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从师父召唤 放下利益之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农村妇女,今年六十五岁,是新得法的弟子,只有小学文化,只能口述,有同修代笔,把自己的心得向师父回报。

一、师父召唤

一九九八年,女儿有幸喜得大法,成为大法弟子,每天起早贪黑学法炼功,雨天,干不了农活,她就在家看大法书,我就让女儿念出声来,我也想听听,时常熟睡时,就有人在我耳边叫我起来炼功(当时悟性差,不知道是师父叫我),我就叫女儿起来炼功。

二零零零年春,邪党迫害法轮功可邪乎了,在梦中,有人告诉我快点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突然翻身起来,看见女儿已穿好衣服,她轻声告诉我,要与同修進京为师父讨公道(怕她父亲听到阻拦),我觉的女儿做的对,悄悄拿出一千一百元,给女儿做路费,只告诉她“注意安全”。

女儿从北京被绑架回来后,虽然骚扰不断,仍很坚定,我一点怕心也没有,女儿做资料,我抽空也去发资料,我现在悟到师父用这种办法在启悟我的本性。

二零零四年秋,我坐在炕上,闭眼双手合十,默念“法轮大法好”,眼前突然出现两位高大形像:李洪志师父和弥勒佛含笑看着我,我说:“我只要法轮大法。别的不要。”两位立刻隐去,我再闭眼念“法轮大法好”,仿佛眼前放着一本《转法轮》而且自动翻页,睁眼看并没有,心里好激动,师父在召唤我,赶快学大法。

晚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坐在蚊帐里,读《洪吟》,越读越爱读,连续读两遍,还想读,突然听到蚊帐里呼呼作响象刮风一样,看见有大火球,在蚊帐里快速转动,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点害怕,第二天赶紧找来姐姐(老同修)做伴,姐姐告诉我说:“你的缘份大,那是法轮在转,是师父告诉你要精進,加快步伐赶上去。”姐姐教我五套功法的动作。

从此后我如饥似渴读《转法轮》,师父所有讲法、经文。炼功发正念从不间断,参加集体学法,跟老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心性提高很快。

师父曾多次讲到新学员既要补上个人修炼的课,还要同老学员一样做好三件事,我知道面临的双重任务困难大,从修炼第一天,我抱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图虚名,做“真金”,师父让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使假掺水,修炼后,考验接二连三,仅举如何过利益关的例子。

二、放下利益之心

二零零六年大妹妹(小姑子)说要回家来种园田地,老公公和我丈夫都很生气,我平静的劝他们让她种吧,过后心里也翻腾,出嫁多年了,回家种园田地,怎么想的呢?读《转法轮》明白了,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心里亮堂了,这点事算什么,放下心性提高了,睡梦中看见另外空间美妙的景象无以言表。

我婆婆于九七年去世,公公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成家立业(大哥已逝,丈夫排老三),公公腿有毛病,众人在一起商议决定公公与我们一起生活。将我家原有一间半房卖掉(当时卖房钱其他兄妹四人分掉),我们搬到公公的两间房侍候公公,公公去世后房子归我们所有,协议书大家都签了字。

公公去世房子没更名,全村整体搬迁,大妹妹夫妻到我家问老人留下的房子怎么分,我们找出当时的协议书,他们说那不算数,房照署名是老爷子,他们有继承权,他们多次找到村干部,村干部感到挠头,迟迟不能签拆迁合同。村干部、村民也都替我们打抱不平,愿意出证实材料,愿意到法院去作证。大妹到村上闹,到乡里上告,又到法院起诉。我丈夫气的火冒三丈。我在心里说:师父我不想与大妹去争,我得怎么办?突然师父的话打入脑海“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2]对呀!修炼人,我是应在法理上与丈夫切磋(他刚得法),放下利益之心。自己增加学法时间,决心从心里放下利益之心,排除干扰,做好三件事。

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又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忽然悟道,在生命的轮回中,可能欠她的太多,这回要一次还清。我把儿子叫来谈不失不得的道理,告诉他到法庭应诉一定要尊重姑姑,姑姑要多少钱都替妈妈答应,经法院调解妹妹要五万元,儿子说行,第二天,又提要六万,我告诉儿子答应(三弟当庭表示不要,钱其三姐弟分了)。我说:“儿子你做的对,你再把一万元送给你三叔,”儿子说:“妈你不愧是修大法的人,把事看得这么开。”我说:“是啊,钱财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再说,你爸爸妈妈都修大法了,那好事不都得让别人吗?”儿子会心的笑了。

法理悟的不好,修的也不好,希望师父与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