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党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中共篡政后,统治中国几十年,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种种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其所犯罪行之大,首列以下十宗,令人神共愤!

第一宗罪、引进马列,毁我中华文化

中国人的真正文化,是五千年前由轩辕黄帝开创的,因此把黄帝称为“人文初祖”。“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神农尝百草”、“仓颉造字”,奠定了中华神传文化的初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家天人合一的思想融入中华文化的血脉;“仁义礼智信”代表了儒家思想并传与社会; “慈悲苦度”的释教佛法东传,使中华文化变得更为博大精深。儒、释、道三家思想交相辉映,其精华代代相传。

然而,中共将马列共产主义引入中华后,摧毁一切不利于它统治的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念,消灭一切不利于它统治的社会阶层和人士,中共拿来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根基“无神论”,又拿来了列宁的“暴力革命”理论,彻底的摧毁着中国传统文化,扭曲和败坏着中国人的道德根基。向人民灌输“指导我们的思想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邪说,以此来达到对全国人民在思想上、文化上和精神上的彻底洗脑,强迫中国人对马列共产主义顶礼膜拜,用马列共产主义的“党文化”取代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民族文化的彻底摧毁意味着一个民族的消亡,而中国作为世界上唯一连续传承五千年的古老文明,却因马列共产主义的引进,彻底毁坏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共犯下了背叛中华民族、破坏传统文化的巨大罪行。

第二宗罪、残暴无度,滥杀无辜

中共篡政之后,利用国家权力和政府机制,以阶级斗争为纲领,实行阶级灭绝,以暴力革命作工具,实行恐怖统治。它肆意屠戮,疯狂杀人,镇压中共之外的一切信仰,用阶级斗争理论和暴力革命学说,不断的消灭不同范围和群体中的异己分子,与历史上秦始皇苛急暴虐的“虎狼之秦”相比,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共自篡政后的一九四九年以来,它利用“镇反”、“土改”、三反 、五反、工商改造、“取缔会道门”、“镇压宗教”、“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 、“六四”屠城、迫害法轮功”等各种政治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人,中共犯下了漠视生命、滥杀无辜、群体灭绝的重大罪行。

第三宗罪、出卖国土,丧权辱国

在中国的历史上,中国的版图是一个丰美的大枫叶,但在中共篡政后,中国的版图逐渐缩小到一个“瘦公鸡”。中共从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到江泽民,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先后将“独立”的外蒙古、外蒙古北边的唐努乌梁海、新疆和东北部份领土、新疆的坎巨提地区、部份喜马拉雅山、江心坡、部份长白山和天池的一半、部份西沙群岛、部份老山、“外兴地区”、“乌东地区” 库页岛等中国领土,分别出卖给苏联、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缅甸、朝鲜、越南等国家。单从江泽民手中,就出卖了东北地区一百四十多万平方公里在历史上有争议的疆土给俄国,相当于40个台湾的面积。江泽民还将本属吉林省的图们江出海口划给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它命令已经从中俄国境线后撤的中国边防军再后撤一百公里。

中共篡政后,从中国身上合法割肉的包括:朝鲜、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从中国身上非法占领的国家包括(中国地图还包括这些地区):印度、日本、越南、印尼、马来西亚、文莱、菲律宾等国。据民间估计,约有4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在中共手上失去(不包括蒙古),很多并不是被抢走的,而是拱手相让。

此外,中国失去的海洋领土和岛屿包括:南沙28岛海洋领土被越南非法占领;南沙2岛海洋领土被印度尼西亚非法占领;南沙9岛被马来西亚非法占领;南沙1岛3,000平方公里被文莱非法占领;南沙9岛万余平方公里被菲律宾非法占领;钓(鱼)岛4.3平方公里海洋领土被日本非法占领;南琉球海洋领土被放弃。不该被放弃的战略要地白龙尾岛被越南永久占领,其海洋国土损失无法准确计算。总面积在220万至260万平方公里左右。

中共自称,中国陆地总面积为960万平方公里,海洋领土300万平方公里;但是《世界各国纪实年鉴》经过精确计算,被中国实际控制的陆地总面积为:932.41万平方公里,水域面积为270.55万平方公里 。中共犯下了出卖国土、丧权辱国的罪行。

第四宗罪、战天斗地,毁我山河

中国人自古以来相信和遵守天人合一,人与天地融合,相依生存。天道不变,循环有矩;地循天时,四季分明;人尊天地,感恩惜福。然而自中共篡政以来,却大肆鼓吹和宣扬“人定胜天”,“斗争哲学”和“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藐视天地自然,不尊重自然万物,它是一个反天、反地、反自然的邪恶生灵。它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数的痛苦和悲剧。

中共以战天斗地的姿态,对大地肆意搜刮掠夺,任行欺压榨取。乱砍滥伐、堵河填海,使中国自然生态遭到极大破坏。水土流失、荒漠沙化、沙尘四起、风暴频发。近十年来,这种灾害的发生更为严重,连年不断,气候南北失调,南水北移,发生的灾祸奇异。四季如春的南方,突降冰雪灾害,灾害之大,百年未遇;四川、新疆、甘肃等地,地震频发。2013年全国十六省出现了历史罕见的高温,大地爆裂,似火烧烤,池塘干涸,饮水困难。南方多个省份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干旱,东北三省却洪水泛滥成灾。十年间,发生数百起矿难,占全世界矿难灾害总起数的百分之六十以上,死亡人口占全世界矿难死亡人数的百分之八十。中国自然生态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海河、黄河断流,淮河、长江污染,把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血脉彻底切断,把中国人民推进了苦难深渊。

中共破坏了这个原本和谐的世界,犯下了反天反地、破坏自然和生态环境的罪行。

第五宗罪、篡改历史,欺骗国人

隐瞒和篡改历史是中共的重要统治手段,从早至春秋战国,晚至“文革”历史全面加以隐瞒、篡改和改述,六十多年来从未间断。

隐瞒和篡改延安大生产运动的历史真相:延安大生产运动和一曲“花篮里花儿香”曾传遍祖国的大江南北,中共把这场大生产运动宣传成在大后方开荒种粮。其真实历史,是种植罂粟,制造鸦片。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的任弼时,在抗战期间任鸦片专员。鸦片是列强侵略中国的象征,中共竟大片种植鸦片,且一直隐瞒和篡改这一历史真相。

隐瞒和改述张思德之死的历史真相:张思德在延安时,任中央警卫团战士,张思德死后,中共宣传是烧砖窑倒塌而牺牲,民间说他是烤鸦片而死,中共为了隐瞒和改述张思德之死的历史真相,对张思德之死给予了“重于泰山”的褒奖,在全国人民面前树立了一个假英雄模范。

隐瞒和篡改中共背叛“国民革命”历史的真相:中共一直宣传教育人民,说蒋介石背叛了国民革命,中共被迫起义。实际上,中共发起第一次国共合作是为了附体于国民革命发展自己,并且在行动中急于夺权,发动苏维埃革命,中共才是真正破坏和背叛了国民革命。

隐瞒和篡改“长征”的历史真相:中共把“长征”说成是北上抗日,把“长征”炒成了中国革命的神话:长征是“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以我们的胜利、敌人的失败而告结束。其实,北上抗日是中共隐瞒、篡改和掩盖失败的一个无耻谎言,其史实是一九三三年十月至一九三四年一月中共的第五次反围剿遭到惨败,中共农村政权相继失守,根据地日益缩小,中央红军被迫逃亡。这才是“长征”的历史真相。

隐瞒和篡改抗日战争的历史真相:在中共的各种媒体宣传和教科书中一再告诉人民国民党不抗日,是中共领导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其史实是:抗日的正面战场全部是国民党军队,国民党战死疆场的将军二百多人,中共的指挥官几乎毫无损失。“九一八”事变后,中共非但不抗日,却和日本侵略者互相配合,并肩作战。在满洲事变宣言中,中共号召全国人民“在国民党统治区域,工人罢工,农民骚动,学生罢课,士兵哗变”,推翻中国国民政府。中共要的是领导权而不是民族存亡。中共为夺取政权,借日本之刀屠杀国军,它是真正的不抗日和假抗日,这是抗日战争的历史真相。

隐瞒和篡改“大饥荒”的历史真相:中共把一九六零年大饥荒描绘成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五九年、六零年、六一年)风调雨顺,大规模的洪水、干旱、飓风、海啸、地震、霜、冻、雹、蝗灾等自然灾害一次也没有发生,完全是一场彻底的“人祸”。由于“大跃进”使全民大炼钢铁,大量庄稼抛洒在地里无人收割,直到烂掉为止;同时各地争放卫星,虚报产量,中共按照虚报的产量在全国进行粮食征购,结果把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饲料全部收走,农民没有饭吃;面对灾情,中共不是开仓放粮,赈灾济民。而是出于对政治、权利的需要,大量囤积粮食,用以换取外汇,制造原子弹。进而使大饥荒漫延到全国,许多省份饿殍遍野,这才是大饥荒的历史真相。中共犯下了隐瞒、篡改和掩盖历史真相、剥夺中国人民知情权的犯罪罪行。

第六宗罪、迫害宗教,败坏道德

中国以儒、释、道三家思想为根,中共破坏宗教的第一步就是清除“三教”在世间的具体体现——宗教。中共在篡政初期就开始毁寺焚经,强迫僧尼还俗,到了六十年代中国的宗教场所已经寥寥无几。文革“破四旧”时,就更是一场宗教浩劫。砸庙宇、捣佛堂、废香炉、毁佛像、掘古墓、推牌坊、挖碑文、焚古书、烧字画、拆学堂。大批僧侣被游街示众,数万家庭教会成员被关押,中国的各种宗教团体遭到中共的暴力镇压和强力破坏。

中共对宗教的破坏,不仅包含着毁坏看得见的文物古迹和古籍,更是从人的行为、思想和生活方式等方方面面,改变人民传统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更严重的是毁掉了人们信神向善的正念和固守了几千年“善恶有报”的天理。它是对整个民族道德根基的全面摧毁,中国的社会道德体系正走向全面崩溃。中共犯下了迫害宗教信仰,败坏人伦道德的罪行。

第七宗罪、剥夺人权,践踏法律

中共篡政后,一直用暴政、极权手段来维护和巩固其邪恶政权,大肆剥夺人权,公然践踏法律。对内实行一党独裁、暴政统治,剥夺人民的话语权、生存权,公然侵犯人权;对外实行隐瞒、欺骗国际社会的宣传手法。在中共的集权统治下,中国人的信仰、言论、出版、集会、辩护的权利被剥夺;中国人的土地、房屋、财产被强占、强拆、强抢;世界著名正义维权人士被绑架、殴打和关押;许多异议人士被强迫旅游和失踪;更有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遭殴打、绑架、和关押、酷刑;甚至把某些团体上访都视为违法。不仅如此,中共还对互联网严密控制,它可以任意封网、过滤、监视、治罪。它犯下了侵犯、剥夺人权,践踏法律的罪行。

第八宗罪、妄行不法,误国害民

中共篡政后,毫无道义原则可言,置民族大义于不顾,妄行不法,误国害民。今天已经堕落成世界上最大的“贪污党”、“腐败党”。二十多年来被查实有腐败犯罪的贪官八百万,还有四百万潜逃海外,实际上中共党政官员的腐败已经超过三分之二。这些贪官污吏以各种方式将巨额赃款外流出国,在西方挥霍享受,总额已达数千亿美元。贪污腐败,为自己捞钱、捞取好处已成为中共官场的潜规则。中共靠腐败治国,用金钱和利益笼络各级官员。腐败使这些贪官们和中共紧紧的抱成一团,象一窝蛀虫飱噬着国家肌体,危害着人民利益。假货泛滥,娼妓遍地,毒品复燃,官匪勾结,黑社会横行,聚赌、行贿、贪污腐化等危害社会的现象泛滥猖獗,而中共却在很大程度上,听之任之、放任自流。中共犯下了妄行不法,误国害民的罪行。

第九宗罪、欺诈国民,流氓本质

中共篡政后 ,始终用流氓手段欺诈国民。中共一向宣称是它领导全国人民打败了日本人,但是大量史料爆出中共有意不参与当时的抗战,并趁国民党抗战之机,有目的的保存实力,积蓄力量,利用这场战争发展壮大自己,拖抗日战争的后腿。在中日建交时,毛泽东向当时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吐露了心声,“中共要感谢日本,如果不是那场战争,中共就不可能夺得天下”。这就是中共自称“领导全国人民坚持八年抗战直至最后胜利”的流氓骗局真相。

“一定要解放台湾”、“统一台湾”是中共数十年的宣传口号,借此扮演着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卫道士。用这种流氓欺诈手法作为笼络人心的筹码。从早期的中共到今天江泽民,中共出卖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和水域面积,相当于近二百个台湾。中共大炒“统一台湾”,不过是用来转移内部矛盾,煽动民族主义,大耍流氓的烟幕弹而已。

中共为颠覆当时的国民政府,高唱“普选”,要求“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并在《新华日报》发表了一篇讨伐国民政府的檄文:“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绝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中共说的如此好听,演得十分逼真。然而,在中共窃取政权之后,连“普选”的话题都成为了禁忌,号称当家作主的人民却毫无做主的权利,中共要求民主是假,篡政夺权是真。中共犯下了欺诈国民,强奸民意的流氓罪行。

第十宗罪、逆天叛道,迫害佛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中共,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迫害法轮功运动(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这场政治运动中,中共江氏邪恶集团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的实施了一系列煽动、威胁、诬陷、打压法轮功的犯罪活动。为煽动和加强中共的斗争意识,江泽民信口雌黄地抛出法轮功问题“关系到亡党亡国”的荒谬论调;为寻找和捏造打压法轮功的所谓证据,把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和平、理性的上访活动,歪曲成“围攻中南海”;为欺骗不明真相的中国人,挑起中国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中共抛出了诬陷法轮功的“1400例”谎言;为彻底挑起中国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又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为达到江泽民叫嚣的三个月内消灭轮功,中共动用了四分之一的国库财政力量、全部国家宣传机器和武装力量,极尽古今中外各种恶毒办法镇压法轮功。

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邪恶政策,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抄家、罚款、绑架、拘留、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等,非人酷刑多达百余种。迫害形式、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惨不忍睹。更为惨烈的是,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之后将尸体塑化出售,或投进焚尸炉,毁尸灭迹。运动中剥夺所有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权利,对法轮功学员的上访案件不接待,上诉案子不受理。一意孤行地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采取非法行政手段,加大政治迫害的力度。中共犯下了迫害佛法、逆天叛道、酷刑迫害信仰群体的罪行。

自古以来邪不压正,善恶有报是亘古永恒不变的真理,中共暴政统治几十年,上逆天理,下违民心,犯下了种种不可饶恕的罪行,其罪恶惊天骇世,已到了其报应的时刻,必定受到人间正义的审判和上天的严惩,大审判即将到来。希望所有加入中共邪恶黑帮犯罪组织的人,无论你是高官还是普通党员、赶快及早退出,将功折罪,以免遭上天严惩和淘汰的下场,时不我待。