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儿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在这十三年里经历了很多很多,早想把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但因没文化,一直没有成稿。

得法前

我是一个苦命的人,在我刚满十六岁时,父母就给我订了婚,我根本就不知是怎么回事,什么也不懂,懵懵懂懂二十岁就嫁了人。出嫁后,由于没生孩子,两年后前夫提出要与我离婚,我想也许缘份已尽,就答应了他的要求。那年我才二十三岁。

离婚后,由于我父母已过世,我只好在姐姐家暂时栖身。毕竟姐姐家不是长久居住之地,我想找一个人成家算了,总得有个自己的家才行。于是经人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丈夫的前妻因想不开而自杀,留下了一个不到三岁的男孩,嫁给他就意味着我要当一个后娘,多少人劝我这后母的角色可不好当,让我另选他人,三个姐姐也极力反对,叔婶也说这门亲事不能成。当时我想:我从小就喜欢孩子,可是婚后没生育,结婚后不到二十天,父亲去世,不到两年母亲又离我们而去,二十三岁我又离异,如今又面临着当后娘,我的命到底有多苦,我倒要看看。就这样一根筋谁也劝不住。离婚几个月后我便与现在的丈夫组织了家庭。

婚后真是麻烦不断,孩子还小,我努力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可孩子的奶奶总是不放心,她时时都在监视着我的行动。让她带孩子她又嫌我太省心。孩子只要一哭,她不知从哪儿立刻就会冒出来数落我一顿;有的时候我和孩子晚上在家的时候,当我一开灯就会看到他奶奶的人影在窗户外面立着。为了家庭的生活,我也得出去上班打工,白天由她来带这孩子,有时候我下班回家,大门上就搭着孩子的衣服,我在家的时候,婆婆不把孩子的脏衣服给我,可当我不在家,她就将孩子的脏衣服搭在大门上。

有一次,我对婆婆说,我不在家的时候您不要把孩子的衣服搭在大门上,小心被人拿走,丢了孩子的衣服。这一说提醒了婆婆,从那以后,她将孩子的衣服从大门扔進院子里,有的时候我下班回来一進大门先将孩子衣服拣起来去洗。逢年过节的时候,婆婆将两个大姑姐和小叔子的全家叫过去吃饭,唯独不叫我和丈夫;两个大姑姐也从不上我家。种种这些就是因为我是后娘。丈夫是个不爱言语的人,来自于婆婆与大姑姐对我的百般刁难,他始终保持沉默。我恨丈夫不能给我做主,更厌恶婆婆的无理取闹。我想到过再次离婚,又怕别人笑话,说三道四。那种怨恨、委屈、痛苦、伤心,身上的疲惫与心中的累,导致我浑身是病:便秘、胆囊炎、尿频、心脏病、肾结石、鼻炎等。我对生活充满绝望,真想一死了之。

喜得大法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九八年春,二姐来我家对我说,有一种功法很好,是佛家大法——法轮功,这种功法能治病,而且句句是天机。当时我想,我的命不好,也不想学什么功,只想请一个大佛的法像到我家来。几天后二姐又来我家,并带来一位同修。就这样我得法了。

在我得法前,来自于家庭的种种矛盾,我憋着一肚子气,常常拿丈夫开涮。对于丈夫,摆在他面前的是母亲、姐姐、孩子、妻子,哪一方都让他无可奈何,他也就默默的忍着。当我得法后,按着师尊讲的“真善忍” 的法理去做,逐渐的我开始容忍她们了,原谅她们的不足、甚至是无理取闹。

儿子的反叛

但是刚得法不久,我和儿子之间的矛盾恶化。那时儿子刚十四岁,有人告诉了儿子我是他的后娘,儿子接受不了。从此后我的又一种魔难开始了。每当儿子放学回家,总是用一种鄙视的眼睛看我,整天梗着脖子与我作对,不管我跟他说什么,他对我的回答总是“不”,并与我顶嘴,我说一句他顶两句,我说两句他顶三句。在学校,儿子也不好好学习,经常与同学们打架,老师都头疼,三天两头找家长去解决问题。我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去,感觉好没面子。儿子干脆不念书了。

儿子从学校出来后,在家闲着没事干,他姑就让他去给她打工,帮忙,一个月给他几百块钱。我想也好,这下可以轻松几天了,再说去他姑那儿我也放心。就这样儿子脱离了学校,走上了社会。过了些日子,他姑又让他到她姑的矿厂上班,工作很轻松,只瞅着机器就行了,一个月给一千六。但就这样,他还是呆不住,总是闹事,把他叔也气的够呛,一气之下打了他。

以前我总是想,给儿子盖上房子,娶个媳妇就算了,也尽了我这个当娘的责任。以后,他愿怎么过就怎么过吧。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不愿再付出的心,就把我和儿子安排在一个同修的店里打工,儿子先去了一个月我才去,因为当时我不愿去,一个是离家太远,再一个就是我不愿和儿子在一起,不想正面接触。但是这都是人心,在慈悲师父的安排下,我还是去了,去后的第一天就发生了矛盾。

来到同修的住处,房间里太乱了,我就着手打扫,有一桶脏水,我看儿子没事干就说:“你去把桶里的脏水倒掉吧。”他一动不动,只说一个字“不”,我问“为什么?”他说:“给我多少钱?店里干完了,回来还让干,我不干,你也别干。”我说:“我们是同修,再说,我是修大法的,不管走到哪儿,干什么都要尽心。”儿子说:“你修我也不修,我不干!”我说:“那你就算替我干吧,你看我都忙不过来了。”“不干!”儿子说。我心里这个气呀:他不替那位同修干吧就算了,可连我他也不顾,还有点母子之情吗?我只好忙完手中的活自己倒了脏水。之后我没再说他什么,心想说了也白说,还是自己干吧。

大法改变了儿子

我的大法书就在家中放着,一天,我看到儿子在看《转法轮》,我就说:“你就多看看吧,句句是天机。”儿子问我:“这么好的书,你以前为什么不让我看?”我说:“你以前还不是不让我看吗?还说我给你丢人了(我也被抓过),现在不说了吧,知道好就学吧。”儿子说:“一定学。”

在我打工的这个地方,几乎接触不到其他同修,《周刊》也看不到。有一天,我在店里遇到了一位外地的老年同修,过些日子,这位老年同修给我们送来了师父的新讲法,儿子也想看看师父的新讲法,就在店里看了起来。我和同修下班后回到家中,饭做好了,儿子也不见回来,我们都饿了,同修给他打了电话,他还是不回。我说:“可能是他看师父的新讲法看進去了,我们先吃吧。”我们刚吃完,儿子回来了,他看到我们吃过了饭没等他,就不高兴了。我和同修刚念了新讲法几句,儿子就不干了,冲着我俩喊:“别让我听见!”我说:“你不要这样,饭我们给你留了,打电话你也不回来,我们吃了你还不高兴,难道要我们跟你一块饿着吗?你也太自私了吧。”结果他也不听,当时我也没忍住,吵了起来。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怎么有这么个儿子呀,真是没指望了。

同修的这个店太小了,只有几平方米,除了店里所用的必需品之外,剩下的空间只能容三个人,而且还得有一个人是直的站着,连转身都很困难。一次,我让儿子把货架上的东西拿下一个盘子放到柜台上去,儿子不放,我拿着给他,他也不放,因店太小,他站在我前面我就过不去。我只好说:“我这里放不下,你给放到柜台上吧。”儿子就是不放,我生气了,打他了一巴掌,儿子气鼓鼓的说:“不放就是不放。”并指着自己的脸喊:“打!冲这儿打!”眼光冷冷的,嘴角带着狞笑。我心里一惊,这眼光在前几天也同样出现过,那时一个混混要买我们的货,我说:“大家都在排队,请你往后排一下。”那人说:“这还排队?快给我!”儿子本来就争斗心强,任何人不能说,他听到那人这么说,立刻就冲那人嚷:“排队去!象你这样的就应该收拾收拾!”那样式就象斗架的公鸡,眼神和表情跟现在的一模一样。我的心碎了:我从他三岁养到现在,他对我就像对那个混混一样。我再没有说话,可心在流血呀,好象有把刀在我心上,肚子里搅,一连几天我不愿理他,心里说:师父呀师父,我是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和他怎么也合不来了,我要放弃,不再管他了,我不要他了。我们就这样好几天的冷战。

后来我想:别和他一般见识了,毕竟他是个孩子,而且也在学大法,作为老弟子我也不能跟他一样。但是一想到要和他说话,嗓子里就象有一个大疙瘩在堵着慌,但我还是说:“儿子,你想一想,你也在学大法,我从你三岁起,到了这个家,虽然我没生你,但我养了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小的时候很听话,我怕你长大有不好的心,所以没再要孩子,怕你觉得委屈有什么想不开,可是自从你十四岁那年知道我不是你的亲娘时,对我的态度就跟仇人一样了,你小的时候不懂事我不怪你,可你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你还不懂事吗?咱就说这两年吧,咱家盖房子,哪样不是我张罗着,没钱了我去借,该装修了,还是我忙东忙西,而你父亲从来不管,没钱了他就不盖了,活累了,他又不想干了,是我又操心又劳力的把房子盖了起来,指望你能挣点钱,可你一点也不给家。去年你父突然病了,共花四万,你叔拿出一万说给你父看病,我向你姑张嘴,你姑说借一万,倒也是帮咱,应了急,可还是有区别的,我一个后娘,给你的有没有这一万块钱?你叔和你姑给了咱,咱还得还上,那你拿我的用还吗?就因为我是后娘,后娘我给你的,你用多少钱能买上?亲娘又能怎样?我一说你你就顶,从来都没有“啊”这个字,你脑子里就只有“不”吗?那你和你姑和你叔也是这样吗?”我哽咽着说不下去了,过来一会儿我又说:“我们都在学大法,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你也仔细想一想,你的所作所为对不对?”

从那以后儿子改变了,并且说:师父讲过:“一炉钢水要掉進去一个木头渣儿,瞬间就找不到它的踪影。”[1]这么大的法还熔不了我吗?

去年过年时,我没有买新衣服,到了腊月二十八,儿子说:“娘,你怎么不买新衣服?”我说:“不买了,你买上就行了,我买不买也没人看我,你穿的体面些,说不定还能定上个亲事哩。”儿子没说话出去了,晚上回来说:“娘,我给你买了件衣服,你来看看合不合适。”感谢师父,只有大法才能净化心灵啊!

现在的儿子不再发火,工作兢兢业业,早来晚走。而且他还定了一门亲事,媳妇是我们本村的,儿子的变化他们都看在眼里,都知“法轮大法好”。是大法改变了我们全家,并给了我们最好的。现在我们村的人说:“不用你跟我们说,从你们家的变化我们就知道法轮大法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