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无边 神迹在人间

重庆风云二十年(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接“第二章 尘世轮回苦 得法何其幸”,以下为第二章第四节)

四、佛法无边 神迹人间

“天空中,数不完的朵朵白云,一个大法轮在不停地左右旋转,天龙头顶大莲花宝座,龙尾直摆沙坪坝区上空,片片龙鳞如大脸盆。双凤左右两边护卫着大莲花宝座。一会儿,师尊庄严的法像端坐在大莲花宝座上,袈裟袒着右肩,师尊右手胸前立掌,许多透明的圆圈状的东西打在我们学员身上。一种清凉的感觉象是醍醐灌顶,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我们双手合十。”

这是九九年五月的一天晚上九点三十分到十点三十分,重庆主城的十二个法轮功学员在一起集体学法炼功,结束后,他们共同目睹的横空显巨佛的殊胜场面。

这样的殊胜场面,很多法轮功学员都亲身经历过;更多的,大法赐予给法轮功学员们的是身心巨大的变化。下面是部份重庆法轮功修炼者的真实经历和述说。

◎ 三十一年后左眼重见光明

我今年六十二岁,是一个身体健康、性情平和、乐观开朗、善待他人的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我可不是这样,那时的我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贫血、胃病、严重的膀胱炎、四、五腰椎骨质增生、压迫性坐骨神经等等疾病。疾病使我半身不遂,病痛折磨得我站不得、坐不得、睡不得、走不得,整天以泪洗面,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躺在床上半年不能上班,八方投医,也见效甚微。百病缠身的我,脾气急躁,特别是有一只眼失明几十年了,使我心里也没有光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只因舍不下可爱的女儿,才在苦痛中忍受着,期盼着能在有生之年能遇上我生命中的救星,改变我的命运。

终于在一九九六年一月八日,我遇到生命中等待已久的得救的机缘。在一位亲人的帮助下,我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知道了人生的苦难和幸福,都是因为生命在轮回中的业力轮报所致;也知道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衡量好人、坏人的唯一标准。从此,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我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不久身体上的病痛很快减轻直至消失,真是身心愉悦,从此健康伴随我至今。我逢人就说“法轮大法救了我,李洪志师父救了我。”

更为奇特的是,我那只失明了近三十一年的眼睛,西南医院曾下定论,这辈子眼睛就这样瞎了,却在炼功两年零三个月后重见光明。

◎ 村妇修大法换新生

我叫尹圆贞,住重庆潼南县玉溪镇七村七社。一九九八年十月幸遇李老师传的这部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九天讲法录像学习班上,在我身上就出现了许多神奇的事。九堂课听完,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觉得整个人象刚诞生的一个新生命。我在家务农时,被唐老太太看见了,她大声的喊:“法轮大法真是好,重病人炼了担得起担子了。”我亲身体会到了李洪志老师讲的句句是真言,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未得法前,我多种疾病缠身,冷骨风、肾结石、心脏病、胃病、十二指肠炎、血紫斑等把我折磨得生不如死,修大法后,所有的顽疾全消失了。我感到了生命不再为疾病所困的那种身轻体旷。从这以后,我们全家人都没吃一粒药。更为神奇的是,我闯了三次生死关,是师尊的慈悲度化和大法的威力,使我平安无事。我被摩托车撞了两次,有惊无险。还有一次是五楼上的砖墙垮下来砸到我头上,在场的人都以为我被打死了,我却连一点伤都没有。这都是师父在保护我。

◎ 阮英杰:“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阮英杰,女,原是重庆川汽厂配件加工车间的车间主任。从小就患有内风湿关节炎,十岁时就差点瘫痪,在床上躺了九个月,好心的父母背着她到处去求医问药,效果却不理想;到了二十岁那年又转为风湿心脏病。多年来,她全身关节都痛,手指骨头变形,脚痛得走不得路,右手臂痛得晚上睡不着觉,痛得直哭,而且头也天天痛,一天三次药,脆弱的生命只能靠吃药来勉强维持;身体极差,三天两头就感冒,摸不得冷水,非常怕冷,不敢洗衣服;一到秋天,就赶紧穿上棉衣棉裤,戴上帽子,提前过冬,同事看到她就开玩笑。她费尽心机四处求医,病情并不见好转,疾病把她折磨得上班都很吃力,四十五岁那年提前办了病退。

一九九七年三月,重庆沙坪坝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她厂里洪法,她非常幸运地遇上了大法。三个月后,阮英杰身上的病彻底好了。她逢人便讲:“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 农妇修炼法轮功 畸形变正常

我是一名北碚区农村法轮大法修炼者,今年五十八岁,名叫张光慧,有缘九八年得法。原先我是一个身体畸形的人,有很多种病上身,有咽炎、肠炎、风湿等。得法后不到一个星期,身上的病不翼而飞,身体也正常了,不是畸形的了,走路一身轻,干一切活都不累。

◎ 昔日癌症病人:是法轮大法和师父给了我新生

沙坪坝区一电器厂的职工杨老太,九十年代是有名的老病号,除子宫切除外,又患直肠癌,手术后又做化疗,全身反应很大,被迫停止化疗,改服中药。三个疗程下来,人又黑又瘦、嘴唇发紫、夏天不能吹电扇,不能吃生冷食物,一遇天气变化,伤口和全身都疼痛难忍,多次想到轻身,但又不忍心丢下丈夫和孩子。九六年十月,杨老太喜得大法,炼功大约一个月后,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走路上楼都不累,吃什么东西冷热都没事,精力比年轻时还好。

按医学常规一个手术成功的癌症病人能活三~五年就已经很好了,可杨老太已经是手术快二十年了还那么健康硬朗,走路身板挺直,面色红润,谁也不相信她竟是一个做过多次手术特别是癌症手术的老人。

◎ 驼背十年,修炼大法二十天变直

一位家住重庆县农场附近的妇女,讲述她自己摔伤驼背十年,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天直立起来的经历。

“我三十八岁时摔成驼背,找过不少医生,花了不少钱,随着年龄增大背越驼,过着驼背九十度、见人就行礼,看不见天、只能看见地的痛苦日子。一天早上,我看见人家炼法轮功,听说效果好,就问:‘我这样的能炼好吗?’他们说:‘你不要求,认认真真的炼,肯定会有好处的。’就这样我开始跟着炼功。二十多天后的一天,我炼着炼着,感觉有人拍了我一下,说:‘你弯着腰怎么炼功啊,挺起来。’我一挺,真的挺起来了。从此,我不再驼背了。”

讲着,讲着,她声泪俱下:“慈悲的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来感谢!”

◎ 失明多年苦熬煎 一朝得法重见天

一九九九年之前,在重庆的一个乡村,有一对中年农民夫妇,媳妇眼疾多年,后来慢慢的完全瞎了,无钱医治。这个家庭的痛苦,外人很难想象,作为瞎眼的女主人,失去光明的痛苦时时煎熬着她。

但幸运的是,大法洪传到了他们的家乡,夫妇二人都有幸走入了大法修炼。两个多月后,女主人的眼睛便能清晰的看见东西了。在大法还未遭遇迫害之前的一天,夫妻二人凌晨三点多钟就从家里出发,翻山越岭,行走一百里路赶去参加一场在乡村举办的上千人的法会。

◎ 学法路上的奇迹

在大法遭遇迫害之前,有一个学法点甲、乙二人家很近,他们要到学法点去集体学法要走近一个钟头,从不迟到。有一天甲有事耽误了。乙走四十多分钟后,甲才从家里出发,他心里很急就想:我不能迟到,快点走。就这么一想,恍然间问人路就到了学法点。学法还没开始呢。比他早走的乙十多分钟后才到呢。怎么回事?他不知自己是怎么走来的,但知道是师父在帮他,后来明白这是走了另外空间。

◎ 会拐弯的火

一九九七年夏天,长江边上一城市。

广场上人们议论纷纷:“昨晚上街上几十间房子被火烧了。奇怪的是中间有两套(三层楼的木板房)幸免于灾。”这是怎么回事呢?

那天晚上,这排房子边上一间着火了,大火随着风势,木板房一间接一间“啪啪”往下烧。这些房子是商铺,因要拆迁晚上一般无人住宿。可巧阿元(化名)这天住在楼上,从梦中惊醒,知道发生了火灾。阿元是修炼法轮功的,她翻身下床,顾不及穿外衣,抱着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往楼下跑,边跑边念:“师父保护,师父保护……”她跑到街上一看,大火正猛,烧到她右边邻居房子了。她仍然不停的念“师父保护”。住在附近的人陆续到街上来,这时只见忽然一股气流压下来,那火势往下方急速拐弯,烧到另一条街后面的房子去了。烧了几间,火又奇怪的拐上来,绕过阿元和左方邻居两座楼房,接着往下烧。这时人们注意到阿元抱着佛像和书念着什么,就问她:念什么呀?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念师父保护。”大家听后也跟着念:“师父保护……”人越来越多,念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一会儿,只见拐上来的火势慢慢减弱、停住了。后来消防队赶来,大火熄灭了。大家望着仅剩的两套房屋啧啧赞奇。

◎ 气管炎在看讲法录像中两天消失

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三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我有幸听闻法轮大法,走入了修炼。

那时我们是集体看讲法录像,每晚看一讲,看完第一讲后,我咳喘了一个冬天的气管炎竟然平稳了许多,感觉这大法太超常、太神奇了。

我立刻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连夜一口气看完了。第二天看完第二讲录像后,我严重难治的气管炎竟然奇迹般的好了。仅仅只有两天哪!太神奇了!除气管炎外我以前还有很多的病:风湿关节炎、心律不齐、慢性鼻炎、慢性咽炎、神经衰弱等都在很短时间内不知不觉全好了。

我不仅感受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效,更被大法精深的法理所折服。得法的兴奋、喜悦真是无以言表,情不自禁的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真心的希望大家都来修炼大法。很多见证我身体康复的有缘人走入了大法修炼。至今,他们仍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

◎ 十几年来老人与药绝缘

一位六十年代重点大学毕业的重庆老太太,学炼法轮功第十天晚上从炼功场出来时,突然发现并兴奋的喊朋友:“我已经十天没吃药了!”(老太太在修炼前,不超过三天就必须得吃药)并当即把挎包里原来备用的数瓶药全扔了,高兴的象孩子一样,难以言表。从此,十几年过去了,她再也没有去医院看病,再也没有到药店买过药了,因为她已经没有病了。

◎ 子宫肌瘤不翼而飞

一位重庆特钢退休女工,四十岁那年出现小腹隐隐作痛,小便次数增多、月经不调、周期十天半月一次,有时走在路上突然流血,搞得十分狼狈,经多家医院均诊断为子宫肌瘤,如同怀有三~四个月小孩那么大,必须手术治疗。她害怕手术,迟迟不敢去医院。一位朋友告诉她炼法轮功可以祛病,于是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去炼功。正式炼功仅一个星期时间,奇迹出现了,明明自己用手都能够摸到的包包不见了,从此腹痛渐渐消失,全身无病一身轻,上班还能干重活了。

◎ 昔日疾病缠身 而今病祛颜新

一位沙坪坝双碑地区退休教师,自幼体弱多病,患血小板减少症、胃下垂等多种疾病,疾病折磨得她吃不下、睡不好,多次想轻生了结自己。她在朋友的劝说下,抱着碰运气的想法走进了大法中来。

九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是她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晚上她第一次看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仅一个小时,就感觉筋骨疼痛有所缓解;炼功后三~四天疼痛完全消失。打那修炼后,除所有疾病都不药而愈外,能吃能睡,连身材、肤色都变好了,多年不见的朋友都认她不出来,说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另一名沙坪坝双碑地区退休女教师,修炼大法前身患风湿、胃病、结核病,其中结核病是十几岁就有的,反复发作,久治不愈,曾炼过多种气功均无效果。九五年,结核菌侵蚀到她的大腿,双下肢小腿内侧处出现皮肤红肿,疼痛从皮肤一直痛到骨头的深处,行走困难,经西南医院诊断为骨结核,打针吃药,花了不少钱,仍然没有效果。九七年,她开始炼法轮功,红、肿、痛都慢慢地消失了,其它疾病也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还没花一分钱。她从心底感谢大法和师父对她的救度之恩。

另一位沙坪坝区双碑的医务工作者,六四年患再生障碍贫血、腰椎损伤后遗症、胃功能下降、胃炎、肩周炎、四肢麻木、全身浮肿,不能吃盐,中、西医治疗均无效,多次想到轻生,又想到丈夫和孩子,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得不苦苦熬下去。炼功后所有疾病不药而愈,面色红润,人也变年轻了,从此与药绝缘,炼功前上班走路要五十多分钟,现在只走二十分钟就到了。

◎ 老张的故事

沙坪坝一离休干部老张,离休后健康每况愈下,先后患慢性胃窦炎、前列腺炎、脊柱裂、风湿性关节炎多种疾病,走路都困难,身体全垮了,体重八十多斤,家里连“老衣”都为他准备好了。

九七年春天,老张由老伴扶着到了大法炼功点,炼功不到半年时间,他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体重由原来的八十多斤增加到一百三十斤,身强体壮、红光满面、走路生风,冬天洗凉水澡,每天上午六点钟就去爬歌乐山背水。

◎ 儿子戒掉了吸毒

沙坪坝特钢附近工厂住着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修炼大法受到种种迫害,并被迫与丈夫离了婚,三年时间里被非法劳教三次。在这期间由于丈夫忙于工作,无法照顾上初中的儿子。失去了母爱的儿子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毒瘾。这对一个已经破裂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丈夫用过多种办法挽救儿子都无济于事,正在丈夫束手无策的情况下,这位法轮功学员从劳教所出来了。她回到家中,见到儿子变成了这样,就让儿子在家看大法的书,并经常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儿子如何做人,如何做好人。没过多久奇迹出现了,儿子在不知不觉中就彻底戒掉了毒瘾,渐渐恢复了青春活力,现在某厂打工,表现很好。

“药娃戒毒,母猪上树”这是吸毒者中流传的一句顺口溜,就是说一个人要是吸毒上了瘾,要想彻底戒掉就如同母猪爬树一样难,几乎就是不可能。

但法轮功做到了!

◎ 左手骨折不治自愈

我在单位上班,下楼梯到最后一台阶滑倒,左手骨折,左手肿大。师父讲过炼功人没有病。我不把骨折当回事。我照样坚持上班。下班回家,妻子是医生见我左手骨折,肿得很大,就叫我到医院上石膏夹板。我说没事,会好。我天天照样上班,用一只手照样完成工作任务。照样天天学法、炼静功。只是晚上无法躺在床上睡觉。只能坐着睡觉。同时我向内找,找到自己对“修炼要专一”这方面不注意,做了错事。

大约一个月时间,我的左手全部恢复正常。

◎ 我逢人就讲:“法轮功好,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九七年,我患上了极其严重的风湿心脏病,到医院检查,医生说需要花巨款十二万换心脏,不然就没治了。当时,我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等死。那时我上坡上几步都累,身体已成皮包骨,骨瘦如枯柴,走平路都不能过急,否则骨头会奇痛难忍,还时常拉肚子,见着我的人都说我是死人脸色,只差劝我准备后事了。

九八年,我还没死。有人建议我去炼法轮功,说神得很。我想,反正都是死人了,试就试吧。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了,看《转法轮》三日后,脸面渐有血色,再回到人们面前时,大家都惊讶的问:“你到哪儿医好的呀?”我说:“没吃药,没打针,没住院,炼法轮功好的。”从此,我戒掉了打牌、抽烟、喝酒等嗜好。我的变化,大家有目共睹。这些都是谁亲身经历了都会感到神奇的事实。

多年过去了,我健康的活着。

◎ 大难不死反得福 大法教我正念做好人

我名叫冉崇阳,是重庆市渝北区永庆镇回龙村人。我在学大法之前,出了车祸。头摔破了,手断了,住了半年医院。可出院后,还是必须拄着棍棒才能勉强行走。头部不能太用力的动,否则就会昏倒。满口牙齿又松又痛。双手握拳握不拢,也握不紧。

第一次遇到大法学员的义务教功,我说:“算了,现在这个社会,都是专门搞钱的。什么义务教功,除非神仙下凡。”说完我就走了。不几天,我在街上的另一个地方又碰到了。这次我先看了看介绍,觉得很好,就去参加了学习。原来大法弟子真的是义务教功,真诚善良。

第一天晚上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我早早的吃了饭,带上了五、六包香烟(那时我每天要抽三、四包香烟),到街上等着看录像。一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也没有烟瘾了,回家酒也忘了喝。

不知不觉地,我的头不昏了,牙不痛了,手也握得紧了,整个人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于是,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还让我家的一个兄弟也来学了。

◎ 开县老人的传奇

颜新培老人是一位开县的农民,现年七十六岁。老人的经历在他的家乡成为传奇。而世事变换,西山坪劳教所也一度传为佳话。

二零零一年的七月,干事老王向被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的开县法轮功学员颜新培做所谓的“转化”(强迫放弃信仰)时,六十五岁的颜新培凝重地道出了自己是怎样走入法轮功的修炼。

那是一九九七年万物回春的三月,一个很寻常的日子,但对开县农民颜新培却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颜新培和老伴作出了无奈的商量决定,自己到县城买老鼠药结束自己生不如死的残生。因为,老人已经有七、八种疾病缠身数年,更要命的是最后得了肺癌,眼看着自己和老伴辛勤积攒下来的几万元钱全都换成了中药、西药,但终究不能治好一身的病,而且肺癌还步入了晚期无法治疗,病痛的折磨时刻在煎熬着他。真的是生不如死。

但幸运的是,这一天,就在他到县城买老鼠药的时候,他遇上了一群法轮功学员洪法教功。也许是机缘所致,也许是老天悲悯之意,也许是这群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所展示出来的高洁、纯正改变了他赴黄泉之心(自杀在法轮功的著作中被视为有罪)。法轮功学员向他洪法,于是他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一个星期之后,颜新培老人所有的病痛消失,医院检查完全康复。奇迹在边远小镇迅速传开。

说到动情处,老人热泪盈眶:“这真的就是恩同再造,恩同再造啊!现在,你们却要逼我出卖自己的良心去诋毁恩同再生父母的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人要对得起天地良心呀!我宁死也绝不做对不起良心的事!……”

面对眼前这位颤巍巍的(因被劳教所迫害所致身体虚弱抖动)历经传奇人生的老人的述说,这一刻,老王干事转身,拭泪;这一刻,西山坪凉风习习,酷暑不再。

事实上,在后来的西山坪劳教所恶警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中,颜新培老人历经重重苦难,几百个痛苦的日日夜夜的折磨,没能让他放弃信仰,真的兑现了他所说的:“我宁死也绝不做对不起良心的事!”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