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大法路 解体病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

“师父,师父,我终于找着您了”

我是在病魔缠绕生不如死的绝望中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只四十岁,但脑血管痉挛已伴我十七年了,左腿类风湿、右脚面骨质增生,肾炎已尿血,子宫肌瘤,妇女病我全有,乳腺增生三个肿块,总之人的零件都失效了,人生走到了尽头,无望,求死的心越来越强。就在那时,一九九九年一月,喜得大法,沐浴在佛恩浩荡中,结束了一个人的生、老、病、死,终于踏上了修炼返本归真之路。

我得法的那天,就出去参加集体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1]。第一天早上,出去炼功,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在两侧抱轮时,我整个身体全部瘫软在地上,虚脱的半点劲也没有了,想拉想吐,什么都不能控制,心想咋这丢人呀!第一天就出丑,当时同修们都来扶我,也就三分钟,什么症状都没了,一切正常。

炼完功回家时,脚就象离开地面一样飘回了家,心里的喜悦难以表达。十天我就看完了两遍《转法轮》,师父鼓励我,在炼完功回家的路上,我亲眼看到了飞旋的法轮,转的非常快,吃惊的我呆若木鸡,整个人就愣在那了,半天才回过神儿来,又惊又喜,又想哭又想笑。从心灵深处呼喊着:师父,师父,我终于找着您了。

向内找 解体病魔假相

师父说:“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2]。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一个星期看完一遍《转法轮》,坚持到今天已经十四年了,不管怎样在学法上决不能放松,这是个最大最根本的问题,所以我想谈一下在实修的过程中用证悟到的理讲真相,救度众生。

那是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份,我们总公司来个通知,要求四十岁以上的职工到指定医院去检查身体,全部费用由公司负担,这事对常人来讲那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可对修炼人来讲是一次心性提高的机会,可在这个问题上,我却栽了大跟头。当领导通知我去的时候,我说不用去了,我没病,这时领导当时就撂下脸来,说我一顿:“搞什么特殊化,不领情,领导的好意,不识抬举。”以此来刺激我,当时人心就起来了,虽然表面没骂,心里却骂上了:我去不去管你啥事?我到要让你们看看我大法弟子的身体有多么纯净透明,查一查那又如何?

此念一出,完全掉進了旧势力的圈套。最后轮到我了,在做B超时,大夫说:“我是新手,你这腹腔里都是什么呀?我可不会写病例。”说完就叫来了院长,从新用彩超给我检查,几个人围在场,院长给他们讲着,同时问:“腰痛吗?你检查过吗?”我说没有,最后院长说:“你得了双肾多发性错构瘤,直径两厘米,撑满了腹腔,建议尽快手术。”闻听此言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心想自学法以来,腰痛、肾炎早就好了,可今天一查怎么这么疼痛难忍啊,好象脸色都变了,突然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方才清醒有了正念,心想这都是假相,我才不承认你呢。

回到家身体越发疼痛,我就在想,因我得法晚,个人修炼和正法是连在一起的,今天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太突然了,快点静心向内找,同时也想起了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3],“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1]。

在回想事情的过程中,才发现自己的人心那么强烈,显示心、瞧不起别人的心,争强好胜心,欢喜心等等败物。我跟师父说:我要针对自己宇宙体系全面助师父正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给我安排制造的一切,全部解体阻碍我助师父正法的一切败物,灭掉所有人心。上来一念灭一念直至灭尽。就这样,一个星期,什么人念也没有了,身体表面至微观本源全部归正。

这次的教训是很深刻的,我想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关、难,只要我们学好法,用法来衡量,时刻向内找,走正大法的路,就能破除旧势力的一切束缚。

善解冤怨 身体不正确状态立即解体

那是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那天,身体突然向一面倒,差点躺地上,半身疼痛难忍,骨头疼的简直要窒息了,其实心里明白这就是常人所说的半身不遂,脑血栓症状。心想这可怎么办?还有五天我儿子就结婚了,而且丈夫还不在家,就我一个人,这么多的事,越想脑袋就像开了锅似的疼得要命,转念又一想,不对,这是迫害,我不能承认。于是,我立刻想到“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4]。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制造的一切,就走我师父安排的路。

我艰难的爬上了沙发,立刻向内找,怎么找?有点发懵,到底哪出了问题?名?利?情?找半天好象都不准确。忽然师父的法灌入耳中,师父说:“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1]。我赫然明白,今天这身体的骨头钻心的疼痛,一定是债主找上了门讨债。师父说:“细胞的分子排列程序就是那样一个状态,摸上去是软的;骨头的分子排列程序密度要大,摸上去是硬的;血液的分子密度就非常小,它就是液体。”[1]那我这半个宇宙天体都这样,真是有点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出现变化,不疼的要命了,处于旋转、麻的状态,我想准是我悟对了。那好,请师尊加持弟子一定救了他们。我立刻盘上腿,用我从法中证悟的真相救他们,再次请求师尊为弟子做主,然后入静发出强大正念,针对自己宇宙系的无量天体众生及万事万物和各种不同种类的生灵讲道:你们都听好,谁也别动,今天我所出现的一切现象,也许是在无明的迷中,在万古历史的长河中,生生世世的演绎中,对你们做过的极大伤害和不好的事,甚至被我杀害过的生命与生灵,今天要一并偿还给你们才出现的。这我很清楚,所以想要告诉你们的是:今天我们生在大法洪传之际,我又是大法弟子,所以我要以大法弟子的身份救度你们。我师父慈悲,我不能给的,我师父什么都能给,所以想和你们善解在历史上所结的一切冤、怨和死结。当然,这得你们自己愿意放下旧宇宙的一切因素和旧宇宙的理。任何生命都不能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只有无条件的接受李洪志师父的正法要求标准,才能進入新的宇宙,想离开的赶快离开,不能离开的就静止别动,否则再起干扰、破坏作用的正法不容。然后,我念动正法口诀。

此正念坚持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被电话惊扰,蹭的一下跑到床上接电话,才发现自己的一切不正确状态全部消失,而且身体轻飘飘的,大法的神奇在身体上一次又一次的显现,激动的我泪水涟涟,无法表达内心深处的感恩。

再次叩拜师恩,唯有精進再精進,不迷、不放松学法,坚定正念,才能走正大法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澳洲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