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农牧学院女职工被绑架入狱、退休金被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报道)西藏农牧学院退休职工陈四昌女士,二零零四年给原单位领导和同事寄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光盘,被西藏林芝地区国安局副局长荣山贵带领国安人员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拉萨北郊监狱遭受迫害。出狱后,林芝地区政法委、六一零及单位领导继续迫害她,把她的退休金全部扣了,直到现在也没发给她。

下面是陈四昌女士揭露西藏林芝地区政法委及西藏农牧学院对她的迫害。

我叫陈四昌,今年六十岁,是西藏农牧学院的退休职工。我过去患有肝结石、半边身子痛、肾盂肾炎等多种疾病,到很多医院去治疗都无效果,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发作越来越勤,病痛起来不能上班,不能干家务,只能躺在床上,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正当我感到绝望时,九八年四月经人介绍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通过学法轮功,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短短几个月我的病全部消失,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欢乐!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整个国家机器,疯狂的迫害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一下子把我吓懵了,不知如何是好。单位几个领导天天找我‘谈话’,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做到信师信法,在领导的威逼下,自己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事后自己逐渐的冷静下来,经过反复思考,认识到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而且师父把我的一身病都清除了,师父对我真是恩重如山,可我却在大法受到迫害、师父受到诬陷时不但没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反而屈从了恶毒要求,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认识到这点后,于是我又坚持学法炼功。

二零零一年初,我退休后回到成都居住,找到同修帮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声明为过去写的“不炼功”的保证作废,并要坚修大法到底。同时和同修们互相配合,走出去发真相资料,在亲朋好友中讲真相。零四年上半年,我给单位几个领导和同事寄去真相资料和光盘,被人诬告。

遭绑架、飞机乘警助纣为虐

二零零四年六月,西藏林芝地区国安局副局长荣山贵带领国安人员甲华、玉珍到成都,在当地五个警察的配合下,非法闯入我家抄家,抢劫走几本大法书、一部收录机和一个随身听,同时把我绑架到成都一宾馆非法关押。一到宾馆,就把我的一只手铐在床头上,腰弯着,铐着的手不能动,越动铐的越紧,再动就出血。这几个恶徒对我又吼又骂、拍桌子摔凳子,刑讯逼供,两天两夜不让我吃喝和睡觉。

由于我不配合他们,第三天就把我绑架到西藏林芝地区看守所。当晚看守所所长张生隆、副所长刘景收又非法审讯我到深夜。去西藏的途中,我在飞机上高喊“法轮大法好,”荣山贵、甲华和玉珍三人慌忙跳起来捏我的嘴和打我的嘴,牙齿松动了几颗,嘴也肿了,满嘴是血,过后几天嘴都张不开,喝水都困难。中共暴徒们还叫飞机上的乘警拿绳子把我全身捆住拖到后舱。当时荣山贵还得意的说:你喊“法轮大法好”怎么没人帮你呢?而飞机上的警察还助纣为虐,帮忙拿来绳子来绑我。

在看守所期间,林芝地区的国安、公安、法院、检察院每天都派人来审讯我,我坚决不配合他们,气急败坏的暴徒们就把我关进一间无窗户、只有一个透气孔的黑屋子里和三个女杀人犯关在一起,每顿饭只给两个没法泡的馒头和一点烂菜汤,吃喝拉撒都在屋里。他们非法审讯了我五个多月,逼我写“三书”,并威胁我说不写就判刑。我横下一条心回答他们:“判就判!判也不写!”

在拉萨北郊监狱遭迫害

我被判刑三年。中共暴徒们把我送到拉萨北郊监狱非法关押。这个监狱有九个中队,三中队是女子中队,也叫女子监狱或三监区。虽然整个西藏地区是信神佛的,但在中共邪党的控制下,这个黑监狱也不例外的十分邪恶,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我一到那里就受到狱警和犯人的“洗礼”,一进监狱大门就把我的衣服强行脱光,进行侮辱性的搜查,然后换上监狱的衣服,我不让换,几个恶警就叫嚣:“来到这里就得服从,不然你会吃苦的!”说完就强行给我换上。

当晚,监区长桑杰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对我进行辱骂和训斥,要我写“三书”和批判稿,我没配合她,我说:“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这样折腾我,真正的犯人你们不管,对好人却这么凶。现在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世界六十多个国家,香港、台湾也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他们炼功还受到政府保护,唯独在中国大陆不让炼,这正常吗?再说我们只是按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不是很好吗?政府应该支持我们才对呀!怎么反而还要迫害我们呢?这不是不理智吗?我以前百病缠身,到处求医都治不好,而修炼法轮功不久就全好了这不神奇吗?所以要我放弃修炼是不可能的!”桑杰说:“我是从拉萨劳教所调来的,那里的法轮功全部‘转化’了,没有象你这样顽固的。”我说:“我修炼大法受益太多,怎么能背叛大法呢?稍有良心的人都不会背叛。”这时她好象明白了什么,低声对我说“我们也没办法,得听上级的命令,谁叫你炼法轮功,其它功法那么多你不练……”我说:“任何功法都没有法轮功好。也不是国家反对,是江泽民起妒嫉心才无理镇压的。”

第二天桑杰就叫其他犯人把我弄到屋外强制站军姿,从早到晚面对太阳,拉萨是阳光城,日照时间长,紫外线强,站一天下来脸就发红破皮,连续几天脸上就出水泡,站时要双手双脚挺直,腋窝处还夹张小纸条,如身体晃动或纸条掉了,专管我站军姿的犯人杨开秀就猛踢我的腿或打我的腰,汗水泪水掺杂着水泡破后的血水一起往下淌,那滋味非常难受,真是度日如年。我给在场的警察和犯人讲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受益情况和被迫害真相,才没叫我继续站军姿,但对我的迫害没放松,把我关进一间全是藏民的监室里,让她们专管我,不许我单独上厕所,不许我喝开水,只能喝凉水。

拉萨北郊监狱三监区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两名,一名姓胡,是拉萨中学的物理老师,三十多岁,她被非法判四年刑,另一名是西藏农科院的职工,叫扎桑(不是全名),她退休后随丈夫住四川成都,后被国安绑架回拉萨,由于年老体弱,后改为监外执行,农科院的中共邪恶之徒每天二十四小时不离人专管她,使她失去了学法轮功的环境,旧病(乳腺癌)复发,于零三年十月十八日去世。

后来监狱就强迫我做奴工,开始是织毛衣,一个月织两斤细毛线,不管怎么努力也完不成任务,我每天给管我的警察和犯人讲真相,警察明白真相后还对我说:“共产党早晚都得倒!”她叫我毛衣能织多少算多少,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我出监狱后,她休假路过成都时还来看我,当时我劝她“三退”她害怕没退,但我送她《九评》她高兴的收下了,她还答应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后来我被换到另一监室,管我的警察叫李桂林,她强迫我到缝纫车间制衣服,刚去头两个月每天每人缝十件,以后逐渐增加到十五件、二十件、甚至三十件,完不成任务,恶警就逼大家加班,经常加到深夜十二点,节假日也不得休息,监区长还厚颜无耻的说:“我们没有剥夺你们的节假日休息时间,是你们自己完不成任务,我们警察也陪着你们不休息,你们还有意见!”在缝衣车间劳动没有开水喝,只能喝凉水,上厕所上午一次、下午一次,而且要集体去,缝的各式藏族服装销往拉萨及周边县,有的还销往尼泊尔、印度等地,为监区赚了很多钱,而我们没有一分钱的报酬。

造假是中共邪党的通病,监狱也不例外,如果有人去参观,监狱食堂就会贴出菜谱,上面写上什么午餐红烧肉、木耳炒肉片之类的,使参观者误以为监狱生活很好,等参观者一走,菜谱就不见了,我们吃的照样是水煮白菜加死面馒头。有一次外国记者去监狱参观,监狱就把我们这些所谓重点人员送到另一地点关押,有的记者问有没有其他人员关在这里,恶警回答:“没有呀!你看我们这里是文明监狱。”结果外国记者也被骗了。

恶警李桂林心狠歹毒,每天对我骂骂咧咧的天天逼我写“三书”,有一天她把我拉到坝子里晒着,又逼我写,我没理她,她气急败坏的大发雷霆:“你不写,就加刑,到期也不放人!”接着她还把那些犯人也叫到坝子里站着,当着犯人的面骂了我两个多小时,第二天我去找她,她以为我同意写了,就让我到她办公室,去办公室的路上,我发正念解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到办公室后我就给她讲真相,她听不进去,不过她后来再也没有要我写什么东西了。

我于零七年六月走出了黑监狱。回家后,林芝地区政法委、六一零及我单位领导继续迫害我,他们把我的退休金全部扣了,直到现在也没发给我。而且他们还给我现在住的社区打招呼,要社区对我进行监管。社区工作人员王春、杨瑞兵及片警张素红等经常上我家进行骚扰,林芝地区政法委副书记张一丁、维稳办主任刘宗昌、工作人员龙晓敏等也常来我家说是“慰问”、“看一看”,实际就是骚扰。经我坚持写信,打电话去讲真相,他们才从二零一一年七月起,每月给我五百元生活补助费,但退休费扣着仍不给我。


迫害我的主要责任人:

西藏林芝地区政法委副书记张一丁,电话:13908948210
维稳办主任刘宗昌,电话:13908943556
维稳办工作人员龙晓敏,电话13989048828
西藏农牧学院
原院长兼党委书记桑珠已调离,现院书记:纪建州,电话13908904343
院长次旦平措,电话15889091313
副书记谢金川,电话1390894135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