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中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从很小的时候,我心中就有一个盼头,朦胧中好象在追求美好的生活,细细一想又觉的不是。可每当遇到不如意、被伤害或疾病缠身的时候,我就想,到那时候就好了。有时也想,到那时候究竟啥样呢?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得法了,方知不只这一生我在等大法,而是万古久远以来我一直在期待着大法。

一、得法、洪法

我十三岁就患了风湿性心脏病,住院治疗。到了三十岁的时候,又患了病毒性心肌炎,病重时六个小时昏迷不醒,半个小时注射一针强心剂,医生向家人发了病危通知书,可我还是活过来了,但从此体弱多病,成了医院的常客。我感受到了人生的苦涩,唯有心中那个盼头是我唯一的希望。

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快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担心我身体的父母、亲人、朋友们的那一颗颗悬着的心放下了,我也象变了一个人一样,神清气爽,十多年紧张的婆媳关系从此融洽了,婆婆逢人就夸奖我:我儿媳妇炼这个功(法轮功)以后变了,身体也好了,也勤快了,也愿意管我叫妈了,整天乐呵呵的。是啊,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在常人中养成的自私、偏见、自卑、清高、与人格格不入等许多毛病,在真、善、忍的法光中融化了,从此变的祥和、平静、乐观,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得到了大法,我如饥似渴、争分夺秒的学法、背法,经常是一天多、两天多就学一遍《转法轮》。后来,我们按照师尊的要求,在本县城和相隔几十里路的农村组成了许多学法小组和炼功点,我们辅导员经常去不同的学法小组和学员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引导新学员在法上修,共同提高。

我和同修们觉的法轮大法这么好,应该介绍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首先,我们把本县城唯一的一个炼功点从公园挪到商场前面的路边上,每天早晨或早、晚在炼功场前面挂上法轮大法的宣传横幅(由多张宣传图片组成),开始炼功。经常有询问法轮功的人,我们很热心的向世人洪法,有要学功的人,我们就耐心的教他(她)们炼功动作,回家再挤时间炼功。

我们县城及附近周边先后组成了十一个炼功点,并且每到周末,有不少其它炼功点的学员到商场前面的炼功点去炼功,有时多达一、两百人,场面洪大,成了我们县城的一个亮点,引来不少路人前来观看。经常有人進来学炼功,因而学功的人与日俱增。有时我们白天在街边上拉开宣传横幅,十几人、几十人的站在街边上炼功、洪法;有时带上横幅、录音机和炼功带到农村去洪扬大法、教功;有时带上大法书到几十里外的农村去洪传大法,走了几个村子往回返,骑自行车飞驰般回到家中,走了百八十里,一点都不觉的累。我们都把洪传大法当成自己的责任。

二、世人高呼:法轮功可好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前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压下来了,强大的压抑感抑制的我透不过气来,加上中共邪灵因素对我思想的刺激,还有当地公安恶警对我绑架和骚扰,让我感觉坚持修炼每一天都很难。思想中老是反映这一念:先放一放吧,过一段时间再接着修。但在魔难面前我没有退缩,我发出强大的决心,这么好的功法我得到了,就决不会放弃,一天都不能放弃!就每天大量学法,不间断炼功。二零零零年,师尊的《心自明》和《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美国东部法会讲法》等新经文发表后,通过学法,悟到了我们应该向世人讲清真相,但基点只是自己要走证实法的路。后来经过大量的学新经文,才认识到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

二零零零年秋的一天,我一大早就骑着自行车去附近的农村讲真相,在路过的村子里走街串巷的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讲邪恶中共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使一些人明白了真相。这样走了几个村子后,快到中午了,遇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她是信佛教的,我对她讲完真相,她管我叫活菩萨,非要我去她家吃午饭。我想,我不能打扰人家。可是她就是一道街一道街的跟着我,有些祈求似的要我去她家吃饭。后来我想要是不去是不是对她是一种伤害啊?我就去她家吃了一碗面条,临走前给她留下几块钱。下午,我继续在各个村子中讲着。天快黑了,我往回走,快出村子时遇到了两个小学生,心想讲还是不讲呢?讲,遇到了就是有缘人。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功怎么好,用修炼人特有的那种语气、善心教给他们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怎么样对待老师和同学,应该怎么样孝敬父母……告诉他们千万记住:法轮功可好了!这时又来了几个小学生,他们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学着我的语气说:法轮功可好了!法轮功可好了!因是放学的路上,又陆续过来了几个小学生问:你们说啥呢?我跟先听到真相的小学生说:你们告诉他们吧,我走了。刚走不远又听到小学生们喊起来:法轮功可好了!法轮功可好了!出了村子走了一段路听到他们还在喊,喊的人越来越多,声音很大:“法轮功可好了!”的震天响声震撼着村中每一个人。走挺远了,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的喊声,不知他们喊了多久。

天已经黑了,但我的心是亮的,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和对那么多世人得救的喜悦。尽管离家还有三十几里的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骑车轻飘飘的就到家了。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有许多不理智的时候,有时出去讲真相被公安人员跟踪,跟着去再跟着回来,我还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心态。一次骑车到农村讲真相返回的路上,警车在几步远的后面跟着,响着警笛声,我又带着与人争斗的心,故意在不宽的路中间走,还放慢了车速,挡着警车不让它过去,直到警车停止了警笛声,我才给他们让路,警车快速的开走了。由于不能理性的、智慧的证实法救人,被邪恶钻了空子,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被绑架、劳教二年,遭到了惨重的身心迫害。零二年十二月回到家后,我集中时间大量学法,学新经文,同时也能看到《明慧周刊》了。通过学法和看明慧交流文章,才发现自己的差距太大了,应该转变的观念太多太多了,好似从没修炼过一样。

三、在做资料中修炼、升华

二零零三年之前,我们当地还没有资料点,只能从千里之外的城市往回带一点真相资料。还有的同修在当地的复印部复印一些,还远远不够用。零三年春,我们酝酿着成立资料点,但难度太大了。因为当地邪恶还很猖獗,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也比较少,没有合适的环境,也不懂技术。后来一同修(下文称甲同修)找到我,说只能先到外地去组建资料点了。还说,我已经和同修商量了,也都一致选择了你和我去。我仔细的想了一下,就答应了。简单的处理一些家务事,几天后,我带着所有积蓄的6000多元钱和甲同修去了另一座城市。在我和这座城市的同修联络的过程中,同修还产生了误会,互相传说某某某邪悟了,领着某市警察到处找人呢。

我们暂时租了一间民房住下,饿了就买几个馒头吃,几天后,光吃馒头也吃不下,就买了一点咸菜。后来觉的买咸菜也挺贵,就买了盐和甘蓝拌咸菜吃。生活是非常节俭,有时一个鸡蛋打了拌汤,两个人喝了两顿。有时想吃肉了,就买了几两羊肉做了大半锅羊肉汤,喝了好几顿。在个人消费上,我们是一分一毛的省,可拿钱购买设备却毫不吝惜,需要什么买什么。

买来了设备,我们就着手租房子。开始想依赖所在市同修给租,结果租了几处也没租下来。后来我想,怎么非得靠别的同修给租呢,我们自己也能租,有师父管呢,租房子不会难。我就和同修顶着小雨出去租房子

我们顺着大街往左去了,到了要出城的地方,有几座比较旧的楼,我们到楼区一打听,还真有一处租楼房的。给那家打了电话,不长时间就过来人了,前后也就半个多小时,我们就把房子租定了,房租是每年1700元。这件事更加证实了一切都是师父给我们安排好了,就等着我们用正念去做了。不久,我们的资料点就正常运作了。甲同修主攻电脑、设备等技术和传递资料,新机器摆弄来摆弄去就会用了,而我主要是制作小册子和真相光盘,供给我家乡的同修和部份所在城市同修。

甲同修正念很足,他说:什么旧势力呀、邪恶呀,在我的心目中它们都不是活的。同修的正念鼓励着我。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所谓的敏感日那天,甲同修装了满满两大袋子真相光盘,要传给所在城市的同修。他先出去打来车,一手拎着一大袋光盘出去坐车,我看着他的背影,由衷的感佩同修的强大正念,真不愧是一个伟大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往几百里外的家乡传递资料。

二零零三年冬,同修有事回家乡,走了之后,我觉的一人在外很孤独,还要做资料和传递资料,再加上自己在被迫害中形成的怕心,觉得太苦了。这时师父把《转法轮》中的一段法一遍一遍的打入我的脑海中:“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师父的法化解了我强大的人心,我又照常做资料点的事情,能够静心的学法,炼功了。但是邪恶的生命虎视眈眈的盯着资料点,做着干扰与破坏学员的坏事,在该送资料的头一天,我的腿很疼,走路都拖拖拉拉的,但我强挺着该干什么干什么。到了第二天,腿更疼了。按常理,骑自行车送厚厚的一摞资料,简直不可能。怎么办?要送的话自己的腿能上自行车吗?不送的话同修等着,再说不也耽误救人吗?我在思想中较量着,想来想去,我的正念就出来了:我必须送到!我也能送到,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心到位了,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我把资料捆在自行车的后架上,可怎么也上不去,腿怎么也抬不起来。我定一定神,想决不承认邪恶对我强加的一切,我必须把资料送到。我猛的一抬腿,就登上了自行车,尽管还有些疼,我还是一路绿灯把资料送到了,资料点在外地运转了一年多,转回到当地。可同修考虑我的安全,认为我是挂了名的重点,不想让我回去,那时我搬到了三楼上,我站在三楼望着家乡的方向,思潮起伏,家乡有我要救度的众生,我只为自己的安全,不顾及那些生命能够得救,那不是太自私了吗?再说师父也没有给哪个弟子安排流离失所的路,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几天后,我便回到了离别一年多的家乡。

后来,我们家乡成立了多个资料点,真相资料不但供给当地,还可以供给邻近几个县的同修了。九评发表后的几年中,资料点的工作量更繁重了,要大量制作九评,还要揭露当地邪恶,编辑当地真相小册子,整天忙忙碌碌的。学法少了,经常感到疲惫,有一次主意识稍一放松,就动了一念,真的不想干了。此念一出,把我吓了一大跳,又立即解体清除它们,正念又占了上风,救度众生再苦再累也一定干到底。

零八年邪党奥运之前,我们当地三个协调同修因长期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先后被非法劳教、判刑了。不久我们资料点的另一个同修,听到另外空间邪恶生命说:下一个就是某某某(指的我的名字),她干的太多了。同修对我说了这事,我当即严厉的对旧势力大声说:我干的再多也是在大法中干我该干的,以后我干的更多更好,任何邪恶生命都不配管我。从那以后,我做救度众生的事更加用心了,用正念正行否定了邪恶生命对我的图谋迫害。

现在我们当地没有了大型资料点,真正的走了一条师父安排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更多的家庭资料点在有序的运作着,有制作大法经书的,有打印小册子的,有做九评的,还有做《神韵》光盘的。这是当地大法弟子整体提高的过程,也是由不成熟走向成熟的一个过程。

就向师尊汇报这些。有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