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龙年元旦前夕的一天早晨,我与丈夫去买菜。

过马路时,我从刚刚停下的红色轿车前走,不料,突然车前轱辘猛撞我的右腿膝盖,我失控,跌到前面的出租车上,又弹了回来,仰面躺倒在撞我的车头前,后脑勺跌到车头上,跌的很疼。随即!车又往前撞,撞的头前倾、低陷,伤了脖筋。我心想:司机这么看不上我呀!刚走近,就撞我,撞倒,还不够,又往前撞。

这时我想从地上起来,但右膝盖骨痛的厉害,跌倒时,左胳膊肘着地,很疼,腰、臀也疼,没法儿使劲,根本起不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急忙从车上下来人,一女士出现我面前,蹲下关注的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儿,就是疼,起不来,你帮我扶起来”。小伙奔过来说:“上医院吧”!边说边拿出手机。我说:“没事,不用”。这时我丈夫赶过来,与女士一起搀扶我起来。丈夫非要上医院,大家也说要去医院检查。我说:“过会儿好了,走吧”!他不干。小警察看我没想麻烦大家,执意不去医院,就回后面关注他的车去了。

我挪到路边,象个旁观者。看到撞我的车后面:一辆黑色轿车,车头下方瘪了,灯也撞碎了,周围人都在关注这交通事故。丈夫说:“这警察就是撞你的司机,年轻没经验,当发现前面车停了,想踩刹车,却踩了油门儿,撞了前车,追尾!前车才撞的你。他一看撞到前车又撞人了,以为刹车不好使呢!一急,又踩,就又撞了你,其实踩的是油门儿”。啊,原来与前车司机没关系,误会了!我还奇怪,撞我的车没坏,后面黑车却坏了?撞我的司机为什么不过来?哪来的小警察跑过来?他这一说,我才明白。他说完,也去后面看热闹了。路边的人给我出主意,让我留电话,日后有事再找他。我说我炼法轮功,回家也不会有事,放心吧!

丈夫因我不去医院,他不走。早饭还没吃呢,也不着急买菜做饭了。他说:“别人,没碰着,还赖在地上呢!把你撞这样,就这么便宜他了?你没看他要给留电话吗?谁都明白,这得赔!没你这样的!”他刚说完,想不到,瞬间我后脑勺不疼了,腿也不痛了,我活动活动还疼,但不瘸不拐了,胳膊肘还很疼,腰、髋骨也疼,脖筋很难受,但能走路。我立刻明白:师父管我了。可这么快,我意想不到。我悟到是因为丈夫不走、他不罢休!师父帮了我。我说:“你看,我说没事吧!这不没事了吗?我走给你看”。他一看,没话说了,很不情愿的跟我买菜去了。

路上我说:“去医院有什么好的,修炼不会有危险,你都知道,非去医院折腾一通,花人家医疗费、让人赔点钱才甘心。”“人平安重要还是钱重要?”他听不進去,一路气哼哼的。

买完菜回来的路上我又开导他:“我要是想随你们去医院,事儿就大了!这年就不用过了。不说头被撞的后果无法意料,只说腿,今天回家可不是我提着菜上楼,而是你背我上楼了。我下不了床,干不了活儿,还得劳你伺候,看你脸色,疼痛得我自己熬。用遭罪换那点钱,值吗?”他仍没好脸色,冒出一句:“别来你们那一套!”

我为了让他消气,回家后,我边做饭边接着给他讲道理:“伤筋动骨一百天,去医院就按常人的病治吧!再快也得两个月。哪能说好就好了?什么样的科学、金钱、财富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这就是炼功人与你们的区别。一念之差:为私、为他,两种结果。别人说,你可以不信,今天你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这事实,不胜于雄辩吗?这就是大法的超常展现!今天的当事人都沾光了,没摊事,我们家是幸运的。”

我说的很和蔼、很明白了,他就是气哼哼!还象有理似的什么活也不干。我忙着做饭,干活儿,饭后做家务,炼功,做三件事。根本不象刚刚发生过车祸!我天天正念否定它,该干什么干什么。脖筋伤的很难受,三天就好了;各处骨疼,七天内陆续全消失了。

在这次突发事故中,当时我的心态、言行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不给别人找麻烦。大清早赶路,大家都挺忙的,谁愿意摊事儿呀?哪个司机也不愿意肇事。

我丝毫没怨别人,找自己的问题;肯定是自己修炼中有错了!才遭遇此魔难,凡事没有偶然。在事发和事后也都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都是心性的体现。

当时被撞的各处疼痛,我没当回事。就是跌躺在地,头担在车头上,又接着往前撞我的头,脖筋伤了!又不知车还往前开不开、还撞不撞?我也没认为会有危险,心里很踏实、平和。因当时无私、为他人着想,并坚信大法、正念对待,才配得到师父的保护!师父为我化解了这来索命的魔难。

其实,撞我的同时,师父已经保护我了、给我搪了!否则,我不可能是清醒的。而且,是接连撞我两次!两次跌倒,撞后脑勺,两次索命。这种状况,常人被撞一次,可能就是骨折、脑震荡、脑出血、昏迷不醒。如果,我当时有一点私心杂念,或埋怨,指责司机,或怀疑大法没保护,正念不足。那就会出现和常人一样的症状。若当时留电话,就是信心不足!就会有后患,就是没病找病,求灾求难。

借此弟子再次叩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