轮功,医药费会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而且,母亲和姥姥自从学了法轮功之后,在思想境界上简直是换了一个人。母亲懂得了心疼父亲,对他更是体贴。姥姥在父亲和母亲有意见分歧的时候,能秉公而断,不再帮着母亲说话。家庭从而变得和睦、其乐融融。这些都是父亲看的到的。

自从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泽民一伙利用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家也与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经历了被非法罚款、关押、审讯、劳教等等迫害。父亲原本是很老实的人,胆子也很小,迫害刚开始的时候劝我和母亲,要不咱就别学了?母亲和我都说:“你看,我们现在的好身体,是法轮功给的,我们现在好的思想境界也是法轮功给的。可以说,在学法轮功过程中我们是身心受益,那么我们能不坚持学下去吗?何况自古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们在大法中都深深获益,那么此时在大法蒙冤的时候,我们却躲在家里,那你说说我们成了什么样的人?是属于‘落井下石’的那种还是如‘投机取巧’类的?”父亲沉默了。

从此,在历次的警察的骚扰中父亲都说,她们娘俩,学法轮功身体好了,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你们不让她们学,到时候,她们躺在床上,医药费你们谁给掏?警察听到这些话,都无言以对。

后来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父母来那里看我。母亲跟我说,在家里,父亲一直鼓励她,说:“咱老俩口要挺住,别让儿子在里面惦记,咱要好好的鼓励他!”

当我回来之后,听母亲跟我说,你父亲在家里那份工作十分的辛苦,但是那段时间,你父亲经常说的就是:“不要让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的儿子惦记,我也要做好,我也要挺住。”结果在夏天七十来摄氏度的车间里干活,他却不觉得热!还有一次,在骑自行车上班的时候,当骑到一段很陡的下坡路的时候,前轱辘与大梁连接的地方突然折了、掉下,他整个被折过去,小腿当时碰出血,肩胛骨与脖子相连的部位正好扎進前叉子!虽然不是很深但当时也出血了,过三天就好了。

后来我父亲经过这次事情之后,凡是法轮功的东西他都拿过来先看。母亲有时“笑话”他“一些体会你能看明白吗?”他说:“别看我没学,我心里懂得法轮功的好,和这个法的珍贵。我也发自内心的理解与支持你们!你们做的都是为别人的,根本不是在为你们自己!”

听了这些,我心里真的感到欣慰。在大陆被迫害的环境中,可以说有无数的象我父亲那种默默理解我们,支持我们的家人与亲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